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来自未来的Angel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再遇西冬四皇子
    走在松松软软的沙浪里,长靴底粘满了黄沙。风一吹,沙砾漫天飞扬。幸好在出门前,濮阳璟叮嘱她戴了块黑色的面纱,否则现在一定是眼口鼻全是风沙。

    在漠城市集里转悠了几圈,因为要隐藏身份而且语言不通,所以遇到来人时,林翎听不懂他们说话,也不跟他们说话。但是,濮阳璟似乎能听懂他们的语言。

    这里的市集虽不如南夏、承越那么热闹,但也是人群众多,也有卖东西、买东西的人。有的妇女抱着小孩,男人牵着骆驼,买了东西就绑在骆驼的驼峰上;有的夫妇俩共骑一只骆驼,专门有人牵着骆驼在前面走;他们吆喝着林翎听不懂的语言,做着各种他们习惯的交流动作。

    偶尔有穿着雍容华贵的贵夫人们骑着骆驼从林翎身旁走过,林翎和濮阳璟都让到一边,让她们先过。

    “穿得真漂亮!瞧我们这一身,土里土气的…唉…”林翎羡慕的目光看向从面前走过的贵夫人们。

    濮阳璟看着林翎一脸求知若渴的眼神,心中暗自庆幸自己对西冬多多少少有一些了解,现在才可以在她面前卖弄一下聪明。

    “在西冬,王公贵族中妇女和未婚女子的穿着打扮都很有特色,尤其头饰很有讲究。她们通常会在头上蓄上两条长发辫,装入发套,分垂两侧,从坎肩的袖筒里塞进,把下面露出来。发顶分缝处戴两颗大珊瑚,额上系银饰带,上面镶有翡翠、玛瑙、珠宝,称“达拉鲁格”。耳悬金银环,手戴银镯子,指上戴金银戒指。未婚女子会梳上许多小辫子,为了掩饰头上没有头饰,就会在头上绕着各种丝绸头巾,戴上小二环。普通妇女或女子就会打扮得更简单朴素一些,就像你现在的打扮。”(注:此段服饰描写借鉴于百度。)

    “那男人呢?”林翎问道,因为他一直在介绍女人的穿着打扮,并没有提到男人。

    “男人们穿得就更珍贵了…”濮阳璟正要一一道来,一个骑着骆驼的俊美男子忽然朝林翎走了过来。濮阳璟住了口,给林翎使了个眼色,让她开溜。谁曾想,那女人花痴病犯,竟死死的盯着走过来的男人移不开眼。

    远远的,林翎看花了眼:夜晨?

    那人慢慢走近了,林翎才看清他的脸:不,不是夜晨。

    按理说,以林翎现在一脸雀斑、皮肤黝黑,脸上还有几颗大黑痣的姿色,不应该会吸引到任何一个男性啊?

    糟了。不会暴露了吧?

    “三十六计,走为上。”林翎心虚的一步步后退,对濮阳璟说。风太大,又怕风吹掉脸上的面纱,林翎只好用一只手帮忙摁住面纱。

    濮阳璟见那骑在骆驼背上的男人离他们越来越近,眉头一皱,也跟着林翎假装路人走过。

    那俊美的男子似乎也看出来林翎和濮阳璟想要溜之大吉,一下起身,脚尖轻点骆驼背上的驼峰,飞身向林翎过来,道:“Х??е,зогсоо!”

    男子这一声高喊,周围的人们都停住脚步,回头来看林翎和濮阳璟。

    林翎对男子的话充耳不闻,还在埋着头走,大有掩耳盗铃的架势。

    那男子空中一个侧翻,稳稳落地,站在林翎和濮阳璟的面前,质问道:“Таямарх?нбайдагвэ??Танамайгхараадямарг?йж?”

    什么鸟语这是?

    林翎一句没听懂,但看那男人像是在跟她说话,忙拐了拐濮阳璟的胳膊肘,小声问:“他…他说什么?”

    濮阳璟正待解释,却听那男人口中忽然冒出一句中文,问林翎:“你是谁?”

    !!!!!!

