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赤色三国 > 7 人民公审
    7人民公审

    “同志们,我们一定要为人民群众做好宣传工作。公审大会不是造反大会,而是人民向双手沾满血污的阶级敌人讨回公道的平台,我们要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有冤债的讲冤债,有血债的讨血债,我们兵团一定会为人民群众做主的。”边阔如是说。

    张有富等人早被告知了即将面临人民公审,然而在他们心中,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刚刚听了人民公审的消息,张有富便哈哈一笑,喜形于色地对张有田说:“太好了!若是交给李定来决定,你我怕是都要没命了,如今交给泥腿子们搞个什么劳什子公审,你我就保住命了啊!”

    在张有富的心中,这群号称兵团的反贼,一个个不惧朝廷法度,把脑袋别在腰间,个个都是亡命之徒。说实在的,他还真怕了这群不要命的人。但那帮穷困潦倒的泥腿子能有什么胆气?若是要了朝廷命官的命,形同谋反,身死族灭。这群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穷酸们敢吗?

    其他众地主,大小官员也都作如是想。

    ……

    在被押往汉复新村村中心广场的路上,张有富心中是无比震惊的。

    他往常当县太爷时,也会经常听到这边的消息。下人们在闲聊的时候总是会提起,汉复县的广大农村地区是如何如何被李定建设得如世外桃源一般。张有富每每听到这样的消息,心中都是嗤之以鼻的:料想这群井底之蛙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怕不是以为皇上的宫殿也不过是茅草屋子翻个新。区区一个县村,又是在罕见的天灾之后。任凭他李定有天大的能耐,短短几个月又能有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然而一路上的一切让张有富等一众地主老财,封建官员们大开眼界:路过村庄的外围,看见一望无际的田野被一排排矮树划分成了格子状,田地里抢种的庄稼刚刚露出小苗儿,远远看去灰黄色的土地上蒙着一层薄薄的绿雾,田边的水渠规划得井井有条。

    顺着平整结实的夯土路面一路走来,一路上路面两侧都挖好了排水沟,每隔几尺便是栽种的一颗小树,时不时还看见有身穿统一样式短服的兵团战士在给路面洒水。村子中心的地区,已经铺上了平整的碎石子路,甚至还有往来的商贾在大量倾销产品。

    尤其让众人惊讶的是村庄里成片的一模一样的青砖大瓦房,即便是张有田家的下人也住不了这样宽阔明亮的瓦房,放眼望去,统一的尺寸和毫无花哨的朴素样式都让众人震惊不已。

    更让众人抬不起头的是,一路上的农户人投来的看稀奇的目光,这种目光里往往夹杂着愤怒。一众地主老财,大小官员们都有些心虚地垂下了头。唯有前县令张有富高高昂着头,嘴角挂着冷笑,一脸不屑地大踏步往前走。

    走入村中心广场,只见宽阔的圆形广场上铺着崭新的石砖,广场周围红旗招展,气氛热烈,围观的兵团战士和人民群众人山人海。

    李定,彭应之,汤和,陈明华,边阔,季平等一众军政干部全部出席,坐在高高的主席台上。

    “各位父老乡亲们,革命战友、同志们,我是生产建设兵团长李定。被战士们押来的,是我们的阶级敌人,他们是土豪劣绅,封建走狗。今天我们齐聚此地,就要为受苦受难的人民群众,向他们讨一个公道!”

    人群沉默了一瞬间,突然就爆发起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红旗招展,群众们狂热地挥舞起手中的东西。

    “李定!你放屁!我何罪之有!我乃丞相府委派的朝廷命官,你凭什么审判我!你敢吗!”张有富突然极力挣扎,梗起脖子大喊道。身旁押着他的战士猝不及防,差点被他甩下台去。

    群众们竟安静了一瞬间,所有人都被这个顽固的反革命分子的暴烈所震惊了。

    “无论是丞相府,还是历朝历代,乃至于我们的兵团,政治权力无不来源于人民大众!这就是我们有权让人民审判你们的理由!”季平拍案而起,大声怒斥。

    场下围观的群众欢呼起来,鼓掌喝彩声,对张有富的嘲笑和怒骂声响彻云霄。

    “你到底有没有罪,你说了不算,我们兵团也说了不算,只有人民大众说了算。如果人民确实宣判你没有罪,我们会将你无罪释放的。”汤和站起身,沉静地说,“接下来,我们就把这个权力交给人民!”

