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戏精女配[快穿] > 第217章 现实世界(3)
    孟东宇低头喝了口咖啡,清咖让他口腔里充斥着苦涩,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可元素还在盯着他,似乎不打算放过他,孟东宇沉默片刻,才抬头和她对视。

    他并未回答,只是回望着她。

    元素知道他有交流障碍,也不为难,又问:

    “你们是不是都认识我?”

    见孟东宇不回答,又问:

    “好吧,我不为难你,你告诉我你是做什么的总行了吧?”

    药下的太猛也不行,还得一步步来。

    孟东宇低头:“生物公司老总。”

    “年纪轻轻能开生物公司,很厉害了。

    “家传的。”

    “……”元素噎了一下,顿时想笑,也只有这个孟东宇才能把人噎半死,还一脸无辜的表情。

    这天聊不下去了。

    元素干脆坐到他边上。

    她靠他那么近,孟东宇顿觉口干舌燥,心也跳动的厉害。

    他能感觉到她的气息,感觉到她灼热的注视,她的一切都足以干扰到他,哪怕仅仅是简单的靠近,便让他无法思考,孟东宇眼神慌乱,故意不看她,倒是元素,靠得更近了,她一脸兴味地盯着他,像是在逗弄一个好玩的猎物,半晌才笑问:

    “你似乎很怕我?”

    孟东宇摇头。

    “那你喜欢我?”

    如果不是良好的教养支撑着,孟东宇只怕会一口咖啡喷出去,他惊讶地盯着元素,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元素面色不变,笑问:“你是不是不喜欢?当然,你也可以否认,那就当我自作多情了,不过我这人脸皮厚,就想要个答案。”

    孟东宇的惊愕持续了很久,久到元素都笑了,她怎么都觉得像孟东宇这种长相的人,应该是深沉挂的,可不论怎么看,这个人都单纯的可以,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

    “好啦!跟你开玩笑的!”

    元素不想继续捉弄他,总觉得面对这样一个人,问出这种问题,让人有种罪恶感,谁知她刚站起来要走,手却被人抓住,回头时,孟东宇依旧低着头,从元素这个角度,只看得到他乌黑的头顶,他的脸隐没在光影里,让人看不清表情,可元素却清楚地听到他说:

    “我……喜欢的。”

    元素后知后觉,这才意识到他在回答刚才的问题,这次轮到她露出惊愕的表情了,她甚至忘了自己找他的目的,她原本只想知道孟东宇是不是知道她快穿的事,谁知道竟然问出这个答案,所以现在怎么收场?

    元素感觉到手腕被拉住的地方烫得吓人,她下意识往回缩,可拉住她的那只手却丝毫没放,直到元素手腕被拉得疼了,孟东宇才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那……你呢?”

    惹祸上身是什么感觉,元素算是知道了,尤其当孟东宇这样的人,用一种十分信赖的眼神盯着她时,她发现自己竟无法说出否定的话,拒绝的话在喉头上滚动,最终元素什么都没说。

    后来……

    元素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离开咖啡店的,晚上吃饭时,看着跟她回到家里的孟东宇,她颇为头疼,以前遇到的恋人有各种各样的类型,却从来没有这种的,跟个祖宗一样,让人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更要命的是她根本无法拒绝这样的他,以至于让他就这样跟了回来。

    可这样也不是办法啊。

    元素盯着他,把做的蘑菇汤盛在他碗里。

    孟东宇的深眸忽然一点点亮起来,他一向紧绷的唇角忽而有了弧度。

    “我最喜欢蘑菇汤。”

    元素哆嗦了一下,心道她就是随便做的,他喜欢不喜欢跟她有什么关系?不过见他和小狗一样十分信赖地盯着她,元素忍不住要说的话,面无表情坐在他面前。

    孟东宇是真的很喜欢吃蘑菇汤,喜欢到他把蘑菇汤里所有的蘑菇都吃了,汤一口也没喝。

    元素顿觉无语,把汤重新放回他面前,道:“挑食是三岁小孩都不屑做的事。”

    孟东宇一脸受伤地看她,“我不喝汤。”

