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皇子的府邸,镇王府。

    主殿内。

    四皇妃苏妲身穿华服,年虽不过十九,但成为四皇妃已经三年有余,端坐在主位上,一颦一笑间如秋波绽放,艳丽妖媚。

    而在苏妲左右,还坐着五人。

    三男两女。

    两个老者一个老妪,一个青年一个少女。

    苏妲看着外面天色,眸波微动,道:“王爷进宫已经有一段时间,此次太子麾下的大将军霍千源遭难,二十万大军残余多少都难说。”

    “林老、李老、云老,你们觉得,王爷有多大的可能得掌大局?”

    被称作林老的是一个儒雅老者,手持以玉骨扇,身上气质超凡,一举一动之间,皆有玄妙韵味。

    林生儒微微思索,道:“吾认为,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

    “霍千源一死,太子的确不足为虑。”

    “但是如果王爷操之过急,那么或许就会落入二皇子等的算计中,平白折损了人手。”

    老妪云从偌闻言点头,赞同道:“的确。”

    “太子不足为虑。”

    “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压下二皇子等人,好让王爷争得太子之位。”

    剩下一个老者正要说话,忽地感到心神不宁,脸色一变。

    李恺谙猛地看向大殿外,大喝道:“什么人!”

    蹭蹭蹭!

    苏妲、林生儒、云从偌等人唰的站了起来,面色微冷,全都看向了主殿外。

    哒哒哒。

    在几人的注视下,一声声轻微的脚步声接近。

    没多久。

    一道身穿白色劲装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缓步走进镇王府主殿中,面无表情,眸光平平无奇,一身气息平凡如街边小儿。

    林西官扫视一圈,目光落在了苏妲身上,目泛冷色,右手一晃间,一面金色令牌出现。

    “罗网新任指挥使,林西官。”

    “奉太子殿下之令——”

    “拿下镇王府所有人。”

    “胆敢反抗者,杀无赦。”

    看着林西官手上的罗网指挥使令牌,苏妲等人脸色剧变,心里咯噔一声。

    苏妲面若寒霜,往前一步,看着林西官呵斥道:“放肆!”

    “谁给你的胆子,敢来镇王府拿人!”

    “几位长老——”

    苏妲的声音戈然而止,脖子上的皮肤冒起了鸡皮疙瘩,因为一把匕首,此刻架在了她那白天鹅般雪白的脖子上。

    身旁的林生儒、李凯谙、云从偌二话不说,瞬间默契出手。

    呼!

    林生儒手中玉骨扇一晃间,如云中轻风拂面而来,瞬息间,直袭林西官脸面。

    一股虚无缥缈之意蕴弥漫,袭人心神!

    李凯谙双掌一翻,快若闪电,直袭林西官心口,他修行快之意境一道,最擅长的就是速度。

    而云从偌十指一动,一根根毫毛大小的针瞬间飞出,把林西官笼罩。

    “噗嗤!”

    “啊!”

    但下一刻,林生儒、李凯谙、云从偌三人皆是惨叫出声,三人对林西官出手的手掌,这一刻齐根而断,切口平整如一,掉落在地上。

    林西官把匕首收起来,一掌拍出。

    “噗嗤!”

    林生儒三人心口中掌,胸骨咔嚓粉碎,全都抛飞了出去,口中咳血不断,倒在地上的时候,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只是身体剧痛不断痉挛,还没死。

    林西官看都没看三人一眼,冷笑道:“一群废物。”

    三人都是超凡境。

    然而超凡境与超凡境之间的差距,也大的惊人。

    林生儒三人,虽然李凯谙已然达到超凡境巅峰,一身意境也达到了近乎大成境界。

    可面对超凡境巅峰三种意境圆满的林西官。

    三人都是一招秒杀的命!

    被林西官擒拿在手中的苏妲懵了,看着林生儒三位超凡境长老,被林西官瞬间斩了手掌,并且一掌打的半死,她的心,沉入谷底。

    一股寒意,把她笼罩了起来。

    “啊!”

    外面,镇王府四处都有了惨叫声响起。

    苏妲听到这些惨叫,眼睛都红了。

    苏妲朝着林西官厉声喝道:“住手!你可知,你这是在做什么!?”

    “太子算什么!没有帝君的命令,谁敢对镇王府动手!”

    林西官一手挥动,剩下两个被吓坏的年轻人,那脑袋就被他斩了下来,一个小白脸青年、一个可爱的少女,那脑袋滚落在苏妲脚下,瞪大眼睛看着苏妲。

    “啊!”

    苏妲一个激灵,脸色唰的变得惨白。

    这时,林西官才幽幽说道:“四皇子因为冒犯殿下威严,意图谋逆,在刚刚,已经被殿下处死。”

    “剩下的,凡是四皇子一脉之人——”

    “都会下去陪他。”

    “所以,四皇妃,请上路。”

    噗嗤!

    林西官手中匕首一划,苏妲那妩媚艳人的脸蛋,就和脖子分开,头颅滚落在地。

    眼睛睁大大,难以置信。

    林西官往外走去。

    路过林生儒等人身边的时候,他随手一挥。

    噗嗤!

    林生儒三人,脑袋都被切割了下来,一身气息消散。

    “宗派仙门,那是殿下必须要铲除的祸害。”

    “蕴灵仙门门主之女?呵。”

    林西官漠然的声音渐渐远去,苏妲这位四皇妃虽然身份不凡,乃是出自一方大宗门的圣者门主之女。

    但是,

    区区圣者宗门,又有何惧之?

    寻常圣者,林西官自己就有把握将其暗杀,更别说其他人,又或者说刀一。

    没多久。

    整个镇王府就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味。

    再也没有声响出现。

    罗网的人进进出出,在镇王府中抄出了无数钱财、宝物,比起如今空虚的国库,都要多十倍不止。

    林西官看着这些东西,嗤笑一声,道:“国难如此,还真是多蛀虫。”

    “拉回去,相信殿下见了会很高兴。”

    接着,林西官又带着罗网的人,行走在咸阳龙城当中,有几个四皇子一脉的宗亲,或者藏在暗地下的势力,现在都需要处理了。

    ......

    罗网的行动并不隐蔽,所以在罗网对镇王府下手不久,这个消息,就传到了二皇子秦郢等人手上,把他们吓的亡魂皆冒,脸色雪白。

    “什么!?”

    “镇,镇王府被罗网屠了!!!”

    嘶!

    在看到这个消息的一刻,秦郢等人瞪大了眼睛,身体冷僵,本能地颤栗。

    老大他,他竟然这么狠!!!

    “不,怎么会这样——”秦郢颤声呢喃,眼里瞳孔放大,脑袋都有些空白。

    他怎么都想象不到。

    太子秦古,会变的这么心狠手辣!

    不过片刻后,秦郢一个激灵,脸色唰的变白,大叫道:“快!我们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