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盗梦者 > 第三百四十章
    不一会儿,赵高便将那些人告诉他的关于历史上大秦的发展历程,详细的告诉眼前的始皇帝。

    嬴政听着,面色丝毫不变,但心中却是忍不住提起三分怒气。

    他大秦奋六世之余烈,才横扫六国,统一天下,有如今的成就。

    他嬴政从一个小小的质子,成为现如今的一代大秦始皇帝,付出了无数的心血。

    大秦对于他而言,重要性更是不必说了。

    嬴政最看中的便是大秦的未来,现在有人告诉他,大秦要亡了。

    他选择的继承人被杀,二世皇帝降服不住手下的臣子,天下大乱,一个小小的亭长成为天下之主。

    听得赵高将其中的细节说得清楚明白,没有一丝丝的虚假。

    即便再是枭雄气度,嬴政有一些压制不住自己的怒气。

    “公子胡亥连同赵高李斯修改诏书,赐死长公子扶苏,大将蒙恬……”

    听得此般言语,嬴政看向眼前赵高的眸子也变得越发的尖锐起来。

    赵高喘喘不安,只能将头埋得更低,就像是一只鸵鸟,将自己的脑袋藏在羽翼之间,希望别人再也看不到自己。

    当然,于此时,赵高心中也自有算计,他服侍了自家君王数十年,对于君王的脾气还是足够了解的。

    现在自己将一切坦言,大概率应当是没有什么责罚,虽然一根刺扎下去是难免的,但至少是不至于死。

    自家君王还是有些念旧情的,只要能懂得解甲归田,就不至于出现武安君之事。

    反倒是自己隐瞒不报。

    若是这件事从别人的口中被君王知晓,同样陛下也知晓自己隐瞒不报,那才是真正的危机。

    那般才会让陛下,更是多疑。

    至于说,自己隐瞒这件事,自家君王就不知道了?

    那是不可能的,须知道便是在自己手下的罗网,也有无数的探子都是直属于自家君王。

    更别说大秦真正的暴力机构黑冰台监察天下,势力远在罗网之上。

    同时自家君王暗中还掌握的一些力量,这些力量监察罗网乃至是黑冰台,更是隐秘。

    自家陛下的消息可是灵通得很!

    作为横扫天下的雄主,自家君王对于原来六国地域的掌控力或许不是太强。

    但是在秦国,君上绝对是唯一的意志,只要他想要知道的事情,就没有不知道的。

    果然,就在赵高心中不断揣测的时候,一道声音顿时从悬崖边将之拉了回来。

    “好了,朕恕你无罪,其余世界的历史,不能一概而论,你且下去,继续监察此方世界的情况。”

    “还有公子天明乃至是六国余孽的那一场闹剧,也快些收尾吧!”

    “诺!”

    赵高恭恭敬敬的行礼,连忙退出去。

    他知道这件事必然是在自己君主心中埋下了一根刺,当真是无妄之灾啊,谁能知道在其余的历史上,自己有如此的实力?

    还指鹿为马?连东皇太一都不敢如此放肆,他赵高何德何能?

    无妄之灾!

    无妄之灾!

    心中缓缓的想着,赵高也觉得甚是委屈,渐渐退下。

    他的心中打定主意,接下来这段时间,好生办事,尽量少在陛下身边晃悠,免得这一根刺越来越深。

    嬴政看着赵高离去的身影,目光越发的尖锐。

    不一会儿,整座大殿只剩下他一人,嬴政淡淡的开口道:“他所说的如何?”

    阴影中,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陛下,赵尚书所言不差。”

    “此方世界异常如此,同时在其余朝代历史记录之上,大秦的历史也都是大致相同。”

    嬴政闻言,微微闭眼,也不知道究竟是在想些什么。

    良久之后,嬴政开口道:“接下来陆续收拢罗网的探子,必要的时候,我要罗网可以随时听令!”

    阴影之中的人闻言,知道自家君王这是动了杀心

    或者说,即便是愿意留赵高一命,罗网也不可能在由他掌握了,连忙应声道:“诺!”

    “还有,李斯那里也让黑冰台盯紧一些,至于十八公子胡亥,软禁令央宫,不得吩咐,不准外出!”

    “诺!”

    “对了,前往楚国旧地,找到那个刘季,直接杀了吧!”

    “诺!”

    “好了,去吧去吧!”

    不一会儿,暗影之中的那人彻底消失,嬴政独自一人坐在座位上。

    嬴政心中摇摇头,赵高有问题,他早就是清楚,无非是和阴阳家的牵扯,但是能做出逆反的举动,当真是他没有想到的。

    虽然赵高的确是一把好用的刀,但是这刀一旦噬主,那可就不好用了。

    很多东西,他都可以容忍,但是涉及到大秦的基业,此事断然没有丝毫的容忍余地可言。

    对于他而言,大秦便是一切!

