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散仙归来 > 第一章 仙梦醒时 依旧少年
    “逸子!逸子!你大爷的,快醒醒啦,最后一节课不要睡了,这节课是‘老娜迦’的,要被逮住没好果子吃啊。”一个急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紧接着身体一阵轻微的摇晃,让辰逸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刚想起身,突然脑袋一阵剧痛,紧接着四肢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导致的供血不足,让辰逸再一次的瘫软下去。

    “大哥诶!算我求你了好不好,你是虱子多了不怕痒,可你别连累我啊...”

    这个声音的主人彷佛有些着急,语气逐渐变得有些祈求,辰逸只觉得自己身体被摇晃的频率更高了:“好不容易‘老娜迦’忘记了叫我家长来的事,要是看到你在这睡觉,肯定会连带我一块......”

    这时辰逸好不容易让四肢血流畅通一点,茫然的抬起头环顾四周,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熟悉、模式、又是那么真实。

    见到辰逸一脸懵逼的样子,四周的人紧接着一阵嗤笑传来,很明显都是冲着他发出来的,见到四周人都在嘲笑自己,辰逸脸上现在是懵逼加纳闷,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默默地甩了甩手,让麻意消退一点。

    而刚刚在自己旁边叫醒自己的同学,好似已经把辰逸当成了难兄难弟,并没有加入四周嘲笑自己的人群中。

    “我是在哪?我怎么感觉你么面熟,怎么好像在一个教室里?”

    辰逸皱起了眉头,虽然现在脑海里一片空白,但还是下意识的问道。

    “我去...睡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四周的大笑再次提了一个度。

    “逸子,你真是大哥诶,你知道你睡多久了不?从早上第一节课开始,睡到了中午最后一节课,要不是我能听到你打鼾,还真以为你猝死了呢。再加上这最后一节课是‘老娜迦’的课,你可别被逮住了。”同桌展示了他强烈的求生欲,一脸你最牛逼我好怕你的表情,小声的在辰逸耳边说道,生怕周围有人听到他的话再把他加入被嘲讽的行列。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现在脑袋一片空白,感觉记忆有些奇怪。”

    同桌无奈的摇了摇头,当然不会把辰逸的话当真,怎么说两个人都坐在班级里最靠后的位置,也是最靠近堆放垃圾的那一排。

    同是天涯沦落人,学生的圈子就这样,成绩不好的往往都是被最看不起的,不管是老师还是同学,都是如此,一直以来他都和辰逸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再加上这几天辰逸表白失败,状态低迷也是可以理解。

    “唉,算了吧,什么事情都会过去的,不就被蒋妍撕个情书嘛?多大点事呀。”

    “再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呢,蒋妍有多拜金你又不是不知道......”.

    前几天辰逸给班里最漂亮的蒋妍送情书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同桌有些无奈的摸着额头苦笑,这个女孩在班上什么风评,大家心里明明白白,你这样折腾,纯粹就是给自己找过不去。

    蒋妍长得确实不错,而且也非常会打扮,可别人每天下课都有富二代接送,你辰逸在外面混的再开有毛用啊?

    而且身边这富二代换了一茬又一茬,像噶韭菜一样,就算真的答应了你辰逸的追求,嗯......

    说不定过上几个月就带来一个两三岁的胖小子叫你爸爸了...?

    在这位同学疯狂脑补的时候,辰逸的记忆彷佛被打碎了一般,零零碎碎穿插着一幕幕画面,无尽的苍穹,脚踏飞剑的仙人,山峦般的宫殿,气息滔天的妖兽......这些画面在脑海中飞速掠过,紧接着记忆最深处一团放佛被积压了很久的记忆被释放了出来,一张张青春洋溢的脸庞闪过,这些记忆彷佛都蒙上了厚厚的尘埃,许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慢慢的被想了起来。

    呼吸一促,他猛然想起自己明明在和一个大修炼道场的修者切磋武艺(烧杀抢掠),后来不知道哪个混蛋王八蛋整了一个诛仙阵法阴了自己,记得最后一幕时间定格,天道法则把自己抹除了,自己不是应该死了么?这里不是那个世界了么?

    对了,自己的修为是九劫散仙啊,差那么一步就能证道不灭的存在,修为呢?此时辰逸是一个表情包,请问谁看到自己的修为了吗?那么牛逼的修为,刚还在的,怎么突然就没了?

