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赤色三国 > 8 劳动者万岁
    8劳动者万岁

    “我看公审大会的形式很好嘛,以后再有阶级敌人,顽固分子,都要依照此例办理嘛。”兵团干部会议上,陈明华面带欣喜地说。

    自从人民公审大会结束后,兵团战士们和群众们爆发出来了空前的热情,无论是干部、战士还是群众,都空前紧密地团结在了一起。根据地建设欣欣向荣,一片大好。越来越多的群众主动要求加入兵团,彭应之的政治课也有了越来越多的旁听者。在这样一个追求自由,追求进步的氛围下,新一代优秀的,政治素质坚定的基层干部正在迅速成长,充实到各个岗位。

    “军心可用!”季平兴奋地一锤桌子,“我看是时候扩大我们的根据地了!”

    一众兵团干部们面带喜色,纷纷点头。如今全汉复县上下已经插满了红旗,一切力量都空前地团结在以李定为核心的兵团领导之下。再加上人民呼声高昂,士气正盛,蜀汉政府内部空虚,或许是时候扩大兵团的影响力了。

    “不如我们的宣传口号就定为:打出汉复县,解放涪陵郡。”彭应之兴奋地满脸通红,“同志们以为如何啊?”

    “好!甚合我意!”季平猛然站起,“战士们求战心切,如狼似虎。官军羸弱,不堪一击。我看这个口号,就很好地道出了兵团战士们的心声嘛!”

    “汤和同志,你怎么不说话,你怎么看这个口号?”

    众人一齐看向了汤和。汤和出身贫寒,在日常工作中却是进步最快。无论是政治素养,还是办事能力,在兵团干部中都是首屈一指。他沉稳又亲和的性格,也让他得到了众多群众和战士们的尊敬和爱戴。

    汤和很喜欢和基层战士们待在一起,时常亲切地询问他们的家庭情况,父母妻小。对于生活中有困难的战士,往往在聊天后家里会收到一笔匿名的钱。其实人人都知道是汤和老同志自掏腰包在帮忙,但他却从来都咬死口风不承认。

    “我看这个口号倒也很好,”汤和笑了,随即微微皱起了眉毛,“就是有些杀气过重,似乎没有体现出兵团的政治先进性。”

    众人也都跟着陷入了沉思,彭应之略微显得有些灰溜溜的,但还是诚恳又谦逊地询问道:“汤和同志,那你看应该怎么做更好?”

    汤和沉吟了一下,“我认为根据地目前的目标,应该是稳固现有的革命成果,早日把许诺给群众分的地解决好。克之同志说过,人民革命是自然而然的,急于扩张似乎有些急功近利了。”

    彭应之听了,也沉吟了一会儿,表态道:“倒是很有道理,我被你说服了。”

    汤和笑了,“只不过是我个人的理解罢了,我们还是一起去问一问克之的意见吧。”

    此时此刻,李定正身在综合工学基地,在炽热的冶炼炉前聚精会神地盯着图纸,豆大的汗珠串成串儿从脸颊上流下。李定身上的短衫已经湿透了。李定却擦都不擦一下,认真地和旁边的工匠争论着。

    “克之,克之!”汤和和彭应之一齐走来,亲热地呼道。

    李定转头一看,看见二人脚步匆匆地赶来,瞬间脸上便露出了真诚灿烂的笑容。

    “你们俩来的正好,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徐冉同志,目前综合工学基地的一把手,徐冉同志可真是位工学天才!。”李定笑着说,丝毫不吝惜溢美之词。“这两位分别是汤和同志和彭应之同志,也都是人民革命的核心力量。”

    三双大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别听克之老同志说的,我哪是什么工学天才。”徐冉有些憨厚地一笑,“我看克之同志才是真正的工学天才,这不,又来给我提供奇思妙想来了。”

    李定哈哈一笑,向彭应之二人展示了手里的图纸,略有些眉飞色舞:“这是水力机械,有了它,我们能省下很多人力物力财力。”

    “他可真是个天才。”徐冉转过头面向汤和和彭应之二人,由衷地说道。

    “不谈这个,不谈这个,”李定拉着三人远离了灼热的冶铁炉,“二位有什么问题嘛?”

    听完了事情原委之后,李定点点头,毫不掩饰对于汤和的赞赏之情:“我觉得汤和同志说的很对!”

