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赤色三国 > 3 出路
    3、出路

    李定和队部的其他同志一起,在及膝深的烂泥之中挥汗如雨,他始终坚定地相信,唯有身体力行,才能给同志们做一个好的表率。

    “克之,咱们的粮食不多,就算把所有人的粮食加上官仓的屯粮统计到一起,不管怎么节省,都最多只能坚持半年。”陈明华有些忧虑地说。

    “官仓的粮食指望不上,张有富不肯开仓拨粮了。”汤和恨得牙根直痒痒。

    自从从县令的晚宴回来之后,张有富就开始想方设法地给救灾小队添乱子,经过内部会议和几次学习,每个人都明白这是因为李定二人和县令撕破了脸皮,但却没人怪罪他们。县令说的话经过大家宣传之后,让每个灾民都恨得咬牙切齿,各种杀官造反之类的话题越来越多。

    李定得知众人的求战情绪之后,反而不大高兴,他立即召开了全体干部大会,并且邀请了群众旁听。在会上他严肃并且深刻地说到,“第一,人民革命不是杀官造反,反而是埋头建设,是我们这一小部分劳动者带领更多劳动者凭借双手和劳动获取平等,自由和财富。第二,日益高涨的求战情绪不是纯粹的革命心切,而是干部和群众对于张有富私人的仇恨,我们在做工作的时候,一定要分清这个关系,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同志们要严肃对待。”

    随着时间的推移,道路已经重新铺好。救灾小队带领群众按照事先规划好的图纸,平整了土地,挖好了排水沟渠,筑好了堤坝。甚至在同时把其他生活设施也逐一建设起来,整个涪陵县已经初步度过了涝灾,一片欣欣向荣。

    然而此时,汉复县外的广大地区仍然处于涝灾的水深火热之中,很多地区的树木都成了白杆杆,树皮全被灾民扒光吃了。外地的灾民们无法生存,听闻汉复县每天有粮食,也顾不得丞相府严禁百姓流窜的禁令,纷纷拖家带口来逃荒。这给汉复县地区的公共秩序造成了极大混乱,同时也让本就捉襟见肘的资源更加稀缺。针对难民逃荒的问题,李定立刻认识到了其中的重要性,以最快速度召开了干部会议。

    “我认为,接纳难民的时机还不成熟,这是有客观依据的。我们组织内部讲究实事求是。那么实事求是地说,不能接纳难民的原因就在于粮食不足。我们的抢种工作已经完成,但等到明年收获还要至少五个月。经过统计,在逃荒难民来之前,本县的粮食,即便是包括官仓在内,最多也只能坚持两个月,算上山上的野草,树皮,勉强倒还能支持到收获。现在第一官仓指望不上,第二要吃饭的难民越来越多,所以接纳难民是不可能的。”汤和沉声率先发言。

    众人都沉默了,到底是看着外地的灾民饿死,还是所有人一起饿死,看起来是简单的选择题,但所有人都下不了这个决心。

    “如果放任灾民进入汉复县,秩序问题也是个大问题。”二小队的一名年轻干部忧心忡忡地说,“外来灾民进入我们根据地之后,拦路抢粮食时有发生。更有甚者,有的难民把我们抢种的种子都从地里挖了出来,用以果腹。这样的事情被巡逻的队员和其他群众撞见很多次了,被我们队员看见还好,最多是撵走罢了,但有的盗挖种子被群众看见,往往都要被打出人命。”

    “纵然问题很多,但也不能不接纳外地难民,活活看他们饿死。我建议把外地难民和本地人分开管理,外地难民集中起来,给予少量粮食,能否活下去只能听天由命。”陈明华表示。

    “集中管理是不可能的,丞相府命令无路引不得流窜郡县,如果把他们集中起来,灾民们可能会以为我们要对他们动手。”

    ……

    “大家不要再说了。”李定低沉的声音响起,“我问大家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们组织的宗旨是什么?”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众人受过太多熏陶,下意识便答了出来。

    “第二个问题,外县来逃荒的难民算不算人民?”

