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腹黑相公美如花 > 第698章 不长记性
    叶清清目光仔细在萧王妃脸上梭巡了一会,她很好奇,萧王妃脸皮是有多厚,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叶清清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没说话。

    萧王妃皱了皱眉,不悦道:“酒坊本就是王府产业。先前那三间,是王爷给你的。可后来这些,你未和我们商议,便私自改建,王府是有权利收回的。”

    “你还只是世子妃,不是萧王府的主人。”

    萧王妃的意思,没要她后来的那几间,只要了三间,都是便宜她的。

    叶清清差点笑出声。

    她要是不清楚情况,或许就被萧王妃给框了。

    酒坊是王府产业不错,但萧王府与别府不同。外院的账和内院的账是分开的。

    萧总管手里的那些铺子,萧王妃都动不了。还想着收回?

    叶清清睁着一双清澈的眸子,“原来那些酒坊是王府的啊。萧总管没说,我还以为是王爷私产。若是王府的,我就不改建了,王妃收回去吧。”

    叶清清轻飘飘的话,让萧王妃面色一滞,二、三两位太太急了。

    在王府生活了这么久,她们多少都知道,王爷手里很有些产业,那是不计入公中账上的,也是她们不能肖想的。

    别说萧王妃不能收回,就是收回来,和她们也没半分钱的关系。

    两位太太使劲的给萧王妃使眼色,眼睛都快挤的抽筋了。

    萧王妃冷着脸道:“你当经营一间铺子,是过家家?说改建就改建,说不改就不改了?”

    “改到一半放弃,投入的人力物力怎么办……”

    萧王妃话未说完,叶清清打断她,认真道:“我赔偿。”

    萧王妃,“……。”

    谁要你的赔偿!

    她要的是铺子!

    萧王妃怒气冲冲的抬头,对上叶清清透彻的双眸,里面笑意浅淡。剩下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

    萧王妃知道,叶清清早看穿了她的谎言,心里门儿清。方才不过是逗她们玩。

    萧王妃脸色阴沉下来,“你身为晚辈,有好东西孝敬长辈是应该的。”

    “赏个奴才,一出手都是两千两。送几位婶婶,一人一间铺子,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这是打算直接明抢了。

    二太太跟着道:“清清啊,二婶知道,你最是乖巧懂事不过。你有铺子有庄子,不缺钱用。不懂我们几房生计艰难……”

    二太太开始卖惨,打感情牌。

    叶清清满脸诧异,“二婶这是什么话?我若没记错,每房每月都有例银,即便不多,也应该是够用的。二叔他们交际应酬的银钱,也都可以从公中出。省着点,每月还能有些盈余。”

    萧王府不缺钱,王爷对几个庶弟,也很大方。吃穿住行全包了不说,每月有月银发放,老爷们每月额外还有三百两,专门用于人情来往。

    没用完,他们可以自己留着。哪月超了,也自己补上。

    杂七杂八加起来,各房每月都要花到五百两。京城哪家府上,未分家的庶子也没这么好的待遇。

    而且年底各房还有分红,又是一笔不小的进项。可以置些庄子铺子,还有几位太太的嫁妆,都算是各房的私产。

    这些年来,各房都攒了不少的产业,比上不足比下也绰绰有余了。

    叶清清狐疑的目光就落在萧王妃身上,“府上待遇这么好,二婶还缺钱,莫非……”

    那就只能是萧王妃克扣了。

    萧王妃黑了脸。她自持身份,还不屑在这点银钱上做手脚。

    但二太太哭穷,叶清清这么想也没错。只是这话要是传出去,萧王妃克扣庶弟分例,她原就岌岌可危的名声,又要雪上加霜了。

    二太太慌忙解释道:“不是,清清你误会了。二婶不是那个意思。”

    “王府待遇好,王爷王妃对我们也都很大方,特别是王妃,这么多年来,操持着府中,尽心尽力。满京城里,再找不出比她仁厚的主母了。”

    萧王妃脸色好看了些。

    “只是京里开销大。”二太太道,叹了口气,“你二叔在朝为官,人情应酬少不了。长策和挽玉都到了说亲的年纪,嫁妆和聘礼都得提前准备,这一桩桩一件件的,哪个不要钱?”

    “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钱啊,最是不经用的。”

    叶清清拨弄着手中的茶盖,长长的睫毛低垂,掩饰住眸中的冷笑,都接触这么久,怎么这些人就不长记性,还当她是三岁小孩来哄?

    “四弟和三妹妹娶妻嫁人,公中也都有定例。一万两的聘礼嫁妆,在京城算是丰厚了吧?”叶清清挑挑眉,“二婶难不成还嫌少?我记得大姐姐出嫁,公中也不过才出了两万两。”

    其它的,都是老王妃、萧王妃、萧王等人私下补贴的。

    二太太手紧了紧,她就是嫌少,也不能明着说啊。萧君澜是长房嫡长女,其余人怎么都越不过她去。

    早知道叶清清难缠,想从她口中夺食,必然不容易。可二太太也没想到,叶清清说话滴水不漏,字字句句还堵的她无话可说。

    斟酌了下语言,二太太苦笑一声,“公中给的自然不少。只是……”

    二太太幽幽一叹,“二婶说句实在话,可怜天下父母心,清清你有了灼儿,该能明白,为人父母的,恨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都给儿女。”

    “挽玉以后出嫁,二婶想给她多添些私房,在婆家也能挺直腰杆,不受人欺负。”

    这倒是实实在在的真话了。

    叶清清唇角轻扬,是一片慈母心不错。奈何这颗慈母心,是建立在抢别人东西的基础上,被抢的那人还是她,叶清清就很难感同身受了。

    “二婶的心情我懂。”叶清清道,看着二太太,轻轻一笑,“毕竟我也是当娘,有女儿的人。”

    二太太就是一噎。

    她想替女儿多谋划些银子傍身,叶清清的银子难道不留给自己女儿?

    听她们说了半天,叶清清都不肯松口,三太太烦躁道:“你钱多的可以拿两千两打赏下人,区区几间铺子又算的了什么?”

    “对外人那么大方,对自己人抠抠搜搜,还说不是胳膊肘往外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