    “难道是做白日梦?没理由啊,我宁愿相信现在是在做梦。”

    辰逸心里在嘀咕,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匪夷所思:

    “难道,我又穿越回来了?”

    他还记得,在穿越去那个修仙者世界的时候,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而且正是此时三四月份的季节,已经初见炎夏的暑意,一觉醒来,世界交替。

    而这个季节,对于他这个高三这个阶段的高中生来说,似乎也预示着自己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转折点的逼近。高考,这个每年要把成千上万学子送上大学,或者送入社会的一个选择题。

    本着高考结束只能去打工的想法,混一天是一天的辰逸,在见识了不同的世界后,颠覆了他的一切,那个波澜壮阔的世界,让他一瞬,就是三千年。

    记忆里的自己曾几何时,无数个日夜里魂牵梦萦的少年时,就这样突然的回来了,让辰逸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情愫。

    揉了揉自己酸痛的太阳穴,努力让早就模糊不清的记忆清晰一点。

    自己虽然是独子,但父母都是工厂里面的工人,可以说家境是比一般人还要差的,毕竟这个家只能靠父母每天早出晚归那点钱来维持,吃饱穿暖已经是极限。按理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但可笑的是,辰逸所在的班级却是全年级最差的一个班,而且他也是创了全校四年来唯一一个记录,从尖子班被调到差班的第一个人,而且是唯一一个。

    想到这,不由得让人羞愧,高一高二的时候自己也曾是尖子生行列中的一员,却因为一件意外,让辰逸逐渐放弃了自己......

    好像是为了一个女孩,自己青涩懵懂的初恋,她的模样在自己的记忆里放佛被一层朦胧给掩盖住,不过清尘绝丽的身影,却在记忆的深处挥之不去。

    女孩长什么样,辰逸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了,但是唯一能记住的就是,他为了这个女孩,差点被学校勒令退学。之后的事情,就是自己逐渐放弃自己了。

    逃课,打架,和校外一些社会青年混在一起,学会了抽烟喝酒,经常在学校三四天都看不到他人,直到以前那个顶着尖子生光环的辰逸也逐渐被周围的人忘记。

    记忆渐渐被梳理完毕,但是感觉还是有很多记忆被强行遗忘一般,正当想去想起的时候,一股恐怖的撕裂感从脑海深处传来,彷佛是大道低语,以凡人之心听之即溃。

    “啊!.......”

    辰逸突然惊恐的大叫一声,猛的站了起来后,又跌跌撞撞的后退了几步,差点摔倒在地。

    “又是你?!不知道是我的课吗?不想上就给我出去,别在这给我捣乱。”

    恰好这时一阵急促的上课铃声响起,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中年女人,一副标准的大妈长相,唯一辨识度高的就是她那双凸起惊人的颧骨,她眼神非常尖锐的扫视全班,最后视线落在了辰逸的身上。

    “烂泥巴扶不上墙!”中年女人嫌弃的低声喝骂道,不过四周的同学却听的清清楚楚。

    全班顿时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这个女人就是他们口中的“老娜迦”,她的名字叫李桂梅,虽然年纪也就刚过三十岁,但这幅标准克夫的大妈长相在全校还是辨识度很高的,再加上她对差生一向都非常不友好,也不知道是哪位壮士给她安上了‘老娜迦’的诨号,在差生班级可是颇具杀伤力。

    基本上差班的学生对李桂梅那是敢怒不敢言的,你再拽,她瞪你一眼你就得怂,不信分分钟告状到训导主任那,逮住你就是一顿批。

    李桂梅还是尖子班的班主任,几十年任教经历在这,就算在差生中评价不好,但她带出来的尖子生考上燕京大学也有几十个,成绩摆在这,学校也从来不管她怎么样。

    辰逸颓然的坐了下来,虽然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有一点是要认清的,现在自己不能胡来,因为在这个世界的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

    见到辰逸老老实实坐了下去,李桂梅还是颇为满意的,说实话,她一点也不在乎差班生如何,只管上完自己的课就行。至于辰逸这个学生,在她眼里只是单纯的不顺眼而已,没事喜欢毒舌几句,看到他的表情变化,自己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

    但辰逸是什么人,好歹是修真界叱咤一方的大能,飞速捋清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对于李桂梅的话,心里毫无波动,甚至有点不明所以,旋即安安分分的低着头,一秒变成乖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