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世重生之杀手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保护膜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Biz】,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嘭!”

    林洛被顾晟带到了她柔软的大床上,相比于上次的温柔,这次的顾晟明显粗鲁了很多,在身体被扔到床上的一瞬间,林洛就回过了神来。

    她正要对敢扔她的顾晟亮出“小猫爪”,顾晟整个人就压了上来。林洛的整个上半身兼一半的下半身顿时被压的牢牢的。

    顾晟的头埋在了林洛颈窝肩,细密微喘的呼吸径直吹在了林洛纤细的脖子上。

    顾晟的动作再次勾起了第一次时林洛不能动作被对方摆布的“不光彩”历史,想到这次她可以活动自如的事实,出于想到“一雪前耻”的心理,林洛攥住了身侧的手,叫嚣了起来:“顾晟,我数三声,你给我起来,要不然……”

    林洛威胁的话还没说完,埋在她肩窝的俊脸离她又近了三分,现在他的嘴唇已经直接贴到了林洛的耳垂上。

    “乖,别乱动,我一会儿就走,闭眼,睡觉,要不然我就点你睡穴。”

    耳朵上的异样让林洛觉得身体的气血似乎在上涌,听着耳边随着对方呼吸传来的迷人嗓音,感受着半压在自己身上的起伏,她的脸突然觉得有些发热,耳朵也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如果是两人相认的那天出现现在的情况,林洛一定已经毫不客气的出手了,可是现在即使林洛的脑中已经畅想了无数个对付顾晟的办法,在听着顾晟略带疲惫的声音后,突然就有些下不了手了。

    脑中突然就想到了搬到这里后和顾晟相处的场景。他的面瘫脸,他给自己做饭的样子,他对自己和对别人截然不同的态度,他的强势,他的霸道……

    林洛的所有武装顿时卸了下去。

    罢了,就当身上的是个人形暖炉了,现在两人都是男女朋友了,她还矫情什么。有顾晟在,她这辈子也就这一个男人了,早晚都要适应的。

    想明白这些,林洛随时可以出击的手松开了,被顾晟衬托的瘦瘦小小的身体也从戒备状态变成了软趴趴的样子。

    “松开点,不知道你有多重吗!”林洛半认命半抱怨的嗔怪道。虽然妥协了,但是该有的气势还是要有的。

    “呵呵……好……”

    耳畔立刻响起了一串低沉而暗哑的笑声,这笑声带着难掩的愉悦情绪,舒缓而慵懒,如同一个干渴的濒临死亡的旅人突然在沙漠中遇到了一汪清水,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欢欣和渴望,富有强烈的感染力,让林洛的声音不禁失序的狂跳了几下。

    感到身上“人形抱枕”的重量轻了下来,林洛才在愈加顺畅的呼吸中稳住了心神。

    “蓝颜祸水!”想到自己又被对方声音诱拐了。林洛不禁暗骂了一声,不过到底没再做什么。

    身下很软,身上很暖,周围很暗,房间很静,不知不觉间,林洛困意上涌,渐渐闭上了眼睛……

    身下的人呼吸渐次趋于平稳,半压在林洛身上的顾晟才终于动了。

    从已经被自己的呼吸喷的温热潮湿的颈窝抬起头来,用手肘半撑起身子,顾晟望着林洛乖顺的睡颜,眼中的温柔之色越来越深。

    他突然抬起一只手似乎想要碰触那如同蒲扇一样细细密密铺展开来的睫毛,只是在修长的手指离睫毛还有不到半厘米的地方又倏地停了下来。

    似乎怕吵醒林洛一般,他的手指一弯,渐渐将手收了回去,维持着侧卧的姿势,眼睛凝视着林洛,眼神似乎在林洛的脸上一寸寸一厘厘的扫过,专注的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了眼前这个女人。

    “不要再突然消失。”不然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不知过了多久,顾晟喃喃地轻声吐出这几个字,然后俯身重新恢复了最初的姿势,嘴唇擦过林洛的耳畔,渐渐闭上了眼睛。表情放松而适意,半揽住林洛腰肢的手没有松开分毫。

    ……

    第二天一早,林洛就随顾晟一起去了夜盟总部,并肩走在路上,同样强大的气场让两人被路人频频看过来。

    “我自己去也可以,你把需要布置的地点告诉我,把齐峰派给我也行。”林洛声音清灵悦耳,只是话中对某人的嫌弃昭然若揭。

    想到今早醒来时两人的样子,林洛再淡定,再推说自己要适应也不禁有些抓狂的冲动。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明明说好待一会儿就离开的人大清早还在她的床上?

