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赤色三国 > 12 建厂(2)
    12建厂(2)

    到底要如何做,才能尽快提高兵团的效率呢?徐冉不得而知。

    而李定心中却早有定计,事实上,他已经为此思考很久了。

    答案就是:引入企业管理机制。

    在后世,现代企业制度的基本特征为:产权清晰,权职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满足上述条件的企业,可以凭借着先进的企业制度和企业文化,在经济体系中迅速成长。

    在当下的根据地,自然不能满足现代企业的管理模式,且不说没有相应的商业技术人才和商业理念,即便是从当前的实际需求和市场环境来看,至少根据地新成立的企业也和政企分开是搭不上边的。

    事实上,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根据地都将以计划经济和战时经济作为经济主体。

    即便是能顺利地搭起企业的框架,短时间内满足根据地的生产要求就可以了。李定暗自想到。

    两天之后,一次兵团代表扩大会议公开召开了。

    李定在陈述完自己对于未来企业的规划和设想蓝图之后,出乎他意料的是,现场的同志们并没有对这个想法有太多的惊讶。

    “主席同志,您的意思是模仿盐铁官营的模式吗?”一名干部举手示意后站起身问道。

    李定恍然大悟,原来同志们领会错了自己的意思。

    相传,最早在春秋战国时期,齐国的管仲为了增加财政收入,实行了盐铁官营的模式。《管子》一书中所说“官山海”,意指便是由中央政府垄断经营山海所得的利润。

    “山”即为山上的矿产,“海”指的便是晒制而成的海盐。

    在汉初,统治者们实行休养生息之政策,放松了对于盐铁的管控。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很多在历史上鼎鼎有名的商贾借助盐铁之利,成为富可敌国的巨商。

    到了汉武帝刘彻时期,为了应对匈奴的军事威胁,汉武帝决心大举兴兵,驱逐匈奴。针对于财政上的困难,他倚重于大臣桑弘羊,搞出了很多民怨沸腾的敛财手段,比如以强权手段强制推行的“白鹿皮币”,“武帝大钱”等等。

    而真正缓解了武帝时期财政问题的,还是盐铁。汉武帝将盐铁的经营权力再次收归国有,凭借着生活必需品的垄断,汉武帝成功筹集到了军费,在远征匈奴的战争中大振国威。

    代价是,百姓所食用的食盐价格翻了整整三十倍,很多百姓甚至因为高昂的盐价放弃摄入食盐。普遍的营养不良,民有菜色是武帝时期的朝野状况。

    到了东汉时期,中央政府迫于世家大族的压力,再次放开了盐铁专营的权力,而改由高昂的税收来代替。

    李定意识到,兵团的同志们误解了自己的意思,把政府经营企业理解成为了政府垄断经营,达到敛财目的的手段。

    李定立刻澄清:“同志们,我们的兵团所有企业的建立和封建官府垄断敛财是不一样的。封建官府的盐铁专营是通过强权垄断生产,从而榨取民间财富。而我所说的兵团企业,是通过集中力量搞规模化生产,从而迅速扩大生产力,满足生产需要。”

    汤和皱起眉毛,举起手来:“克之,我没明白到底区别在哪里。”

    李定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含糊,于是解释道:“简单来说,我们生产出来的商品不会征取高额的利润。我们成立兵团企业的目的,是为了能够凭借规模化生产而有更多的产出。”

    “也就是说,我们的所谓兵团企业生产出来的产品会和现在市场上的商品价格差不多?”彭应之问道。

    “对,甚至于我们的商品在内部销售时,会因为相对更加低廉的成本而变得比现在更加便宜。”

    干部们松开了紧皱的眉头。若是兵团企业成立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压榨民间资本,甚至于垄断出一个高昂的价格,那恐怕就会有很多人明确地表示反对,即便这个政策的提出者是李定,但却与他们接受的政治教育严重冲突。

    现在的兵团干部们,已经有了很高的政治素质了。

    “如果能够保证人民生活不会变得困苦的话,那我同意。”汤和表态了。

    “我也同意。”

    “我也同意。”

    “同志们,那就举手表决吧。”汤和说道。

    表决结果是,通过了成立兵团企业的提案,这次大会在后世经常会被提起。它对历史的走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中国历史上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国有企业诞生了。

