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万亥:“......”

    关洪邢:“......”

    其他人也在刀一的目光扫视下,缩了缩脑袋,似乎想要躲过刀一的关注。

    看向刀一的目光,少了之前的散漫与轻视。

    多了几分敬畏与惊惧。

    刚刚刀一扫视全场的一刻,包括秦万亥、关洪邢在内,所有人可都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把刀割裂了一遍又一遍一样,冷汗如雨下,差点脚软倒地。

    这种感觉,让他们就像是置身于一座修罗场。

    随时都会被空气中弥漫的刀气撕碎。

    ‘这是圣者的大势?’

    ‘不,不对——这气息,比起面对老祖都要可怕!’

    秦万亥、关洪邢两人心生惶恐,眼里多了几分忐忑不安,原本直挺傲然的腰杆,面对刀一的注视,也不由自主地弯了一分。

    这是面对强者的时候,身体本能在臣服!

    “呵。”

    刀一说完嗤的一笑:“殿下,你对镇妖殿的要求有点低啊,就这些废物都收纳进镇妖殿,还想要对付外面的妖魔?”

    秦万亥、关洪邢脸黑如锅底:“......”

    这位圣者说话......也太刺耳了吧?

    玛德!

    真当我们没有脾气是不是?

    ——好吧,其实我们的脾气也没多大,看在你是圣者的份上,忍了。

    ‘这位圣者从哪里冒出来的?’

    ‘草,太子怎么可能邀请了一位圣者加入镇妖殿!这位圣者,又怎么甘心做这些事情?’

    这是秦万亥和关洪邢两人的心里真实想法。

    没办法。

    哪怕他们两个都是超凡境。

    但是面对刀一,

    他们两人心里还是发颤,忐忑不安,为自己的小命担忧。

    秦古也不在意刀一说什么,他淡然一笑,道:“镇妖殿交给你管辖,架子本王搭起来了,你怎么做我不管。”

    “如果你觉得他们太差太废,那你就尽管调教便是。”

    “唉。”

    刀一闻言重重叹了一声,眼珠子微动,却是道:“既然如此,那殿下可不要怪我要的东西太多。”

    秦古面色淡然,道:“大秦朝受难多年,国库早已空虚无比,军饷的发放都已经成了问题,这一座镇妖殿能够建起来,还是多亏了本王四弟的资助。”

    “你想要东西,可以。”

    “但是这需要功绩,不是给本王看的功绩,而是给父皇、给宗族、给朝廷,甚至是给天下百姓看的功绩。”

    “镇妖殿想要继续存在下去,甚至发展起来,那么你们就需要拿出一个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的战绩。”

    “懂?”

    秦古看向刀一,面色平静自然。

    “啧。”刀一不禁笑了一声,四皇子的资助?可不是么,攒了那么多年的家底都被抄了。

    他微微点头,又看了一眼大殿内的秦万亥、关洪邢等人,道:“明白。”

    “殿下放心,虽然这些人废了一点,但是想要让人看到镇妖殿的价值,还是很容易的。”

    以大秦朝真正的力量,如果是帝君秦龙想要组建一方镇妖殿势力,那么绝对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但是落在了秦古头上,他想要人,还得要跟自己背后阵营的势力要才有那么一点。

    勉强能够让镇妖殿的核心总殿,全都用‘自己人’成功组建。

    这就是区别。

    也是为何,秦古会说那么一番话,他想要掌控镇妖殿,让镇妖殿真正发展壮大,那就得要靠刀一自己的努力。

    彻底掌控镇妖殿。

    把镇妖殿的人,

    都培养、调教成他秦古真正的心腹!

    “那本王拭目以待。”

    秦古拍拍手离开,不过当他回到皇宫的时候,就禁不住发呆,在想着镇妖殿接下来的扩展以及兵部大军、钱粮等头痛的事情。

    镇妖殿想要发展成遍布整个大秦朝的势力,这是一个无比浩大的工程。

    需要的钱粮物资不知几何。

    从镇王府以及之前一些官员府里抄回来填充国库的物资、钱财,连一个零头都不够。

    那接下来,该怎么去积攒发展镇妖殿的本钱?

    还有兵部大军——

    原大秦朝有三位大将军,皆为圣者,是兵部的三大势力,除了已经死去的霍千源外,还有就是护龙军大将军百世战、项军大将军徐龙项。

    虽然之前一番‘友好’交谈,已经让百世战口头同意,会护着皇城以及皇宫的安危,倾向他这一方。

    但那老狐狸能屈能伸,绝对还不是自己人。

    那么,秦古自然不会安心于此。

    至于项军,那大将军徐龙项与太子不是一路人,以前就经常是听调不听宣,根本就不把他这个太子放在眼内。

    而在徐龙项的背后,那势力可就复杂了。

    可能二皇子秦郢、四皇子秦镇等等皇子,还有三阳王秦阳君等等皇爷王侯。

    还有宗门等等势力,在项军里都有着他们的影子。

    也正因为这样,徐龙项才会不把身为太子的秦古放在眼里。

    “呼。”

    闭目思索片刻,秦古睁开双眸,眼中厉芒一闪而过,呢喃道:“先放下护龙军。”

    “拿项军开刀,徐龙项——”

    “必须死!”

    让常安退下,秦古动用刚刚完成任务的十个超凡召唤令,把人召唤出来后,挑了三人出来,与林桐、林西官一起,秘密离开咸阳龙城。

    不久前,他对项军的调令已经发了出去。

    想来不用多久,这个调令就会传到项军。

    如果徐龙项听从调令,前往洪关府镇压祸乱的妖魔也就罢了,可以让他多活一段时间。

    可如果他不从——

    不尊圣旨,即视为谋反!

    谋反者——杀无赦!

    把这件事情交给了林西官和林桐,秦古就抛之脑后,开始专心搞钱和发展镇妖殿。

    因为他发现,妖魔其实挺富有的。

    妖魔占据了无数个山岭山脉,那里面多少矿产药材灵物?

    没有这些也不要紧。

    妖魔本身就很值钱,对修行很有用。

    ......

    朝堂上发生的事情,让外面无数人和势力震惊哗然,尤其是太子的几道旨令以及四皇子一脉的覆灭。

    消息传到了大秦朝东南部,距离咸阳府三个大州府驻扎镇守的项军耳中,更是差点发生暴动。

    几个偏将找到了大将军徐龙项,怒不可遏、两眼发红,满是煞意道:

    “大将军,太子已经疯了,我们必须要动兵北上,为四皇子、澜妃娘娘讨个公道!”

    “四皇子和澜妃娘娘究竟做错了什么?太子凭什么、又有什么资格处死四皇子和澜妃娘娘!”

    片刻后。

    徐龙项安抚了这些人,这才召集全军将领,商讨太子调令,让项军前往洪关府一事。

    徐龙项不傻,之前大将军霍千源战死一事他当看戏。

    可是当太子‘发疯’,杀了四皇子以及澜妃娘娘,暴力掌控皇城和朝廷的一刻。

    他就感觉——

    事情,似乎失控了。

    ——————

    Ps: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