    这就算了,为什么这人一边沉睡一边身上的“孽根”还顶着自己的下腹。

    这也算了,为什么睡前明明在她腰间安安稳稳放着的手突然伸进了自己的睡衣里,还握在了她的“白馒头”上。而且还被两双同样炯炯有神的——一鸟一兽的眼睛围观了!

    果然,她忘了对方在她面前毫无节操的属性,果然就像红袖曾经说的,男人都靠不住!

    “没有别人,齐峰有任务外出了,夜盟现在只有我最闲。”顾晟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谎话,面对林洛明显含愤的反应,没有任何多余情绪。

    只是在那面瘫脸下还是极快显出了一抹不自在,但很快又消失不见了。

    早上被林洛弄醒时,看到自己身上起的反应,他也怔了怔。

    但想到昨晚的那个主角是他和林洛的缠绵悱恻旖旎无边的梦,一切又都解释的清了。

    男女睡在一个床上一晚,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克制了,毕竟他是“无意识”下作出的事,除了碰了不该碰的地方,并没有做更过分的事。

    想到这里顾晟不禁又回味起了手掌中那依稀存在的软嫩触感,顿时勾起了更久远的记忆——那七彩河畔两人定情之时见到的美景。

    林洛一直边走边观察着顾晟的反应,见到对方摊开一只手,脸上似乎在留恋回味什么,顿时血气上涌,磨着自己的后槽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在想什么?”

    在林洛冒火的眼神注视下,顾晟将手向后一负,朝林洛勾唇一笑:“没想什么,走吧,马上就要到了,我想想先从哪里开始。”说着顾晟迈着从容优雅的步子朝前走去。

    林洛望着四周时不时扫过来的视线,运了运气,告诫自己这时候不是发飙的好时候,等做好心理建设,才冷着脸眼神如刀朝的前面的某人走过去。

    夜盟总部很大,占地也很广阔,进了总部大门,一眼望过去除了鳞次栉比的房屋在中心处还有一条可供两辆大卡车并排通行的主干道,里面来往的人并不少,每个人步履匆匆,气息浑厚,精神面貌极佳,如果事先不说,几乎让人有种这里是某条繁华的商业街道的错觉。尽管林洛自己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但还是被这里的生机和繁华感怔了一下。

    可以想见,仅从夜盟能在寸土寸金的中央基地高级区占有这样一块地方,实力和财力都是不容小觑的存在。

    特别是顾晟还说过,这里穿梭来往的只是夜盟的核心成员和一部分精英人员,还有一部分人分布在基地的其他地方,如果将所有夜盟的人汇总起来,即使人员比不上别的顶级大派人数多,但有平均的高实力作依仗,还是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

    而林洛今天要做的就是给这处于核心位置的总部披上一层保护膜。

    ……

    “嘭!”

    林洛被顾晟带到了她柔软的大床上,相比于上次的温柔,这次的顾晟明显粗鲁了很多,在身体被扔到床上的一瞬间,林洛就回过了神来。

    她正要对敢扔她的顾晟亮出“小猫爪”,顾晟整个人就压了上来。林洛的整个上半身兼一半的下半身顿时被压的牢牢的。

    顾晟的头埋在了林洛颈窝肩,细密微喘的呼吸径直吹在了林洛纤细的脖子上。

    顾晟的动作再次勾起了第一次时林洛不能动作被对方摆布的“不光彩”历史,想到这次她可以活动自如的事实,出于想到“一雪前耻”的心理,林洛攥住了身侧的手,叫嚣了起来:“顾晟,我数三声,你给我起来,要不然……”

