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世重生之杀手 > 第二百四十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Biz】,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也正是因为这份坚信,让她忽略了顾墨林的改变,也忘记了一个虽然残酷却真实的事实——鲜花卓锦、烈火烹油般的爱恋是有保质期限的,在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和生活琐事中爱恋终有变淡的一天。

    当这一天随着时间的消磨来临的时候,原本被爱情暂时遮掩的矛盾就会重新凸显出来,那些被暂时遗忘的东西就会如同一把锋利的小刀一下一下的戳刺人的心脏,让人辗转反侧,也会像一个披着鲜艳外衣的巫婆,勾引着旅人在她所编构的世界里越走越远,欲罢不能。

    而顾墨林也面临这样的境况。

    顾墨林和董悦璇不同,董悦璇的从七岁开始人生就是灰暗的,在遇到顾墨林之前从来都是孤单一个人,所以顾墨林自然成了她心中唯一的白月光。

    而顾墨林从小到大都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他的人生没有经历过任何的挫折,在二十多年里从来都是人群中最受人瞩目的存在,他有爱他的家人,有一大群意气相投的朋友,更有依靠顾家而牵系起的交际圈,和董悦璇相比,他在选择和她私奔前的生活无疑是多姿多彩的,这也决定了顾墨林爱董悦璇的心不会像对方一样纯粹。

    所以,在顾晟从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渐渐变成一个孩童时,时间的流逝,让顾墨林对董悦璇的爱渐渐被对生活的单调贫苦的负面情绪所压制。每天晚上,从外面劳作一天回到那个破败的房子,他再也没有了任何对未来的愿景,有的只是浓浓的压抑。

    躺在那张几年间依旧没什么变化的土炕上,望着睡在身边穿着习惯已经渐渐和当地的农村妇女没什么两样的女人,听着不远处两人的儿子绵长的呼吸声,双手摩挲着手上因劳作而生出的老茧,顾墨林不可抑制的回想起过去意气风发、觥筹交错的自己,并任由自己的思维无限发散,甚至想到如果当初没有和董悦璇私奔,自己会过怎样的日子?会不会和一个门名闺秀结婚然后有着光辉而美好的前程?

    等他畅想回来,再联想到现在的生活,强烈的反差立刻让顾墨林的心越加沉重,对这样几乎半隐居的生活也越加厌烦起来。

    到后来,他甚至将这一切的过错归咎在了董悦璇的身上,认为如果自己没有认识这个女人,她没有勾引他,他还是那个人人艳羡的人生赢家、天之骄子。

    终于,这样的情绪在压抑了数年之后,顾墨林终于在一个深夜选择悄悄离开了坚守了六年的家,没有给董悦璇和顾晟留下只言片语。

    顾墨林和董悦璇为爱情所做的努力也随着顾墨林的离开终于以失败而告终。就像是一个孩童费尽心力从柜子上拿到了一颗以为是糖果的药片,等将那层七彩糖衣含化,尝到了里面的苦涩,终究逃不过被丢弃的命运。

    顾墨林和董悦璇的这段恩怨纠葛是顾晟凭着自己零星的记忆以及收拾董悦璇旧物中发现的两人的笔记本中拼凑出来的。顾晟对这两人的爱情以及六岁前的记忆印象并不深刻,所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

    真正给顾晟产生深远影响的是六岁后的日子。

    那时虽然顾晟年仅六岁,可是他还似乎是清楚的记得在顾墨林失踪后的那段日子他和母亲过了怎样一段日子。

    董悦璇并不知道顾墨林是自己主动离开的,或许她知道却始终不肯相信。

    两个多月,开始的几天董悦璇发了疯一般的四处寻找顾墨林的踪迹,做工的果园、田间山林、为数不多的几户人家……几乎附近所有可能顾墨林可能出现的地方董悦璇全部都找了一个遍。

    每天天不亮董悦璇就会出门,深夜才带着满身风霜而归,回到家也常常呆呆的坐在屋内的土炕上愣神,有时候半夜会突然神经质的穿上鞋、披上外套,慌慌张张的跑到附近的枯井山涧转悠一圈,嘴里念念叨叨着顾墨林的名字。

