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散仙归来 > 序章 九劫散仙
    虚空中荡起一阵涟漪,如同平静的水面被一颗石子打破,周遭是浩瀚的星辰,无尽的虚空扑朔着神

    秘、苍莽之意。

    只见一个修长的身影从涟漪的中心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这时一个青年男子,他脚踏虚空,长发飘

    逸,举手投足见隐约可见天道法则在其身边环绕。

    他只是微微的向前迈了一小步。

    苍穹震颤,星辰崩裂!

    四周瞬间充斥着这个男子散发出的威压,好似天地间的一切都要为这个男子膜拜!

    如同感受到了巨大的恐惧,此时不远处一个矗立在星河上的巨型的修炼道场,竟然微微颤动,众多

    修者同时抬起了头。

    当看到这个男子的身影后,众人眼眸深处竟然涌出了一丝莫名的恐慌,惊惧之意在脸上显得凝重,

    心中更是有着一股不安在躁动。

    “这是......九劫散仙......!呸!九劫妖仙!”

    “他竟然逃出来了!快准备大阵!”

    “该死,枉我宗门老祖舍身献道,竟然都让这厮逃出来了吗!”

    “不...不可能的...明明封印很牢固...”

    道场之中的修者心神狂震,如同天地崩塌般的压力席卷而来,甚至有修为不高的人已经七窍流血,

    眼中充满难以置信之色。

    在星空中的修士本身修为就极为强悍,但对于这名男子来说却如同蝼蚁一般!

    “哼!”

    男子睥睨的眼神盖过天威,身体四周法则轰鸣,虚空崩裂!

    他只是轻轻一哼,不经意间一道灵压打过去,修炼道场的修者瞬间气势全无。

    下一刻!

    与之前的目无一切的感觉完全相反,身形修长的男子脸上竟然露出一股痞子的味道。

    没错,非常纯粹的痞子味道!

    虽然脸庞轮廓分明,但是最近的一抹邪笑却始终挂在那,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下,眼前的一切对他来

    说都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一头长发无风自动起来,他缓缓的从背后抽出一把青锋剑,过程虽然不是很快,但是他的每一个动

    作都彷佛是天地至理,甚至呼吸间都暗暗蕴含着奇妙的韵律。

    嘴角挂着一抹戏谑的弧度。

    突然男子扯着嗓子大吼一声,虚空中离他最近的几颗星辰根本承受不住这种压力,瞬间爆成芥粉,

    天地也一同共鸣起来,四周天地间本有的法则不堪重负的开始崩裂起来。

    “五百年了!让你们这群王八蛋乱立flag!把老子骗进虚无里面封印了五百年!”

    男子阴森的咧嘴狂笑,紧接着狰狞的瞪大了双眼说道。

    “不知道我的时间很宝贵吗?散仙与天争命,五百年是我一半的寿元!”

    在场的修者眼神被恐惧充斥,头皮炸响,全身毛孔颤栗,修为不足的修士甚至耳膜被撕裂开来,脑

    海中激荡着这个修长男子的名字,瞬间绝望之意涌上心头。

    “九劫散仙,辰逸!”

    以区区散仙的修为,竟然度过了九次散仙大劫,仅差一步,就将凝练属于自己的不朽大道,成就不

    朽真仙!

    修真界不朽的传说一直都与散仙有关,因为要成仙就要与大道法则融为一体,而散仙永远缺一丝仙意

    ,永远成不了真仙,介于仙凡只间,没有真仙的寿元,身死则道消。

    散仙若想求活,只能熬过一道道散仙劫,一劫一死,一劫强过一劫,但修者万万亿,不能说其中没有

    九劫凝道之人,但至少在修真界的记载中是没有的。

    不朽真仙,在修真界只是一个飘渺的传说。

    修真者求长生,但长生也有终点,毕竟古往今来根本没有修真者拥有不死之身!

    不死,只存在于传说。

    所以散仙的寿元很重要,五百年的封印几乎断送了辰逸超脱不朽的那一丝可能。

    就在下一刻,辰逸已经站在人群之间,手上青锋剑寒光一闪,凝聚出无穷的杀意,离他最近的几个

    人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化,就瞬间被斩成虚无!