    元素摊手:“啊,真不巧,我不找不喝汤的男朋友,所以……”

    三秒不到,碗里的汤被孟东宇一口喝完,完了好像刚喝了中药一般,表情隐忍地看向元素,元素忍不住笑了,正要去厨房刷碗,手里的碗忽然被孟东宇抢去。

    “我来。”

    元素很怀疑他这样的大少爷能不能把碗刷好,却见孟东宇刷的很认真,更要命的是他刷碗的步骤跟元素一模一样。

    刷碗虽然不是难事,可元素有洁癖,每次刷碗都先用纸把所有的油污擦干净,再用清洗剂洗好,清水过几次,那之后把碗放在消毒柜里消毒,如果说开始的步骤或许很可能会撞上,可他把碗放入洗碗机时,摆的方向都和元素一模一样,先正放,再反方向放,最后两边的碗对放。

    这样做并没有别的理由,只是她的一个小习惯,她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刷碗的。

    不,说从小到大不确切,因为她根本没有快穿之前的记忆,她的一切记忆都来源于快穿世界,她在那些世界中经历过很多次幼年,很多次青年很多次中年,一次又一次死去,那些记忆到最后已经很模糊,她也经常记混,可她的习惯却一直不会变,比如她喜欢正红色和芭比粉的口红,她喜欢把碗刷到每个角度都亮着光泽,她晚上睡觉时必须戴眼罩,否则无法入眠。

    其他可以变,正是这些小习惯时刻提醒她,不敢她怎么变,她的本质都一样。

    可孟东宇的这个习惯提醒了她,她所认为的真实未必是真实的。

    就好像现在,她怎么敢肯定自己到了哪个世界?怎么敢肯定她和孟东宇就是真实的人,而不是别人编造出的某个样本?怎么敢肯定她不是原身?

    元素心里的疑惑更多,她甚至怀疑自己的快穿就是一场梦。

    她盯着孟东宇看了很久,半小时后,孟东宇才把碗刷好,不过他敢保证自己刷的碗绝对符合元素的期待,因此回头时,邀功似的看她,似乎想得到她的赞扬。

    元素勾了勾唇角:“我们以前在一起生活过?”

    孟东宇表情复杂,似乎还有隐约的痛苦,正当元素怀疑自己这个问题唐突时,他的电话忽而响了。

    似乎是研究所那几个人打来的,孟东宇要去研究所,不知为何,元素下意识想跟过去,她总觉得眼前有一团迷糊等着她拨开,她也这样要求了,孟东宇思索片刻,便同意下来,等元素到了研究所,孟东宇那几个朋友跑过来,见了元素,他们都显得惊讶,尤其是牧冬,手指在孟东宇和元素身上指了半天。

    “好家伙!东宇!你主动出击了?”牧冬夸张地问。

    孟东宇眉头微皱,正当元素以为他会否认时,谁知他很认真地点头:

    “对!元素是我女朋友!”

    孟东宇很少说话,尤其是说这么长的句子,以至于他的朋友们都笑了起来,笑得元素忍不住咳了咳。

    “好了好了!大家快进去吧!再这样,咱们的元素小姐要发飙了!”

    元素哼了一声:“谁是你女朋友!”

    “你!”孟东宇见她有否认的心思,像只猎犬一般,亦步亦趋跟在她后面,似乎想在她身上做个记号,就像狗对待自己的骨头一般。

    元素彻底无语。

    牧冬等人笑得差点趴到地上,可孟东宇却浑然不觉自己做了多么可笑的事,依旧十分认真地对待,似乎想让元素改口,就连元素上厕所他都要跟着,元素实在受不了,便道:“你要再这样,我真走了!”

