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拽妃别拦我上天 > 第9章:气昏头的太子殿下
    姬叶风等人身上的禁制是直到第二天才解除的,他们被捆了一夜憋了一肚子怒火,气势汹汹的出了藏书阁,打算给姬泫雪一个教训。

    走到半路上,姬叶风还是冷静下来了将身后的人拦住,怨气颇深的看向龙诀阁的方向。

    姬泫雪的大靠山老爷子回来了,他跟姬泫雪硬碰硬就是以卵击石自讨苦吃,但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姬泫雪,你给我等着瞧!

    姬泫雪坐在椅子上认真的看着万界丹术,姬伊凡老老实实的坐在床上玩儿着玩具,她自从上次从苏姨娘那里回来,便将弟弟接到她这里了。

    她虽然不怎么喜欢熊孩子,但是这个傻娃娃挺乖的不哭不闹,饿了就指指自己的嘴巴跟她说饿了要吃东西,她直接把姬伊凡当大号的洋娃娃养了,还乐在其中!

    至于她接姬伊凡来她这的原因,是苏姨娘说她现在的能力护不住姬伊凡,所以便请求姬泫雪暂时收留她的儿子,直到苏姨娘从偏院搬回正院再接回去。

    姬泫雪自然欣然答应,既然说好了要做苏慧的靠山,那么这点小事她还是可以帮到的,但是做她靠山也不是白做的,苏慧必须尽快取得姬武鸣的欢心,跟殷紫汐有一争之力才可以。

    她懒得天天应对这些后院的女人,她只需要布局让她们自寻烦恼就行了。

    接下来的这些日子,姬泫雪就一直在研究万界丹术,直到半个月后,她将这本书用力合上,一抬头便看到了爷爷用充满担忧的眼神望着自己。

    姬泫雪有些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爷爷怎么这么看着我,难道是我变的更丑了吗?”

    姬天雄顿时横眉立目,一脸责怪的表情。

    “瞎胡说什么,你在爷爷眼里最漂亮!”

    姬泫雪嘴上的笑意怎么都止不住,她算是明白那句话了,在家人眼里你永远是最美的。

    “爷爷,你刚刚为什么那么看我啊?”

    不提还好,一提这姬天雄就气到不行。

    “你说呢?你看这本书是走路也看,吃饭也看,有时候晚上甚至连觉都不睡,要不是我认识书名,都要你为你看的是什么勾魂的邪术了。”

    其实他更为担心的是他看出乖孙女儿想要成为炼丹师,可就必须要有火灵根,而且还得需要天赋,可她没有灵根,所以她无论在怎么喜欢也没法炼制啊!

    这话说出来不可谓不打击人,所以他一直十分焦虑,到底怎么才能委婉的说出来,不伤乖孙女的心。

    姬泫雪自然知道爷爷心中所想,但是她一点儿都不担心。

    前世她还是一个婴儿的时候被亲人遗弃,是一位老和尚将她捡回去收养的,老和尚一手医术出神入化,而她这个人在医学上天赋极高,所以老和尚对她更是倾囊相授,她年仅十七岁时她的医术就已经可以跟老和尚相提并论了,这一点连老和尚都叹为观止。

    只是后来一群黑衣人突然闯入寺庙杀了老和尚,将她和寺庙中其他的师兄弟们带走,她的世界从此一片黑暗。

    她熬过地狱似的训练,出色的身手和一手医毒双绝,让她很快成为国际杀手榜排名第一的杀手,她叛经离道、邪魅强大、又狂又拽!是个走到哪仇恨值拉到哪的存在!

    回过神,姬泫雪从回忆里挣脱出来。

    她冲着爷爷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笑,拍了拍爷爷的手。

    “爷爷,我心中有数,你不必再劝我了。”

    炼丹不一定非得靠火灵力,她这些天反反复复读这本万界丹术,已经想到了该怎么用自己的方式来炼制了,而且八九不离十会成功!

    姬天雄看她执意不肯放弃,也只好暂时想劝她放弃的心思,就让小家伙忙去吧,有目标有追求总比浑浑噩噩的活着要强。

    “行,咱家宝库里还有几个炼丹炉,我挑个好的给你送过来。”

    对于自家爷爷的全力支持,姬泫雪的心里暖暖的,除了前世那个老和尚,这个白捡来的爷爷是第二个对她好的人了。

    这几日姬泫雪闭门不出,并不知道外面有些事情在不断发酵。

    太子殿下搞大了自己未婚妻妹妹的肚子这件丑闻,不知是从谁口中传出来的,已经在京都传了个遍了。

    流言最后传到了宫炫影的耳朵里,他愤怒极了,一把将手中的竹简掰成两半。

    “我他妈哪搞大了怜蕊的肚子?到底哪来的流言!”