    林洛威胁的话还没说完,埋在她肩窝的俊脸离她又近了三分,现在他的嘴唇已经直接贴到了林洛的耳垂上。

    “乖,别乱动,我一会儿就走,闭眼,睡觉,要不然我就点你睡穴。”

    耳朵上的异样让林洛觉得身体的气血似乎在上涌,听着耳边随着对方呼吸传来的迷人嗓音,感受着半压在自己身上的起伏,她的脸突然觉得有些发热,耳朵也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如果是两人相认的那天出现现在的情况,林洛一定已经毫不客气的出手了,可是现在即使林洛的脑中已经畅想了无数个对付顾晟的办法,在听着顾晟略带疲惫的声音后,突然就有些下不了手了。

    脑中突然就想到了搬到这里后和顾晟相处的场景。他的面瘫脸,他给自己做饭的样子,他对自己和对别人截然不同的态度,他的强势,他的霸道……

    林洛的所有武装顿时卸了下去。

    罢了,就当身上的是个人形暖炉了,现在两人都是男女朋友了,她还矫情什么。有顾晟在,她这辈子也就这一个男人了,早晚都要适应的。

    想明白这些,林洛随时可以出击的手松开了,被顾晟衬托的瘦瘦小小的身体也从戒备状态变成了软趴趴的样子。

    “松开点,不知道你有多重吗!”林洛半认命半抱怨的嗔怪道。虽然妥协了,但是该有的气势还是要有的。

    “呵呵……好……”

    耳畔立刻响起了一串低沉而暗哑的笑声,这笑声带着难掩的愉悦情绪,舒缓而慵懒,如同一个干渴的濒临死亡的旅人突然在沙漠中遇到了一汪清水,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欢欣和渴望,富有强烈的感染力,让林洛的声音不禁失序的狂跳了几下。

    感到身上“人形抱枕”的重量轻了下来,林洛才在愈加顺畅的呼吸中稳住了心神。

    “蓝颜祸水!”想到自己又被对方声音诱拐了。林洛不禁暗骂了一声,不过到底没再做什么。

    身下很软,身上很暖,周围很暗,房间很静,不知不觉间,林洛困意上涌,渐渐闭上了眼睛……

    身下的人呼吸渐次趋于平稳,半压在林洛身上的顾晟才终于动了。

    从已经被自己的呼吸喷的温热潮湿的颈窝抬起头来,用手肘半撑起身子,顾晟望着林洛乖顺的睡颜,眼中的温柔之色越来越深。

    他突然抬起一只手似乎想要碰触那如同蒲扇一样细细密密铺展开来的睫毛,只是在修长的手指离睫毛还有不到半厘米的地方又倏地停了下来。

    似乎怕吵醒林洛一般,他的手指一弯,渐渐将手收了回去,维持着侧卧的姿势,眼睛凝视着林洛,眼神似乎在林洛的脸上一寸寸一厘厘的扫过,专注的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了眼前这个女人。

    “不要再突然消失。”不然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不知过了多久,顾晟喃喃地轻声吐出这几个字,然后俯身重新恢复了最初的姿势,嘴唇擦过林洛的耳畔,渐渐闭上了眼睛。表情放松而适意,半揽住林洛腰肢的手没有松开分毫。

    ……

    第二天一早,林洛就随顾晟一起去了夜盟总部,并肩走在路上,同样强大的气场让两人被路人频频看过来。

    “我自己去也可以,你把需要布置的地点告诉我,把齐峰派给我也行。”林洛声音清灵悦耳,只是话中对某人的嫌弃昭然若揭。

    想到今早醒来时两人的样子,林洛再淡定,再推说自己要适应也不禁有些抓狂的冲动。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明明说好待一会儿就离开的人大清早还在她的床上?

    这就算了,为什么这人一边沉睡一边身上的“孽根”还顶着自己的下腹。

    这也算了,为什么睡前明明在她腰间安安稳稳放着的手突然伸进了自己的睡衣里,还握在了她的“白馒头”上。而且还被两双同样炯炯有神的——一鸟一兽的眼睛围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