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开局七个异世界 > 10.开门回家
    风沙小镇中,江夏时间紧迫。

    他按照罗格的叮嘱,在这处主操纵台下方找到主机,很暴力的将它外壳拆下,露出了密密麻麻的卡槽。

    取出紫色的电路板,停在了从上到下第三个卡槽上,却没有立刻插进去。

    而是转过身,大步走过去,抓开那被吓坏的女孩裹住口鼻的头巾,将一样东西,粗暴的塞进她嘴里。

    女孩感觉到一个坚硬冰冷的东西被塞进嘴中,本能的就要将它吐出来,却被江夏扣住下巴,使劲一推。

    那东西就被塞进食道,顺着喉管落入胃部。

    “伽共!”

    江夏拉开自己的面罩,对那瑟瑟发抖,抱着喉咙干呕的女孩喊了一句。

    是他刚从罗格那里学来的本地话。

    这家乡话的意思,那女孩很懂。

    下一刻,她便脸色惨白,努力的伸出手放入嘴里,扣动舌头,想要把吞下去的炸弹吐出来。

    “哈哈哈”

    江夏哈哈一笑,将那女孩粗暴的拉起,拉到控制台前,先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又做了个恶意满满的爆炸的手势。

    意思是,炸弹是通过他脑波芯片控制的。

    要是不听话,就炸开花!

    女孩懂了这个意思。

    带着破旧护目镜的她如鹌鹑一样,瑟瑟发抖的站在那里,动也不敢动,破旧的护目镜下,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她不知道这个大恶人要她做什么,两名“导师”在转瞬间的死,更是让她惊若寒蝉。

    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就有些糟糕。

    江夏不懂本地话,女孩听不懂他的话,两人交流成了麻烦。

    他抓了抓头发,扭头看着一旁光学投影的屏幕上,通过还在镇外作战的机器人的视界,传回的监控画面,黑手会那些废土战士,已经展开反击了。

    时间不多。

    江夏在房中左右查看,目光落在了地面那具脑壳爆开的尸体的腰带处,那里有个笔记本一样的东西,正落在血泊之中。

    他眼前一亮,也不顾血渍染手,一把将它拿了起来。

    拿起还沾着血渍的笔,在纸上写写画画,然后把那纸撕下来,粗暴的塞进女孩手里。

    舒了口气,又伸手摸了摸女孩的脑袋。

    把她本就乱糟糟的头发,弄得更乱些,又指了指她手中的纸,再次做了个恶意满满的爆炸手势。

    最后在她肩膀上使劲一推,指了指屋子外面。

    示意她赶紧走。

    躲到安全的地方去。

    女孩愣了一下,护目镜之下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茫然,又摸了摸肚子,待看到旁边那屏幕上,黑手会的战士在风沙里冲入镇子中。

    她也吓了一跳。

    作为永生会的一员,哪怕是最低级的研究助手,她也知道这次来沙漠的任务,更知道黑手会和永生会之间,完全不可调和的矛盾。

    一旦被他们看到自己还活着,那下场就很糟糕了,便赶紧抓着手中的纸,两三步跑出屋子,消失在门外如晦暗雾气一般的风沙之中。

    目送着女孩带着哭腔跑开,江夏心中的担忧稍缓几分。

    他舒了口气,舔了舔嘴唇,蹲下身,在控制台的主机上,将紫色的电路板插入空置的插槽中。

    预设程序被电路板启动,绿洲小镇的防御系统在下一刻上线。

    镇子之外,正顶着三台猎杀者变得混乱不堪的火力,向前突进的罗格,那面巾和护目镜下的脸色一变,一抹喜悦在他眼中翻腾。

    他向前一扑,仰倒在沙土中,左手抬起,放置在耳朵上方的信息装置上,那处的细小灯光跳动几分。

    一道来自他的命令,被下达到近在咫尺,又被重启的防御系统中。

    咔咔咔。

    随着清脆的撞击声,于下一瞬在绿洲小镇四方的地面下响起。

    埋设在那里的四座半永久性的防御炮台启动,如黑色铁箱一样的发射器被导轨从掩体中送出。

    弹出地面的一瞬,黑色武器箱就扭转方向。

    以罗格的方位作为定位点,箱子上方的盖板向四方滑动,露出其中码放的整整齐齐的尖头飞弹。

    嗖嗖嗖。

    像极了箭矢飞离弓弦,一瞬便有十几道带着火光的烟雾从风沙中窜起。

    那些成人手臂粗细的尖头飞弹先升空到近五十米的空中,然后朝着镇子外的飞向攒射出去。

    二级推进器启动。

    它们开始在空中加速,还如RPG一样展开尾翼。

    发射时掀起的风,甚至将风沙都暂停几丝,在江夏的注视中,这些毁灭的烟花从天而降,轰入镇外的沙土之中。

    然后...

    就是赏心悦目的火光腾起。

    爆炸的威力并不大。

    如他的见识所料,这样型号的小飞弹,除非填装特种爆炸物,否则大都是用于穿透敌方堡垒的。

    在火光闪耀,风沙被气浪震散的轰鸣声中,江夏身后屋子里的投影屏幕也瞬间暗淡下来。

    这代表着镇子之外的三台猎杀者下线。

    失去了下达命令的操纵者,这些老旧的炮台型机器人连展开防御的指令都慢了一步,又是腹背受敌,瞬间团灭。

    看着厉害,但果然很废。

    十几秒后,镇子中心,灰头土脸的罗格提着脉冲步枪,和一群欢呼的废土战士们冲了过来,他们的喜悦无以复加,也不加掩饰。

    在他们眼前,一台已经停机的猎杀者机器人的肩膀上,正盘坐在那里,手提着电磁重狙的江夏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他手中的胜利雪茄已经点燃,醇厚的烟燃烧着气体,被放在嘴角深吸一口,又吐出一串烟圈来。