    众人瞬时间都沉默了,对啊,外地的难民当然也算人民,至少是人民的一部分,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饿死。

    “大家不要只看问题的表层来讨论,我们要看问题的本质。既然看到了这个本质,那么要不要接纳流民的问题就不用继续讨论了”李定温和却坚定地说道。

    “粮食数量的问题我们之后再解决,首先要解决的是秩序的问题。第一,我们要对外来流民一视同仁,编入群众队伍,规范化管理,这是对待难民问题的根本宗旨。”

    李定沉吟了一会儿,说到:“我有以下几个建议:第一,新来到根据地的群众统一编入工程队,正好我们群众的房屋都需要重建,工程队将承担起这一任务,这一项任务由陈明华同志负责,要尽快搭建砖窑,争取在两个月之内,全县人民住入青砖大瓦房,建设新农村。”

    “第二,成立人民巡逻队,由我们的干部和群众自愿组成,负责每日不定时巡检,对于不听安排的,破坏群众财产的,尤其是趁火打劫的,要严肃处理。”

    “第三,要做好新群众的思想教育和政治工作,这方面由彭应之负责,包括我在内的所有干部你都有权力征调,对于愿意学习的群众,要组织干部们教会他们读书识字。即便是对于读书认字没有兴趣的群众,也要做好基本的政治教育,最起码要知道什么叫革命。”李定微微一笑,“听了这么久的课,你也要为人师了,考验你学习成果的时间到了。”

    彭应之没想到李定会对自己有如此大的信任,不由得喜形于色,“克之同志,你放心,我一定做好这项任务,有不会的我来向您请教!”

    “第四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正所谓大灾之后必有大疫,我们一定要做好这方面的防范工作。这项任务由汤和同志负责,我总结了一份防范疫情说明书,包括生活卫生,公厕建设,饮水卫生等等,一定要做好宣传工作,如果遇到阻力,你有权力强制实行。”

    汤和接过李定手中的竹简,细细看去。虽然很多他都不是很理解,比如为什么水一定要烧开才能饮用,但凭借对李定的无条件信任,他也决心把这项任务完成好。

    李定看着众人的表现,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往常他一向都是亲历亲为,这次是他给众多同志的一项考验,希望这些同志们能尽快地成长起来,独当一面。在短期的未来,他还要在根据地建立自来水水塔,通过竹筒给新农村供水,好在新房舍的集中规划大大降低了这项任务的难度。同时他也准备尽快将水力锻压设施提上日程,这项由他亲自设计的水力设施将很快承担起锻造铁器和灌溉农田的作用。这些工作都需要大量有能力的干部。

    “归根到底,根本的问题还是粮食短缺问题,哪怕是最严苛的配给制度,也无法满足越来越多的人的需求。关于解决粮食问题,我有个建议,希望同志们给我提提意见。”李定诚恳地说。

    “克之同志,不要客气了,你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吧!”众位同志纷纷表示到。

    李定反而严肃起来了,“关于这个问题,我还真得听听大家的意见,我的想法是,我们的土地和粮食都被剥削阶级巧取豪夺走了。平日也就罢了,但现在我们都要活不下去了,是不是必须得找他们拿回应该属于我们的东西?”

    众人面面相觑,试问谁不想把这些东西要过来呢?可现在县令张有富连官仓都不给放,更别提带领士绅们动用私产赈济灾民了。尝试倒也不是没有做过,当初李克之不也亲自去张财主家要粮食嘛?

    彭应之突然反应过来了,他瞬间瞪大了双眼,问道,“克之,你的意思是,不管他们愿不愿意,我们都自己去拿回来?”

    彭应之是个读书人,读书人脸皮比较薄。李定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把抢东西说的这么文雅又清新脱俗,一时没忍住就笑了出来,“没错,我是有这个想法,你们大家觉得呢?”

    底下的同志们都懵了一下,按理说他们都知道,迟早要打倒这些剥削阶级,但谁都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还是彭应之先反应过来了,他沉吟一会儿道,“我同意这个做法,地主们本来就不会点石成金,家产还不是剥削劳苦大众得来的。所以这也不是抢东西,而是把我们的东西拿回来,理所当然。”

    众位同志大多也持赞成态度,毕竟此刻机会难得,诸葛丞相带兵征战在外,益州各地天灾程度大小不一,可谓是阶级敌人最虚弱的时候。

    “同志们,我们在拿回东西的时候,也要对阶级敌人甄别对待,对于恶贯满盈,手上沾满人民鲜血的穷凶极恶的敌人,我们要严厉打击;对于以劳动致富,平日里名声也很好的地主,我们也要加以区别对待。”

    此言一出,便不再有反对的人了,大家举手表决,一致通过。一场轰轰烈烈的人**动就这样拉开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