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级插班生 > 第二千九百九十三章 一场赌局!
“师兄想比什么呢?”心洛似乎也被大家逼的来劲了。

跟大家相比,他似乎显得特别懦弱。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真的懦弱了,他只是比别人有更多的担心而已。

再加上他的心里还有一个人,他不希望自己去冒太大的险而已。

现在自己的斗志再一次燃起来了,既然心河要跟他比,他还真的有些兴趣了。

“宇师弟,心海的身体是不是恢复的差不多了?”心河并没有说自己想要比什么,而是先向程宇问道。

“没错,他的毒已经全部解了,经过这两天的休息,应该是没有问题了!”程宇点点头道。

他这些天可是每天都要给心海清毒,而且每一次用的都是自己的血液,这么多天的时间,足够恢复正常了。

“既然如此,那师弟将心海也叫出来吧,要比就大家一起来比。万一这里也有那小子的机缘呢?

要是到时候我们都寻找到了自己的机缘,却偏偏没有叫上他,到时候他还不杀了我们!”心河笑着说道。

“嘿嘿,心河师兄说的是,要比大家就一起比,这样又可以多一份赌注了!”心洛笑着说道。

程宇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意念转动,在他们的面前瞬间就多出一个人来,此人不是心海又是谁呢?

不过心海显然还有些懵,这些天程宇一直用血液给他解毒。可是心海突然发现,程宇的血液不仅可以解毒,甚至还能够增强修为,这让他十分的震惊。

所以,这两天他什么也不做,专门将程宇的血液进行炼化。让他惊喜的是,经过这两天对程宇血液的炼化,他的修为竟然提升了不少。

知道了这个秘密之后,心海心中不禁有了一个神奇的想法,那就是不断的让程宇给他输血,这样的话他不断的炼化程宇的血,他的修为就会不断的提升了。

在他看来,这可比在死域里面冒险去寻找什么机缘还要靠谱的多。

当然,心海虽然知道了这个秘密,但是他不会真的让程宇不断的给自己输血。

他得先跟程宇搞清楚,他的这个血液产生是不是很困难。

要是这种血液是有限的,到时候他把程宇的血全部拿走了,之后他不能再生出来了,那可就玩大了。

毕竟程宇的血液最重要的是解毒功能,而且所解的毒素再强都有效,这可比太多的专门的解毒药还要有用的多。

而且世间这么多奇怪的事,谁又敢保证自己以后不会中毒呢?

要是因为他的贪婪,到时候把程宇的血给消耗完了,到时候谁来给他们解毒?那害的可就是他们自己了。

所以,他的心中虽然有一个疯狂的想法,但是他不会真的那么贪婪,他会直接跟程宇说清楚一切。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却糊里糊涂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了!

“宇师弟,我正好有事找你呢?”心海也不知道程宇为什么突然把他弄了出来,但是看到程宇,心海却是很兴奋。

因为他发现了一条可以不断的提升实力的康庄大道!

若是这件事可行的话,那所有人都跟着他有福了。只凭程宇的血液,他们的实力就可以不断的变强!

“是吗?不过现在他们找你也有事!”程宇笑着说道。

他自然不知道心海心里打着什么算盘,要是让他知道心海想要长期喝他的血,不知道会不会反过来先把心海给杀了喝血。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心海看到有这么多人在,似乎也不太好问这件事,于是只能把自己心中强烈的冲动先压住,等找到合适的机会再问吧。

反正程宇就在他们的身边,他也跑不了,他有的是时间问!

“你在山河图里面休息了这么久,现在也正好该活动活动了。看到这个地方的吗?这是一座古老的地下城池。

不过我们大家都认为这对我们所有人都是一次机缘,这么大一座城池,肯定有着不少的机缘,说不定这里就有你的机缘所在。

所以我们特意把你叫了出来,怎么样?有没有很感动?”心洛看到心海如此精神的很,心中也很高兴,不过还是不忘去调侃一番。

他们两个人本来就喜欢互相调侃打趣,这似乎已经成为他们生活的一种习惯了,这么多年都改变不了了!

“真的假的?心洛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心海看了看这周围,到处都是断壁残垣,看的出来,这里确实像是一个破败的城池。

不过这里有机缘可寻?他可不太相信!

要说到破败的古城,他还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曾经在死亡森林里面他们就遇到过一座特大的地下城池,或者说是一座被掩埋的城池。

可是他们却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就连知道的关于阳镜的线索,最后到东洲海外跑了一圈也发现是个假的。

所以,对于这什么古老城池,他可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至于那什么机缘,他也不认为机缘是这么好找的。

如果这么好找,那怕就不叫机缘。既然是机缘,那自然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我一直都对你很好,难道你不知道吗?”心洛不满的说道。

“是吗?我可没有感觉出来!不过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反正我可不相信你真的是找我来寻找什么机缘的!”心海对心海似乎太过了解了。

他们从小斗到大,简直就跟亲兄弟,心洛一蹲,连他拉什么屎都能够猜出一二来。

“很抱歉,这次可不是我找你出来的,是心河师兄找你出来的。而且,我们还真是喊你出来找机缘的!”心洛笑道。

“师兄,他说的是真的?”如果是心河找他的话,那他倒是有几分相信。

虽然有时候他这个师兄也不太靠谱,但是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稳重的,应该不会跟他开玩笑。

“当然是真的,我本来准备跟心洛比一场,看谁在这个地方能够找到自己的机缘。不过我想你也不愿意错过,所以我们大家一起来比一场如此?”心河笑道。

“是这样吗?那我还真是有点兴趣,不过你们说比什么呢?要是赌注太小的话,那可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心海一听有赌局,顿时来兴趣了。

他的兴趣不多,赌可以算是其中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