    似在以这种方式,和废土战士们一起分享喜悦。

    “电池组在里面。”

    江夏如猴子一样,从猎杀者肩膀上爬下来,落在罗格身边,对他努了努嘴,说:

    “两个操纵者都被干掉了,或许那个什么永生会已收到了消息,现在就开始吧,我们去那边,免得夜长梦多。”

    罗格没有立刻回答,他走入屋子里,血腥气已在这里逸散开,两具穿着永生会制服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血流的满地都是。

    好像还有交火的痕迹,整个房间被弄得一片狼藉。

    在房间角落中,有个用粗大电缆和十几台高能方形电池,以复杂的方式并联在一起的电池组。

    那就是罗格说要用来启动星阵的能源。

    果然是个大家伙,一两个人根本搬不动它。

    “刚打完仗,休息一下,等到晚上,我们再...”

    罗格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江夏的手,摁在了他的肩膀上。

    很用力。

    那个抽着雪茄烟,穿着很科幻的连体衣的年轻人,吐出一口眼圈,将雪茄从嘴里取下,在旁边的操作台上按灭。

    动作有些粗暴,似乎代表了他此时的心情。

    他对罗格说:

    “不!就现在!

    你们顶得住沙漠里的辐射,我顶不住!

    我的时间,没你们那么充裕。

    好朋友,你难道要食言吗?”

    罗格回头看了一眼,江夏的左手,已放在了腰间的枪柄上。

    他的目光,又落在地面血泊中的尸体上,黑手会的战士们在屋子外庆祝胜利呢,房子里就他和江夏两个人。

    这会要是闹起来,自己没有把握能制服这个死亡商人。

    “怎么会呢?你太紧张了,放松点。”

    罗格语气平静的说:

    “既然你这么急,那我们现在就启动它,如你所愿,好吧?”

    “@%!¥@!”

    他一边说话,一边对外面喊了句。

    几秒之后,年轻的战士苏就跑了进来,罗格指了指墙角的电池组,以本地话对他喊了几句。

    苏也应了一声,跑出去,不多时,便有几个废土战士推着运载车走进来,用千斤顶一样的东西,把这沉重的电池组放了上去。

    屋子地方太小,要启动星阵,得去外面空旷的地方。

    江夏似乎满意了,他脸上的紧张不安,也消散了很多,随着那电池组走去屋子外面,罗格看着他的背影,眼睛眯了起来。

    他也没什么动作。

    但耳朵上方,那脑波芯片的信息传输器的灯光,却快速跳动了几下。

    几个数据包,被悄无声息的发送了出去。

    沙尘暴在敛去,风沙遮蔽天空,暗无天日的情况减弱了一些,但依然有呼啸的风漫卷在小镇四周,吹的这些低矮房屋的顶棚哗哗作响。

    黑手会的战士们,之前都是研究人员。

    他们设置电池组的速度非常快,很麻利的就将它安置好,又从履带式的摩托车后部,取来存放星阵的铁箱。

    他们将星阵石板取出,平放在地面上。

    又通过设置成四边形的金属电极,连上电池组,最后把那个可变形的电极,嵌入星阵中心的凹槽中。

    只要电池组启动,庞大的能量便会通过电缆,传送到这石板中,将它激活。

    不管是那个世界里,宝爷用的蓝色石头,还是眼前这个巨大的电池组,其实作用原理都是一样的。

    能源接入。

    便能启动神秘的星阵,打开跨越世界的门。

    江夏叉着腰,背着两把枪,在旁边看着他们忙碌。

    他心中也有一抹忐忑和期待,虽然来这片沙漠的时间不长,但他对这个操蛋的世界一点好感都没有了。

    腰部的伤口麻痹的感觉越发严重,甚至出现了一丝隐隐的刺痛,就是那种没有感觉的情况下,用针去穿刺的痛楚。

    很难形容。

    但肯定不是什么好征兆。

    他必须立刻离开这里。

    旁边还有黑手会的战士们,不断的将大包小包提着堆放在一边,那些都是提前准备好要带走的物资。

    他们早已为这一次“探险”做好了准备,还有几个装着武器的弹药包,几罐净化过的水等等。

    十分钟之后,一切准备就绪。

    罗格也赶了过来,他手里提着一个银色的工具箱,另一只手里,捏着一个注射器一样的东西。

    “你帮了我们,外来者,之前说好的,算我们雇佣你,现在事情做完了,报酬也该给你了。”

    这黑手会的首领,站在江夏身前十几步的地方,虽然还带着护目镜,看不到眼睛,但他粗糙的脸上,挂着一抹真诚的笑容。

    他扬了扬手里的注射器,对江夏说:

    “这是我们手里最好的芯片,你没有这东西,没办法和我们交流,实在是有些遗憾。

    你也别小看这芯片,它能给你这样的战士,提供很多帮助,所以,在进去你的世界之前,让我们花点时间,给你装上这个。

    不必担心,我们这个世界,对植入芯片的技术,已经很娴熟了。

    最多十分钟,就能搞定。

    然后,我们就成真正推心置腹的兄弟了。”

    “感谢你的好意。”

    江夏耸了耸肩,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他说:

    “但我挺喜欢我现在的状态,我不想给我脑子里再加点其他东西,既然是最好的芯片,那你们自己留着用吧。”

    “唔”

    罗格依然是笑眯眯的姿态,但语气在下一瞬却变得玩味。

    “朋友,这就由不得你了。”

    “唰”

    身前身后,四把脉冲步枪同时抬起,指向江夏。

    后者撇了撇嘴,也没反抗,挺顺从的举起手,做了个标准的法国军礼。

    果然,墨菲定律这玩意,简直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