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世重生之杀手 >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Biz】,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章节调整及修改。

    那名青年见到自己闯祸了,心里一紧,顾不得手上的疼痛慌忙想要补救,可是才在李芳芳脸边接住水瓶,还没等松口气,没想到手上又一阵痛感传来,那本来已经握在手里的水瓶不禁又是一松,水柱再次从李芳芳的脸上浇了下去……

    此时,李芳芳原本今早特意化的精致妆容已经完全没了刚刚的模样,红的黑的晕开了一大片,透明的水流混着厚厚的白粉顺着脸颊滑落而下,在下巴处凝聚成连串儿的小水珠,然后如同倒豆子一样一颗颗滴在了李芳芳的——呃,胸上。

    纯白色的单薄布料在水的媒介下顿时和里面的衣物紧紧贴合在了一起,让周围的人全都看到了白色衬衣下那异常醒目的颜色以及大小,嗯……艳艳的大红色,起码C……

    “咳咳咳……”李芳芳嘴里也不小心被灌进去一口水,此时不受控制的猛咳了起来。

    等她顺过气来,知道发生了什么,刚刚因为唐糖的夸赞正飞扬的心此时完全沉了下来。从小到大都是被人娇宠长大的李芳芳立刻黑着脸“嚯”的站起身来,毫不客气的冲着自知闯祸脸色发白站在她面前的青年就要扇过去。

    而就在这时,停车场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怪异的声响,似乎是某种动物的叫声,伴随着响动,有一团被飞扬的尘土包围的东西向这边快速移动过来。

    被这突发情况一打断,李芳芳手下动作不禁一顿,偏头朝那边看去,发现那还在不断移动的尘土团子是向她这边的方向来的,出于本能,李芳芳下意识的就朝旁边无人的地方避了两步,可结果——

    就在她刚刚站定的瞬间,那尘土团里中突然一前一后飞出了一棕黄一墨绿的两团东西,那两团东西直直的朝林洛的方向飞射了过去,李芳芳心里一动,嘴角一扬,正想看戏,结果不知哪里突然刮来了一阵怪风,那两团东西竟生生转移了方向,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齐齐招呼在了她的脸上和身上。

    那团棕黄色的东西正好糊在了李芳芳脸的正中央,鼻腔瞬间被一股难闻欲呕的恶臭填满,熏的她几乎晕过去。

    李芳芳下意识抬手朝脸上一抹,然后定睛一瞧,顿时神情恍惚起来,这黄色带着某些颗粒残渣的粘稠物是……屎么……

    有轻微洁癖的李芳芳顿时感觉浑身都不对劲了,可还没等她从这“打击”中回过神来,胸前一阵火辣辣的钻心疼痛让她不得不低下了头。

    “啊!”李芳芳尖叫出声,只见她的胸口偏左的地方,白色衬衣布料以及里面的一部分大红内衣已经完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碗口大的窟窿,在衣料的边缘处还能看见黑色的粘液,显然是被刚刚的墨绿色液体腐蚀掉了。

    这些墨绿色的液体一看就是比硫酸还要危险的东西,从那碗口的窟窿向看,裸露出的左边大半个软嫩上此时星星点点的滴落了数滴衣物被腐蚀后留下的黑色物质,而这正是让李芳芳尖叫的原因,无它,太疼了。

    在白皙丰满的那处,黑色液体伴随着几缕血丝相互交错着。

    走光了!胸受伤了!

    李芳芳脑中一闪过这个念头,立刻惨白着脸,抬手就想捂住胸口,结果白嫩的手掌才一接触到皮肤,就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原来刚刚李芳芳的手指竟不小心接触到了那腐蚀液体。那液体也确实堪比硫酸的存在,仅仅只短暂的接触,就让李芳芳的手掌多了数处伤口。十指连心,从李芳芳那扭曲的面容就知道这有多疼。

    而这时跟着李芳芳一起的人也回过了神来,这些人见到这情况忙朝李芳芳身边冲了过来,兵荒马乱中,也不知道是谁脚下被绊倒了,一个压倒另一个,顿时冲过来的人群就像起了连锁反应一般同时朝前扑了过去,十几个青壮年就这样不偏不倚的扑到了刚从疼痛中缓过神来的李芳芳身上。