    “靠!原来你会中文啊?”林翎大跌眼镜的说,忽然用手捂住嘴:呀…不小心又吐脏字了。还好夜晨没听到,否则又该给她上一堂素质教育课了。

    所有人都听得一愣一愣的,尤其濮阳璟。他自认懂得不少国家的语言,但是,他这位皇妹口中那句‘靠’,他是真没明白什么意思。

    男人继续追问,“别废话,回答我,你是谁?”

    “啊…我是谁?…我是谁…”林翎这回倒是听明白了他的问题,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故意又拐了拐濮阳璟的胳膊肘:“咳咳…我是谁呢?”

    林翎支支吾吾,最后瞎掰了一个名字。人家一个字都不信,强行要去揭开她故作神秘的面纱。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这才刚来漠城,不想这么快暴露身份,濮阳璟终于挺身而出。

    “阁下,可否借一步说话。”濮阳璟一手抓住那男人要去揭开林翎面纱的手,说。

    那男人看了看濮阳璟全身上下的打扮,分明就不是西冬国的人,所以穿起那身衣服显得格外的别扭。因为濮阳璟也学着林翎似的,将自己化妆化得面目全非,所以他没有认出濮阳璟来。

    那男人没有说话,看看濮阳璟,又看看林翎,收回自己的手,算是默许了濮阳璟的提议。

    这时,人群中挤进十几个官兵打扮的人进来,朝那男人恭敬的行了礼,问:“ТаныЭрхэмдээд,юуболсонбэ??Таг?йцэжхэрэгтэйвэ?”

    那男人听罢看了看林翎和濮阳璟,道:“Заяахав,тазавг?йявна!”

    林翎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但是他说完,那些官兵就走了。显然,他听了濮阳璟的话,愿意借一步说话。

    “哎…你认识他?”林翎惊讶的问濮阳璟,顺便偷瞄了一眼那个俊美威严的男人。

    濮阳璟看着林翎幸灾乐祸的表情,却苦笑道:“也许算是吧。”

    ……

    在市集上绕了好几圈,林翎和濮阳璟兜兜转转才找了个能谈话的地方。三人飞身离开市集,来到一个辽阔的大沙丘后面,四周无人,只有‘呼呼沙沙’不断的风声。

    ……

    他们要谈话了,林翎主动的走到一边,留给他们空间。

    “现在可以说了?”那男人迎风而立,正对濮阳璟,疑心大起,问:“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四殿下,好久不见。”濮阳璟波澜不惊的说。(西冬国四皇子殳鴃,和濮阳璟一般年纪,当年北秋之战时曾到过南夏。)

    “看来你认识我。”殳鴃把濮阳璟从头到脚重新审视了一遍,发现原来他这副模样竟然乔装而来。

    “不瞒殿下,在下乃是南夏王爷濮阳璟。”濮阳璟话一出口,殳鴃明显一惊,又见濮阳璟身上那霸气侧漏的皇室气息。

    一听濮阳璟亮出身份,殳砻立刻看向林翎,“那么,她是?”

    “如你所料,惜缘长公主夜翎儿。”濮阳璟说。早在市集上他就知道,林翎一个别头发的动作,不小心露出了晶石手链。殳鴃就是因为发现晶石手链,才会盯上他们的。

    闻言,殳鴃虽然明白了许多,但还是有些疑惑。不过既然身份知道了,寒暄客套的话就少不了了:“原来是璟王和长公主,有失远迎。只是,既然来了,为何不进宫呢?贵客来访,咱们总得尽尽地主之谊才是啊!听说南夏太子妃诞下龙孙,我和父皇正想到南夏贺喜贺喜去呢!”

    “四殿下,此事,说来话长……”

    ……

    濮阳璟和那个男人站在沙丘后面谈话,林翎插不上嘴,觉得没有自己的事,只好四处走走看看这沙漠的风景。

    远处有生机勃勃的仙人掌、稀稀疏疏的胡杨、芦荟、绿之铃、盐生苁蓉、仙人掌、泡果沙拐枣等等,让林翎最感兴趣的,还有一种叫‘光棍树’的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