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赤色三国 > 9 建党!建党!
    9建党!建党!

    “同志们!劳动群众们!我代表兵***宣布:汉复县的人民革命已经取得了阶段性胜利!”陈明华在兵团干部扩大会议上,庄严陈述。

    台下响起了雷鸣一般的掌声……

    随着汉复县的土地改革胜利结束,汉复县的秩序迅速得到了稳定。眼看着秋收时节已然来临,漫山遍野的稻谷,小麦都已经一片金黄,沉甸甸的谷穗压弯了秸秆的腰,庄稼人满脸都是欣喜。

    “同志们!我们是人民的队伍,兵团是人民的兵团!我代表兵***,代表兵团长李定同志,号召全体兵团战士,志愿帮助农民同志组织秋收工作!”边阔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汉复县。

    一队队兵团战士立刻响应号召,打着红旗,扛着镰刀,跟着农民一起下到待收割的土地里。各分队队长命令战士们要保持战斗状态,用作战的热情和激情来帮助群众。各分队,各部门自发组织起了收割大比武,农垦部遥遥领先,以至于农垦部长王德发最近走路都像脚底踩着弹簧。

    汉复县一片欣欣向荣,人人都奋发向上。随着李定,彭应之的公开政治课内容越来越深入,一大群工作能力强,政治素质过硬,忠心耿耿的青年基层干部正在崭露头角。

    李定眼看着兵团越来越壮大,凝聚力空前强大,心里十分欣喜。他觉得,干部们已经有了基本的政治觉悟,是时候成立一个强有力的党组织了。

    “我们要成立一个,政治地位在兵团之上的组织,一个强有力的组织,一个领导一切力量服务于人民的组织!”李定沉声说道。

    公元226年秋收时节,在一座普普通通的青砖瓦房里,一个初生的党组织诞生了。这个被命名为中国解放党的组织,在未来将会席卷大江南北,将赤旗插遍中原,以至于插遍欧亚大陆。

    “解放党的党员,不看职位高低,只看政治素质,只看现实表现。”在这样一个思想的指导下,第一批中国解放党员中有相当一部分党员来自于基层。

    中国解放党第一批党员仅仅有一百五十二人,这批党员中,包括了李定,汤和,陈明华,彭应之,季平,边阔,孙承彦等众多中层干部、高层干部。同时经过统计,兵团编制下的防卫部的第一批党员人数最多,足有七十三名党员。他们大多数都曾在土地革命中冲锋陷阵,接受了死亡的考验。

    解放党在建党的三天后便召开了党员扩大会议,在该次大会上确定了党的纲领和党章。

    在后世,共产党的成功,尤其是在建国以前,共产党从五十几人到几百万人奇迹一般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在于党的实事求是态度。也就是通俗地说,党向人民承诺过的,全部都兑现了。这个实事求是的态度,就是共产党之所以能成功的关键所在。

    若是说一九四九年的党组织内部,所有人都懂得什么叫共产主义,认真钻研过马克思的著作,对于人民革命的政治先进性都了如指掌,至少李定是绝对不信的。

    但为什么这个政党能够取得如此奇迹一般的成功,摧枯拉朽一般击溃了旧政权,建立了新政权。原因就在于,党员们能够做到实事求是地做实事,能够理解并且做到为人民服务,克己奉公。

    因此,这也是当下的中国解放党对于党员的要求。

    ……

    中国解放党的第一次全体党员大会召开了。会场在一个很普通的大瓦房中,没有张灯结彩,红旗招展。每个党员都只是有一副桌椅,一竹筒白开水。

    “同志们,首先我们要选出本次党会的书记员。”

    “书记员是什么?”季平困惑地问。

    “我们的每一次党会,都要完完整整地记录,包括每个人所说的每一句话。记录会议并且在会后写出会议总结就是书记员的职责。”李定回答道。

    经过投票,汤和同志被公选成为了第一次党员大会的书记员,他拿着厚厚一捆布条,颇有些哭笑不得。

    “好,我宣布,正式召开中国解放党的第一次全体党员大会,大会的第一项议题是,选出中国解放党的党主席。”李定沉声说道。

    “这有什么可选的,党主席自然非克之同志莫属,其他人谁能胜任啊。”陈明华笑着说。

    李定张开嘴正要说话,便看见汤和的手举了起来,“克之,这句话要记录吗?”

