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三国:败家从忽悠曹操开始 > 第473章 布局开始,外门弟子傅士仁
    这场酒宴一直持续到深夜,众人方才尽兴而归。

    在回去的路上,张飞闷闷不乐的跟关羽抱怨道:

    “二哥,俺就不明白,为何大哥对司马家那十几岁的小娃如此重视?

    还如鱼得水,之前请卫先生出山的时候也这么说。

    大哥是鱼,军师们都是水,那咱们兄弟算什么?”

    关羽严肃的对张飞说道:

    “大哥能如此重视那位司马公子,想必他和卫先生一样,是个真有本事的人。

    以后这种抱怨的话少说,以免惹得大哥不高兴。

    大哥之前不是说过吗,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咱们就是大哥的手和脚啊!

    我们三人乃是一体的存在,根本不分彼此。”

    被关羽一通教育,张飞瓮声回应道:

    “俺懂了二哥,以后俺都听你跟大哥的,不会找司马懿那小娃麻烦。”

    虽然嘴上答应的好,但是张飞心中还是有些疑惑。

    大哥是鱼,军师是水,他们哥俩是手足,可是鱼有手足吗?

    在几人各自回府休息的时候,司马懿却悄悄从左将军府走出。

    他的脚步很轻,一身黑衣仿佛与夜色融为一体,若是不仔细观察,根本发现不了他的行踪。

    “邦邦邦!”

    司马懿来到城南的一家不起眼的酒肆,轻轻的敲了三下门。

    “打烊了,明天请早吧!”

    酒肆中传出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司马懿轻声道:

    “我只沽几斤酒便走。”

    酒肆中的男子迟疑了一下,问道:

    “客官要沽什么酒?”

    “三斤清酒,三斤浊酒。

    清酒解忧,浊酒消愁。

    阴阳纵横,仗剑西楼。”

    “公子请稍待。”

    司马懿说出这三句话,里面的年轻男子声音马上变得恭敬起来。

    “吱呀”一声,酒肆的门随之敞开。

    酒肆中,一名身穿浅灰色布衣,小二打扮的年轻男子对司马懿行礼道:

    “长安外门弟子拜见公子。

    此处人多眼杂,公子还是随我到楼上去吧。”

    鬼谷作为自春秋时期就纵横于天下的神秘势力,它的底蕴让常人难以想像。

    几乎在大汉的每个州郡都有一个据点,用来管理当地的产业,收集情报。

    这间酒肆看着不大,实际楼上别有洞天,至少藏匿了三十余名外门弟子。

    “师兄,有贵客造访。”

    将司马懿引上三楼后,年轻男子轻轻的敲了敲最内侧的木门。

    一名身穿褐色锦衣的青年打开房门。

    这名青年看上去二十余岁的年纪,脸色发黄,身材有些发福。

    他长着一张看上去人畜无害的笑面,给人的感觉颇为忠厚老实。

    只是不经意间眼中偶有精芒闪过,细心的人会发现此人并不好惹。

    黄脸青年憨笑着对司马懿施礼道:

    “外门弟子傅士仁,拜见司马真传!

    公子有何需要,尽管吩咐便是。”

    司马懿在鬼谷属于真传弟子,地位尊崇。

    更是有着鬼谷先生亲赐的宝剑墨瞳,足以号令各地的外门弟子。

    几乎稍微有点地位的鬼谷门人都会认识司马懿。

    傅士仁虽然只是外门弟子,但是他负责管理汉都长安的势力,对司马懿当然不陌生。

    司马懿轻轻点了点头,开口道:

    “这次来找你们主要有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要你们在长安城中散布童谣,以惑董卓之心。

    还有一件事,时刻关注董卓老贼和他麾下心腹的行踪。

    尤其是李儒,把他给我盯死!

    我现在居住在左将军刘备府上,有任何风吹草动,即刻派人去左将军府联络我。”

    傅士仁不敢怠慢,连忙应承道:

    “属下明白,只是不知这童谣的内容是?”

    散布童谣这种事,还是司马懿和自己的恩师胡昭学的。

    傅士仁问童谣的内容,突然唤起了司马懿和胡昭在一起的记忆。

    “仲达啊,你可真够聪明。

    为师要三日内洛阳的大街小巷都传遍这首童谣,你可能做到?”

    “恩师,徒儿已经将童谣熟记于心,徒儿有把握!”

    “那好,为师就在客栈之中等你……”

    记忆中白衣胜雪,计智惊天的恩师笑着转身而去,留给司马懿一个清瘦的背影。

    多希望恩师还在客栈等我完成任务归来啊!

    司马懿陷入回忆中,不知不觉间两行清泪从眼中落下。

    “公子,你没事吧?”

    一旁的傅士仁吓的不轻,自己也没做什么啊,怎么还能把司马懿惹哭了呢?

    以司马懿的身份,把自己弄死都没人会问责他。

    司马懿回过神来,连忙用衣袖擦拭了一下眼泪,又恢复了冰冷的神色。

    “你刚刚说什么?”

    傅士仁见司马懿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心中稍安。

    他小心翼翼的再次问道:

    “小人是问公子要散布童谣的内容…”

    司马懿眼中泛起一丝杀机,寒声道:

    “千里草,何青青。

    十日卜,不得生!

    你可记住了?”

    傅士仁见司马懿神色冰冷,仿佛要择人而噬,哪还敢再问一遍?

    连连点头道:

    “记住了,记住了!

    公子放心,明天小人就去办!”

    司马懿补充道:

    “对了,现在我还急需吕布的情报。

    你派人调查一下最近一段时间他都经历了什么,我要最详细的情报!

    就连吕布每天逛几趟青楼,上了几次茅房,都要通通告知于我!

    听明白了吗?”

    “小人明白,小人明白...”

    傅士仁算看出来了,司马懿这位嫡系传人是个喜怒无常的主,千万不能把他惹毛了。

    他让自己去做什么,自己好好做便是了。

    只要不将他激怒,自己的生命安全应该能有保障。

    不过他心中还是有些奇怪,司马真传是不是有什么怪癖,如若不然他打听吕布去青楼和茅房的事儿干什么?

    吕布长得高大威猛,霸气凛然,可是长安城数得着的美男子,该不会…

    想到这,傅士仁偷偷打量了一下司马懿。

    这位司马真传长得清瘦单薄,皮肤有种病态的苍白。

    仔细看,倒是真有种阴柔之美。

    “嘶!”

    傅士仁倒吸一口凉气,仿佛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傅士仁,你可有心事?”

    司马懿发现傅士仁好像有话要说,冷冰冰的问道。

    “没,没有…”

    “没有便好,别忘了我交给你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