    怕她一气之下离开,孟东宇才万般不舍地离开,临走前还盯着她看了很久。

    等他离开,元素才喘了口气,孟东宇似乎很喜欢她,她毫不怀疑他的真诚,他家世好长相帅,有这样的男人爱着她,她该觉得高兴才对,可这样窒息的感情让她喘不过气来。

    元素松了口气,似乎转转,她第一次来研究所,对这里充满好奇,这幢坐落在柏树林尽头的研究所总让她觉得像那些漫画里的神秘古堡,再说谁会在繁华的路段周围留下这样一座研究所?除非这座研究所有什么特殊之处,以至于上头都在保护它,没有把它拆除。

    研究所对元素有种莫名的吸引力,甚至比孟东宇的吸引力还要大。

    路过楼梯口那个房间,元素又听到上次送外卖来时的那种声音,那是一种奇怪的声音,像是机器运行的声音,又像是人在说话,这屋里有很多不同的声音传出来,让门外的元素有种莫名的感觉,就好像这间屋子能装下全世界的人一样。

    元素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轻轻推开门,而后她看到一个人躺在床上,那人穿着粉色的条纹病号服,头上、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屋里布满了机器,有一种像是太空舱的东西把元素躺着的床罩在里面,这舱周围是透明的,元素能清楚地看到舱门里面,她忍不住慢慢靠近,就在她站到那人边上时,她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而后有什么人在叫她,元素回过头,却见孟东宇一脸惊恐,牧冬等人也满脸忧虑,所有人都用担心的表情看她,而后元素两眼一花,倒在地上。

    朦胧中她听到高空有一些声音传来:

    “她怎么了?”似乎是孟东宇的。

    “记忆重塑,她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怀疑,正在努力编造一个新的世界。”

    “什么样的世界?结果如何?”

    “谁知道?或许……”

    元素再次醒来时,只觉得口干舌燥,上个世界的记忆都储存于她的脑海中,那些记忆过于清晰,就像发生在昨天,可她分明知道她已经来到新的世界,因为眼下她所处的房子是一间很破的郊区民房,简陋的木板床,墙上贴着几张明星挂画,像是千禧年以后的农村,可日历显示,这是现代,只不过她的父母没什么钱,家里贫穷罢了。

    “醒了?”一个头发杂乱的人端了碗水给元素,她蓬头垢面,指甲里到处是灰,脸也不很干净,更重要的是她精神状态不是很好,眼下她正直勾勾盯着元素,盯得元素浑身发麻,忍不住咽了口水。

    “妈?”

    “嗯。”苗凤面无表情地把水放在她碗里,“喝了!”

    元素又看了眼她藏垢的指甲,摇头道:“我不渴。”

    苗凤砰地把水放在桌子上,很快她哆嗦了一下,似乎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又像是被什么上身,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恐怖的状态,把元素吓了一跳。

    “妈,你怎么了?”

    苗风又抽搐一会,很快又清醒了,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对元素说:“邻居家的阿姨给你介绍了一个男人。”

    “男人?妈,我才上大学,还没毕业。”

    “他条件很好,家庭也不错,你爸也答应你嫁给他,元素,你就嫁吧!这样好歹能离开这里。”

    元素记忆模糊,想不起太多往事,只问:“他为什么同意?”

    “男方家给了几百万礼金。”

    “……”

    等元素要出门,这才发现这间屋子有些不对劲,事实上她一直以为现在是夜晚,以至于周围无关,谁知她环视四周才发现这间屋子并没有窗户,确切地说窗户被木板钉起来,而门也被什么东西锁住,根本拉不开,光透不进来,整间屋子就像是个牢笼,把她们死死困在里面。

    元素略急,现在什么情况?她怎么莫名其妙从上个世界出来了?孟东宇呢?牧冬他们呢?她现在是什么身份?她和苗凤怎么了?

    “妈,他又把门锁起来了?”话说出口,她才意识到这话不像是她说的。

    要是真的对这些一无所知,她为什么用“又”字?可要是应该知道,她的大脑为什么空荡荡的?

    “你爸怕你逃跑,说等结婚再把你放出去。”

    元素彻底无语,她环视四周,这屋子里有建议的马桶,有一个水缸,水缸里黑黢黢的,还不知道这水干不干净,屋子里也说不出的脏乱,她一刻也不想在这继续待下去了。

    晚上,一个男人的脚步声传来,那男人打开门上一块木板朝里看,见她们还老实,道:

    “明天男方家来接人,你给我收拾下,不想有别的心思,老子养了你这么多年,你是时候养老子,让我吃香的喝辣的,可别跟你那神经病老妈一样,敬酒不吃吃罚酒!”

