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世重生之杀手 > 第二百四十二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Biz】,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仅是这样,顾晟并不会对董茂财对董家生成后来那般阴郁暗黑的情感,甚至可能因为董家的抚养之恩而生出感念之心,而之所以最后顾晟和董家的关系会这样发展,这一切还要归咎于之后发生的事。

    也是从那时候顾墨见识到了人性最丑恶阴暗的一面,让他知道了原来世上还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有着最鲜亮美丽的外表,而里面却早已经腐烂发臭到令人作呕的地步,那流出的脓水、飘散在空中的气味都是附着着毒物的,只要成了他们的猎物,他们就会毫不客气的将对方腐蚀殆尽。

    顾晟永远记得那段日子,大冬天里,外面簌簌下着大雪,他被人扒光了衣服绑在了一间废弃的杂物房内,大门以及窗户上的缝隙呼呼的向屋内刮着冷风,阵阵凉风扫在他的身上,他的全身因寒冷变得几乎没了知觉。

    那几个母亲所谓的兄弟姐妹就冷眼站在门口不远处,调笑着笑骂着看着一群陌生女人靠近自己。

    他们并不亲自动手,而是眼看着那群有老有少的女人走进他,他就这样光着身子,毫无反抗之力的任由她们围在他的身边,用尽了各种方法羞辱折磨他。

    有时他们会拿比针还细的尖状物扎刺他,脖子、腋下、胸口、大腿、小腹……全都是他们施为的主要地方。直到他的全身都布满了针眼,身子因疼痛止不住的抽搐颤抖她们才会停下。

    有时,她们会用绳子绑住他的手脚,吊在房梁上,拿长长的塑料管伸入他的喉咙深处,捏住他的下巴,朝他的胃里不停的灌水,直到他的胃几欲撑破他们才会停下,然后他们会堵住他的嘴,用绳子绑住他的私处,拿出计时器玩笑般的计算他会多长时间因为忍不住尿意而在半空中挣扎舞动。

    而有时他们会喂他喝下某种致幻类药物,让他在似真似假的幻境中看见身边的那些女人被分成成百上千个,他们的手唇触碰着他,凌辱着他。看见那些女人的脸在幻境中扭曲变形,一个个如同妖魔鬼怪魑魅魍魉的影像徘徊在他的周围,让他经受着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

    ……

    这样如同地狱般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几年,那时他几乎一看到那几个私生子就会全身忍不住的战栗。也是从那时候起,他的心态产生了变化,原本一直在父母保护下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人性阴暗面,在这几年中他见了个彻底,这让他的心也渐渐染上了黑色。

    随着那些私生子们对他变着花样的折磨下,他也变得越来越沉默,他曾听佣人们私下说过,说他现在就像个危险的怪物,被他的眼睛盯一眼,会有种身上寒浸浸的感觉,可他自己却没有任何感觉。

    他只知道,从那时起他对所有的女人产生的本能的抗拒和厌恶心理。他开始讨厌所有女人的靠近,甚至有段时间只要有女人出现在他周身三米范围内,他就会忍不住的呕吐。

    只是,那时作为一个孩子的他只能默默承受这一切却没有任何自救的办法。

    因为不管他怎么逃,这些人都会将他抓回来,而且只要抓回来就会更加变本加厉的对付他。

    两方年龄、人数、人脉、武力值等都十分悬殊的情况下,他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他甚至不能将这些事告诉董茂财,因为这些人对他的这些折磨做的很隐蔽,不管他们怎样磋磨他,却从来不会在他身上留下任何伤痕,不会留下任何的把柄。在明面上,在外人面前,他看上去还是一个被照顾的衣食无忧的孩子。

    这让他即使对董茂财说了对方也不会有人相信一个孩子的话,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在家里被别人当作野种的存在。