    一个看起来身体有几分柔弱的男子走了进来,他长得是说不出的魅惑乱人心,男生女相,能让所有男人和女人疯狂,他叫仇梵伶,宫炫影的幕僚之首。

    “人我帮你找到了,我把他杀了给你出出气怎么样?”

    宫炫影立刻站起身来,气昏了头了。

    “不行,我要亲自抓住他,带路!”

    太子和姬怜蕊被黑成这样,完全归功于那个少年书生,他凭一己之力到处说书,终于搞臭了宫炫影和姬怜蕊的名声。

    最后在一个茶馆,宫炫影将说的愤慨激昂的少年给当场抓住了!

    “放开我,放开我!你以为你是太子我就怕你吗?我敢发天地誓言说我说的句句属实,你敢吗?你真的没有跟你未婚妻的妹妹偷欢吗!”

    宫炫影上前用手中羽扇抬起少年的下巴,随后羽扇突然出现尖尖刀刃,只要他在微微一用力,这个少年就可以尸首分离。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说,别自寻死路!”

    少年书生不屑一笑,连句话都懒得说一句,宫炫影的眼角微红,手中的羽扇刺进了少年的血肉里。

    一旁的仇梵伶将少年的头摁在地上,一脚踩在少年的脸上。

    “贱民也敢议论皇家贵胄,太子殿下也是你能说的?”

    一听这话,周围群众乍然陷入乱状,愤怒夹火般的目光和铺天盖地的讨伐谩骂群起而攻之!

    宫炫影没想到百姓居然公然对抗他!他不就是对这个书生动手了吗?又没杀成,这群人闹什么闹!

    他此举,非但没有起到震慑作用,还受到了愤怒的平民前所未有的抵制!

    “品行低下不配为太子!”

    “连未婚妻的妹妹都不放过的禽兽!”

    “当街杀人辱骂平民是贱民!那你又高尚到哪去?”

    事态愈发严重,宫炫影脊背一凉终于冷静了下来,事情失控了……

    仇梵伶拉着被困在人群中压抑着不攻击百姓的宫炫影,身体轻跃跳上房梁,带他离开了这里。

    回到东宫后,宫炫影泡在冷水里,他回想刚刚的一幕就觉得有些烦躁,被那么多民众谩骂抵制他还是头一回!

    他现在心里非常懊悔,当时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姬泫雪,明明就是一个废物偏偏搞出那么多事,害得他现在挨骂!

    他却没有想过,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出轨未婚妻,又带着手下冲动行事在大街上喊打喊杀引起民愤,他不至于被百姓讨伐谩骂。

    这时,门被人敲响,那人似乎没有想要里面人同意的意思直接推门而入,丝毫不顾及。

    仇梵伶看着屏风后面,偌大的温水池里面的水已经被换成了冷水,屏风是半透明的,只能依稀看见一个人影绰约的身姿。

    听到熟悉的敲门声,宫炫影只向门口看了一眼就知道来人人谁,他对着仇梵伶颔首示意。

    “要不要过来一起泡泡?”

    仇梵伶嫌弃的看了一眼池水,对他泡冷水澡的行为表示非常不满。

    “自古女为阴男为阳,女修泡冷水对修为有好处,你个大男人泡冷水是怎么回事?”

    宫炫影将水浇在脸上,他搓了把脸。

    “心烦,压不住心中的火气。”

    说完,拿着浴巾擦拭好身子便穿起了衣服,他看了一眼一直盯着他的仇梵伶,俊脸一黑。

    “看什么看,过来。”

    仇梵伶立刻收起玩世不恭的表情,毕恭毕敬的走了过去。

    “连夜将这份东西送往姬府,给怜蕊送过去。”

    仇梵伶不乐意了,撇了撇嘴。

    “你不有侍卫吗,干嘛让我做这种事,我是幕僚不是跑腿的。”

    “你实力比他们强,让他们做这种事我不放心。”

    一听这话仇梵伶又高兴了,打包票的拍了拍胸脯。

    “好,那我这就去送。”

    前脚仇梵伶刚走,宫中的圣旨就下来了,宫炫影手里拿着明黄色圣旨的,心中一咯噔。

    父皇那边那么快就得到消息了吗?他刚想找仇梵伶商量对策,结果发现人已经被他派出去走远了。

    庄严肃穆的金銮殿上,一个身穿明黄色缎子,头戴金冠的男人,劈头盖脸就是给下面跪着的男子一顿臭骂。

    “你是不是疯了?就算你再不满朕赐下的婚事,你也不能背着朕搞大你未婚妻妹妹的肚子啊!你还当街杀人?朕快要被你气死了!”