    木板很快关上,元素皱眉问:“男方是什么样的人?”

    “不知道。”苗凤锁在角落里,哪里是有点担当的样子?她已经失了分寸,“听说离过婚,还有两个孩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把老婆孩子赶出家门,自己又要再娶,我说不让你嫁,那男人他不同意,对方给了很多钱,指名要你去。”

    元素皱眉,苗凤用“那男人”称呼元素的父亲,可见俩人关系很不好,任谁被男人锁在这,只怕感情也好不了,她努力想着以前的事,觉得脑壳疼得厉害,只隐约记得她记事起,她们母女就被锁在这里,被锁久了,苗凤的精神有些问题,却还是努力要跑出去,有一次她撬开窗户跳出去摔倒了脑袋,却因此引来了街道的人,之后他们才知道,这个家里竟然有个孩子,而元素那时候已经8岁了,正是上学的年纪。

    因为苗凤这次努力,街道的人来做工作,元素的元彭不得不让元素去学校,那时候元素才接受正规的教育,可以说,8岁之前,元素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这间屋子里,她的童年记忆近乎空白,只从苗凤的嘴里得知这个世界,在8岁之前,元素甚至不知道世界这么大,有这么多人,还可以有这么丰富的色彩,第一次走出这间屋子时,她哭了很久,苗凤从来没有告诉她外面的世界是这样的,或许苗凤只是怕她知道后会更绝望,毕竟她们母女永远也走不出那间屋子。

    元素上学后,元彭依旧把苗凤锁在屋子里,他知道有苗凤在,元素哪里也去不了,倒也不担心她逃跑,元素有时候弄了点钱给他喝酒,他就会好心放苗凤出来放风,年纪渐长,苗凤的身体大不如前,精神也恍惚的厉害,她早已没有逃跑的心思,只是经常出现幻觉。

    原身原打算在大学毕业后带苗凤离开这里,谁知道还没毕业,就被元彭这个垃圾强行嫁给别人。

    而且对方离异有两个孩子,还把两个孩子赶出去,一听就是hard模式,说到底,元彭就是为了钱。

    元素叹了口气,还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一来就被逼嫁人。

    不过这个世界也莫名其妙,设置的这是什么难题?像元彭这样的垃圾,明明就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才对!

    想到明天要被接起结婚,元素翻来覆去睡不着。

    更要命的是,睡在这她浑身不舒服,很想洗个热水澡,可这间屋子太潮湿,吃喝拉撒都在这里,又不通风,她想象不出在这洗澡是什么感觉。

    还是明天再说吧。

    次日,男方家里果然来接人了,来的似乎是男方的父母,出乎元素的意料,对方看起来都很体面,且眉眼和善,不像是不讲道理的,见了元素,未来婆婆方美珍目光在元素身上扫视一圈,随即笑了:

    “这就是元素吧?长得真标致,难怪……”

    元素疑惑地看她一眼,却听未来公公孟泉明又道:“好了,有什么话以后慢慢说,先带孩子离开这吧!”

    说完,他扫了元彭一眼,并没好脸色。

    元彭却涎着脸,像只哈巴狗一样问:“说好的钱……”

    “一分不会少你!”

    元素打量他们片刻,回头看了眼缩在角落里的苗凤,心里叹了口气,她要逃跑容易,可她跑了,苗凤估计要被打死,苗凤也是可怜的,有精神病,又被管在这里近二十年,早已崩溃,她既然接了原身的身体,就不得不考虑苗凤,思来想去,她道:

    “要我嫁可以,但我妈必须跟我一起走。”

    她原以为元彭不会答应,却听他嗤道:“你们母女吃我的喝我的,还想走?行!走就走!老子还嫌你们浪费钱!都走了才好,老子有钱,找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想给老子生儿子的多了!”