    就这样,他在日复一日的折磨中长到了九岁,一个孩子最美好的童年时光就这样在地狱般的日子里度过了。

    那时,他甚至有了轻生的念头,因为他的未来看不到任何的光亮。

    那时,唯一支撑顾晟活下去的信念就是报仇,他在被那群恶心的女人折磨之时,在独自舔舐伤口之时,他想到最多的就是报仇。他甚至在脑中设想了无数种折磨人的方法,想要将这些人施加在他身上的苦痛成百上千的还回去。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那几个私生子在有段日子里曾出过各种各样的“意外”,但因为他的能力有限,这些“意外”的破坏力也仅仅局限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只能算是小打小闹,并没有造成大的人员伤亡。而且那时的他虽然痛恨这些人却没有真正的想要他们的性命。

    而让顾晟真正对这些人对这个所谓的家产生深恶痛绝的是因为知道了一件事情的真相。

    那天,那几个人在又一次观看一场折磨他的戏码时,其中夏语柔的大儿子因为醉酒所以在嘲讽谩骂他时,不小心说到了董悦璇的死。

    虽然他仅说了两句,就被身边的几个人制止住了,可是顾晟还是察觉到了事情的蹊跷。

    人一旦对某件事情产生了怀疑,往往就会不遗余力的顺藤摸瓜印证自己的猜测。更何况还牵扯到了董悦璇的死因。

    所以,顾晟用尽了自己所有的方法,终于在三年里从零星的几个可疑之处抽丝剥茧查出了母亲身染重病的真正原因。

    也是那时,顾晟才知道,母亲那一年多的缠绵病榻并不是因为流产亏了身子,也不是因为忧思过度,而是这些人在董悦璇喝的汤药里下了药。

    那是一种慢性毒药,正常人只要连续喝上三个月,人就会变得虚弱不堪、气血两失,身子会彻底挎下来。喝到六个月,人就会出现脱发、身上长斑、皮薄骨脆等症状。而喝到一年,必定会身死消亡,并且在死时完全看不出是中毒而亡的。

    喝药后的这些症状和顾晟见到的董悦璇的症状一模一样。

    顾晟甚至从这些人的勾连背后查到了幕后主使夏语柔。

    而经过探查,顾晟发现这些人之所以想要除去董悦璇的原因,只用一个字就可以解释了,那就是——钱。

    董悦璇的母亲叶清,在生前曾经和董茂财一起,将两人的财产在私人律师那里做过一份声明。即在两人死后,将他们的共有财产中的一半交由他们唯一的女儿董悦璇继承。除此之外,叶清还将自己从叶家双亲那里继承的庞大遗产也决定在自己死后交由董悦璇继承。

    ……………………

    如果仅是这样,顾晟并不会对董茂财对董家生成后来那般阴郁暗黑的情感,甚至可能因为董家的抚养之恩而生出感念之心,而之所以最后顾晟和董家的关系会这样发展,这一切还要归咎于之后发生的事。

    也是从那时候顾墨见识到了人性最丑恶阴暗的一面,让他知道了原来世上还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有着最鲜亮美丽的外表,而里面却早已经腐烂发臭到令人作呕的地步,那流出的脓水、飘散在空中的气味都是附着着毒物的,只要成了他们的猎物,他们就会毫不客气的将对方腐蚀殆尽。

    顾晟永远记得那段日子,大冬天里,外面簌簌下着大雪,他被人扒光了衣服绑在了一间废弃的杂物房内,大门以及窗户上的缝隙呼呼的向屋内刮着冷风,阵阵凉风扫在他的身上,他的全身因寒冷变得几乎没了知觉。

    那几个母亲所谓的兄弟姐妹就冷眼站在门口不远处,调笑着笑骂着看着一群陌生女人靠近自己。

    他们并不亲自动手,而是眼看着那群有老有少的女人走进他,他就这样光着身子,毫无反抗之力的任由她们围在他的身边,用尽了各种方法羞辱折磨他。

    有时他们会拿比针还细的尖状物扎刺他,脖子、腋下、胸口、大腿、小腹……全都是他们施为的主要地方。直到他的全身都布满了针眼,身子因疼痛止不住的抽搐颤抖她们才会停下。

    有时,她们会用绳子绑住他的手脚,吊在房梁上,拿长长的塑料管伸入他的喉咙深处,捏住他的下巴,朝他的胃里不停的灌水,直到他的胃几欲撑破他们才会停下,然后他们会堵住他的嘴,用绳子绑住他的私处,拿出计时器玩笑般的计算他会多长时间因为忍不住尿意而在半空中挣扎舞动。