    同时,想到阴阳家,嬴政不由得摇摇头,不否认这一家在大秦统一天下的过程之中,提供了莫大的帮助。

    但是现如今六国一扫,这一家的势力也该是控制一二了。

    “东皇太一?还有苍龙七宿?攘外必先安内啊!”

    这一刻,嬴政的心已经放眼与外界,想到眼前的这一方大世界,嬴政心中渐渐生出豪气万丈。

    看着远处,顿时想起当年自己横扫六国的志气。

    “大争之世!”

    甚至想到其中未必没有真正的长生之路,嬴政更是心中有些畅想。

    ……

    邯郸城外,王猛和一些非秦国地域的淘金者,聚集在一处。

    前来秦国从来都不是王猛独自一人所有的想法,每一处世界、地域融入之后,都会有想着“富贵险中求”的淘金者,如同闻着腥味的猫儿一般的聚集过来。

    不过这一次,这些猫儿的情况有些不太好。

    这些淘金者发现,大秦的情况与他们以前前去的地方的局势都全然不同。

    若是说得具体一些,其余的地方就像是空气,而大秦则是水,若是变不成鱼儿,你就寸步难行。

    想要变成鱼儿,就要成为大秦的良民。

    大秦的形式远远超过他们的想象,首先就说一点,在大秦,没有验传,你绝对是寸步难行。

    在验传之上,有你的籍贯信息,乃至是大概的面貌特征。

    这就相当是秦国的身份证,每个合法的黔首都必备,没有这东西,你就是要被斩首的流贼,良民们可以斩去你的首级,送到官府邀功。

    那些前去了秦国的淘金者之所以没能回来,就是因为他们还在按照以往的经验行事,一入秦国,就朝着咸阳而去,这怎么能行。

    咸阳之地,一举一动皆有规矩,他们这些外来者还未靠近,就被天地地网围困起来。

    想到这两天的所见所闻,王猛心中只有两个字——秩序!

    这里的一举一动都有秩序,从闹市街区的小贩,城门口的士伍,乃至是他们所居住的客舍总是有说不完的规矩,这些规矩凝聚起来便是大秦的秩序。

    以王猛的眼界,便是较之于现代,此处的规矩秩序都更是井然,毕竟现代还要讲究一个民主、平等,还有隐私权。

    但是这里可不同,这里的人许多都按照固定的打扮而划分出来的地位,这地位也就是他们的爵位。

    对于每件事,都有相应的刑罚,而且大多数都是很严厉的刑罚。

    正是这些刑罚,让人们成为一个个良民,共同维护好大秦的秩序。

    你不敢想象,在市区吐一口痰,或许就会被罚金,并且处于一定的徭役。

    街上斗殴,可不只是批评教育,而是会被处以严重的刑罚,割掉头发胡须,成为刑徒,甚至流放。

    严酷的刑罚,迫使人们变得良善。

    聚集之地,一群人交谈着,而王猛这个最晚到来的人,则是默默的听着。

    “这大秦管理得可真严实啊!”

    “那必须的,我老黎虽然没啥见识,但是大秦以法家治国,这我可是知道的,法家人就是严。”

    “唉,这里还是赵国旧都,秦吏都不算太多,还未到关中,便如此之严,也不知道那咸阳宫又是何等景象。”

    “我等哪里知道,这六国旧地,秦国的掌控力已然是如此,更别说那关中秦地,难怪说秦能统一六国。”

    “要我说,大秦的掌控力如此之强,居然能二世而亡,这才是最难以想象的!”

    “我倒是知道一些,大秦后期各种徭役太重,始皇帝的雄心太大,一代人之力,想要尽百年之功,太难了,加上六国本来就是未能彻底的归心,各种贵族也还有一些力量,因而二世而亡。”

    “别说这个了,这是大秦的地方。”

    “不说这些,我就想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得到官方的许可,前去咸阳城。”

    “这谁知道呢?总不能硬闯吧,大秦的实力可是很强的,前些日子我看一个五大夫,竟然拥有比我还强的力量,大秦藏龙卧虎啊!”

    “大秦爵位二十级,五大夫才第几?上面还有十多级,大秦也太强了吧!”

