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惊涛骇浪 > 第791章 言而无信
    杜志明紧张兮兮,藏头露尾的模样让许一山忍不住笑了起来。

    杜志明却不笑,凑到他跟前低声道:“谢天谢地,你总算回来了。再不回来,我要打寻人启事广告了,急死我了。”

    许一山这才问他:“杜总,到底出了什么事?把你紧张得好像天要塌下来一样。”

    杜志明压低声道:“你还记得屈主任吗?她来了。”

    许一山心里一顿,少阳市的屈玲来茅山了?

    因为这个杜志明,茅山与少阳市生了矛盾。当时为了夺一个杜志明,双方上演了一场不亚于警匪片的大戏。虽说事后双方都谅解了对方,但是有个前提,许一山要兑现自己的承诺。

    此事过后,许一山确实忘记了这件事。起初他觉得当时做承诺,对方谅解,都只是脸面上的官司,不会较真。因此事后他没在意承诺这件事。

    眼看着时间都快过去大半年了,屈玲突然来茅山,不是为了承诺这件事吧?

    “人呢?”他问,眼光四处看。

    “周书记请过去了。”杜志明小声说道:“你得注意,看来她这次来者不善。”

    许一山嘿嘿笑道:“杜总,你担心多余了。这是茅山,屈秘书长还能把我怎么样啊。走,我们去见她。”

    杜志明犹豫着不敢去,许一山给他打气道:“杜总,你这么大老板,还怕一个女人啊?放心,天塌下来,我给你顶着的。”

    好说歹说,终于说动杜志明,跟着他一起去周琴办公室。

    周琴陪着屈玲坐在沙发上说话,看见许一山敲门进来了,她起身笑道:“屈秘书长,他来了,有怨抱怨,有仇报仇,我不管。”

    许一山陪着笑脸打了一个招呼,拉着杜志明一起坐下。

    屈玲脸色很不好看,她看一眼杜志明,就把眼光盯在许一山身上,道:“许大主任,贵人多忘事是吧?我等你大半年了啊,人不见水不流,是不是选择性遗忘了?”

    许一山连忙说道:“屈秘书长,绝对没有忘记。都怪我,一忙起来就不记得了。今天你来得好,我代表茅山人名欢迎你。”

    屈玲沉着脸道:“少来这套。我刚才与周书记聊了一会,许主任,你升官了嘛,恭喜恭喜。”

    许一山尴尬道:“为人民服务。”

    “说吧,今天你准备给我一个什么样的交代。”屈玲开始表现出一副咄咄逼人的姿态了。

    许一山原来承诺,等杜志明的镀烙工厂在茅山稳定下来之后,他会让杜志明的分厂开到少阳市经济开发区去。本来这个方案是经过杜志明确认的,谁知事情会出现异常。

    许一山当初承诺让杜志明将分厂设往少阳市,是考虑到杜志明的产业对环境的影响和破坏很大。

    茅山开发区因为杜志明的到来而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他的工厂几乎将整个开发区都占了。杜志明已经彻底将他的产业全部转移了过来。

    作为全球排名靠前的镀烙工厂,杜志明的企业在镀烙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他的产业就是一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杜志明的工厂按现有规模算,每年给茅山缴纳的利税几乎可以改变茅山财政收入的百分点。但他的企业确实存在很大的环境安全隐患。他被迫从沿海地区将产业转移来茅山,并非他给当地的创造的经济价值低,而是沿海地区已经不欢迎他这种对环境影响很大的产业。

    许一山当时就是抱着这么一个想法,杜志明的总部留在茅山,坟场可以开到其他地方去。

    可是杜志明却不想走了,他占着茅山开发区悠闲自得。因为无论是人工成本,还是生产环境,他都感觉就像是到了桃花源一样。

    许一山转头去看杜志明,问道:“杜总,你的分厂计划还没出来吗?”

    杜志明不语,讪讪地笑。

    许一山催问急了,他才嘿嘿笑道:“各位领导,我汇报一下思想,目前我公司还没有在外设立分厂的计划。”

    屈玲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她的声音高了不少,“杜总,你是在耍我们吧?”

    杜志明慌乱解释,“屈领导,我绝对没这个意思。”

    “哪你是什么意思?”屈玲步步紧逼,目光变得又冷又狠。

    “这个......”杜志明迟疑片刻,唱起苦来道:“领导,现在的大环境不好。我们现在一个厂都吃不饱,哪还敢开第二个厂啊。要不,等经济环境宽松一点后,我一定去少阳市投资。”

    屈玲冷笑道:“经济环境不好?你这是欺骗谁呢?杜总,我来之前,可是有人对你的产业情况作了调查的。你目前手头国内订单已经排到年底了吧?海外还有一批大订单,你是准备转手给别人吧?”

    杜志明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尴尬道:“屈秘书长,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要不掌握你的情况,我敢上你的门。”屈玲语气放缓和了下来,“杜总,投不投资是你的决定。一个人做人,必须要言而有信吧。”

    她有意无意往许一山这边看,这就让许一山感觉到脸上像有一只虫子在爬一样。

    屈玲来茅山,明显带着责难的准备而来。因此,她说话夹枪带棒的,根本不给人面子。

    这也不怪她生气。

    当初杜志明去少阳市考察投资,人家少阳市一把手都亲自接见了他。并且承诺,只要他杜志明去,所有政策都向他倾斜。

    杜志明也答应得好好的,并与人家签署了投资意向书。

    如果不是许一山从中突然杀出来,杜志明的镀烙工厂可能早就悄无声息搬去了少阳市。

    无论是屈玲还是许一山,都深知杜志明的镀烙产业是一个大户。这种虽然对环境有影响,但利税惊人的产业,于经济欠发达的茅山县和少阳市,都不亚于是开了一家银行。

    牺牲环境换取经济发展,是目前不少地区迫不得已的事。

    茅山县与少阳市,都想在这个关键点突破。

    杜志明被许一山抢回茅山县后,再没与少阳市联系。他投资的事也变得遥遥无期了。

    屈玲在这时候上门来,意义不言而喻。

    她表面上是在提醒杜志明,其实许一山心里清楚,屈玲是在讥讽自己说话不算数。

    周琴适时站出来打圆场。

    她提议,先吃饭喝酒,再谈其他事。

    屈玲笑了笑道:“这饭我怕吃不下,酒也喝不下啊。”

    周琴笑道:“屈秘书长,多大一点事啊。这样,我安排许一山同志负责这件事。他既然有承诺,就必须兑现承诺。我们茅山不会因为一个企业而撕破脸面。”

    她转过头看了看许一山道:“一山同志,不管困难多大,当着屈秘书长的面,你表个态,这件事你准备怎么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