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世重生之杀手 > 第二百八十章
    章节修改……

    林洛没有立刻理会李芳芳的叫嚣,她先动作轻柔的在小白兽和小红蛇的小脑袋上各揉了揉,又将“乖巧听话”的呈立正姿势站好的小白单手提溜起来安置在自己的手臂上,给它顺了顺毛,然后才漫不经心的看了李芳芳一眼,声音平静无波的开口道:“是我的,有什么问题吗?”

    李芳芳似是被林洛这样轻慢的态度刺激到了,脸涨的通红,喘着粗气声音猛然拔高的道:“是你的就好,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就乖乖的主动将这几只畜生交给我处置,让我将它们扒皮抽筋;要么你就代这几只畜生给我鞠躬道歉,如果你的道歉让我满意了,我就不追究了,你选吧!”

    望着眼前颐使气指一脸娇蛮样儿的李芳芳,林洛突然有种啼笑皆非之感,这李芳芳有病吧,处置?道歉?

    她以为她是谁?!

    林洛眼瞳深深,锁住李芳芳,“我要是哪个都不选呢?”

    “不选?呵~”李芳芳冷笑一声,一双眼睛将林洛从头看到脚,那鄙夷和不屑的目光如同在看什么脏东西。如果忽略她那如同调色盘一样的脸,那活脱脱就是上帝看蝼蚁的眼神。

    “你要是不选,我就替你选!”

    随着话落,李芳芳抬手就朝身后比了个手势,立刻,刚刚还和李芳芳“叠罗汉”的那群人就朝这边冲了过来。

    看那群人杀气腾腾的样子,林洛倏地转笑,要动手么?很好……

    林洛眼神制止了铜钱小队众人和姜沐白要过来的举动。她不紧不慢的将随身的鞭子抽出,心神微动,将身上的阴灵之气源源不断的朝鞭子上灌注。眼睛看向李芳芳,眼神幽深而暗含濯濯寒光,似一头慵懒的母豹在盯着侵入它领地的敌人,平静而危险。

    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李芳芳眉目慢慢舒展开来,她眼中凶光一闪,早已忘了自家老爸临出发前让自己不要和铜钱小队和夜盟对上的嘱咐,也忽略了老爸说这话时眼中的慎重和担忧。

    此时,她满脑子都是林洛被自己的人收拾的遍体鳞伤匍匐在自己脚下的狼狈画面,她眼神疯狂的看向对面,正要吩咐身后的人动手,结果,一抬头正对上对方的眼睛,满腔的火热如同被人迎面浇了一盆冷水,让她身子不禁一哆嗦,张了张口,嘴边的话竟一时说不出口了。

    那是怎样的一种眼神啊,李芳芳发誓她从来没有觉得人的眼神可以可怕到这种地步,那平静的眼眸中的森然阴冷竟让她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甚至连神魂都有种被对方看透的错觉。

    可随即她就恼羞成怒起来。自己居然被对方一个眼神震慑住!李芳芳暗自咬牙,脸上的涨红比刚才更甚,配上那没有完全擦干净秽物的脸蛋,真是精彩纷呈。

    “给我教训她!”

    随着这声娇叱,赶来的人群没有丝毫犹豫的朝林洛的方向冲了过来。

    这些人大多是曹家以及李芳芳自己带来的护卫,对于曹李两家和铜钱小队的恩怨多少都知道些。在这些人眼里,铜钱小队就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势力,虽听说他们和夜盟攀上了关系,让主家投鼠忌器,不能随意解决他们,但是现在既然李芳芳发话了,他们又人多势重,对方自视甚高,摆明了要一个人出手的样子,他们要收拾一个女人还不容易?

    所以,这些人虽然边向这边冲边身上亮起了各色异能,但脸上或多或少都带上了些漫不经心和轻视的味道。甚至连任何防范的意思都没有。

    不自量力,被他们收拾也怪不得谁不是吗?

    而周围除了铜钱小队和姜云带来的人外,其他人从冲突开始大多都抱着事不关己的心态,漠然站在原地朝这边观望着,没有丝毫插手的意思,更有甚者朝这边指指点点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这部分人里就以刚刚那些知道铜钱小队的“恶名”的人居多。

    看来他们小队在基地还真是“臭名昭著”啊!