    “我算是不报太多的希望了,这里的环境一点都不好经商,这法家对于我们这些商人的限制太严重了,算了,在看看此处的风光,打探一些消息,我就回去了。”

    众人听得此处,有些人也是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这大秦的环境太过于板板正正,对于他们这些淘金者极其的不利。

    淘金者以商人居多,所谓的商人嘛,则是低买高卖。

    但是此处的市集,每一样东西都是定好了价钱,后面有官方调整,他们根本难以插手。

    在法家的治理下,重农轻商,他们的地位很低,即便是家财万贯,在大秦也不吃香,这里只论爵位。

    有人看衰,也有人看涨。

    官方调控,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更是一种好事。

    那代表着垄断,有官方的配合,根本就不用考虑市场经济,直接调控,进行垄断。

    一些势力强大的淘金者们大多是抱着一些更加有野心的目的,比如交好官方,获得某一样东西的垄断,将大秦的特产往外面输出。

    之前有些小的世界融入进来之后,他们这些淘金者通过控制高层,可是赚了一大笔。

    “其余的也就不说了,这客舍的饮食虽然差些,但我也能适应,但是这没有酒,这可是万万不行啊!”一个黑须大汉摇摇头,显得极其的不满。

    “老四,你可别想这事了,没看客舍都没敢卖酒吗?我问过了,除了少数的几个特殊的日子,聚众饮酒,那可是杀头啊!”

    众人闻言,又是止不住的摇头,对于他们而言,这没有酒,才是最难受的地方。

    大秦没有酒肆,这简直是太难受了!

    ……

    一旁的王猛听着众人的诉说,对于大秦有了更多的认识。

    现如今,众人都是被官方约束,固定了一定的范围之内活动,那些不守规矩的,都永远留了下来。

    王猛微微摇头,心中暗暗猜测到:“根据现在的情况,这大秦可不好相处。”

    不过对于此方大秦大概的底细,王猛倒是摸清楚了。

    这燕赵地带,还是有许多的游侠,这些人的消息很是灵通,通过这些人,王猛对于此处的具体情况,也有了更多的认识。

    “道家、阴阳家东皇太一、小圣贤庄……”

    听得这些熟悉的名字,王猛如何不知道此处是何地。

    只是这处世界比他记忆之中的秦时明月强大了许多,不过,这很正常,毕竟西门吹雪等人的世界也是相似的。

    “接下来,还是需要去咸阳看看,见见这位始皇帝!”

    “严格说起来,此方世界有蚩尤、九天玄女等人的踪迹,或许也有许多隐秘!,多加探查,未必没有收获。”

    心中一动,王猛的身影隐没在空间之中,强者有强者的话语权,他可不打算在这里苦等。

    ……

    阴阳家,东皇太一听得手下汇报的消息,心中唯一的坚持不由得有些动摇。

    他向来迷行苍龙七宿,认为破解了其中的奥妙,就能知道世上一切的隐秘。

    但是这突然的一场天变,东皇太一不由得有些迷茫了,天地都变了,这一切还有意义么?

    驱散了下属,手握着星盘,再一次的占卜,良久之后,伴随着一声常常的叹息。

    “也罢,也罢!”

    “迷信了一辈子,没成想,却是用不上了!”

    “此等大世,苍龙七宿,或者也算不上什么了!”

    ……

    流沙组织,“此处世界变了,老师你也有不知道的东西啊!”

    卫庄轻轻抚摸着手中的长剑,心中有些感叹,在其身后正是他手下流沙组织的四大天王。

    “首领,根据我等探查到的情报,在其余世界的历史轨迹之中,大秦二世而亡,得天下的居然是那农家的刘季。”

    卫庄闻言,眼神睁开,开口道:“刘季?真是一个笑话!”

    “六国那帮人积极谋划,成了别人的嫁衣?”

    “好了,把我们收集到的消息,传给我师兄,我倒是想要知道他的反应。”

    小圣贤庄,一群人也是得到了许多其余世界关于大秦的消息。

    再知道大秦二世而亡的时候,众人都是忍不住的雀跃,尤其是少羽,听得自己被称作西楚霸王,整个人已然是振奋到了极点。

    但是听得农家的刘季得了天下,众人的神色却是变了。

    “农家投靠了大秦,这刘季还成为大秦的亭长,一个小小的亭长居然能得到天下?”

    众人皆是摇摇头,荆天明听得历史上居然没有关于自己的丝毫记载,不由得大呼小叫。

    “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准确!”

    他堂堂墨家的巨子,怎么可能没有记载,这历史绝对是假的。

    聂盖淡淡的看了天明一眼:“好了,不同的世界,历史即便是相似,也不可能绝对一样,平心静气,你一个巨子,要有巨子的风度。”

    “好的,大叔!”

    一众人不但的议论,无论如何,得到在其余的世界,大秦二世而亡的消息。

    这对于他们而言,绝对是一个莫大的鼓励,让众人的也是更加坚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