    “主席同志,我们的兵团企业到底要经营哪个方面呢?”年轻的小干部孙承彦举手问道。

    李定点了点头,说道,“同志们,关于这一方面我已经想了很久了,第一,军事方面的生产,绝对不可以假手于人,这方面兵团不但要企业化经营,而且必须垄断式的经营,先进的军事设备生产技术更绝不可以外泄。”

    众人纷纷点头,这没什么好说的,军事技术本该如此。

    “第二,便是对于各种机械的规模化生产,目前我们手里只有水车,但在未来还会有更多不同种类的机械设备,这个企业将会帮助兵团进行机械设备的规模化生产和经营。”

    彭应之举手示意,李定点了点头。

    “克之,这样的生产企业也要垄断式经营嘛?”

    “不,”李定摇了摇头,“这间制造企业不会生产很高科技水平的机械,换句话说,民间也可以自发生产这些机械,我很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民间企业拥有这样的生产能力,这样会引起良性竞争,更快地提高生产力。”

    “民间企业?”彭应之眨了眨眼,疑惑道。

    李定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但是既然已经说出来了,他也不打算留到以后去说。

    “不错,根据地还要鼓励成立民间企业,鼓励有农闲时间的群众自发进入小工坊做工以补贴家用,而他们可以自行寻找渠道或者委托兵团将产品外销。这样一来小工坊的实力便会迅速提高,从小工坊变为大工坊,进而成为工厂企业。”

    众人沉默了,大家的脑子都在飞速转动,仔细斟酌着其中的利弊。

    汤和沉吟了许久,率先站起来发出了疑问:“工坊主们必然会竭力试图提高工厂的产能,有谁能保证他们不会因利产生贪念,无情压榨前去做工的农户人呢?”

    干部们纷纷点头,根据地要消除压迫,消灭剥削。一茬地主已经被消灭了,若是这些企业成了新的压迫者、新的地主,那兵团这么长时间的奋斗意义何在?

    彭应之站了起来,笑道:“这是个很容易解决的小问题。往常的地主老财无人制约,肆意压迫百姓,这才成为了人人欲除之而后快的压迫者。如果我们对企业有严格的限制,就一定可以避免民间企业成为新的压迫者。”

    陈明华点头称是:“我们还可以成立相关的监管部门,鼓励群众举报。”

    众人兴奋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地出谋划策,很快便确定了民间企业的行为框架。

    李定在台上笑而不语,他现在很得意于教导出了这样一群人才,革命的大旗终于不是他一个人拖着走了。

    “应之同志,你记录一下同志们刚才的发言,我看大家说的都很有建设性啊!同志们,具体的法规我们以后再讨论,我还有第三个想成立的兵团企业。”李定笑着说道。

    “我第三个想法就是,成立一支强有力的建筑队,这支建筑队暂时以兵团企业的形式成立,成员要求一律有坚定的政治素质。在今后根据地的规模逐渐壮大之后,再将建筑队的编制纳入地方守备部队的编制。”李定说道,“目前建筑队主要承建兵团的大型工程和机密工程。”

    众同志都没有意见,纷纷表示同意。

    ……

    在会议后,兵团在金沙江畔,规划出了大片的土地,在中央及兵团的带领下,建立了金沙江工业园区。兵团集中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物力,在园区内成立了第一批兵团企业,大搞生产。

    一期工程建设了金沙江军工基地,通过大型水力设施,量产锻造高品质的铁质兵器,批量锻造精铁箭头。虽然碍于铁料严重短缺,使产能远远无法最大化,但却仍然生产出了相当数量的装具,有效地武装了防卫部士兵和兵团的民兵。同时,军工基地还利用摇盘和沙子,快速磨制在未来抛石机所将用到的石弹。

    二期工程中,兵团成立了金沙江制造工厂,这座工业基地的职责在于生产、建设、量产大型机械设备,在当下阶段主营业务为大中小型水力设备及配套的民用设施。

    同时,成立了汉复县兵团工程队,工程队员的组成以在战争中受伤或者退役的兵团战士为主,承建道路建设,公共项目施工,大型建筑建造。同时也承接民用建筑的订单。工程队接到的第一个订单,便是在短期可见的未来,修筑简易的金沙江大坝,以增强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