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赤色三国 > 19 信使(2)
    19信使(2)

    心中揣着十万火急的事儿,即便是整整三日不眠不休,可此时躺在了郡守府里舒适的大床上,费承却依旧毫无睡意。

    一路上形色匆匆,未来得及细想。此刻费承躺在床上,心里却慢慢冷静了下来。

    毕竟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年之久,若是汉复县有变,此时再着急也于事无补了。心念至此,费承反而不再着急,开始细细盘算如何安全进入汉复县。

    按董和所说,他前前后后派出家丁或郡兵十余次,前往汉复县打探消息,然而却每次都泥牛入海,杳无音讯。其实这话费承是不相信的,即便是大军征伐,周边哨骑放出数十里,细作往来仍然难以断绝。这小小的汉复县,不过一隅之地,怎么可能就把消息封锁的水泄不通?

    想必一定是那董和尸位素餐,对汉复县的变化不予重视。如今又畏惧丞相法度,胡乱编造的罢了!费承恨恨地想。

    好不容易挨过两个时辰,费承一个翻身从床上爬起来。虽然仍然没有放松心神好好休息,但费承此刻脑海里却一片清明。唤过一直在旁侍候的家奴:“郡守何在?”

    家奴连忙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家主不敢懈怠,此时仍在书房等候上使。”

    费承沉下心来,沉声命令道:“在前引路,带我去书房。”

    家奴不敢违逆,恭恭敬敬地在前引路,将费承引至书房。

    一见了董和,费承拱手一礼,开门见山:“董大人不必多虑,本使此去,无需侍卫,只身匹马便可。”

    董和大惊:“这可如何使得?上使千金之躯,身赴险地,下官自当为上使准备侍卫,贴身保护。”

    费承十分冷静地说:“若是李定谋反,即便是百人同行,亦难以保全。若是李定不反,带那许多人马又有何用?郡守切记本使的话,若是本使一去不归,定要及时上禀相府,不可懈怠!”

    董和哪敢不听,连连称是。

    “本使去矣!”费承一笑,拱手一礼,大步离去。

    牵了爱马,费承有些心疼地抚摸了抚摸宝马失去光泽的皮毛,“这几日苦了你了,只是还要与我辛苦一番。”

    费承却想象不到,马上他就要经历他人生中最为奇幻的一次旅程。

    一路走进汉复县地界,越向前行,费承越暗暗心惊。只见道路两侧的田地规划整齐,一块一块界限分明。虽然已经秋收结束,但未来得及收走的秸秆码放在一起整整齐齐,显然刚刚经历了一场丰收。

    回想起从成都到涪陵郡一路上其他灾区的哀鸿遍野,饿殍遍地,费承不由得由衷钦佩起了这个素未谋面的李定。

    再往前走一段,眼前豁然一块偌大的石碑,上面工工整整的一排字:“汉复县地界——生产建设兵团立。”

    费承自然不知生产建设兵团为何物,于是便理所当然地将石碑视若无物。可接下来的见闻却让他大为震惊。

    走过界碑,两侧的农田更为规整,只见一块一块农田之间用一排排矮小的树苗隔开。费承定睛一看,便知这树是今年刚刚栽下。眼见着眼前这整齐划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格子状农田,费承不由得想起了儒家圣贤一直鼓吹的所谓上古井田制。

    “汉复县真圣人之治也!”虽然那李定多半是敌人,费承却也由衷的赞叹了一声。

    脚下的路面却越来越平整了,马蹄踏上路面,夯实的黄土路面竟然毫无痕迹。费承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费承正在赶路,远远看见几个人影,不由得暗暗提起了提防。走得近了,看见不过是有几个正背着秸秆赶路的农夫。费承不由得心下一松,暗道:不妨向农夫打探打探消息。

    那几位农户人正在走路,眼见着来人骑着马,衣着华贵,便心下里注意了起来。见那马上的年轻人一翻身下了马,直奔自己几人而来,众农夫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费承一手牵着马匹的缰绳,双手抱拳:“几位老丈,晚辈从县外而来,不知这里是何地界了,若是寻那村镇聚集之地,当往哪边走啊?”

    几位老农听得此言,立刻隐晦地意味深长地对视一眼,却并不答话。

    费承没有注意到这几人的异样。毕竟眼前这几人皮肤黝黑,手上满是老茧,一看便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早已放下了警惕。见几人并不搭话,费承便以为他们是有些畏惧,或者是想要些好处。

    费承和善地一笑,随手从衣袖里掏出几块碎银子:“各位老丈,我只是路过,没有恶意。”

    年纪最长的老农接过费承手里的几块碎银,陪着笑脸说道:“小公子,不知想要知道什么事儿,老朽知无不言!”