    “当前,老百姓最关注的问题就是分地问题,我们既然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要首先解决百姓最关心的问题。”李定认真地说。“我这样想,按照人头,无论男女老幼,均分土地。”

    “女同志的标准也和男同志一样吗?”汤和有些惊讶地问。

    “不错!”李定认认真真地说,“我相信这样能有助于提高女性地位,在未来,我们的根据地要做到男女平等,这对革命有着长远的好处。”

    汤和,彭应之和徐冉面面相觑,交换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眼神。

    李定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眼神,不禁笑道:“你们觉得很不可思议吧!我们在以后会认真讨论男女平等这个问题的。”

    “关于分地,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安排好,”李定突然想到,“汉复县地貌复杂,全县的土地有的在山上,有的在平原,有的肥沃一点,有的贫瘠一点。在分地的时候,尽可能要做到公平。如果实在是做不到完全公平,那就要把更好的土地留给群众,兵团中职位越高的干部,越要最后挑选。”

    彭应之笑了:“克之,放心吧,我早已经给干部们做好思想工作了,大家一致同意的。”彭应之眨了眨眼,促狭地看着李定,开起了玩笑:“反正我的职务也不是最高的。”

    “应之,有你和汤和同志在,真是让我放心不少啊。”李定握住了彭应之的手,由衷地说。

    ……

    在李定的带领下,全体兵团干部和群众代表的共同参与下,崭新的《生产建设兵团土地法》诞生了。

    生产建设兵团最高土地改革法大纲:

    一:废除封建剥削的土地制度,实行耕者有其田的土地制度。

    二:废除一切地主的土地所有权。

    三:废除一切祠堂、庙宇、寺院、学校、机关及团体的土地所有权。

    四:废除一切农村中在土地制度改革以前欠下的高利贷债务。

    ……

    ……

    “兵团要给我们分地啦!”

    激动人心的好消息如同燎原的野火一般,在街头巷尾传播得飞快。紧随其后的,便是一队队的兵团战士带着成群的百姓,从汉复新村村广场,四面八方地呈辐射状进入平整的,井井有条的田地。

    招展的红旗漫山遍野,一队队神采飞扬的兵团战士们举着红旗,带领群众们亲自丈量土地,签字画押。往往有原本穷苦的庄稼人跪在新分得的肥沃的土地中央,抓起一把油乎乎的泥土在掌心搓来搓去,一边搓一边泪流满面。老人们紧紧握住红旗的一角,抱着红旗泪水涟涟;青年人踊跃报名参军,响应兵团号召,要保卫革命果实;无论男女老幼,无不以加入兵团,成为“革命战士”为荣;半大的孩子们在田地间跑来跑去,玩着“兵团战士追逐地主恶霸”的游戏。

    漫山遍野,大街小巷,群众的脸上无不洋溢着亢奋的光辉。

    “兵团万岁!”

    “兵团万岁!”

    群众们由衷地又发出了高呼万岁的声音。

    ……

    “世界上没有什么万岁。秦始皇想万岁,汉武帝想万岁,最终也都万岁不了。时代不停变化,新的总要替代旧的,这是万物的规律,也是历史的必然。我李定不可能万岁,生产建设兵团也必然不可能万岁,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是万岁的。”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东西是万岁的话,思想是万岁的,因为思想总会长久的流传下去,佞臣再过一万年,也要被后人口诛笔伐,跪在历史的耻辱柱下。全新全意为人民的好同志,他的丰功伟业再过一万年,也会被后人景仰。”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东西是万岁的话,那么人民万岁!劳动者万岁!无论历史的走向如何,无论时代的大潮如何,人民总归都会延续下去,人民的力量也将生生不息,永不断绝。正是这样万岁的力量,可以颠覆一个旧政权,创造一个新政权。正是这样万岁的力量,让华夏文明代代流传,永不断绝!”

    “同志们,我们还要纪念我们已经牺牲了的好同志,和在未来人民解放道路上将会倒下的好同志。倒下的可能是你,可能是他,也可能是我。牺牲者们的名字终究都会被遗忘,但是他们为人民解放所做的牺牲,他们为人民革命所流淌的鲜血,他们挺起胸膛面对敌人闪亮钢刀的精神,都将被后人永远铭记!”

    “亲密战友们,各个岗位的同志们,团结的、觉醒起来的群众们,让我们共同努力,为建设一个没有欺凌,没有压迫的世界而奋斗!”

    “我们有一个永恒的口号,同样这也是永恒的真理,那就是!”

    “人民解放万岁!”

    “无产者万岁!”

    “人民万岁!”

    “受苦受难的劳动者,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