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澜殿下广场上的一众宫廷侍卫看到秦古现身,皆是大惊,又看到赵寺一晃眼间,就被太子身边一人制服,他们脑袋嗡的一下。

    身上汗毛竖起,莫名感到惊惧惶恐。

    砰砰砰!

    众人跪下,脑袋低垂俯首,按下心里的惴惴不安,恭敬高声叫道:“拜见太子殿下。”

    “主,主子?”

    连一旁原本有点晕乎乎的常安,这一刻也是一个激灵强行醒来,眼睛瞪大。

    常安咬牙爬了起来,当他看到惨叫不休的赵寺之时,面色一呆,又看了看秦古身后的刀一等众人。

    常安懵了下。

    这些——是什么人?

    怎么随殿下从安澜殿里走出来?

    之前里面明明除了殿下,就没有人了啊。

    而且,

    他也没见过这群人。

    ‘瞬间就废了赵寺四肢以及丹田主经脉,这人的实力,有多可怕?’常安看了眼林西官,心底凛然,‘只怕,一下子就能杀了赵寺吧!’

    能秒杀赵寺,那就是,更能秒杀他!

    “常安,过来。”

    秦古把脑子里满是疑惑的常安招到了跟前,一手搭在了常安肩膀上,气运金龙的力量灌入。

    嗡!

    瞬息间。

    常安体内原本被赵寺打的重伤的伤势,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过来。

    常安眼睛瞬间瞪大滚圆:“这!!!”

    心里掀起巨大波澜。

    不过秦古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而是等他伤势恢复后,就收回了气运金龙的力量,看着台阶下的一众宫廷侍卫,道:“把这里处理好。”

    “受伤、死去的人,等下给我一个名单。”

    “另外,传令下去,半个小时后召开朝议,召皇城中所有大臣、以及可以上朝的皇子、皇爷上朝。”

    常安闻言,目光顿时一凝,连垂首应令道:“喏,主子!”

    秦古颔首,让刀一上前把赵寺带着,便走进了安澜殿内。

    这时候,就有躲在各处的太监、宫女仓惶走来。

    秦古也没怪罪这些人,拒绝了沐浴更衣的提议,他只是吩咐下去,所有人禁言,刚刚发生的事情谁都不准说出去。

    坐在皇座上,秦古看着目光稍显呆滞的赵寺,嗤笑一声,道:“要是你自尽,本王倒是高看你一眼。”

    赵寺回神,呆呆看着秦古片刻,才道:“你,为何没有死?”

    不可能啊!

    他明明已经确认,太子已经没了心跳和气息!

    怎么转眼,就复生了?

    而且——

    赵寺目光转动,落在了林西官等人身上,主要是林西官身上,面容渐渐扭曲,怨恨、惊惧、不甘等等情绪洋溢脸上,复杂至极。

    这些人,又是从何而来?

    太子身边,什么时候有了这等强者?

    一个碰面!

    自己就废了!

    秦古摆摆手,面无表情看着赵寺道:“别想着其他的了,赵寺,你本是帝君身边的侍从,身份地位皆有,本不该参与这些事情。”

    “但,你为何就要背叛帝君,投效三皇叔,选择对本王下手呢?”

    秦古微微叹息一声。

    鈤了狗的皇位之争。

    如果自己没有系统,只怕都很难超脱各种阴谋诡计,超脱各种各样的关系限制吧。

    无法超脱,那只能是一颗大点的棋子,这个结果想想就头痛。

    不过现在,秦古倒是不慌,他只是感慨一下。

    赵寺本来还在怨恨林西官废了自己的事情,但是,当秦古一语道破自己的秘密之时,赵寺神色一震,看向秦古目瞪口呆。

    赵寺震惊结舌道:“你,你......”

    他怎么知道的!?

    秦古漠然一笑,道:“一会儿上朝,你把自己以及三皇叔的事情全都说出来。”

    “本王可以饶你一命,不杀你。”

    赵寺闻言,心头再次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秦古:“不杀我!?太、太子殿下,你——”

    赵寺神色变幻不定。

    最终颓然点头。

    秦古也没有再说话,杀不杀赵寺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小棋子一个罢了。

    况且,

    哪怕他不下令杀了赵寺,赵寺背叛帝君秦龙一事,他也不可能有什么好下场。

    现在自杀,或许下场还更好受一点。

    ......

    没多久。

    罗网急报传入皇宫,刚刚结束一场动乱的秦古,在听到罗网急报的消息后,脸色大变。

    当罗网指挥使匆匆现身,跪伏在自己跟前的时候,秦古抓着一本书籍就当面砸去,怒道:“罗网密报,为何会一路宣扬?非但让一路州府的人知道!”

    “现在,更是闹的整个皇城人人皆知!”

    “本王,成了最后一个知道的人!”

    “苏指挥使,给本王一个解释!”

    “不然,你自绝谢罪吧!”

    秦古不得不怒,而且是又惊又怒,罗网是什么?那是帝君藏在暗地下的耳朵和尖刀。

    见不得人。

    所有消息皆为密报,所有人都不得泄露一个字。

    又岂会一路大叫,把消息都宣扬了出去?

    大将军霍千源战死!

    二十万大军溃败!

    洪关府危殆,紫火山岭群妖尽出,席卷八方!

    这样的消息,在没有商议出一个解决方法之前,又岂能大肆宣扬?

    秦古想一想,手脚皆是感受到一股凉意,坐在皇座上,脸色变幻不定。

    罗网不堪一用!

    原本属于前身阵营的大将军霍千源以及他麾下二十万大军,现在更是葬身洪关府!

    属于太子的势力力量,说是骤然崩塌都不为过!

    ‘刺杀、大军势力尽毁、让罗网密报弄的人尽皆知——’秦古心里又惊又怒,‘这是要把我逼上绝路,或者说,就是要我死啊。’

    玛德。

    前身都已经死了。

    现在还有更大的麻烦出现。

    这群人,还真狠。

    如果自己没有系统,没有召唤刀一等随从,只怕大将军霍千源以及二十万大军一毁,就是自己的死期了吧?

    把自己从太子以及储君的位置上拉下去,那个时候,手上没有力量可堪一用,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

    苏易瞳伏首,却没有慌乱道:“殿下,罗网绝对忠诚与帝君,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

    “那一队轻骑,属下已经命人拿下带回去审问!”

    “到底是谁插手了罗网的事情,属下必定会给殿下一个交代!”

    秦古收回思绪,眸光带着冷意瞥了眼苏易瞳,这人出身于他的母族,忠诚方面倒不是问题,气运金龙下,他的心思也没有一点问题。

    但——

    这人不是忠于自己啊。

    秦古叹息一声,道:“不必,你交出指挥使的位置吧。”

    秦古看向了林西官,道:“接下来,罗网交由你来掌控,把罗网清理一遍。”

    “本王不想再看到罗网不受控制的事情发生。”

    苏易瞳身体一震,本能就要拒绝,但是下一刻,一道目光落在他身上,让他身体骤然一寒,仿若一股大恐怖降临,他瞬间闭嘴。

    罗网本属于帝君掌控的势力——

    太子,现在要对罗网下手?

    苏易瞳面色变幻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