    可是任谁都没想到,仅仅是这一瞬间,变化骤起。

    隐藏在人群中的一双浑浊的双眼瞬间爆闪出一抹精芒,如同一切都在他计算之内一般,一抹诡异的

    波动在人群中扩散开来。

    “老祖在上,保佑我等诛杀此僚,报我灭族血仇!”

    这双眼睛里闪烁疯狂之意,轻轻喃道。

    仅仅是一瞬间的感觉!

    一股不安的感觉瞬间笼罩了辰逸的全身,这时他成为九劫散仙以来从未有过的危机感。

    这个过程很快,根本没有他反应的时间。

    一瞬息的功夫,以他为中心出现了一个漆黑的阵法。

    晶莹的纹路带着恐怖的气息,上面的上古篆体彷佛凝聚了无上的威压,阵法催动间,隐隐有流光闪

    现,好似在凝聚一股惊天的力量一般!

    污秽,邪恶,带着一股滔天的恨意扭曲在一起。

    辰逸终于找到了不安的源头,正当他要闪躲的时候,那双浑浊的双眼寒光一闪。

    紧接着几个不起眼的人影瞬间占据了阵眼的位置。

    “血祭诛仙大阵,竭天道之威,报我齐家灭族血仇!”

    “以我李家血脉,血祭阵法,不杀辰逸愧对我李家列祖列宗!”

    “九劫妖仙受死!今日我等与你便玉石俱焚!”

    “死......!”

    轰!轰!轰!

    四周的修士接连爆体而亡,浓郁的血气瞬间弥漫开来!

    “艹!诛仙阵!”

    辰逸愤愤的爆了句粗口。

    他的道是逆天之道,是与天道为敌,只要他暴露在强势的天道范围之下,天道意志必定会竭尽全力

    将自己抹杀!

    辰逸眼神凝重无比,表情紧张的正要出手阻挡,一指扶着青锋剑,直直的向指挥阵法的人杀过

    去......

    一定要除去那个家伙!他就是阵心!

    “嗡~~~”

    一个悠长的声响在这个世界回荡起来,同时这个声响也在辰逸脑海中产生了共鸣。

    说时迟,那时快。

    诡异至极的一幕发生了。

    时间彷佛停顿了下来!

    这一瞬,并没有什么感觉。

    辰逸惊讶的看着自己保持着拿剑的姿势,左脚已经先一边迈了出去,右脚踮起,双手抚剑正准备去

    斩杀指挥阵法的那个人。

    他就这样的姿态如同一个雕塑般凝固在阵法的中心,四周的一切彷佛也同时静止一般。

    眉毛因为前一刻突然的变化微蹙着,身旁是一个还没有爆体的修者,他惊恐的倒地姿势非常的风骚

    ,嘴巴甚至还微微长大,只是他和辰逸有着同样的命运,如同一个违背了力学的雕塑般定格在了那里。

    四周激荡起来的血雾也悬浮在了空中,一些零散的身体部件还没彻底爆开,就在离辰逸脸庞三十来

    厘米的地方,还飘着一坨不知道是谁的男性特有部位,他奶奶的上面的褶皱都被看的清清楚楚!

    身边的那些修者都保持着上一刻的表情,那个指挥阵法的修者眼中的诡异之色也定格在了那里,如

    同要问候辰逸祖宗十八代一般。

    在整件事情发生之前,辰逸是这个世界响当当的一个人物。

    说是响当当,更不如说是恶名昭彰的毒瘤。

    九劫散仙的修为,在整个修炼界是不曾出现的,散仙介于仙凡之间,这是一种修士的称谓,因不修

    三千大道,故不得天道认可,即使修为到了‘仙’的境界,天道也不会降下真仙法旨,反而每三百年会

    有一次灭仙大劫。

    灭仙大劫有九次,每一次大劫,天道无上的意志都降临,来绞杀每一个散仙。

    但是倘若度过了九次灭仙大劫,就能返璞归真,开辟一条属于自己的修炼之路。

    但加入了天道意志的大劫岂是那么容易度的?散仙修士很强,这点毋庸置疑,但多数有散仙称谓的

    修士也只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

    这也导致了自古以来,散仙就被仙廷视为异类,因为在仙廷眼中,修道不修长生,散仙就是离经叛

    道之人,不尊天道,就是邪派修士。

    不过也正是从未有过散仙能平安度过九次灭仙大劫的例子,每三百年就是散仙修士的死劫,所以他

    们比任何人都要疯狂,疯狂到人人喊杀的地步。

    但整个修真界,谁会想到辰逸这个异类中的异类呢......

