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世重生之杀手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布置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Biz】,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洛一听,立刻不由分说的将手搭在了对方的手腕上,运行起功法,等那熟悉的绿光闪耀而出,顺着自己的手源源不断的沁入姜沐白体内,对方的苍白的脸色和嘴唇都不由得出现了一抹浅色的由内而外散发的淡红,林洛才长吁了一口气。

    只是心里却已经对曹家的厌恶程度又上升了一层。

    要不是在基地顾虑太多,林洛真想将这些人都挑了一了百了,省的这些魑魅魍魉整天作妖。

    不过她也知道也只能想想罢了,基地各方势力错综复杂,在筹谋好之前,她还不能贸然出手,要不然只图一时痛快,在基地说不定就待不下去了,毕竟现在要对付他的是两方大势力。

    而且依目前来看,曹家见一时动不了自己,明显把和她走的过近的云姜两家也恨上了,所以才会有这么一出。

    林洛暗叹一口气,心想曹少果然是瘟神,都死了还给自己弄出这么多事,早知如此,林洛很想在那次户外和曹少交锋时直接将对方收拾了,这样也不白担“杀人犯”的罪名。

    想到这,看着面前芝兰玉树般品貌的姜沐白,深觉是自己连累了对方。

    两人又浅谈了几句,约定了下次治疗的时间,姜沐白就起身匆匆告辞了。

    林洛也将屋内的东西一收,将吃饱了正在窗边打盹的小白朝肩头一放,就心情舒畅的回了住处。

    一打开屋门,林洛就从空气中嗅到了饭菜的香味。有油热后散发出的清香味,有蔬菜炒制的菜香味,还有各种调教混杂在一起的奇妙香气。

    闻着这美妙的饭菜香味,听到厨房锅铲相撞的炒菜声,林洛澄澈清媚的双眸不自觉中染上了一抹柔色。

    吃货小白似乎也被空中飘散的味道吸引住了,几乎一溜烟儿就飞离了林洛的肩头顺着香味扑扇着翅膀飞了过去,看来在食物面前已经完全忘了林洛的“淫威”。

    林洛嘴角浮起一抹笑容,没有计较小白的行为,也循香而去。

    厨房里,顾晟正在翻炒着锅中的红绿蔬菜,蒸腾而起的热气将他面前的一方小天地完全变成了白色的雾气。

    在这片朦胧中,还能隐约看到他上身穿着一件灰色的薄毛衣,下身穿着一条黑色长裤,衣服并不多么宽松,将他宽阔的脊背,流畅喷张的线条,倒三角的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来。

    他修长的手指握着锅柄,侧身露出的小半张脸神情专注认真,本来刀削斧刻极富有侵略性的分明线条此时却无端让人觉得柔和了下来,配上他围在身前的挂着幼稚卡通图案的围裙,整个人竟让人有种对方是居家小男人的错觉。

    居家小男人?顾晟?!林洛先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粉红色的唇瓣轻启,露出了几颗整齐而柔白的珍珠贝齿,几乎低不可闻的笑声从中发出。

    她怎么会用这种形象形容顾晟?

    “把那边的饭和几道菜端出去坐好,炒完这个菜就可以吃饭了。”顾晟似早已知道林洛就站在门口,在炒菜声中他头也不回的吩咐道,脸上的汗水随着他的说话声,在灯光下折射出点点亮光。

    林洛的视线不自觉的胶着在顾晟的身上,从头到脚,似被蛊惑了般,突然觉得这样收敛了所有锋芒安安静静做菜的顾晟性感极了。

    那背、那腰、那臀、那大腿无不刺激着林洛的感官神经。

    这样想着林洛就觉得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个小火苗,火苗越烧越旺,口里不禁干渴的厉害,视线不由得凝在了那水珠之上。林洛的目光透着难掩的渴望,似乎那水珠是什么琼浆玉液吸引着她去吸吮舔舐。而林洛也确实这么做了。

    她一步步凑近水珠,身子前倾,就在她欲伸头衔住那水珠时,顾晟突然低沉着嗓音道:“菜在那边。”

    顾晟炒菜大开大合的动作已经停了下来,他的呼吸微促,后背不知何时也紧绷了起来。

    顾晟的声音如同打破了魔咒的魔杖,让林洛顿时清醒过来,绮念顿消。

    看清眼前情况,林洛有种扶额冲动,又来了?这是第几次她被对方的“男色”所惑了?!