    至于顾晟则被董悦璇完全忘在了脑后,仅六岁的他被董悦璇独自关在家中,一关就是一整天,幸好家里还有些吃的东西,让顾晟不至于饿死在家里。

    董悦璇就这样找了顾墨林大半个月,在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顾墨林已经真的不在这里后,董悦璇终于崩溃的大哭了起来,那紧绷了许久的弦终于断了,半个月强打起来的身体终于软了下来。

    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让董悦璇几天就仿佛苍老了好几岁,明明三十不到的年纪,身上竟浮现出了死气,好像身体里全部的精神气全部被抽离了。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董悦璇好像变成了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好像她将自己全部封闭了起来,周围的一切她都已经漠不关心。

    顾晟记得自己被董悦璇的样子吓坏了,他懵懵懂懂的知道父亲不见了,而现在母亲似乎也要离开他。

    他很害怕,害怕母亲出事,害怕自己像村东头无父无母的塔子哥那样成为没人管的野孩子。

    在董悦璇失魂落魄的这段日子里,顾晟磕磕绊绊的承包了家里的一应事务。砍柴、做饭、浇菜、洗碗、喂鸡、洗衣、收拾家务……母亲不吃饭,他喂;母亲不喝水,他喂;母亲睁着眼不睡觉,他将母亲扶到床上,给母亲盖上被子,帮她合上眼睛……

    就这样在两个多月后的那天下午,顾晟在家里砍柴不小心划伤手指哭出来时,木木呆呆的母亲好像突然回过了神来,眼睛渐渐从呆滞状态重新聚焦。

    她飞一样的扑到门口,望着他流血不止的手指。蹲下一把抱住他嚎啕大哭了起来,直哭的双眼红肿嗓子嘶哑还不肯停下。

    就是在那一天,董悦璇重新恢复了神智。

    她像是做了某种决定,将家里养了一年多原本准备过年吃的鸡鸭全部宰杀了,给他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明明灭灭的煤油灯下,那时董悦璇望着他的眼神顾晟现在还记得,那样的温柔慈爱,好像被一小股一小股的阳光沁入了心肺,让他全身熨帖而喜悦,撒满了星星点点的光辉。

    吃着香喷喷的饭菜,睡在母亲温暖的怀里,听着母亲哼着他从未听过的儿歌,顾晟度过了童年中最为温馨的一晚。

    那夜过后的第二天,还在睡梦中的他被母亲叫醒,发现母亲穿戴的整整齐齐站在他的床边,在家里那想四角不平的破木桌上摆放着大大小小的几个包袱。

    母亲当时告诉他,他们要离开这里,去找他的父亲。顾晟记得母亲说这话时神情有些怔忪,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似乎在下某种决定,又似乎不是,当时的他并不明白,那样的眼神是什么意思,直到后来他才明白,那是决绝,带着飞蛾扑火意志的决绝。

    如果他知道,或许他不会答应跟着母亲离开这个住了六个年头的家,让两个人走入那样的苦难。

    可是,当时的他什么也不知道,知道要去找父亲,他兴高采烈的从床上跳下来,任由母亲给他梳洗穿衣,两人走出了家门,走出了小山村,走出了这个承载了他单纯童年记忆的地方。

    路上他的话很多,不时问这问那,他仰头望着高耸的房屋、低头瞧着平坦的没有任何沙土扬尘的柏油路,对着飞驰而过的各式汽车大喊大叫,甚至对路上遇到的穿着各式漂亮衣服的人群也看的津津有味,外界的一切他都感到新奇。

    而一路上母亲的话却很少,他们一会儿走路一会儿做车,走走停停,随着离开小山村越远,母亲脸上的神情变得越来越奇怪。

    ………………

    也正是因为这份坚信,让她忽略了顾墨林的改变,也忘记了一个虽然残酷却真实的事实——鲜花卓锦、烈火烹油般的爱恋是有保质期限的,在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和生活琐事中爱恋终有变淡的一天。

