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天选偶像:王爷,请多关照 > 第207章:心路历程
    林娅熙葛优瘫在二人抬的软轿里,上下颠得她昏昏欲睡。春梅和榴莲在外面跟着,一路无话,回了映月阁。

    等抬轿子的人一走,两人一左一右架着林娅熙就直奔主屋。

    阖上门之前,榴莲还不忘高声对着院内说道“小姐要睡会,无事不要进来打扰。”

    三十三坐在椅子上嗑瓜子。林娅熙毫不顾及形象地歪在榻上,怀里抱着个枕头。

    咖啡则因为打赌输了,在外面把风。

    “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吧,甭搞得神神秘秘的。”

    春梅先抢占了另一把椅子坐下。

    “妹妹,夫人屋子里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一早上,我和榴莲的心都跟吊桶打水似的,七上八下。”

    林娅熙懒洋洋回道“就是你们最后听到的那样。我林娅熙从来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呵,秦氏想让司琴给我来个下马威。可我偏不按常理出牌,结果反倒叫她被伤得不轻。

    司琴想脱罪,或者说是怕秦氏秋后算账,想将功补过,就联合起顾嬷嬷诬告我呗。

    二人一死一残,也怪不得我心狠了。”

    “一死一残?”

    林娅熙蜻蜓点水的几句话,三十三大致听懂了。但见她们三人完好无损,却搞得别人伤亡惨烈,她很是意外。

    “这么刺激的吗?小姐居然不带上我。”

    榴莲反驳道“你要是经历一遍,先看着小姐被敌人骑到头上暴揍,再差点挨十鞭子的打,就不觉得刺激了。”

    怕三十三那一根筋的脑袋误解,她又连忙澄清。

    “当然不是真的暴揍啊。我说的是精神上的。不然,王爷还不得把我们几个脑袋拧下来?”

    原来,榴莲的心路历程也是这样的啊。春梅狂点头赞同。

    三十三怒问。“那你还忍得住?自己人被欺负了,榴莲你还当孙子?”

    “因为小姐不让我出手啊。不听主子的命令,擅自行动乃是暗卫第五条大忌。你这么快就忘了?”

    林娅熙笑着表态道

    “榴莲做的很对。这也是为什么今早我带了你和春梅过去。否则,可要坏了我的计划了。

    三十三,冲动是魔鬼。我看你估计是被好几只恶鬼缠上身了。改日去庙里请个平安符吧。”

    一句话把三十三都说乐了。

    “小姐这张嘴,真没几个人能说得过。想必王爷对上小姐,也吃了不少哑巴亏吧?”

    宋楚煊是不是还给她们下达了什么她不知道的隐形任务?动不动就绕到自家王爷身上,想忽略都难。

    一开始的死变态可不是白叫的。她被折磨得几近崩溃,就快去了半条命呢。

    林娅熙夸张无比道“他老人家哎!人人闻之色变的黑面罗刹,是嘴皮子功夫就能击败的吗?我吃亏还差不多。”

    “妹妹,我倒是觉得王爷人其实挺好的。在晋王府那么些时日,也没见着谁轻易被重罚。对比之下,反倒第一天来国公府就有一死一残呢。”

    春梅这是路转粉的节奏啊,都会主动洗白了。

    “那还不是因为王府后院里没有女人嘛。所以说,识相的男人要想过消停日子,最好的选择便是一夫一妻。”

    果然,社会主义新时代理念是凝结了中华上下五千年文明的大智慧。

    春梅懵懂地点点头。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诶,妹妹,既然你都知道该如何证明顾嬷嬷撒谎,为何不早一点说出来呢?何必让自己听那么多难听的冷言冷语?”

    林娅熙挑眉,得意一笑。

    “这叫做诱敌深入。她们不把话说绝了,国公爷最后至于那么生气吗?

    其实,林国公几次不想深究的。都是林婉音和司琴,以为自己占了上风,便非要置我于不孝不义之地。

    我要做的只是先给她们希望,再将希望从她们眼前硬生生夺走。啧啧,还真是一碗粥引发的血案。”

    春梅三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少女继而又道“这次过后,我们能有几天安生日子了。秦氏需要养伤,还要谋划下一步如何算计。我正可以抽出时间,打理云想·花想。”

    没准儿,宋楚煊还会去店里找她呢?呸!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林娅熙自己都惊讶不已。

    从小到大,家人和经纪公司的长期灌输令她对恋爱脑深恶痛绝。

    特别对于一名选秀爱豆来说,谈恋爱就等于亲手扼杀了自己的花路。

    粉丝间不是有流传那么句话吗?爱豆是以贩卖梦想为生的职业。粉丝的钱可不是拿来给你养嫂子或钓凯子的。

    林娅熙有做流量偶像的自觉,也清楚她现在已经不是女团爱豆了。可植入脑海的惯性思维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

    “小姐,我看那位二小姐林婉音也不是什么善茬。您得小心提防着些。”

    榴莲的声音复又将她拉回现实。

    林娅熙自信说道“会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会叫。对付她这种人,我有的是办法。你们先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会。晚些时候再去趟朱雀街。”

    “嗯。那小姐有事喊我。”

    榴莲帮她放下床幔,和另外二人转身走了。

    望着帐顶,林娅熙轻轻呼了口气,对着虚空喃喃自语。

    “林婉卿,害你跟柳姨娘的人,我帮你收拾掉两个了......”

    司琴和顾嬷嬷都是秦氏的心腹,手上自然也沾染了柳姨娘母女的血。

    当初,柳姨娘身边的大丫鬟翠儿就是被司琴以二百两银子买通,在姨娘房间里藏了司琴给她的小人。

    布偶的心口处扎着银针,符纸上还写有秦氏的名字。秦氏这才以冲撞主母,祸乱后院的由头将人打到半死。

    翠儿又将胡大夫给的毒药当成金疮药涂给柳姨娘。人便很快一命呜呼了。

    而顾嬷嬷经常来往于内外两院,又是三十年的老仆,在府里人脉甚广,更不会是什么好鸟。

    依林娅熙猜测,买通大厨房,给林婉卿送有毒吃食的,非她莫属。

    许是绷着的弦突然放松下来,林娅熙这一觉睡了足有两个多时辰。醒来之后,人精神了不少。

    脸上的病娇妆临睡前就被洗掉了,只留下林婉卿天生的红润水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