    元素面带嫌恶地看向他,方美珍和孟泉明对视一眼,最终方美珍道:“你想带你母亲,证明你有小心,我会为你母亲安排最好的医院,让她住院治疗。”

    元素对精神病院有种天然的不信任,总觉得那里会虐待病人,或许这是她的偏见,可眼下也没有特别好的办法。

    似乎是看出她的想法,方美珍笑笑:“放心吧,院长是我们的朋友,这是家私人医院,照顾病人很妥帖。”

    元素这才答应下来。

    她先送苗凤去了医院,说是精神病院,其实是一家精神疗养中心,中心里什么都有,手工教室、舞蹈班、花艺中心、麻将馆……在这里,有很多差不多年纪的病人,这些病人的情况控制的不错,似乎都没有太大的威胁性,看起来跟寻常人一样,元素放心一些,把苗凤送了进去。

    苗凤对外面的世界很好奇,,离开元素时她有些焦虑,可很快,其他人围过来,七嘴八舌问她很多问题,苗凤年轻时很会勾毛衣,当下进了手工教室,跟同伴们交流经验,很快就把元素忘了。

    “我可以随时来看她吗?”

    “你还可以每天来接她回家,都随你。”

    未来婆婆如此讲道理,倒让元素有些好奇,这样的家庭跟传闻有些不符,真要这么明白事理,怎么会把生了一儿一女的儿媳妇撵出门,让儿子再娶?不过她刚接受方美珍的帮助,对这个世界也没别的想法,便跟着他们去了孟家。

    孟家很大,这是元素的第一感觉,里三层外三层的,从前面到后院要走十几分钟,虽然大,人却不多。

    按照元彭所说,元素是来结婚的,可问题是,她到现在都没接到新郎的人,那个传说中抛弃妻子的男人。

    吃饭时,方美珍笑道:“你去喊东宇吃饭。”

    “东宇?”元素皱眉:“孟东宇?”

    “怎么?你记得这个名字?”

    元素摇摇头,只觉得非常奇怪,难道她回到了之前那个世界的前些年,回到她跟孟东宇相识的时候?可也不对,孟东宇现在三十不到,家世虽然也显赫,可跟之前对不上,元素疑惑地上楼,却听方美珍喊道:“如果他不放门,你就拿门口的钥匙自己开。”

    元素找了半天才找到游戏室,她敲了很久,果然没人放门,用钥匙开门后,屋里的游戏吵闹声陡然传来,她抬眼看去,就见一袭黑衣的男人正坐在地毯上,面无表情地打手柄游戏。

    他打的不是网络游戏,就是单机的赛车游戏,他很熟练地操纵手柄,似乎不带任何思索,表情也十分木然,当然,他的相貌非常英俊,哪怕元素隔了这么远,也感觉到他的出色。

    他很像之前遇到的孟东宇,却又不完全一样,他比之前那个孟东宇更少年一些,他身体单薄,很瘦,却不病态,一袭黑衣让他本就显得沉闷,再加上一言不发,哪怕她进门都打扰不了他,以至于元素怀疑他是不是个傻子?

    不过长得这么帅的傻子也不多吧?

    元素在那站了很久,孟东宇看到没看她,二十分钟后,元素实在忍不住,敲敲门:

    “吃饭了。”

    孟东宇看也不看她,连正眼都没给她,元素无奈,只能进去,强行夺过他的手柄。

    “你妈妈喊你吃饭。”

    赛车游戏正是激烈时候,一不注意就可能车毁人亡,孟东宇的眉头皱得很紧,满眼不耐地抢回手柄,收回视线后,忽而身躯一顿,又回头注视着元素,无波的眼眸里似乎有些许亮光。

    元素当然明白,没发火已经是这位少爷给面子,她无异于改变对方,便道:

    “抱歉,我也不想打断你,但你妈妈让我喊你吃饭。”

    孟东宇依旧看她,表情淡漠,让人捉摸不透。

    “吃不吃随你,话我已经带到了。”元素正要走,却觉得手心一沉,低头,棕色的高档手柄正躺在她手中。

    孟东宇站起来,无声离开。

    孟东宇很高,元素站在他身后,觉得他应该有一米八多点,他腿也很长,走路时一点动静都没有,像一只不爱搭理人的黑猫。

    不得不说,他跟元素想象的不大一样,以为是个中年大叔,谁知道竟然像个少年,再来,孟东宇这样子也不像是生过两个孩子的,他跟之前的孟东宇性子有几分相似,寡言不爱与人接触,眼前这个孟东宇似乎更严重一些,元素观察过晚饭时他一句话也没有说,谁问话他都不搭理。