    李芳芳一个女人被这么多人撞到,结果自然可想而知,巨大的冲力立刻将她扑倒在地,然后随着人数的叠加,李芳芳大小姐就这样倒霉催的被压到了最下面,只一瞬就湮没在了摔倒的人群中,充当了最下面的垫背的。

    以为这就完了吗?自然没有这么简单。只听在李芳芳被迫摔到地上的时候,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那群跌倒的人顿时手忙脚乱的想从地上爬起来,可是不知怎的,好几个人的身上的饰物正巧和别人勾缠在了一起,怎么解也解不开,等他们终于忙活完从地上爬起来将李芳芳“解救出来时,这时的李芳芳的脸色已经变得和调色盘一般无二了,红白黑青,色彩斑斓的很。

    而看李芳芳一脸痛苦的捂着屁股以及联想到刚刚的惨叫,众人顿时明白对方是哪里受伤了。

    原来在李芳芳跌倒的地上不知为何好巧不巧的竟有两个图钉在那里,又好巧不巧的因为刚刚众人“叠罗汉”的行为,那图钉直直的扎到了李芳芳的屁股肉里。

    什么叫祸不单行?这就是!

    什么叫衰神附体?这就是!

    这是有幸目睹了全过程的在场众人的共同心声。

    所有人都被这一连串的意外弄的惊愕了,谁都不敢相信一个人居然能在短短的喝杯茶的功夫里,经历被泼水、呛到、湿身、被屎砸中脸、被腐蚀衣服还有……胸、被人压、被钉子扎,这得是有多倒霉才能连续发生这种堪比中彩票几率的事啊!果然,天有不测风云,意外无处不在啊!

    就在别人望着凄惨狼狈的李芳芳感慨万分的时候,铜钱小队的成员却不约而同将目光集中在了唐糖小朋友的身上。

    只见唐糖小朋友淡定的戴上了自己的大蛤蟆镜,然后转身面对众人炯炯的目光露出了一个纯洁小白兔一样单纯略带胆怯的表情:“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啊,人家好害怕啊~”说着躲到了离她最近的田向南的身后,然后怯怯的露出一个小脑袋。

    “……”众人齐齐无语,望向唐糖的目光充满了敬畏,大姐,你能不能不要在如此惨烈的祸害了别人后再这做这副小白花的样子可以么,我们完全不适应啊!还有,能在“阎王”和“小鬼”这两个完全相反的角色里自由转换,您老是肿么做到的,能教教我们吗!

    不管队里的人和唐糖怎样大眼瞪小眼,林洛已经来到了那个尘土飞扬的团子边上,她眯了眯眼,抱臂冷声吐出两个字:“小白。”

    林洛特意压低的清冷声线就如同一瓢凉水浇到了沸水里,那个尘土团子里的嘶叫声顿时一静,接着尘土迷雾渐渐散开,露出了里面的——三只。

    小白、小兽、小蛇。

    就知道是你们这几只,平时有事没事的就要打作一团,今天又搞出这么大动静。林洛嘴角轻轻勾起。不过结果意外的让林洛满意,所以林洛大手一挥,正要将自家那只浑身脏兮兮眼神可怜巴巴瞅着自己的某扁毛畜生揪过来时,一个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是李芳芳。

    ………………

    所有人都被这一连串的意外弄的惊愕了,谁都不敢相信一个人居然能在短短的喝杯茶的功夫里,经历被泼水、呛到、湿身、被屎砸中脸、被腐蚀衣服还有……胸、被人压、被钉子扎,这得是有多倒霉才能连续发生这种堪比中彩票几率的事啊!果然,天有不测风云,意外无处不在啊!

    就在别人望着凄惨狼狈的李芳芳感慨万分的时候,铜钱小队的成员却不约而同将目光集中在了唐糖小朋友的身上。

    只见唐糖小朋友淡定的戴上了自己的大蛤蟆镜,然后转身面对众人炯炯的目光露出了一个纯洁小白兔一样单纯略带胆怯的表情:“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啊,人家好害怕啊~”说着躲到了离她最近的田向南的身后,然后怯怯的露出一个小脑袋。

    “……”众人齐齐无语,望向唐糖的目光充满了敬畏,大姐,你能不能不要在如此惨烈的祸害了别人后再这做这副小白花的样子可以么,我们完全不适应啊!还有,能在“阎王”和“小鬼”这两个完全相反的角色里自由转换,您老是肿么做到的,能教教我们吗!