    场下突然又安静了,过了不知多长时间,突然有个颤巍巍的老妇人站了起来,“各位兵团的官爷,老婆子我有冤想申,你们真能为我老婆子做主吗?”

    李定站起身,大手一挥,场上顿时鸦雀无声。“老奶奶,我们不是什么官爷,我们和大家一样,都是穷苦百姓的孩子啊!您但说无妨,如果所言属实,我们一定为您做主,也一定不会有人能对您打击报复!”

    “好!好啊!李定,我认得你,百姓的命都是你救的,你的话老婆子能相信!”老妇人拄着拐颤巍巍地走上来,突然扬起拐杖,指着台上的张有富怒道:“狗官!我认得你!你是张有富!你说!你把我的两个儿子送到哪里去了!”

    “老婆子今年七十有三了,十五年前老婆子的男人战死沙场,至今不见尸骨。老婆子原本有两个儿子,大儿子随着先帝征战,死在了夷陵。去年丞相府募兵,我家本不在募兵范围内,这狗官却说什么不去参军要交免征银。我老婆子家徒四壁,无钱给他,他就强拉了我二儿子去打仗,至今生死不知!”老妇人一头银发根根立起,“你说,我儿子哪里去了!”

    “说!哪里去了!”场下万千群众一齐怒喝。

    “你还我儿子!”

    “还老奶奶的儿子!”全场齐声呼喊!

    “我也有冤!”,一名大汉猛然站起,“我有一小女,年方十三,十分美貌,却被大地主张有田相中,要纳为小妾。我女誓死不从,竟被张有田遣家奴轮流奸污,活活毒打致死!他犹不解气,还诬赖我欠他家五百两银子,将我告到官府。张有富与张有田蛇鼠一窝,硬生生把我全家下狱,若不是前日兵团战士相救,只怕也要陪小女一起去了!”

    大汉泪流满面,目眦欲裂:“张有田,你还我女儿命来!”

    “还闺女命来!”万千群众一齐怒喝,无数手臂握紧了拳头高高伸起。

    “我也有冤!”

    “我也有冤!”

    ……

    老妇人猛的冲上台去,“乡亲们!该怎么判决这个丧尽天良的狗东西!”

    “杀!”“杀!”“杀!”场下无数群众,义愤填膺,杀声如同山呼海啸一般。

    张有富终于觉得头抬不起来了,此刻面临万千的杀声,他终于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他想起了一句老话,“国人皆曰可杀”。如今他深刻地感受到了这句话的重量。突然间,又想起了李定义正言辞地对他说:“不要成了独夫民贼!”。他低下了头,紧紧闭上了双眼。

    一旁其他的被指认出罪责的地主乡绅,大小官僚们,早已失去了勇气,有的人已经摊成一团,屎尿横流,还有的人已经干脆昏过去了。

    陈明华看了一眼身边的李定,看见李定微微点了一下头,于是站起身来,“父老乡亲们!同志们!经人民公审一致同意,兵***予以批准。对于封建走狗,大贪官张有富的罪名是:谋财害命,以公谋私,苛待忠良,荼毒人民……而判决是:死刑,立即执行!”

    “大地主张有田的罪名是:构陷罪名……而判决是:死刑,立即执行!”

    “土豪劣绅赵尹……”

    “土豪劣绅齐明礼……”

    “封建敌人的走狗,狱吏王五……”

    “大地主吴中……”

    “…………而判决同样是:死刑,立即执行!”

    张有富已经听不清陈明华在讲些什么了,也注意不到身边其他面临判决的人了。他其实已经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哪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山呼海啸般的喊杀声已经摧毁了他的意志,恍惚之间李定坚毅的脸仿佛就在他面前,坚定的,一字一句地对他说,“不要成了独夫民贼”,“不要成了独夫民贼”……

    在张有富一旁站立的刽子手在全场的欢呼声中,举起了手中的大刀。张有富认命地紧紧闭住双眼……

    大刀猛然劈下!

    老妇人高高举起拐杖,“兵团万岁!兵团万岁!”

    “兵团万岁!万岁!”全场的群众齐呼,兵团战士们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一齐欢呼起来。

    李定猛然战起,大声呼道,“人民万岁!受苦受难的劳动者万岁!”

    “人民万岁!劳动者万岁!”

    “人民万岁!”

    “受苦受难,一无所有的劳动者万岁!”

    小小的广场上,枷锁被砸断的劳苦大众欢声笑语,来自人民的呼声汇聚成气势滔滔,奔流不息的大江大河,一往无前地奔向辽阔的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