    这样的他也不像是能抛弃妻子的,可传言他前妻确实有过两个孩子,也刚刚搬离这里。

    像他这样的人,一句话也不肯说,元素想象无能,他是怎么跟前妻造人的。

    难道盖上棉被,哼哼嘿嘿,一句话不说,拔X就走?

    元素忍不住笑了,安静的餐桌上,方美珍和孟泉明都朝她看,孟东宇也有意无意地瞄了她一眼,元素赶紧敛笑。

    “东宇,妈说的听到没?你和元素要结婚,就赶紧去把证拿了吧?也不能拖了,不然人家一清清白白的姑娘住在咱们家,像什么话?”

    孟东宇低头吃饭,理都不理。

    孟泉明也说了句,他依旧在盯着碗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们似乎习惯了他不回答,孟泉明道:“就这样了,明天去领结婚证!”

    元素立刻道:“明天我想去看我妈,不如后天吧?”见他们都看她,她干笑着问孟东宇:“行吧?东宇?”

    孟东宇似乎顿了一下,而后元素听到他微不可闻的声音:

    “嗯。”

    方美珍和孟泉明都用见鬼的眼神盯着他,其他下人也似乎吓得不轻。

    “少爷说话了?”

    “很久没说话了,我还以为……”是哑巴呢。

    “少奶奶不得了,竟然有这种能力,能让少爷开口。”

    “原来少爷会说话啊。”

    所有人都用一种看神明的眼神看她,搞得元素莫名紧张,所以,能让孟东宇说一个“嗯”字,是有多了不起?

    方美珍一脸欣慰地看元素,还给元素端了碗燕窝,生怕她跑了似的。

    这日子好像也不错,跟元素想象中那种智斗中年糟大叔,智斗极品婆婆的日子大不一样。

    晚上,她去了孟东宇的卧室,孟东宇卧室很大,比一般人家的房子还大,见他又去游戏室,元素洗了个澡,也是第一次认真打量自己的脸。

    和上个世界的脸一样,是不错的长相,身材也可以,瘦高腿长,看起来很舒服。

    洗好澡她想着今晚要怎么过,却听房门忽然响了,孟东宇进来了。

    他进了浴室,很快洗澡出来,掀开被子躺进去,背对着元素睡了。

    元素总觉得现在的感觉很奇怪,她应该逃跑的,可她竟然会按照别人的安排,留下来结婚,她是不是应该反抗一样?开不知为何,她就是觉得剧情应该这样。

    躺下后,孟东宇陡然翻身过来,就在她以为孟东宇是要威胁她或者掐死她的时候,孟东宇的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

    好吧,不算侵犯,然后她也忘了要反抗,再加上孟东宇的情绪似乎……比较激动?总之,挑拨的元素情绪也高涨起来,她很快配合他,俩人很快交缠到一起,也用了一些复杂动作,过程和质量都较令人满意。

    可诡异的是,孟东宇从头到尾一句话没说。

    连喘息都微不可闻。

    就这样,默默耕耘……

    而后处理好,一声不吭,背对着她睡去。

    留元素躺在那,一脸懵。

    所以,她莫名其妙跟一个陌生男人睡了,还没有反抗?好吧!应该算是你情我愿,就当一夜情吧?

    可问题是,他们要结婚的,难道他们要把这种无声床戏贯穿这一辈子?

    次日一早,元素腿有点酸,下床时一个踉跄,正要摔倒,被孟东宇扶住。

    “谢谢。”

    孟东宇皱眉,一副她很麻烦的表情,面无表情去了游戏室,继续打游戏。

    元素叫他吃早饭,看他还在打游戏,实在搞不明白,这种单机游戏,哪来的吸引力?