    而有时他们会喂他喝下某种致幻类药物,让他在似真似假的幻境中看见身边的那些女人被分成成百上千个,他们的手唇触碰着他,凌辱着他。看见那些女人的脸在幻境中扭曲变形,一个个如同妖魔鬼怪魑魅魍魉的影像徘徊在他的周围,让他经受着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

    ……

    这样如同地狱般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几年,那时他几乎一看到那几个私生子就会全身忍不住的战栗。也是从那时候起,他的心态产生了变化,原本一直在父母保护下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人性阴暗面,在这几年中他见了个彻底,这让他的心也渐渐染上了黑色。

    随着那些私生子们对他变着花样的折磨下,他也变得越来越沉默,他曾听佣人们私下说过,说他现在就像个危险的怪物,被他的眼睛盯一眼,会有种身上寒浸浸的感觉,可他自己却没有任何感觉。

    他只知道,从那时起他对所有的女人产生的本能的抗拒和厌恶心理。他开始讨厌所有女人的靠近,甚至有段时间只要有女人出现在他周身三米范围内,他就会忍不住的呕吐。

    只是,那时作为一个孩子的他只能默默承受这一切却没有任何自救的办法。

    因为不管他怎么逃,这些人都会将他抓回来,而且只要抓回来就会更加变本加厉的对付他。

    两方年龄、人数、人脉、武力值等都十分悬殊的情况下,他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他甚至不能将这些事告诉董茂财,因为这些人对他的这些折磨做的很隐蔽,不管他们怎样磋磨他,却从来不会在他身上留下任何伤痕,不会留下任何的把柄。在明面上,在外人面前,他看上去还是一个被照顾的衣食无忧的孩子。

    这让他即使对董茂财说了对方也不会有人相信一个孩子的话,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在家里被别人当作野种的存在。

    就这样,他在日复一日的折磨中长到了九岁,一个孩子最美好的童年时光就这样在地狱般的日子里度过了。

    那时,他甚至有了轻生的念头,因为他的未来看不到任何的光亮。

    那时,唯一支撑顾晟活下去的信念就是报仇,他在被那群恶心的女人折磨之时,在独自舔舐伤口之时,他想到最多的就是报仇。他甚至在脑中设想了无数种折磨人的方法,想要将这些人施加在他身上的苦痛成百上千的还回去。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那几个私生子在有段日子里曾出过各种各样的“意外”,但因为他的能力有限,这些“意外”的破坏力也仅仅局限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只能算是小打小闹,并没有造成大的人员伤亡。而且那时的他虽然痛恨这些人却没有真正的想要他们的性命。

    而让顾晟真正对这些人对这个所谓的家产生深恶痛绝的是因为知道了一件事情的真相。

    那天,那几个人在又一次观看一场折磨他的戏码时,其中夏语柔的大儿子因为醉酒所以在嘲讽谩骂他时,不小心说到了董悦璇的死。

    虽然他仅说了两句,就被身边的几个人制止住了,可是顾晟还是察觉到了事情的蹊跷。

    人一旦对某件事情产生了怀疑,往往就会不遗余力的顺藤摸瓜印证自己的猜测。更何况还牵扯到了董悦璇的死因。

    所以,顾晟用尽了自己所有的方法,终于在三年里从零星的几个可疑之处抽丝剥茧查出了母亲身染重病的真正原因。

    也是那时,顾晟才知道,母亲那一年多的缠绵病榻并不是因为流产亏了身子,也不是因为忧思过度,而是这些人在董悦璇喝的汤药里下了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