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稀里糊涂地成了救世主 > 第八章 摸营
    在火头军忙活庆功宴的时候,江枫则和阚泽来到了关墙的箭楼上,望着远处的黑雾国军营。

    从峡关到黑雾国的军营有超过两千米的距离。

    这个距离人的眼睛基本就能看个模糊的轮廓,再加上此时天色黄昏,更是看不清什么。

    这要是能造个望远镜就好了。

    “现在有玻璃吗?”江枫问阚泽。

    “什么叫玻璃?”

    “就是一种透明的晶体,有一定的坚硬度但比较易碎。”

    阚泽摇头,他不觉得看到过江枫所说得东西。

    这啥玩意儿都得自己造就没意思了。

    制造玻璃需要的材料也不难找,二氧化硅也就是到处可见的沙子。

    配以苏打和石灰在高温下熔融再冷却就成了玻璃。

    或者用草木灰替代钠可以降低玻璃的成本。

    原材料不难找,但是像要达到一千多度的温度有些困难。

    怕是只能用窑来达到了。

    正好造火药需要烧木炭的盖窑,正好可以用来造玻璃。

    他也没想造多少玻璃,做几块凹凸镜,够他做几副三四倍的望远镜就行。

    至于再高倍数的怕是要加工光学玻璃了。

    这个暂时怕是实现不了。

    “阚泽将军!你感没感觉出黑雾人的军营有些混乱?”

    这不是江枫看出来的,完全是凭感觉感觉到的。

    “当然混乱了,正副先锋都死了,自然要混乱两天了。”

    “我觉得趁着这个时候过去摸摸敌情非常有必要。”

    “我也赞同你的观点,让北赫将军派几个斥候过去摸摸。”

    “不!我亲自去!”

    阚泽吓了一跳:“你去!行吗?”

    什么叫行吗?

    咱也是特种兵里的尖子好不,在喜马拉雅山和三哥躲过猫猫,在中东也和喜爱A掰过腕子,啥场面没见过呀。

    “放心!搞这个我可是很厉害的,走!找北赫商量商量。”

    他现在是军人了,不再是想走就走的自由身,自然要向上级请示。

    “怕是不行吧北赫将军不会答应的!”

    阚泽的担忧不是空穴来风,北赫果然不同意,不过理由不是怕江枫跑了,而是担心江枫的安危。

    再者今晚还有庆功宴呢。

    他们可是好久没打过牙祭了。

    “庆功宴来得及,最多我有两个时辰就回来了,等我回来咱们再喝。”

    现在还不到六点,两个时辰也不过才晚上十点。

    江枫用了二十分钟时间向北赫了解了黑雾人的各种生活习性和军队知识才启程出发。

    峡关的小门一开,江枫独自一人就出了关。

    在他走后有十多分钟后,依娜从自己的营帐里出来,来到峡关上。

    依娜看到北赫和阚泽向外眺望有些奇怪。

    “二位将军!你们这是看啥呀?”

    “看江勇士!”

    “啊他出关了?”依娜一惊。

    “他说今晚黑雾国军营一定混乱,他去摸些情况。”

    “谁让他去的?”

    北赫有点不好意思:“我批准的。”

    “胡闹!”

    这货对这里并不十分熟悉,走丢了怎么办?

    依娜往关外望去,只是这时候天已经黑了,只能看到夜色蒙蒙,其他的什么都看不见了。

    依娜一脸愁云地叹口气,心情顿时沉重起来。

    江枫出了关就趁着朦胧向黑雾国的大营摸去。

    二千多米的距离他只用了几分钟就跑到了。

    在距离黑雾国大营还有几十米远的地方,他把来时从锅灶下弄来的锅底灰涂抹在脸上脖子上身体上,并且把白天收集到的一套黑雾国衣服穿在身上。

    其实就是一个像背心一样的衣服和一条类似裙子围在腰间的东西。

    黑雾国的士兵连套像样的盔甲都没有,这也能打仗?

    再过两三个月,冬天会让他们知道社会的复杂。

    收拾完毕,他再次往前潜伏,找了一个黑暗的死角混进了黑雾国的大营。

    等走进黑雾国军营,江枫才发现自己高估了黑雾人的素质。

    虽然白天他们的正副先锋战死来,但这不耽误他们载歌载舞,寻欢作乐,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

    纪律性之差让江枫瞠目结舌,甚至军营里还有女眷。

    真不知道他们是来打仗还是度假的。

    如果不是有其他七国撑腰,就这样的军队这不是不堪一击吗!

    不过今晚黑雾人的军营里似乎有什么大事情,这从营地中间搭了一个简易的台子可以看出。

    这个台子两米多高,台子周围围着诸多黑雾人,估计有两三千人,就像等着看戏一样。

    江枫必须要弄明白黑雾人今晚上要干什么。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来到大营东南角的位置。

    这里远离军营的中心位置,人也是稀稀拉拉的。

    江枫探视了两个军账,里面都没有人。

    到了第三个军账才看到一个黑雾人正在睡觉。

    江枫用脚把这个黑雾人扒拉醒。

    这货睡眼惺忪地看了江枫一眼,说了声别闹就准备继续去睡。

    然后一个冰凉的东西就贴在了他脖子上。

    “说!你们今晚有什么活动?你要是敢喊就是死路一条。”

    “别杀我别杀我,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孩童。”

    江枫这个心累,怎么在这里还能听到这样的话,难道这种话满宇宙通用?

    “你只要老实回答我的问题,我就不杀你!快说你们今晚要干什么?”

    “白天这里的正副先锋都战死了,统帅那边会派个伯爵过来指挥,原本天黑之前伯爵就应该过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耽误了,到现在还没来,他们在等他到来。”

    原来如此。

    “说说你们黑雾国一共有多少人马,统帅是谁?”

    “我只是一个小兵,这个真的不太清楚,我只知道我们先锋部队有一万八千人,我们的统帅是阿西姆公爵。”

    这又出现了一个公爵。

    “你们的粮草在什么地方放着?有多少人看守?”

    “在…”

    “快说!”江枫手上稍微用力,刀刃浅浅地切进对方的脖子。

    “东北角的淄重营里,由卡西姆男爵带一千人看守。”

    江枫暗暗叫苦。

    麻痹的老子现在东南角,特么的对方的粮草在东北角,这也离得太远了。

    江枫想要的东西已经问出来了,一掌砍在这个黑雾人的后脖颈让他昏迷过去。

    如果没有人施救,他两三个时辰醒不过来。

    江枫熄灭了营帐里的灯,在确认外面安全后,无声地溜出营帐。

    就在他准备向东北角潜伏的时候,就听到黑雾人军营中心位置传来了欢呼声江枫当场就改变了主意,向中心地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