    她现在脚尖踮起,身子微微向前倾,微嘟的嘴唇和对方的脸颊相距不足一米,呼吸间的气息就喷在对方的脖颈间。从后面看,就像林洛从身后将对方环抱住了一样。

    看顾晟现在的表现也知道对方也察觉到了她的“色女”行径,林洛心一动,顿时小腿一发力,身子瞬时向后退了一大步,两人之间刚刚仅不足一厘米的间距顿时被拉开了。

    林洛麻利的端起一旁摆着的还冒着热气的饭菜脚步飞快的出了厨房。

    顾晟紧绷的身子渐渐放松,他偏头朝门口的方向望去,眸中漾起了一抹苦笑。如果林洛这时在这里,一定能看到随着顾晟转身那下腹处的异样。

    ……

    两人的这顿饭吃的异常安静,除了碗碟相撞的声音食物送入口中的咀嚼声,以及一旁小白极不和谐“哆哆”啄盘子的声音,再也没有其它声响。

    嗯,菜很新鲜爽脆,不愧是她用功法催生出来的。

    嗯,肉很香嫩可口,不愧是用那大白菜的保鲜液储存的。

    嗯,醋溜白菜炒的很入味,调味恰到好处。

    嗯,这道西红柿蛋花汤很美味,喝一口那酸咸醇香的温热汤液顺着喉管直达胃里,舒畅异常。

    嗯,红烧肉香喷喷油亮亮的,咬一口肥而不腻,肉汁、酱汁在咀嚼中相互融合,让人回味无穷。

    ……

    林洛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吃上面,低头不停扒拉着饭菜,意图让自己忘了刚刚在厨房的失态。

    与之相比顾晟就正常许多,面色平静的吃着面前的力道菜,速度不快不慢,动作不快不慢,仔细看还有几分优雅从容的味道。

    似乎像是一个英国中世纪的贵族绅士在闲适的吃着由顶级厨师烹饪的珍馐美味,而不是一个佣兵头子在食物短缺的末世吃着简单的家常饭菜。

    两人吃相一快一慢,面前的食物却随着两人不断吃饭的动作快速减少着。

    林洛又咽下一口蛋花汤,这才想起还有事没跟顾晟商量,顿时清了清自己的嗓子,抬起头正欲说什么,正好看到顾晟吃饭的样子,眼神不禁又是一个恍惚。

    顾晟这样优雅贵公子的作派林洛之前从未注意过,这样从容淡定仿佛镌刻到骨子里的餐桌礼仪一点也不像随便做做样子就能达到的。难道顾晟的身世并不普通,而是什么世家大族?

    林洛这才惊觉,顾晟对她说过她的过去,两人的相识、定情、走失,也说过她的亲人、朋友,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提过自己的过去。

    除了知道他是夜盟的盟主,实际手段不凡,有一个亲人一众弟兄外,其它的她竟一无所知。

    面前这个男人从见面起就一直守在她的身边,默默为她做了许多事,一直在为她付出,她知道自己的喜好,肯在忙夜盟的间隙抽出时间为自己洗手作羹汤,就拿桌上的饭菜来说就全部是她喜欢的菜式。

    可是她呢?

    她似乎从未想过去了解他。他爱什么,恨什么,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她通通不知道。

    林洛心里顿时升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心虚感。

    顾晟的《阳春决》也一直没有断了修炼,所以在林洛朝他看第一眼时,就已经被他功法提升的五感敏锐察觉到了。

    林洛的目光显然取悦了顾晟,他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幽黑眸子盯住了林洛,缱绻而温柔:“怎么了?”