    不管队里的人和唐糖怎样大眼瞪小眼,林洛已经来到了那个尘土飞扬的团子边上,她眯了眯眼,抱臂冷声吐出两个字:“小白。”

    林洛特意压低的清冷声线就如同一瓢凉水浇到了沸水里,那个尘土团子里的嘶叫声顿时一静,接着尘土迷雾渐渐散开,露出了里面的——三只。

    小白、小兽、小蛇。

    就知道是你们这几只,平时有事没事的就要打作一团,今天又搞出这么大动静。林洛嘴角轻轻勾起。不过结果意外的让林洛满意,所以林洛大手一挥,正要将自家那只浑身脏兮兮眼神可怜巴巴瞅着自己的某扁毛畜生揪过来时,一个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是李芳芳。

    后,然后怯怯的露出一个小脑袋。

    “……”众人齐齐无语,望向唐糖的目光充满了敬畏,大姐,你能不能不要在如此惨烈的祸害了别人后再这做这副小白花的样子可以么,我们完全不适应啊!还有,能在“阎王”和“小鬼”这两个完全相反的角色里自由转换,您老是肿么做到的,能教教我们吗!

    不管队里的人和唐糖怎样大眼瞪小眼,林洛已经来到了那个尘土飞扬的团子边上,她眯了眯眼,抱臂冷声吐出两个字:“小白。”

    林洛特意压低的清冷声线就如同一瓢凉水浇到了沸水里,那个尘土团子里的嘶叫声顿时一静,接着尘土迷雾渐渐散开,露出了里面的——三只。

    小白、小兽、小蛇。

    就知道是你们这几只,平时有事没事的就要打作一团,今天又搞出这么大动静。林洛嘴角轻轻勾起。不过结果意外的让林洛满意,所以林洛大手一挥,正要将自家那只浑身脏兮兮眼神可怜巴巴瞅着自己的某扁毛畜生揪过来时,一个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是李芳芳。

    只见李芳芳一手掩住胸口一手捂着屁股,不顾满身的疼痛,一瘸一拐的如同一阵风一样朝林洛这边冲了过来,两眼如同乌眼鸡一样瞪着他们,咬牙切齿的道:“林洛!你说!这几只畜生是不是你的?!”

    从来都是天之骄女的李芳芳什么时候在人前丢过这么大的面子?一想到刚刚自己的糗样被基地这么多人都看了去,李芳芳就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可是刚刚的一系列情况明显都是意外,她就是有火也不知道该朝谁发,正好这时候看到林洛和害她的罪魁祸首之一在一起,心里的那团火气立刻就像找到了发泄口,当下不管不顾的冲了过来,看那恶狠狠地样子似乎想将林洛碎尸万段。

    林洛没有立刻理会李芳芳的叫嚣,她先动作轻柔的在小白兽和小红蛇的小脑袋上各揉了揉,又将“乖巧听话”的呈立正姿势站好的小白单手提溜起来安置在自己的手臂上,给它顺了顺毛,然后才漫不经心的看了李芳芳一眼,声音平静无波的开口道:“是我的,有什么问题吗?”

    李芳芳似是被林洛这样轻慢的态度刺激到了,脸涨的通红,喘着粗气声音猛然拔高的道:“是你的就好,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就乖乖的主动将这几只畜生交给我处置,让我将它们扒皮抽筋;要么你就代这几只畜生给我鞠躬道歉,如果你的道歉让我满意了,我就不追究了,你选吧!”

    望着眼前颐使气指一脸娇蛮的李芳芳,林洛突然有种啼笑皆非之感,这李芳芳有病吧,处置?道歉?

    她以为她是谁?!

    林洛眼瞳深深,锁住李芳芳,“我要是哪个都不选呢?”

    “不选?呵~”李芳芳冷笑一声,一双眼睛将林洛从头看到脚,那鄙夷和不屑的目光如同在看什么脏东西。如果忽略她那如同调色盘一样的脸,那活脱脱就是上帝看蝼蚁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