    辰逸本就树敌无数,大半个修真界都有他得罪的人,本着虱子多了不怕痒的原则,却没想到发生这

    样一幕。

    在修炼界,生死都是一瞬间,辰逸也不惧怕死亡,毕竟在修炼的岁月里他经历的太多,生死也看的

    很淡很淡。

    可是这诡异的一幕,要死不死,定在这里是要闹哪样?

    时间往前推三千多年,辰逸依稀记得自己是地球上的一个非常普通的青年。

    辰逸的人生并没有修真世界的精彩,依稀记得那时的他是一个苦逼的高三学生,即将面临的是一场

    宏大的高考,学习差的离谱的他早早的知道了自己的命运。

    激烈的学习竞争压力和无力的家境,高考完去工地搬砖的命运似乎在很远处就在对着他招手,然而

    就在某个节点,他突然穿越到修真世界,开始了自己不一样的人生。

    这个世界里强者为尊,强大的修炼者移山倒海,翻天覆地无所不能,辰逸凭借自己的毅力和拼命的

    态度,从一个无名小卒修炼到现在的境界,其中的辛酸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放弃是他的人生准则,即使是在绝境的情况下他也会殊死一搏,然而他却发现,现在这种情况,

    甚至连拼死一搏的机会都没给他!

    命运彷佛又和辰逸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时间短暂的停顿之后,突然猛地倒退起来。

    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骤然动了起来。

    身边的血雾在这时快速的凝聚,凝成之前爆体而亡的修者模样。

    一旁保持风骚到底姿势的修者此时竟然回到了之前的位置,两眼机械的看着辰逸,也是一副问候辰

    逸祖宗十八代的表情。

    苍茫中的星河开始飞速逆转,辰逸惊讶的看到四周爆裂的星辰又被重新凝聚起来,一直到最后,再

    次坍塌,再缩小,变成尘埃一般的存在。四周的一切飞速的坍塌,又重新的凝聚,浩瀚的苍莽放佛一切

    都在倒退一般。

    眼前的一切违背了辰逸的理解范围,修炼三千年也没碰到过这样的情形!

    倒退还在继续!诡异的一幕依旧在发生!

    紧接着辰逸如同回忆一般,度过了自己修炼的岁月,从一方大能,退到度过九道天劫,退后到他修

    炼以来一件又一件自己经历过的事情!

    被他杀过的人又嘚瑟的活了过来,被他抢过得东西又飞速回到了原地,日夜疯狂的交替,速度越来

    越快,直到最后整个世界的色彩在快速的倒退下,变成了一片混沌之色。

    辰逸脑海轰鸣,如同万道惊雷炸响,整个人彷佛失去了意识般。

    直到下一刻!

    倒退的速度降了下来,日夜交替也逐渐慢了很多,努力让自己清醒之下,眼前的一幕让他一愣。

    只见一栋栋高楼林立,道路上飞速行驶着一辆辆汽车,来往的人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

    一切依旧在疯狂的倒退,来往的行人就像被急速几百倍一般疯狂的走着,行驶的小轿车甚至成为一

    道道残影。

    飞速流动的时间让辰逸如同漂浮在大海上的一片孤叶,一幕幕如同巨浪拍打着他的意志力,直到最

    后,饶是修真大能,也实在承受不住这种痛苦,辰逸终于失去了意识。

    四周彷佛一片寂静,如同淹没在无穷的黑暗之中,辰逸彷佛在混沌中已经没有了知觉。

    在他完全失去意识的时候,嘴巴喃喃道:

    “他奶奶的...这次真的要死了吧...”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么...

    好不甘心...

    不甘心...

    辰逸眼神中充满了不甘,直到疲惫的合上了双眼。

    只是辰逸不知道的是,他脖子上挂着的那块漆黑的玉佩,此时正飞速流转出玄奥晦涩的道文,宛若

    游鱼钻到他身体的各个部位,隐匿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