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我拿了女主剧本 > 第八百六十六章:女皇 29
    一个是公主殿下亲自求来的正夫,一个是后面塞进去的,到时候谁的身份更高,一目了然。

    她与右将军不相上下多年,绝对不能在这个事情上被压了一头。

    若真要嫁,至少也得是未来女皇陛下的侧夫,绝对不能成为一个普通公主的侧夫!

    丞相从不觉得六公主殿下能够坐上皇位,要知道其他三位公主要么就是背靠大山,要么就是父家权势滔天。

    像软娇娇这种父亲普普通通,在宫中没有一点存在感,自己也在宫中闷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出了头,还出去北疆那么遥远的地方。

    若说其他人离皇位只差几步,那么,软娇娇差皇位就是十万八千里,她可不想和墨耀元那个蠢货一样,把筹码全部都放在了软娇娇身上。

    不过这些事情,她并不打算和丈夫说,一个常年守在后宅的男人,她并不觉得他能有什么远见。

    可惜丞相大人并不知道,这个主意是他的好儿子有意暗示丞相正夫的,为的就是嫁给软娇娇。

    或许连温郁自己也说不清,他到底是为了看好软娇娇而想嫁,还是纯粹的想要嫁给软娇娇...

    ——

    大婚后的几天,对于软娇娇而言,和现代的蜜月期其实是一个道理。

    她自觉之前那样折腾墨佑安,还差点害得他丧命,很是亏欠他,为此,软娇娇从之前的冰美人,化身小娇娇。

    恨不得黏在墨佑安的身上,成为他的小尾巴,墨佑安去哪,她就去哪。

    墨佑安刚成亲,还不像后来那样“热情似火”,对于软娇娇的调戏,每每都是脸红心跳,招架不住。

    “娇娇,别这样。”

    软娇娇装作不清楚,故意贴近他的胸口,鼻尖对着他的下巴轻蹭了下,坏心眼的逗他,“别怎样?”

    “这样不好。”墨佑安哪怕明知道软娇娇是故意的,也还是脸红的不行。

    软娇娇乐不可支,笑容明艳不可方物,“怎么不好了?”

    他耳尖泛红的无措道,“光天化日之下,这样...有辱斯文。”

    软娇娇这下差点把肚子都笑痛了,墨佑安这话放在他自己身上一点也不可信好吗?

    他现在是还有些束手束脚,等后面全面放开束缚了,软娇娇还能不知道他的性子?什么斯文?他会直接选择无视。

    她指尖在墨佑安的胸前画着圈圈,似笑非笑道,“墨佑安,你是将门之子,又不是丞相之子,怎么比那些老古板还要迂腐啊!”

    墨佑安,“......”

    软娇娇已经习惯了他的迂腐,反正不管到哪个世界的他,总是这样害羞。

    她看到墨佑安白皙好看的耳朵,忍不住的捏了捏,男人的耳朵虽然不像女子那样的敏感,但对于墨佑安而言,这算是一个新奇的体验了。

    除了软娇娇如此胆大,其他人根本不敢这样对他。

    墨佑安耳尖微热,虽然不太习惯这样,但还是纵容着软娇娇的胡闹,眼底含着浅浅的缱绻温柔。

    似乎是担心软娇娇会因为动作太大而摔倒,还特意搂住她纤细的腰身,这倒是方便了软娇娇得寸进尺!

    软娇娇直接抱着他的脖子亲了上去,把墨佑安给弄愣住了,差点就条件反射性的把她扔下去了。

    还好,软娇娇一直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对于墨佑安的反应习以为常,用她高超的能力,很快就把墨佑安给拉下了地狱,沉浸在了这样的深吻中,不能自拔。

    墨佑安虽是将门出身,这些年也一直在外征战,可他看过的书,不比那些考状元的女子要少。

    对于自己的要求相当的高,软娇娇这样的做法,无疑就是在一点点的突破他曾经为自己定下的界限。

    最后的结果就是,墨佑安彻底的失控,承受这一切恶果的人,是软娇娇。

    她最后只能躺在墨佑安的怀里默默伤心,然后,理所当然的和他撒娇。

    后来,接近午饭时间,府中下人看到墨佑安抱着一个红衣女子从书房出来,直奔新房,下人们眼观鼻鼻观心,一致当作什么也没看到。

    但是,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整个北疆城的百姓们都知道了绝色倾城的公主殿下和墨将军的“恩爱”。

    *

    在北疆城驻守的两年中,软娇娇和墨佑安的感情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楚国不甘心,好几次来犯,可惜都被他们打了回去。

    其中有一次,软娇娇带着一千骑兵奇袭楚国的营地,一举歼灭了对方接近一万兵马,这个事情在璃国掀起了不小的风波。

    六公主殿下,软娇娇三个字在璃国的威慑力越来越强大了,时间越来越久,那些人一直觉得软娇娇应该长得五大三粗,最起码也不该是一个大美人模样。

    为此,软娇娇和墨佑安回京时,不少人在街道守着,等看软娇娇这位公主殿下的真面目。

    结果,看到传闻中容貌丑陋的软娇娇时,所有人都愣住了,不是被吓到的,可是被惊艳住了。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传闻中那么可怕的人,竟然长得那么好看,宛如神女下凡,美得不可方物。

    软娇娇没注意其他人怪异的眼神,她在和墨佑安说话,墨佑安眉眼含笑,微微侧头与她低语的场景,似乎是得到了这个世间最美好的礼物。

    温郁在酒楼的包间里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面,他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杯子,他怎么也没想到曾经那位不起眼的六公主殿下,仅用两年的时间,就得到了这么大的威望。

    如今,璃国上下,谁人不知六公主殿下的厉害。

    他眸子紧紧地锁定软娇娇,楼下的软娇娇似有所感,迅速的转头看向酒楼方向,就看见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束发,面如冠玉,但眉眼有着散不去的阴霾,看着有点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墨佑安也注意到了软娇娇的动作,不自觉的跟着她目光望过去,同样看到了温郁,表情倒是没什么变化,淡然自若的收回目光。

    他轻声问软娇娇,“娇娇,你认识他?”

    软娇娇很快就把目光收回来了,听到墨佑安的话,没有丝毫的慌乱心虚,不紧不慢道,“有点眼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她没说谎,她是真的想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