    宫炫影面色难堪,他急忙解释生怕父皇误会。

    “父皇,事情不是这样的,儿臣根本没有碰过姬怜蕊,她也根本没有怀孕,这件事是姬泫雪给儿臣下的套!那个书生在外面乱嚼舌根,对儿臣百般抹黑,儿臣、儿臣只是想出一口恶气,皇家荣誉不容这种垃圾污蔑!”

    宫择天要被气笑了,手指着宫炫影。

    “姬泫雪是个练修为都没有的普通人,你告诉朕是她给你下的套?你连个普通人都不如?还有为了维护皇家尊严,你就要当街杀人?我真是看错你了。”

    他扔下一沓奏折,摔到宫炫影的脸上,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失望。

    “给我好好看看,这些都是最近来宫里弹劾你的奏折,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

    宫炫影面色阴沉的看着这些奏折,上面的话都是他都做了多过分的事,更甚者还有要罢黜他的!他记住了上面的一个个弹劾他的人名,手攥成拳,恨得不行!

    总有一天他会好好“招待”这些人的!

    他强忍着怒火,抱拳作揖。

    “父皇,这些日子是儿臣被气昏了头了,才做出这些荒唐事,儿臣自愿请罪闭门思过一个月,罚奉一年。”

    没想到宫炫影能够这么快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宫择天的目光变得缓和了一些,毕竟是他最爱的妃子生下的孩子,到底狠不下心太责备他。

    只不过宫择天的言辞中还是带着不可忽视的严厉。

    “那你就好好在太子府中闭门思过,这些天姬将军老往我御书房跑,闹着解除婚约,朕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看父皇并没有打算要将他跟那个废物解除婚约的意思,这令宫炫影内心十分愤懑。

    “父皇,儿臣不喜欢姬泫雪,她就是个废物我可是太子,她根本配不上我!”

    宫择天的脸瞬间阴沉下去,怒拍桌子。

    “那谁配的上你?姬怜蕊吗!”

    他的内心一颤,父皇怎么会突然提起怜蕊?

    “别以为你私底下的那些事我一无所知,我告诉你,姬泫雪可是镇国将军姬天雄的嫡女,就凭这一点就算她是废物你也得娶!你是太子,你就得清楚有些事它由不得你的喜好!”

    姬怜蕊?天赋好一点的庶出罢了,太子要是娶了这么个女人做正房,不得让外面的人笑掉大牙!但是姬泫雪就不同了,她背后有姬天雄!

    太子娶了她,就等于无形中牵制住他!那么厚的军功和威望颇深的姬天雄,他已经够不安了,如果太子娶不到姬泫雪,他根本想不到其它办法能够掌控姬天雄了!

    宫炫影没想到父皇真的知道他和怜蕊的事情,父皇的话他心里都清楚,可是他喜欢的人是怜蕊啊!就因为一个身份他就得娶那个又丑又无能的废物回来吗?

    不!他绝对不会妥协!姬泫雪,我早晚有一天弄死你!

    正在床上躺着脱衣睡觉的姬怜蕊的房门被敲响了,她有些不悦,这个时候哪个不长眼的打扰她清净?

    她打开门,却发现自己的侍女倒在地上,地上放着一个盒子。

    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了,她欣喜的拿起盒子就回了屋将门关上,并没有管还躺在地上的侍女,反正只是被迷晕了昏睡过去而已,又出不了什么事。

    她打开盒子后发现里面放着一个玉佩,她认出了这是象征太子的身份玉佩,她拿起了满心欢喜的转圈圈,然后用手帕擦了又擦。

    随后她注意到里面还有一张纸条,她如视珍宝的拿了起来。

    “半月后宫中赏灯宴我会安排一切,我的妻子只能是你。”

    这一夜,姬怜蕊又是哭又是笑,兴奋的一夜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