    当这一天随着时间的消磨来临的时候,原本被爱情暂时遮掩的矛盾就会重新凸显出来,那些被暂时遗忘的东西就会如同一把锋利的小刀一下一下的戳刺人的心脏,让人辗转反侧,也会像一个披着鲜艳外衣的巫婆,勾引着旅人在她所编构的世界里越走越远,欲罢不能。

    而顾墨林也面临这样的境况。

    顾墨林和董悦璇不同,董悦璇的从七岁开始人生就是灰暗的,在遇到顾墨林之前从来都是孤单一个人,所以顾墨林自然成了她心中唯一的白月光。

    而顾墨林从小到大都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他的人生没有经历过任何的挫折,在二十多年里从来都是人群中最受人瞩目的存在,他有爱他的家人,有一大群意气相投的朋友,更有依靠顾家而牵系起的交际圈,和董悦璇相比,他在选择和她私奔前的生活无疑是多姿多彩的,这也决定了顾墨林爱董悦璇的心不会像对方一样纯粹。

    所以,在顾晟从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渐渐变成一个孩童时,时间的流逝,让顾墨林对董悦璇的爱渐渐被对生活的单调贫苦的负面情绪所压制。每天晚上,从外面劳作一天回到那个破败的房子,他再也没有了任何对未来的愿景,有的只是浓浓的压抑。

    躺在那张几年间依旧没什么变化的土炕上,望着睡在身边穿着习惯已经渐渐和当地的农村妇女没什么两样的女人,听着不远处两人的儿子绵长的呼吸声,双手摩挲着手上因劳作而生出的老茧,顾墨林不可抑制的回想起过去意气风发、觥筹交错的自己,并任由自己的思维无限发散,甚至想到如果当初没有和董悦璇私奔,自己会过怎样的日子?会不会和一个门名闺秀结婚然后有着光辉而美好的前程?

    等他畅想回来,再联想到现在的生活,强烈的反差立刻让顾墨林的心越加沉重,对这样几乎半隐居的生活也越加厌烦起来。

    到后来,他甚至将这一切的过错归咎在了董悦璇的身上,认为如果自己没有认识这个女人,她没有勾引他,他还是那个人人艳羡的人生赢家、天之骄子。

    终于,这样的情绪在压抑了数年之后,顾墨林终于在一个深夜选择悄悄离开了坚守了六年的家,没有给董悦璇和顾晟留下只言片语。

    顾墨林和董悦璇为爱情所做的努力也随着顾墨林的离开终于以失败而告终。就像是一个孩童费尽心力从柜子上拿到了一颗以为是糖果的药片,等将那层七彩糖衣含化,尝到了里面的苦涩,终究逃不过被丢弃的命运。

    顾墨林和董悦璇的这段恩怨纠葛是顾晟凭着自己零星的记忆以及收拾董悦璇旧物中发现的两人的笔记本中拼凑出来的。顾晟对这两人的爱情以及六岁前的记忆印象并不深刻,所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

    真正给顾晟产生深远影响的是六岁后的日子。

    那时虽然顾晟年仅六岁,可是他还似乎是清楚的记得在顾墨林失踪后的那段日子他和母亲过了怎样一段日子。

    董悦璇并不知道顾墨林是自己主动离开的,或许她知道却始终不肯相信。

    两个多月,开始的几天董悦璇发了疯一般的四处寻找顾墨林的踪迹,做工的果园、田间山林、为数不多的几户人家……几乎附近所有可能顾墨林可能出现的地方董悦璇全部都找了一个遍。

    每天天不亮董悦璇就会出门,深夜才带着满身风霜而归,回到家也常常呆呆的坐在屋内的土炕上愣神,有时候半夜会突然神经质的穿上鞋、披上外套,慌慌张张的跑到附近的枯井山涧转悠一圈,嘴里念念叨叨着顾墨林的名字。

    至于顾晟则被董悦璇完全忘在了脑后,仅六岁的他被董悦璇独自关在家中,一关就是一整天,幸好家里还有些吃的东西,让顾晟不至于饿死在家里。

    董悦璇就这样找了顾墨林大半个月,在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顾墨林已经真的不在这里后,董悦璇终于崩溃的大哭了起来,那紧绷了许久的弦终于断了,半个月强打起来的身体终于软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