    费承左右看看,一望无际的田野和笔直看不到尽头的路上没有一个人影,便俯下身来,凑近老农的身边:“这位老丈,可知寻县令张有富要如何走?若是告诉晚辈,当重重有赏!”

    老农与其他众人意味深长地对视了一眼,嘿嘿笑了,露出一口歪七劣八的牙。还没等费承反应过来,老农便一只手揪住了费承的衣袖。

    “你便是李主席说的要我们提防的探子吧!张有富那个狗官你是找不着咯!”

    费承还没明白老农在说什么,但眼见几位庄稼人向自己扑过来,自知来者是敌非友。急忙把手伸向腰间,欲拔出腰间的宝剑。

    老农却死死地摁住费承的手,不让他拔出剑来。庄稼人的力气出乎费承预料的大,没来得及如何反抗,费承便被几位老农扑倒在地上,牢牢摁住了手脚,动弹不得。

    “二哥!早听说村西的王老汉他们前些日抓了一**细,扭送到兵团,上了表彰大会呢!没曾想这等好事儿让我们也赶上了!”一位农户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兴奋说道。

    “别聒噪,快把他绑起来!”年长的老农呵斥道。

    费承原本便多日没曾好好休息,如今被这群农户狠狠扑倒在地,险些摔晕了过去。嘴里呛了一大口黄土,费承脑子昏昏沉沉地感觉到有人把自己的手背了过去,用东西绑了起来。

    听着这群老农口中的话,费承大急,来不及把一嘴的沙子泥土吐出去,便急忙道:“各位老丈!我实无恶意,只是路过此地罢了,不是什么细作!”

    老农在他身后嘿嘿一笑,死死地把绳子打了个结:“还想糊弄老汉,像你这样的奸细,兵团抓了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老汉我去过兵团的防范奸细宣讲会,你的伪装是最差劲的了。”

    众人七手八脚地将五花大绑的费承扛到马背上,牵着马兴高采烈地向着兵团中心所在的汉复新村走去。

    费承缓了好一阵,眼见着几位老农牵着马带着自己越走越远,心下大急:“各位老丈,我真不是什么坏人,我是朝廷的人。你们且放了我,我袖子里还有几两银子,你们统统拿了去,可好?”

    众农户嗤之以鼻,年长的老农道:“好后生,你我无冤无仇,老汉也不为难你,只是把你送到兵团去。但若说是放了你,那肯定是万万不行的。”

    一旁的另外一名农户却面色冷峻,丝毫不客气,“还说自己是朝廷的,吓唬谁呢!抓的就是你们这样的狗官!好不容易把你们打跑,自己翻身做了主人,难道还要让你们打进根据地来,再让我们过不如猪狗的日子?”

    众人纷纷称是:“谁要你的臭银子!”

    费承急道:“快放了我下去,你们劫持了我,形同谋反!谋反是什么罪名你们知道吗?你们可知我什么身份……”

    那位面色冷峻的农户人哼了一声,不耐烦地说道:“休得聒噪!”从怀里掏出一条皱巴巴的手帕,塞进了费承嘴里。

    眼见那手帕脏兮兮的,皱巴巴的,竟然分辨不出是什么颜色。费承正在张嘴说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被拿手帕塞进了嘴里。入口便是一股盐津津的味道,费承大惊失色。

    自幼过着贵公子生活的费承,纵然不是洁癖,也从来没接触过这等东西。被手帕的一股汗味儿熏得大脑一片空白,费承几乎不相信,或者说是反应不过来这群人对自己做了什么。

    费承呕的一声,胃里可怜的所剩不多的东西反了上来。然而嘴里塞着手帕,却吐不出来。感受着嘴里浓浓的呕吐物的味道,费承翻了个白眼,半昏迷了过去。

    ……

    随着马背上的颠簸,费承渐渐清醒了过来。眼前已经出现了大片的建筑物。一排排整齐的青砖大瓦房映入眼帘,费承隐隐约约注意到了自己脚下平整的碎石子路。

    恍惚之间,费承听见老农在对什么人说话:“……同志,那这个人就交给兵团了。”

    一个沉稳的男声传来:“各位老前辈,这个人我们就扣下了,我代表党,代表兵团感谢你们了!”

    老农喜滋滋地说:“不客气,不客气!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兵团的同志,我们可回去啦!”

    【作者题外话】:同志们~我小彭又来啦!我们上了一轮推荐,现在大家手里的每一张银票对我们来说都很重要,求求各位大佬赏一赏手里免费的票子~我正在嗷嗷更新,后面的更新和剧情都不会让大家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