    林洛其实只是一瞬就回神了,不自在的忘了顾晟一眼,定了定心神,垂眸盯着离她最近的餐盘道:“有件事和你商量,你看能不能在夜盟施行,如果可以明天我就开始动手。”

    顾晟咽下嘴里的食物,如同墨玉般的眸子盯着林洛:“嗯,说吧,我听着。”

    说着顾亮身子向后倚靠在身后的椅子上,整个人慵懒的像正在晒太阳的野豹,当然如果对方不用这种带着侵略性的眼神看着她就更好了。

    林洛腹诽,便将自己的打算一一告诉了顾晟,同时将自己招兵买马最后选出来的名义上的“夜盟成员”名单也跟对方报备了一下。毕竟以后眼前这位就是她的“顶头上司”了,虽然两人现在关系特殊,但是有些过场她还是决定做的尽善尽美的。

    两人一番讨论完,面前的残羹剩饭也终于凉透了。林洛帮忙收拾完碗筷,便带着小白回屋了。

    半夜,屋外的惊雷突然将林洛从睡梦中惊醒,她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借着窗外的微弱亮光,林洛赤着脚越过正在悬吊的铁架上正呼呼大睡的小白,欲从桌上倒杯水喝。

    只是,突然林洛脚步一顿,转头看向禁闭的房门,眼睛顿时变得清明起来。

    门外有人?

    ……

    林洛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吃上面,低头不停扒拉着饭菜,意图让自己忘了刚刚在厨房的失态。

    与之相比顾晟就正常许多,面色平静的吃着面前的力道菜,速度不快不慢,动作不快不慢,仔细看还有几分优雅从容的味道。

    似乎像是一个英国中世纪的贵族绅士在闲适的吃着由顶级厨师烹饪的珍馐美味,而不是一个佣兵头子在食物短缺的末世吃着简单的家常饭菜。

    两人吃相一快一慢,面前的食物却随着两人不断吃饭的动作快速减少着。

    林洛又咽下一口蛋花汤,这才想起还有事没跟顾晟商量,顿时清了清自己的嗓子,抬起头正欲说什么,正好看到顾晟吃饭的样子,眼神不禁又是一个恍惚。

    顾晟这样优雅贵公子的作派林洛之前从未注意过,这样从容淡定仿佛镌刻到骨子里的餐桌礼仪一点也不像随便做做样子就能达到的。难道顾晟的身世并不普通,而是什么世家大族?

    林洛这才惊觉,顾晟对她说过她的过去,两人的相识、定情、走失,也说过她的亲人、朋友,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提过自己的过去。

    除了知道他是夜盟的盟主,实际手段不凡,有一个亲人一众弟兄外,其它的她竟一无所知。

    面前这个男人从见面起就一直守在她的身边,默默为她做了许多事,一直在为她付出,她知道自己的喜好,肯在忙夜盟的间隙抽出时间为自己洗手作羹汤,就拿桌上的饭菜来说就全部是她喜欢的菜式。

    可是她呢?

    她似乎从未想过去了解他。他爱什么,恨什么,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她通通不知道。

    林洛心里顿时升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心虚感。

    顾晟的《阳春决》也一直没有断了修炼,所以在林洛朝他看第一眼时,就已经被他功法提升的五感敏锐察觉到了。

    林洛的目光显然取悦了顾晟,他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幽黑眸子盯住了林洛,缱绻而温柔:“怎么了?”

    林洛其实只是一瞬就回神了,不自在的忘了顾晟一眼,定了定心神,垂眸盯着离她最近的餐盘道:“有件事和你商量,你看能不能在夜盟施行,如果可以明天我就开始动手。”

    顾晟咽下嘴里的食物,如同墨玉般的眸子盯着林洛:“嗯,说吧,我听着。”

    说着顾亮身子向后倚靠在身后的椅子上,整个人慵懒的像正在晒太阳的野豹,当然如果对方不用这种带着侵略性的眼神看着她就更好了。

    林洛腹诽,便将自己的打算一一告诉了顾晟,同时将自己招兵买马最后选出来的名义上的“夜盟成员”名单也跟对方报备了下。

    顾晟咽下嘴里的食物,如同墨玉般的眸子盯着林洛:“嗯,说吧,我听着。”

    说着顾亮身子向后倚靠在身后的椅子上,整个人慵懒的像正在晒太阳的野豹,当然如果对方不用这种带着侵略性的眼神看着她就更好了。

    林洛腹诽,便将自己的打算一一告诉了顾晟,同时将自己招兵买马最后选出来的名义上的“夜盟成员”名单也跟对方报备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