    可他操作手柄式的动作很酷炫,好像有点小帅?

    中午,元素要去看苗凤,方美珍叮嘱道:

    “东宇,你送元素一下。”

    孟东宇没回答,元素便道:“我自己坐公交去。”

    “那怎么行!坐公交多累,让东宇送你去。”

    元素想着她可不敢劳累这位大少爷,谁知道一出门,就见大少爷坐在跑车里,面无表情,看也不看他,她揣度君心,觉得他应该在等她,便厚脸坐进车子里,果然他开车把她送去了精神病院。

    只一天功夫,苗凤被洗得干干净净,人清爽很多,头发也剪短了,元素这才发现苗凤很白,长得也漂亮,看来她长得像妈妈,苗凤似乎很高兴,跟其他新交的朋友研究织毛衣的技巧,跟他们学打麻将,见了元素跟本没时间搭理她,只瞄了孟东宇一眼,说:

    “你男人还不错,不用担心妈妈,妈妈很好。”

    说完就在牌友的指点下,继续打麻将。

    元素既心酸又欣慰,走出精神病院,她叹气道:“我妈在这不会受欺负吧?”

    孟东宇当然不会回答,她很快自言自语:“希望不会吧!我对这种医院真的放心不下,只可惜我现在没有照顾她的条件。”

    元素以为他们会回去,谁知孟东宇把她带到一处高档商场,又把她带去一家女装店,元素愣了愣,不敢相信地看他。

    木头人孟东宇这是干嘛?这是为她考虑,给她买衣服?

    服务员都围过来,笑着说:“先生太体贴了,还陪您逛街。”

    元素干笑,好像是这样,更要命的是,孟东宇选这家店风格正是她喜欢的,衣服的款式也很潮,设计都不流于世俗,元素选了好多身。

    离开后,那些服务员笑得合不拢嘴,帮她把购物袋拎到车里。“夫人下次需要什么,直接跟我们说,我们可以给您送到家里。”

    元素笑着感谢她,之后孟东宇又给她买了几套护肤品和日用品,也不管她要不要,也不管价钱,挑最贵的买,塞满后直接离开,总共用了10分钟不到。

    他不合任何人交流,不合任何人对视,元素发现他和之前的孟东宇不同,他也不喜与人交流,可他不算恐慌,只是不说话,拒绝融入世界,但他能完成买东西这些事情,可见他并不是真正的社恐。

    见元素拎着这么多东西回去,方美珍不仅不生气,还一脸欣慰地笑:

    “这是我们东宇选的?东宇眼光不错,都知道元素适合什么风格的衣服。”

    元素笑笑。

    孟东宇面无表情上楼,一句话不说。

    方美珍拉着元素,看着儿子的背影,悄声问:“真是东宇带你去的?”

    元素如实点头。

    “他还给你买了护肤品?”

    元素继续点头。

    方美珍笑容更深,她很快打电话把这件事告诉孟泉明,然后整个家的气氛都好了很多,元素不明白,为什么就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倒像是让她们看到希望一样。

    次日,元素领了结婚证,照片上孟东宇面无表情,照相时摄影师一直叫他们微笑,可孟东宇啥表情没有,元素只得努力干笑,于是,她那么尴尬的笑便被记录下来。

    是真结婚了。

    回到家时,方美珍特地给他们庆祝,元素也笑着接受,方美珍还特地灌了孟东宇和元素很多红酒,等孟东宇去打游戏,她把元素拉到一边,神秘兮兮地问:

    “元素,你知道东宇的,他这个人不主动,要是他不找你那个……呵呵,你懂的,你就主动找他,这都新时代了,男人和女人都是平等的,你也不用有心里负担,他就是那种人,万一他那方面要是有问题,你告诉妈,妈带他去看。”

    元素咳了咳,觉得这天聊不下去了,所以方美珍在担心儿子不会同房?其实这有什么担心的?孟东宇虽然闷,却不傻。

    再说,他还不够主动?