    李定有些哭笑不得,“同志们,我感谢你们对我的支持。但我们党的党章是我们共同参与制定的,里面可有哪一项是说,我可以跳过选举成为解放党的党主席吗?”

    “克之说的有道理。那就选举吧,我赞成克之同志担任解放党的党主席。”彭应之举起手,率先发言。

    “我也赞成克之同志当选党主席。”

    “我也选克之同志。”

    “我赞成克之当选党主席。”

    彭应之清清嗓子,眯着眼数了一下,“全体党员投票决定,由李定同志担任中国解放党的第一任党主席,投票结果为全票通过!”

    中国解放党的第一任党主席诞生了。

    “同志们,我们的第二项议题是,我们如何发展我们的影响力。”

    季平当场便兴奋起来了,倏地一下坐的笔直:“克……主席同志,我们要打涪陵郡城吗?”

    李定摆摆手,“这就要大家讨论决定了,党的风气就是民主嘛。”

    “我不支持武力扩张,”陈明华态度鲜明地表明了立场,“兵团虽然士气高昂,但是武器落后,青壮年兵员十分稀缺。况且现在根据地人人心中都有一口气,若是盲目出兵,导致部队受挫,恐怕会很大地影响根据地的士气。”

    “这就是李主席提到过的左倾盲动主义。”彭应之突然就理论联系了实际,精神抖擞地插了一句。

    季平和一众防卫部的党员一时间都有些气馁了,季平虽然心里老大不愿意,但也不得不承认陈明华说的是正确的。

    “那我们要怎么做?诸葛亮的大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班师回来,到时候数万汉军进剿,兵团怎么抵抗?这不是坐以待毙嘛!”季平皱着眉头说。

    汤和一直在奋笔疾书,此刻突然放下了笔,“同志们,我倒是有个主意……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靠谱。”

    彭应之笑了,“有主意就说嘛,我们老伙计们又不会笑话你。”

    “我这样想,我们不能大规模进军,一以免过于吸引敌人注意,使革命过早地遭遇挫折。但是我们可以派出小股部队,进入敌占区,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帮助那里受灾的老百姓完成土改。”

    季平顿时眼前一亮:“好主意!这就是李主席说过的游击战!若是敌人不加以干预,地主的家兵们自然不是我们的对手,而若是封建主义敌人大军进剿,小分队就可以化整为零,安全地撤回根据地。”

    陈明华,边阔等人纷纷抚掌大笑,“汤和,真有你的,这么奇思妙想的主意也能想的出来。”

    众人纷纷表示肯定,于是大家都目光又都一致投向了李定。

    李定见大家都看向自己,不由得也笑了:“这真是个好主意,我也赞成这样做!”

    “我还想为这个计划增添一些细节,”李定接着说到,“我希望边阔宣传部的同志们也加入到这项工作中来,一路上宣传我们根据地的土改政策,宣传我们的红色思想。”

    “另外,我要求同志们面临危险时,一定要优先保护好当地群众的安全,把他们的安危放在最高位置。同时,要力所能及为群众办实事,帮助群众秋收,让群众真真切切感受到我们是人民的队伍。”

    “同志们,我们的土改队要给当地群众带来实实在在的改变,土改队不仅仅是土改队,也是宣传队,工作队!无论远近,把革命的种子播撒出去!”

    宣传部的一名党员猛的站起身来:“请主席同志放心,请同志们放心!我们一定不会给兵团丢脸!”

    ……

    第一次全体党员大会结束了,这次党员大会正式确立了李定同志的中央领导地位,会议的结束也代表着解放党第一次“输出革命”的开始。

    兵团上下开始了土改队的志愿报名活动,这次报名范围仅限于兵团战士。让所有人为之震撼的是,这显而易见最为危险的任务,却被所有兵团战士们当成了最高的荣誉。所有兵团战士们争先恐后地报名,甚至有两名战士为了争抢一个名额而大打出手。

    经过后来的统计,第一次输出革命由于经验不足,缺乏补给,土改队的战士们伤亡率竟然高达百分之三十。但是这次输出革命取得的极大战果,长远的社会影响力,都远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土改队员们集训完毕,在一个黑暗的夜晚,瞒着所有人,静悄悄地出发了。他们没有身着兵团的统一短衫,没有打着红旗。一群人怀里揣着纲领和武器,仿佛最普通的逃难灾民一般,将革命的火种撒向了茫茫的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