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战之重整河山 > 第185章 不知疲倦的指导员
    “嘶嘶嘶……北方的天气咋冷的这么快?我感觉都没有秋天,好像一夜入冬啊!”

    吕卓然哆哆嗦嗦的走进屋子,他把随身携带的笔记本放在桌上,然后蹲在火坑边上与杨富贵一起烤火。

    杨富贵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哆嗦的吕卓然,然后埋头从火堆里刨出了一个烤土豆,用火钳夹着递到了吕卓然的手里。

    “谢谢!”

    吕卓然接过土豆后也不讲究,随意的拍拍上面的碳灰便大嘴大嘴的吃起来,他看上去十分的饥饿。

    杨富贵见状又从火堆里刨出两个土豆,拍干净炭灰后放到了吕卓然边上。

    吕卓然狼吞虎咽地吃掉两个土豆,感觉身体不在那么冰冷之后他又拿起了桌上的笔记本。

    “老杨啊,我刚刚统计了一下,咱们连的新兵只有60来个人,离旅长要求的任务目标还差一大截呢。”他一边翻动笔记本一边说道。

    杨富贵仍然盯着火堆,“这才半个月,咱们还有时间。”他语气平静。

    吕卓然刷刷刷的翻动笔记本,

    “不能这么算,白毛女演过了,诉仇大会我也组织大家开了几次,有意愿参军的人基本都已经到咱们连队来了。剩下的一些人都还在犹豫,说到底是百姓们对我们还在不完全信任!”

    最近连里的工作一直是吕卓然带的头,杨富贵对群众工作很不了解,他主要负责训练新兵和侦察周围的敌情。

    吕卓然所说的情况他不太懂,这个指导员又有文化,工作力又强,虽然杨富贵平时不苟言语,但心中对吕卓然其实是很是佩服的。

    “你有什么想法?”他把火钳插在火堆里,抬头问道。

    “嗯。”吕卓然翻完笔记本之后才看着杨富贵说道:

    “我觉得咱们群众工作的方法应该变一变了,不能只喊口号不做事。”

    杨富贵看着吕卓然,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我是这样想的,咱们应该将群众工作和军事工作结合在一起。两项工作一起开展,能让百姓们看到我们是一支做实事的队伍。”

    杨富贵眨了眨眼睛,“你是说我们应该主动向鬼子攻击?”

    “你这样说也对,但不完全对。”吕卓然脑海中的想法正在一点点清晰,

    “我打算搞一个清乡运动,你听听可不可行?”

    “清乡运动?”杨富贵皱眉,“那不是小鬼子搞的吗?”

    吕卓然自信一笑,在火焰的闪烁下杨富贵看到他的眼睛里发出了光,

    “嘿嘿,咱们以彼之道,还彼之身。我这个清乡运动的作战目标主要是乡村里的恶霸地主和狗汉奸,当然还有鬼子的小股部队。”

    “我们可以运动起来,一直运动到潞、安以南的区域。那边的农村里有很多为鬼子做事的汉奸和欺压百姓的地主,在交通线上还有鬼子的少量炮楼和据点。我是这样想的,咱们直接杀入汉奸和恶地主的家里,将这些鱼肉乡里的人抓出来公审。”

    “这些人的家中应该有不少的粮食,冬季来临,好多老百姓家里揭不开锅,刚好可以将收缴的粮食分发给这类百姓。”

    “等到农村的汉奸和恶霸清理干净之后,咱们的作战目标就是转向鬼子的据点和炮楼。”

    “根据情报显示,潞、安驻守的日军兵力很少,防守城市都够呛,不可能有兵力来支援城外的据点。”

    “你带着弟兄们在前方拔据点、除汉奸,我则在后面给困难人家分发粮食,组织百姓对抓获的俘虏进行公审。”

    “这样一来,老百姓就能看到我们在真真切切的打鬼子,在保护他们。我的群众工作也会更加容易开展,那些还在犹豫徘徊的年轻人也会下定决心。”

    “只要清乡运动的声势足够浩大,我就有把握将周围的百姓全都争取过来。”

    “到那时就可形成旅长所说的人民战争的局面,别说只让咱们招一个连的新兵了,那时两个连、三个连甚至更多都有可能。”

    听完吕卓然的话后,杨富贵也觉得这个清乡运动大有可为,

    “你这个方法好,我觉得非常可行,只是应该率先从哪里开始呢?”

    两人当即便打开了作战地图,借着昏黄的灯光开始研究起作战计划来。

    两个小时后,一份详细的作战计划呈现在了桌子上。

    从明天起,清乡运动将正式开始。

    “这鬼天气……”

    商讨完作战计划后,吕卓然在火堆上烘了烘手,然后又打开笔记本刷刷刷的记录起来。

    杨富贵发现自己的这个指导员似乎有写不完的字,每时每刻都离不开他的笔记本。

    “哎呀!”吕卓然突然拍了一下脑门,“我答应晚上去给人家写家书的,怎么一忙起来就给忘了?”他一边说一边收拾东西准备出门。

    “都这么晚了,明天吧!”指导员一天有十几个小时都处于忙碌之中,杨富贵有些关心的说道。

    “别了,万一人家一直在等着呢,我还是去一趟放心些!”他说着就要出门。

    “等等!”杨富贵把火堆边上的那个土豆拍到吕卓然手里,

    “把这个带上!”

    “呵呵……谢谢喽!”

    吕卓然笑着咬下半个土豆,还没吞咽完他便打开了房门。

    “呼呼……”

    冷风呼啸着灌进屋子,吕卓然和杨富贵齐齐打了个哆嗦。

    前者紧了紧军服,缩着脖子冲进了冰冷的黑暗中。

    一直等到吕卓然和警卫员的身影消失不见,杨富贵才关上了房门。

    他此前心中对武文弄墨的政、工干部有些瞧不起,认为政、工干部们只会带着弟兄们喊口号,到战场上必定会尿裤子,起不到什么作用。

    可是吕卓然的到来彻底改变了他的想法。

    这个年轻的指导员只用了两天就记住了全连战士的名字,并且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他还将战士们的家庭情况全都弄清楚了。

    指导员和每一个战士都能聊几句,到现在,他甚至连很多战士的家乡话都已经学会了。

    有了指导员后连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杨富贵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战士们都变得活泼了,变得喜欢说话,变得士气高涨,变得如指导员一样一旦忙碌起来就不知疲倦。

    其实杨富贵自己不知道,指导员来了之后他的心态也发生了一些改变。

    要是在以前,他唯一想的只是杀鬼子报血仇,根本不会细心的去关心身边的人。

    杨富贵重新坐在火堆旁,他盯着闪动的火苗沉思起来。

    ‘现在每个连里都有指导员,要是每个指导员都如吕卓然一样,那么独立旅将会发生改变,很大,很大的改变!’

    他想着想着便露出了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