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军营大门的营官,在看到黑色巨锤横空杀来的一刻,脑袋就已经一片空白,心生绝望:

    “完了!”

    那恐怖的气息,根本就不是他一个宗师境能敌。

    “轰!”

    仅仅只是念头出现的刹那间。

    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就碾压而来,他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瓷娃娃一样,金身都难以承受,皮肤崩裂。

    整个人,伴随着军营大门被轰爆飞了出去。

    噗嗤!

    一口口逆血喷出。

    木屑四溅尘土冲霄。

    连同这宗师境营官在内,一个个兵将砸落在地,身体骨头像是全碎了一样。

    无力躺在地上,更多的人已经昏厥昏迷。

    哒哒哒!

    蹄声接近,那冲击的速度在来到军营前方的时候就已经减缓,一匹匹高达一丈健壮如猛兽的战马从破碎的大门踏入军营。

    黑色的鬃毛随风飘动,这群战马体表遍布着幽黑的细小鳞甲,身上气息暴躁狂野。

    这是黑鳞马!

    一种有种妖魔血脉的战马。

    比较‘温顺’,可以驯服。

    与寻常马匹相比,非但力量更强、防御更强,耐力也是一绝,可以日行五千里。

    黑鳞马一步步走至那营官面前,那营官咳血,撑着自己的身体竟是本能惊惧往后爬去,抬起头,阳光下勉强能看清楚黑鳞马上那虎背熊腰的恐怖身影。

    营官声音颤动,又带着怒意道:“你,你们竟敢冲撞项军军营!?”

    “罗网,这是想要造反吗!”

    “造反?”

    听到这个营官的质问,黑鳞马上的人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微微垂首,俯瞰着他。

    “项军后军第四营第二卫千人将李百牛?”

    大秦军制:一军两万人,一营四千人,一卫一千人,属于军官将领。

    “李百牛,出生于开元府黑山县牛家村......”

    “与花映圣门三个门徒有染,镇守沂南府期间,共计为花映圣门兑换军用物资二十三次。”

    林桐坐在黑鳞马上,俯瞰着李百牛细细说着他的信息。

    包括李百牛究竟亏空了什么军用物资,什么时候私通花映圣门给的物资,都一清二楚。

    轰——

    李百牛听着,瞬间脑袋嗡的一下,浑身汗毛竖起。

    傻了。

    自己,这八年来在沂南府做的一切,罗网竟然都知道!?

    这特么!

    知道的比他本人还详细!

    那岂不是说,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就生活在罗网的视线下?李百牛瞬间感到阵阵寒意,如坠冰窖。

    而在李百牛傻眼懵了的时候,因为林桐、林西官他们冲击军营大门的动静,项军已经有了阵阵骚动,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驻扎在大门这个方向的后军阵营。

    “放肆!”

    “谁敢冲击项军军营!?”

    一声怒吼。

    声音振聋发聩,如惊雷般在军营上空炸响,一些修为低下的士兵、罗网之人,甚至还感到耳膜刺痛,面露痛楚。

    轰轰轰!

    一股股强大的气息,从前方军营中爆发冲出。

    而随着这些人的暴起出现。

    项军后军阵营的士兵,也在快速集结冲出,大有集结大军围杀林桐等人的态势。

    “哼!”

    这时候,林西官扫视军营,冷哼一声,漠然的声音在项军军营每一个人耳中响起。

    “本官罗网新任指挥使,奉太子之令前来项军督军!”

    “徐龙项,出来面见本官!”

    “不然——”

    “轰!”林西官的话语还没说话,前方军中就有几股超凡境的强大气息杀出,怒喝道:“妖言惑众!一群宵小之辈,也敢冲击项军军营?”

    “找死!”

    “听本将号令,拿下这群人,胆敢反抗者,杀无赦!”

    几个超凡境杀出,那大军将领的威势与寻常武者的区别就可以看出。

    狂暴!

    凶猛!

    战场的恐怖煞意漫天!

    不过除了这几个超凡境将军外,后军中,还有三人蛰伏不动,他们看到军营大门的动静,想到昨天晚上的遭遇,眼中眸光微动。

    他们没有出手,而是看着后军中那几个不是太子阵营的偏将暴起杀出。

    他们很想知道——

    这群来自罗网的太子的人,究竟能不能做到他们说的那样。

    林西官剩下的话被打断,他也不恼怒,只是以看死人的目光看着那几人,道:“林桐,这军中之事,我就不出手了。”

    一旁的林桐手中黑色巨锤抡动砸出。

    很简单的一击。

    “轰!”

    然而前方军营上空一大片空气,却像是被什么轰击了炸裂,如同一座大山碾压而下。

    刚刚冲出军营,朝着林西官等人杀来的几个超凡境偏将如遭雷殛,悍勇杀出的无敌气势瞬间被碾碎,一股意境落下,几人眼中瞳孔骤然缩小。

    在这股意境之下,他们连抗衡的余地都没有,意识瞬间就被影响。

    这种情况下,他们看到的就是一柄通天巨锤,朝着他们几人轰然砸下,天地都被轰爆。

    “不——”

    “轰!”

    “啊!!!”

    几人猛然一口血喷出,那身上的铠甲都被一锤砸的变形凹凸下去,刚刚冲出的身体,像是煮熟了的虾仁一样拱着,腰椎、骨骼咔咔爆碎,轰的一声,就以更快的速度砸进地底。

    空中,徒留下几朵血花成雾飘散。

    那惨叫声凄厉瘆人。

    一锤,几个项军中实力强横的超凡境偏将就被拍虫子一样,被林桐解决。

    原本冲出军营营帐,打算朝着林桐等人杀来的兵将,那脚步猛然间停下。

    沸腾的军营徒然间沉寂下来。

    极为突兀。

    这些士兵营官看着刚刚出手的林桐,眼中皆是震惊、骇然,还有一丝丝敬畏、恐惧。

    要上吗?

    几位将军都被这人拍苍蝇一样解决掉,自己等人出手有用?

    顿时间,这些士兵畏缩不前。

    而后军中,那三个蛰伏的将领也被林桐的实力吓了一跳,不过还好,他们昨天已经见识过一次,有了心理准备。

    而这一次,林桐的出手就让他们对于这群太子派来的人的实力,有了一个更直观的了解。

    ‘太子真的能掌控项军?’

    ‘这群人,实力还真恐怖啊。’

    ‘这人,如果没有大军的辅助,我绝对无法与之一敌——强,太子哪里找来的猛将?’

    几人心头戚戚,而下一刻,他们三人脸色一变。

    一股圣威从军中爆发,一言不语,直接就朝着林桐等人镇压去,这是大将军徐龙项动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