    听着不时传到耳中的嘲笑,林洛分神想着,面上却没有丝毫变化,好像完全没有受这些渐渐逼近的人的影响。

    她眼中锐光一闪而逝,慢慢抬起了自己的纤长手臂,手中的鞭子蓦地发出了耀眼的绿色亮光,在阳光下璀璨而夺目。

    来人越来越近,站在不远处的铜钱小队众人此时不由的绷紧了身子,胸口的起伏以及难看欲喷火的神色无不在表达他们的愤怒,相信如果眼神能够杀人,这些人已经被他们凌迟一百遍了,一百遍!

    可碍于自家老大的命令他们又不敢妄动,空有一身本事,只能暗自磨着后槽牙,看着这些狗胆儿包天的家伙们渐渐朝自家老大逼近。

    而就在这时,场内情形陡变。

    在双方相距仅十米时,来人中已经有人按捺不住朝林洛出手了。

    种类纷繁,颜色各异的异能不要钱的朝林洛这边招呼而来,虽说这些人并没想众目睽睽下杀人,各自拿捏了分寸,可是积少成多,量变产生质变,这么多的异能加在一起,哪怕异能的能量压的再低,那也不是单单一个人能够承受的。

    ………………

    …………………………………………

    那名青年见到自己闯祸了,心里一紧,顾不得手上的疼痛慌忙想要补救,可是才在李芳芳脸边接住水瓶,还没等松口气,没想到手上又一阵痛感传来,那本来已经握在手里的水瓶不禁又是一松,水柱再次从李芳芳的脸上浇了下去……

    此时,李芳芳原本今早特意化的精致妆容已经完全没了刚刚的模样,红的黑的晕开了一大片,透明的水流混着厚厚的白粉顺着脸颊滑落而下,在下巴处凝聚成连串儿的小水珠,然后如同倒豆子一样一颗颗滴在了李芳芳的——呃,胸上。

    纯白色的单薄布料在水的媒介下顿时和里面的衣物紧紧贴合在了一起,让周围的人全都看到了白色衬衣下那异常醒目的颜色以及大小,嗯……艳艳的大红色,起码C……

    “咳咳咳……”李芳芳嘴里也不小心被灌进去一口水,此时不受控制的猛咳了起来。

    等她顺过气来,知道发生了什么,刚刚因为唐糖的夸赞正飞扬的心此时完全沉了下来。从小到大都是被人娇宠长大的李芳芳立刻黑着脸“嚯”的站起身来,毫不客气的冲着自知闯祸脸色发白站在她面前的青年就要扇过去。

    而就在这时,停车场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怪异的声响,似乎是某种动物的叫声,伴随着响动,有一团被飞扬的尘土包围的东西向这边快速移动过来。

    被这突发情况一打断,李芳芳手下动作不禁一顿,偏头朝那边看去,发现那还在不断移动的尘土团子是向她这边的方向来的,出于本能,李芳芳下意识的就朝旁边无人的地方避了两步,可结果——

    就在她刚刚站定的瞬间,那尘土团里中突然一前一后飞出了一棕黄一墨绿的两团东西,那两团东西直直的朝林洛的方向飞射了过去,李芳芳心里一动,嘴角一扬,正想看戏,结果不知哪里突然刮来了一阵怪风,那两团东西竟生生转移了方向,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齐齐招呼在了她的脸上和身上。

    那团棕黄色的东西正好糊在了李芳芳脸的正中央,鼻腔瞬间被一股难闻欲呕的恶臭填满,熏的她几乎晕过去。

    李芳芳下意识抬手朝脸上一抹,然后定睛一瞧,顿时神情恍惚起来,这黄色带着某些颗粒残渣的粘稠物是……屎么……

    有轻微洁癖的李芳芳顿时感觉浑身都不对劲了,可还没等她从这“打击”中回过神来,胸前一阵火辣辣的钻心疼痛让她不得不低下了头。

    “啊!”李芳芳尖叫出声,只见她的胸口偏左的地方,白色衬衣布料以及里面的一部分大红内衣已经完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碗口大的窟窿,在衣料的边缘处还能看见黑色的粘液,显然是被刚刚的墨绿色液体腐蚀掉了。

