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团宠农女小福娃福星儿 > 第40章 见不得他们家好
    第40章见不得他们家好

    被点名的刘桂梅特不愿意。

    地里风吹日晒,等会晒成黑瘦扁。

    几万斤粮食呐!

    到时不得把她累死。

    比起田里的活,家里活简直不要太轻松。

    “爹,要不我照顾家里上下,让大嫂去吧!我这腰刚才闪了一下,干不了重活。”

    再说到时收好一半换银子给她闺女办满月宴,又没给她。

    更不愿意干了。

    福老二一脸阴沉沉。

    头次叫她干点活,她就各种推搡。

    这腰早不闪晚不闪偏偏这会闪,闪得真够及时啊。

    “你兜里的银子怎么不给你大嫂分点呢。”

    欺负老实人不带这样的。

    懒成这样,福老娘看不下去了都。

    刘桂梅顿时不吭声了。

    因为福二兴眸怒火灼灼,再说不干,成全家公敌了。

    去就去。

    到时她再变着法子偷懒不就得了。

    吃完午饭。

    福大兴兄弟他们已经准备好镰刀,事先把打稻谷桶拖到田地里。

    “爹,我给你们准备了水,还有肉包子,等晚些我再熟一锅粥过去。”江杏花体贴地把需要的东西先备上。

    “好嘞。”

    福老二不舍得把闺女放在床上,“闺女,等爹回来再抱你哈。”

    福星儿眯着眼笑:去吧去吧!

    赶紧去收割,这样她天天有奶喝了。

    福老二已经准备就绪,迟迟不见刘桂梅的人影,“老二媳妇赶紧的,磨磨蹭蹭什么呀!”

    吃饭她跑最快,是不是该付出点劳动。

    “来了来了,爹。”

    刘桂梅全身武装,穿着长衫长裤,头戴着斗笠,脸也捂得严严实实。

    装备齐全。

    她可不想被晒黑。

    这阵势福老二看了无语透顶。

    懒人花样多,说的就是她。

    “走走走,去干活。”

    田地里。

    父子三人,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埋头割个不停。

    不带歇息的。

    每人恨不得一百双手,一天把这一大片给收下来。

    就算汗流满面,每人脸上依然洋溢着笑容。

    “爹,我估计这一片田地保守得三万斤。”福大兴望着看不到头的饱满稻子,非但没有退缩而是动力满满。

    空气里弥漫着稻谷的香味,好闻极了。

    “嗯。”福老二嘴角就没有放下过,“赶紧的,咱们爷俩今个搞他个两亩地。”

    “好嘞。”

    至于另一边角落。

    金黄黄一片,刘桂梅还感觉不大真实。

    嘴里咬了无数颗稻子验证,差点把舌头给咬了。

    她拿着镰刀,不是说口渴就是说腰酸,变着法子偷懒。

    他们父子随便动动割出一大片,唯独她还在那角落里晃悠悠,割不到几步路。

    “累死个人。”

    刘桂梅捶了捶腰肢,见没人注意,干脆找个凉爽的地方坐下。

    这么一会热得要命,弄得满身泥土,还手痒痒。

    真是受罪。

    兄弟三人一头割好,准备回头,刘桂梅二话不说起来,装装样子。

    走过来一看,跟没割没啥两样。

    “不是,二兴媳妇。你来这么久就割这么一点。”

    好意思嘛!

    真是的!

    叫她来都不知道有啥用。

    看了更气。的

    “爹,这不是咱们家多年没收割嘛,我生疏了。”刘桂梅还在为偷懒找借口。

    福二兴也没眼看,“不想干今晚就别吃饭了。”

    平时吃的比别人多,干点活就磨磨蹭蹭。

    “我干我干就是了。”

    刘桂梅不敢再偷懒了,因为自家男人开始盯着他不放。

    一眨眼,几人已经割了一亩地。

    江杏花煮着一锅瘦肉粥过来,又带了几罐水。

    “爹,二弟妹,大伙过来吃饭吧。”

    稻谷收割好就要开始晒了,她已经把隔壁的空地给清理打扫好,到时可以晒。

    刘桂梅跑在最前头,“饿死我了都。”

    晒得满脸通红,头发乱糟糟,啥形象都没了。

    是真的饿!

    男人一点也不心疼自己,一个劲盯着她不放,不敢松懈,绷着神经干到现在。

    “二弟妹,慢点慢点。”江杏花早有准备给他们舀了放在边旁凉着。

    一碗粥里面肉不少,刘桂梅吃得没空抱怨。

    婆婆说了,干力气活的不能饿着,肉要吃到位才有力气。

    让她从今天开始饭菜煮得丰盛些,别省。

    一大锅粥每人干了两三碗,刘桂梅饱得一直打嗝,原先还想偷懒又被福二兴叫去干活。

    快傍晚,日头西落,天开始暗了。

    割了两亩,估摸产量四千出斤。

    兄弟俩力气大,打着稻谷,而福老头和刘桂梅则是开始装袋。

    一袋又一袋,肉眼可见地增长,瞬间快堆成一座小山。

    可把他们给高兴坏了。

    刘桂梅本来累得半死,一看这么多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以后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吃到吐都没问题。

    天黑田里路难走,福老二这样打算:“二兴媳妇,你去跟王花家借一下板车来拖,这样快些。”

    刘桂梅一脸巴不得,趁这会可以歇息一下,“好,爹,我这就去。”

    福大兴兄弟俩人轮流着把刀子一袋一袋扛到平地上面,等会拖着才容易。

    到王家门口。

    听到里面传来她恨得痒痒的声音。

    “王花呀,你跟福家交情这么好,帮了福家那么多忙,人家昨个可是捡了不少鸽子呢,难不成没拿一只来感谢你。”

    王花想开口,就被李大胖打断,“瞧瞧你帮的什么人家,得了好处半天也没想到你,我真替你不值。要我说你别太好人了,别啥都借啥忙都帮。”

    挑拨简直不要太明显。

    死胖鸡!

    天天吃饱撑着没事做是不是!

    又想让她碰瓷是不是。

    刘桂梅深吸一口气,笑着走进去:“王婶,昨个的鸽子汤好不好喝呀。”

    一见是刘桂梅,李大胖眼珠子瞪得快掉下来。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王花早想说了,“挺好喝的。替我谢谢你婆婆。”

    刘桂梅从李大胖身边经过,故意说道:“我们今个中午也炖了鸽子汤,那味道简直是人间美味,补得我腰瞬间就好了。”

    一提到她的腰,李大胖咬牙切齿。

    “只可惜有人想吃都吃不了。”

    说的谁再清楚不过了。

    “对了,王婶,我公爹叫我来跟你借板车用用,可能要好长一段时间呢。”刘桂梅故意放大声音。

    “行呀,没问题。你们想拖什么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