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世萌宝:天才娘亲帅炸了叶楚月夜墨寒 > 第1645章 践吾之渺小,祈天地之浩然
      第1六45章践吾之渺小,祈天地之浩然

      楚月垂眸凝视着无量海域的龙瞳。

      那双龙瞳,也在凝视着她。

      “砰!”

      分支锁链随风摇摆,轰然一声撞向了夜漠。

      夜漠浑身都是被风刃撕开的伤口,猩红色刺目的鲜血在衣袍渲染。

      锁链撞来之际,夜漠张着嘴吐出的血喷洒成了雾,旋即又被狂风吹散。

      脊椎骨处,直被撞得裂开了缝。

      因为这一伤创,夜漠的绿眸之间涌现了大片大片的充血。

      他在狂风之中艰难地扭过头,望向了距离自己甚远的楚月,咧开嘴笑着说:“域后大人,殿下不在,我会代殿下来守护你。”

      “砰!”

      邪龙甩尾,直撞向了他和他的锁链之路。

      夜漠猛吐鲜血,再也支撑不住了。

      双手失去了力量,掌心沿着锁链往下滑。

      关键时刻,夜罂抓住了他的手腕。

      楚月拧着眉看向了夜漠,眼眶泛起了嗜血暴戾的绯红:“给老子保护好自己。”

      夜漠傻痴痴的笑,交代后事般开口:“域后大人,我怕过了今天就说不了,所以我想跟你说......”

      “闭嘴!不准说!出去了再说!”楚月咬紧了牙。

      夜漠继续说:“其实,殿下他眼光很好,是我们有眼无珠。”

      楚月鼻腔微酸,咽喉胀痛,红着眼看向受伤的少年。

      不仅是夜漠,每个人都在挣扎着活命。

      他们既然选择了跟随她,就没有在危险之际,为了求生或者是听信虞微羽的话而背弃她。

      哪怕知道这样下去很有可能死路一条,也没有!

      楚月睫翼微湿,颤着声沙哑地开口:“洪千姬,本将以北洲武陵将军的身份命令你,护送他们,去安全之地,此乃,军令!”

      洪千姬和屠薇薇、萧离正在与两条邪龙厮杀,每个人都遍体鳞伤的。

      闻言。

      洪千姬蓦地朝楚月看去:“武陵将军,让你失望了,身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说到最后,陡然高昂的来了一嗓子:“贪生怕死见利忘义的,可以自己滚过去,老子也不稀罕护送!”

      然而从头到尾,没有一人愿意离开。

      有风华正茂的清域少年满脸伤却笑着说:“义字当头,两肋插刀,怕什么百死一生,怕的是天不敢收吾命!”

      “域后大人,不保护好你,就算活着回去,也没脸见殿下。与其惭愧自刎在殿下面前,不如此刻陪域后大人殊死一搏,搏个一线生机。就算天要绝人之路,身死于此,那也是青史留名,光宗耀祖!我等不惧!”

      “......”

      虞微羽远远地听到这些声音,脸瞬间就绿了。

      心中暗骂一群蠢货,不知道寻求活路。

      等会儿死了也是活该。  韩谨拧了拧眉,眼底涌现了深色,丝丝悸动之意,陡然在胸腔怦然炸裂。

      锁链边沿,风暴之内。

      楚月看着这些人,咽喉越发疼痛,眼眶蓄满了水雾。

      水雾成泪之际,硬是用凶猛的玄力把泪水给生生地逼了回去。

      这些人临危不惧,讲究兄弟义气。

      她身为阵营的领兵之人,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好他们!

      楚月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

      只有先护好这些人的周全,才能没有后顾之忧的寻法子去无量海域,找到尘封记忆中的往事!

      这一刻,帮助夜漠渡过难关的、夜罂,正在思考要如何帮助这些人,让小师妹的压力大一点。

      忽而,一股寒霜之气在骨髓深处迸发出来,犹如寒霜的种子陡然生根发芽成长为茁壮的银白之树了。

      夜罂瞳眸骤然一缩,几乎在顷刻间,感受到了自己灵魂深处对深海邪龙的憎恶和屠戮杀气。

      随着龙吟之声的再次响起,夜罂的半张脸庞,陡然衍生出了一些似霜如冰般的银白色鱼鳞,在幽光之下溢彩。

      夜罂的脑海当中,响起了神秘的声音,仿若是从血脉出现,来自于凌寒一族的先祖:

      “以吾躯为刃,斩开黑暗,以吾身为食,饲以龙族,践吾之渺小,祈天地之浩然。”

      夜罂身子都在发颤。

      不论这句话的意思,是让她去与邪龙搏命,还是将自己为食物送给无量的大海,都说明了一件事。

      深海之龙的出现以及四周邪龙围剿他们并非是因为小师妹,而是因为她的存在,她的血脉共鸣!

      “那是什么......”傅碧莲震惊地看过去。

      虞微羽目光紧缩,疑惑不解。

      楚月也及时地发现了这一状况,遥遥与夜罂对视,看见了夜罂眼底的痛苦。

      “是我......我是万恶之源......”夜罂红着眼看向了楚月,微笑着说:“但不知为何,我很高兴,我终于可以帮到小师妹了。”

      或许,她糟糕悲哀的一生的结尾,就是投入诡火明媚的无量海域。

      这是她肩负的使命,凌寒一族的义务,哪怕她什么都不清楚,哪怕她有一身傲骨,也不愿逆天改命,而是要听从先祖之声,顺势而为。

      只因她想看到张狂惬意的小师妹,不因此地之事而眉染忧愁。

      夜罂双眸之中流下了两行热泪,嘴角止不住地扬起,相隔暴风望向了楚月。

      若人生的归途是死亡,她最后的奢望便是在死亡来临前,可以再看一眼她的小师妹。

      “小师妹......”师姐要先行一步了。

      若真有在天之灵,死后的师姐,愿护你一世周全,不再颠沛流离,前路坎坷。

      此生,最美好的事,莫过于这一路走来并肩而行,生死不离,纵然武道难,但并不孤独。

      夜罂松开了颤抖的手,即将跃入无量海域。

      海龙犹如皓月般的眼睛,深深地注视着她。

      “师姐!”

      楚月心脏一颤,灵魂都快要抽搐。

      她连忙取出了寒光金甲,将掌心的金光向夜罂投掷而去。

      寒光金甲瞬间裹上了夜罂,缠住了锁链的尾端。  “小师妹!”

      夜罂猛地看过去,瞳眸瞪大到极致。

      “我的师姐,是世上一顶一的女子,是武道路上最真挚的武者,她并非是万恶之源,她是这浊世最难得的一道光。”

      楚月看着她说:“夜师姐,这片海域的战场,还是交给我来吧。”

      话音才落,楚月红唇勾起张扬的笑容,桀骜不羁地跃然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