    这些墨绿色的液体一看就是比硫酸还要危险的东西,从那碗口的窟窿向看,裸露出的左边大半个软嫩上此时星星点点的滴落了数滴衣物被腐蚀后留下的黑色物质,而这正是让李芳芳尖叫的原因,无它,太疼了。

    在白皙丰满的那处,黑色液体伴随着几缕血丝相互交错着。

    走光了!胸受伤了!

    李芳芳脑中一闪过这个念头,立刻惨白着脸,抬手就想捂住胸口,结果白嫩的手掌才一接触到皮肤,就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原来刚刚李芳芳的手指竟不小心接触到了那腐蚀液体。那液体也确实堪比硫酸的存在,仅仅只短暂的接触,就让李芳芳的手掌多了数处伤口。十指连心,从李芳芳那扭曲的面容就知道这有多疼。

    而这时跟着李芳芳一起的人也回过了神来,这些人见到这情况忙朝李芳芳身边冲了过来,兵荒马乱中,也不知道是谁脚下被绊倒了,一个压倒另一个,顿时冲过来的人群就像起了连锁反应一般同时朝前扑了过去,十几个青壮年就这样不偏不倚的扑到了刚从疼痛中缓过神来的李芳芳身上。

    李芳芳一个女人被这么多人撞到,结果自然可想而知,巨大的冲力立刻将她扑倒在地,然后随着人数的叠加,李芳芳大小姐就这样倒霉催的被压到了最下面,只一瞬就湮没在了摔倒的人群中,充当了最下面的垫背的。

    以为这就完了吗?自然没有这么简单。只听在李芳芳被迫摔到地上的时候,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那群跌倒的人顿时手忙脚乱的想从地上爬起来,可是不知怎的,好几个人的身上的饰物正巧和别人勾缠在了一起,怎么解也解不开,等他们终于忙活完从地上爬起来将李芳芳“解救出来时,这时的李芳芳的脸色已经变得和调色盘一般无二了,红白黑青,色彩斑斓的很。

    而看李芳芳一脸痛苦的捂着屁股以及联想到刚刚的惨叫,众人顿时明白对方是哪里受伤了。

    原来在李芳芳跌倒的地上不知为何好巧不巧的竟有两个图钉在那里,又好巧不巧的因为刚刚众人“叠罗汉”的行为,那图钉直直的扎到了李芳芳的屁股肉里。

    什么叫祸不单行?这就是!

    什么叫衰神附体?这就是!

    这是有幸目睹了全过程的在场众人的共同心声。

    所有人都被这一连串的意外弄的惊愕了,谁都不敢相信一个人居然能在短短的喝杯茶的功夫里,经历被泼水、呛到、湿身、被屎砸中脸、被腐蚀衣服还有……胸、被人压、被钉子扎,这得是有多倒霉才能连续发生这种堪比中彩票几率的事啊!果然,天有不测风云,意外无处不在啊!

    就在别人望着凄惨狼狈的李芳芳感慨万分的时候,铜钱小队的成员却不约而同将目光集中在了唐糖小朋友的身上。

    只见唐糖小朋友淡定的戴上了自己的大蛤蟆镜,然后转身面对众人炯炯的目光露出了一个纯洁小白兔一样单纯略带胆怯的表情:“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啊,人家好害怕啊~”说着躲到了离她最近的田向南的身后,然后怯怯的露出一个小脑袋。

    “……”众人齐齐无语,望向唐糖的目光充满了敬畏,大姐,你能不能不要在如此惨烈的祸害了别人后再这做这副小白花的样子可以么,我们完全不适应啊!还有,能在“阎王”和“小鬼”这两个完全相反的角色里自由转换,您老是肿么做到的,能教教我们吗!

    不管队里的人和唐糖怎样大眼瞪小眼,林洛已经来到了那个尘土飞扬的团子边上,她眯了眯眼,抱臂冷声吐出两个字:“小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