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桃源小神医 > 第842章 报答的方式
    

    诸多思绪萦绕心头,困意也在不知不觉间席卷到了王晨的全身。

    他靠在椅子上,不想动弹半分,就这么坐在窗口熟睡了过去。

    翌日清晨,一股凉意透过窗缝吹拂进来,生生冻醒了原本在睡梦中的王晨。

    他睁开惺忪的眼眸,不仅发现昨日抽完烟后没有关窗户,更还透过那窗口瞧见外面的一切街景都已经被白雪覆盖。

    他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向远处眺望而去,只见整座城市都披上了一层白衣。

    路边树上的雪花随风飘落,散落在了行人的头上。

    只是瞬息间,那一头乌黑便成了白色。

    一道道人走出的脚印,在满是白色的道路上形成了一道弯弯曲曲的线路,似是在这白茫茫一片中勾勒出了一抹好看的线条。

    “入冬了!”

    王晨感叹一声后,转身进了卫生间。

    他洗了个澡,冲散了还未完全散去的困意。

    出来后稍作收拾,便出门敲响了母亲的房门。

    很快,柳一倩便也洗漱完走了出来。

    “下雪了,你穿这点也太单薄了吧?”柳一倩蹙眉道。

    王晨尴尬一笑:“来时没带太厚的衣服,晚点我到外面的商场去买两件。”

    柳一倩点了点头:“走吧,楼下吃口热乎饭,你就赶紧去买衣服,这么冷的天可是很容易感冒的。”

    说着,母子俩离开了酒店。

    本来,吃过早餐后,柳一倩是准备让王晨赶紧去买衣服的,但感受着外面的刺骨寒风,柳一倩当即改变了主意,让王晨在这等候一下后,便踩着厚厚的雪朝着不远处的服装店跑去。

    不多时,柳一倩抱着两件棉衣跑了过来。

    “快,赶紧穿上试试。”

    瞧着柳一倩发梢的雪片,以及冻红的小脸,王晨颇有些心疼:“妈,我不是很冷的,您不用这么着急。”

    “你现在年纪小觉着很抗冻,但是等你上了年龄就会知道,年轻时受的冻,上了年纪后可是会很遭罪的。”

    说话间,柳一倩直接将棉衣披在了王晨的身上。

    待他穿好后,柳一倩打量了一番:“刚才还觉着有点大呢,没想到穿上却是正好,我儿这身材简直太棒了,不管穿什么都是这么的帅。”

    王晨笑道:“那是您生的好!”

    柳一倩笑着捏了一下王晨的脸:“行了,穿上棉衣就不冷了,另外这一件我回去给你洗一下,等着你换着穿!”

    “妈,您也多穿点吧。”王晨说道。

    “我天天待在店里不冷的。”柳一倩笑着言语一声,而后便去小卖店了。

    凝望母亲的单薄背影,王晨心里稍有些酸楚。

    刚才柳一倩给他去买衣服,虽然就只是一件很微不足道的小事。

    但是冒雪前行,那急匆匆的样子,却是让王晨心中很暖。

    多年来,他从未享受过母爱,所以他很期待。

    而如今,他期待的都出现了,这种看似简单,却散发着浓浓母爱的感觉,真的很好!

    站在原地沉思了一会儿后,王晨便走到对面上了车子。

    ……

    十几分钟后。

    龙凤呈祥饭店内。

    当王晨抵达时,童蕾已经与几名前台工作人员,将昨日的诸多明细都清算好了。

    看着他走进来,童蕾从桌后站起了身子:“来的正好,给你汇报一下昨天的战绩。”

    王晨忽的一笑:“不用搞得这么隆重吧?”

    童蕾笑了笑,随即便拎着一壶热茶与王晨奔着二楼的办公室走去。

    很快,他们便坐在了办公室中。

    童蕾将计算各种明细的本子递到了王晨面前,而后边给他倒茶水边说道:“昨天总营业额达到了十一万,各项物品的消耗是六万多一点。”

    王晨笑道:“这么说,纯利润就是五万多呗?”

    “对。”童蕾微微颔首:“而这还是打了八折,并且有很多进项我没有计算进去的结果。

    倘若按照正常的来算的话,我们昨日的纯利润是可以达到七万块的。”

    王晨问道:“之前这几家饭店的总和利润,一天最高能有多少?”

    “四万多。”童蕾回答道。

    闻言,王晨嘴角扯动了两下:“那昨日岂不是破了饭店的纯利润记录?”

    “是!”童蕾点了点头,激动的说道:“杨莹简直就是咱们的福星呢,昨天回家后,我估算的大概也就是与之前差不多罢了,可谁知,今日细细一算,竟都比之前多出一倍了。

    当然,昨日的盛况完全是杨莹起到的明星作用,但是尽管那种盛况很难再出现第二次,

    但咱们只要保持住昨日一半的水准,那日后的情况肯定也会比之前好出很多倍的。毕竟昨天真正盈利的只是晚餐而已,

    而饭店这边,真正高峰期还是中午,所以用这样的战果来说的话,咱们不仅保住了之前占据的市场,更还又将影响力和饭店名气又推向了一个更高的高度。”

    听到这样的细致总结,王晨也是兴奋无比。

    他喝了口热茶,笑道:“必须得找个机会好好答谢一下杨莹,若不是她及时的出手,恐怕咱们就算拼尽了全力,也是难以走到这一步的。”

    童蕾微微颔首,坐在王晨旁边说道:“昨天我回去大概想了一下报答她的方式。

    像送礼送钱这种方式我觉着是不行的,思来想去,我觉着不如咱们给她一些饭店的股份如何?”

    王晨眸子一闪:“这个肯定行,对于现在的咱们而言,股份应该就是最贵重的礼物了。

    并且,给她股份,不仅能细水长流的回报她的帮忙,更还能让我们的友谊更加深一些。”

    “那你觉着,给她多少股份更好呢?”童蕾问道。

    王晨想了想:“这个我也不好说,多了吧,她肯定不会要,少了吧,咱们又觉着不合适。蕾姐你觉着呢?”

    童蕾眼神微微晃动了一下,而后开口道:“给她百分之三十怎么样?从我的股份里直接划到他的名下。”

    闻言,王晨当即摇头:“三十肯定行,但是不能从你的股份里给她啊,否则我岂不是就成了这些饭店的最大股东了?”

    童蕾摊手道:“在饭点经历这些苦难的时候,我并没有起到太大作用,反而是你和杨莹的全力出手,才为我们换来了如今的高度,所以就算让你做最大的股东也没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