    不知道方美珍要是知道他们昨天就同房,会有什么表情。

    当晚,元素正要入睡,只觉得身体热的吓人,很快她感觉到孟东宇的挑逗,漆黑的房间内,感官变得敏锐,她浑身像是火燎一般,难受的要命。

    她脚趾都要蜷缩起来。

    孟东宇似乎感觉到她的紧绷,又安抚她他片刻,很快手指在她腿上点点。

    元素竟然也懂了,很配合地完成下面的动作。

    于是,又是演了一晚无声电影。

    要命的是,元素竟然觉得感觉还不错,这种陌生人之间的同房,有种别样的刺激。

    只是,刚才太投入,嗓子干的难受。

    次日元素起床,竟然看到床头有一盒润喉片。

    “……”

    说起来,孟东宇是很好的舍友,他除了睡觉,几乎不回卧室,元素有足够的时间在卧室里捣鼓,他衣服很少,简单几件,卧室的衣柜空出一大片,足够给元素放衣服,他有洁癖,用完浴室都会收拾得很干净,他还不出声,静悄悄的,元素不需要担心被打扰。

    久了,她甚至有种错觉,好像她才是这卧室的主人。

    而孟东宇倒像是个租客。

    不知不觉,一个多月过去了,苗凤的状态好了很久,她告诉元素,精神病院的生活很充实,那里的人都很有见识,大家处得很高兴,她能有这样的状态,元素也很满意。

    这日,她躺在床上吃话梅。

    平常她不爱在床上吃东西,可最近她就是想吃酸的,忍也忍不住。

    当下孟东宇进来,元素瞥了他一眼,就见孟东宇面无表情坐在她边上,打算睡觉。

    元素默默把话梅递过去。

    孟东宇后背僵硬,他盯着那话梅看了很久,竟又抬头,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看元素。

    元素被他盯得不自在。“话梅,没吃过?”

    孟东宇沉默片刻,面无表情地捏了一颗话梅。

    元素不得不承认,她有种捉弄的快感,见孟东宇吃话梅,她比任何时候都高兴。

    孟东宇吃完一颗,元素又把手伸过去,他顿了顿,又捏起一颗。

    就这样,你一颗我一颗,二人一句话没说,吃完一袋话梅。

    而后俩人相继刷了牙,元素满足地睡觉了。

    等元素的大姨妈推迟一周时,她用试纸测试,得到自己怀孕的消息。

    到底是好消息,当天中午她看到羊肉反胃时,便犹豫道:“那个,我怀孕了。”

    原以为公婆都很高兴,谁知道话音落下,屋里安静的可怕,公婆和下人都用一种元素看不懂的表情看她,元素被看得不自在,这是什么表情?就好像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孟东宇的似的。

    “我怀孕了。”

    方美珍笑得很干,似乎想问什么,又在孟泉明的要求下继续吃饭。

    席间安静的可怕,元素真搞不懂他们,一般爷爷奶奶抱孙子都高兴的要死,他们倒好,不仅不高兴,还有些怕,方美珍甚至眼里含泪,似乎她儿子受到天大委屈。

    元素更糊涂了。

    当天,孟东宇又拿着手柄玩游戏,元素干脆过去把手柄夺过来。

    她直勾勾盯着他,果然,孟东宇很快回望她,并且眼里没有怒气。

    她的试探成功了,他对她确实很容忍,最起码在这个家里,她是被他特别对待的那一个,别人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为什么你父母听到我怀孕的消息,都不高兴?”

    孟东宇直勾勾盯着她,没有摇头,就是默认了。

    元素挑眉:“怎么了?和你前妻有关?”

    孟东宇依旧盯着她,眼神里有一些她看不懂的东西。

    元素哼道:“还是说他们不想要孩子?已经有了两个孩子,所以觉得这个孩子是多余的?”

    元素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她想着如果真是这样,她就离开这里,去找工作,反正她也要毕业了,以她的能力,养活个孩子不是难事,虽然当未婚妈妈很辛苦,却也不是不能克服。

    “既然你们不想要,那我还是走吧!孩子由我来养!”

    原以为只是简单的一句话,谁知孟东宇却神色忽变,表情也变得阴冷,随即他一字一句道:

    “除非我死,别想离开我!”

    元素被吓得一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