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林西官带着苏易瞳下去,交接罗网的指挥权以及人手,对于林西官能否掌控罗网,秦古并不怀疑。

    因为林西官本就精通暗杀一道,修为境界更是超凡境巅峰,修成三种圆满意境!

    这样的实力,整个罗网中没有一个人能够比得上林西官。

    只要苏易瞳不蠢,那么林西官接手罗网势力就一点都不难。

    ‘罗网解决。’

    ‘那么接下来——’

    秦古微微闭目思索,皇城守军护龙军同样是忠诚于帝君的力量,原本的太子是不敢染指护龙军,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太子,帝君还没死,还没传位。

    但是前身没有那个胆子,不代表秦古没有。

    反正他已经对罗网下手。

    那么再多一个护龙军——虱子多了就不痒!

    他手下的大军力量,那大将军霍千源已经带着二十万大军葬身妖魔之口,现在一点大军的力量都没有。

    这绝对不行!

    护龙军,他势在必得!

    噌的一下。

    秦古站了起来,带着刀一等人就往外走去:“走,去见一见护龙军大将百世战。”

    护龙军独立于咸阳龙城守备军外。

    乃是一支只听从帝君之命的王牌精锐之师。

    所以之前每一次朝会,百世战都不会现身。

    想要找人,只能独自去找。

    ......

    太子有令,文武百官、皇子、皇爷即刻上朝议事!

    常安按照秦古的吩咐,把命令传下。

    当当当!

    急促的钟鸣之音从皇宫内传出,响彻整座咸阳龙城,而听到这钟鸣之音的人,都知道这是紧急召集大臣上朝议事的钟声。

    没多久。

    在听到罗网急报消息、早已经在家里准备好的各部官员就快速出门去。

    路上。

    遇上其他一同赶往皇宫去的官员,这些人相视一眼。

    却都没有人说一句话。

    一股凝重至极的氛围,弥漫在众人的心田。

    没有人说话。

    但是他们心里都明白——事情大条了!储君太子监国一年多的时间,势力就遭受到了重创!

    现在,手下唯一能够依仗的圣者大将军,还有麾下的二十万大军就更是遭难!

    没了这些依仗——

    太子,还能够坐稳那个位置?

    非但其他官员心里浮想联翩。

    就连太子阵营的官员,这一刻都忍不住在想,要不要抛弃太子,弃暗投明,选择其他阵营?

    谁都能够看得出,洪关府一战溃败后,太子在朝廷上是大势已去、注定无法坐稳皇位!

    有人忍不住想要换个阵营换个人投效,很正常。

    毕竟,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

    那么既然别人都有可能这样选,自己为什么不先考虑考虑后路?

    ‘唉,太子——’

    马车上,一声声叹息被掩盖其中。

    ......

    皇宫。

    随着正阳宫大门洞开,众人按照队列先后进入,走过广场,往中心的正阳殿走去。

    四皇子秦镇透过正阳殿大门,看到了里面龙台上的皇座,眼底闪过一丝异色,又瞥了眼身周几位兄弟,脸上浮现一丝淡淡的笑容。

    秦镇偏头,看向了左边一人,淡然道:“二皇兄,洪关府一事让我大秦朝损失惨重。”

    “皇弟认为,这件事情必须要有人为此负责。”

    “你觉得呢?”

    二皇子秦郢瞥了眼秦镇,平静道:“谁对谁错,父皇自有考量。我现在只会考虑,怎么镇住洪关府的妖魔,稳住洪关府的局势。”

    “不然,一旦洪关府这粮仓被妖魔彻底占据,那我大秦朝——必危。”

    秦镇闻言眉头轻皱,他不信秦郢听不出自己的意思。

    借此机会,

    把秦古拉下储君太子的位置!

    但现在看来,秦郢似乎没有那个意思?

    秦镇思虑片刻,在踏上正阳殿台阶的时候,他低声道:“做成此事,你我二人联手,镇住洪关府的妖魔应该不难吧?”

    秦郢闻言瞳孔微缩。

    犹豫一下,却没有回应。

    几位住在皇城里的闲散皇爷,连同秦郢、秦镇几位得势的皇子跨入正阳殿内,一众文武百官随后进去,在他们站好队列,打算交头接耳一番的时候。

    常安那稍显尖锐的叫声传来:“太子殿下到!”

    殿内众人神色一肃,连站好来。

    没多久。

    秦郢、秦镇几个回头看着正阳殿大门的皇子瞳孔骤然一缩,看到迈步跨入正阳殿的秦古,神色皆是一震,大惊失色。

    “皇兄——”

    “皇兄,你——”

    只见迈步走进正阳殿内的秦古,身上那一件太子蟒龙袍,早已经被鲜血浸透。

    蟒袍腹部的那个位置,还可以看到一个豁口。

    秦古这个样子现身,实在是把秦郢、秦镇等人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

    “拜见太子殿下!”

    其他百官不敢回头窥视秦古,在秦古进来的一刻,便齐齐躬身一拜,恭敬高呼。

    不过当秦古走上龙台,坐在皇座上,摆手让他们免礼的一刻。

    百官谢拜,抬头看向皇座上的秦古之时。

    全都吓的心头一颤!

    “啊?”

    “太,太子殿下,这!”

    一众大臣慌乱起来。

    秦古坐在皇座上,面无表情的样子,身上那件染血的蟒袍穿起来很难受,但是他依旧没有选择沐浴更衣,而是穿着这件蟒袍来上朝。

    这一刻,秦古眸光漠然扫视大殿众人。

    等到众人感觉心头莫名压抑,渐渐安静下来的时候。

    秦古这才平静道:“把人带上来。”

    常安连上前去,高声宣道:“传!刀一圣者,赵寺!”

    哒哒哒!

    刀一一人,手提着手脚染血的赵寺走进正阳殿,来到了龙台前方,把赵寺扔在了众人面前。

    刀一恭敬拜下,道:“拜见殿下,赵寺带到。”

    秦郢、秦镇几位皇子,包括站在前方的几位闲散皇爷、六部尚书等人,这一刻脸色皆是微微一变。

    刀一圣者?

    赵寺?

    他们看向刀一,有几分难以置信。

    这位圣者——从哪里冒出来的?而他现身的目的,又是什么?

    还有赵寺——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被废了的赵寺身上,脸色变了又变。

    秦镇站了出来,向秦古问道:“皇兄,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赵公公——”

    秦古漠然的目光落在秦镇身上,打断道:“赵寺奉三阳王之命,意图刺杀本王,被本王擒获。”

    “本王身上这一身血,就是拜三阳王所赐。”

    “四皇弟还有问题吗?”

    轰!

    众人都看不到,在这一刻秦古的身上,金光璀璨的气运金龙冲霄而起,滔天龙威压的空气泛起阵阵涟漪,朝着秦镇压下。

    砰!

    四皇子秦镇,双膝一屈,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