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开阴阳茶馆那些年 > 第102章 机会
    书生背着箱笼,一脚深一脚浅,行走在泥泞的小路上。

    下雨天赶路,不只是难走那样简单。

    世人常说书生孱弱,却不知赶考时被围在考场里,没有一个好体格,根本没办法熬过考试,走出考场。

    县试一共三天,三天里每个学子都单独呆在一间号房里,吃饭,睡觉,答卷子,甚至是出恭,都要在一间斗室里进行,因为怕夹带作弊的小抄,给学子们发的被子都是薄薄的,床上也仅有一层草席,在这样的环境下,考试的压力和环境的恶劣,即使是健壮的成年男子,出来时也像扒了一层皮。

    所以即使现在下的雨不算大,书生也不想淋雨赶路,一旦受凉感染风寒,等进了考场,发作起来,严重点可能要了他的小命。

    于是书生低着头进了破庙。

    也遇到了他一生的死劫。

    一个男子能图女子什么,无非是年轻貌美,一晌贪欢。

    一个妖怪能图男子什么,无非是身强力壮,一时愉悦。

    破庙里那美丽的近乎妖邪的女子,衣衫半蜕,哼唧着让人脸红耳跳的声息,男子奋力耕耘,在冰冷的破庙里,配合默契的耕耘着美丽的春天。

    书生愣在破庙里。

    那女子妩媚无情的双眼对上了书生的眼,看到了他通红的脸,还有他清隽的好相貌。

    于是她便舍了身上的男人,魅惑了书生,转投他的怀抱。

    十个月后。

    书生误了考试,如果是以前,他会觉得天都塌了下来,他自幼学习诗书礼易,被学堂的老先生颇为看重,称赞他是天上的文曲星,若不是家里实在贫穷,想必早就出人头地了。

    寒门贵子,多有不易,书生对这次县试势在必行,是抱着夺得头名的心态出发的。

    如果不是遇到妖,他现在已经名动天下了。

    山里到处都是大雾,哪怕现在已经是正午时分,雾气也没有消散,只是眼前的事物,稍微变得清楚了些。

    “你什么时候放我走?”书生消瘦了很多,也沉默了很多,他盯着眼前貌美的妖怪,满是沉寂和漠然。

    那妖怪生的实在是美若天仙,眼角眉梢都是妩媚的风情,但偏偏又带着不通人事的天真,如雨后清荷,清丽脱俗。

    她歪着头看他:“你什么时候爱上我?”

    “我说过,我不会爱你,你要么放我走,要么杀了我。”书生重复着不知道说了多少遍的话,但和妖怪磨久了,也多了些没有希望的耐心:“你既然不想杀我,那就放我走。”

    “那可不行,”妖怪一把抱住了他,嘻嘻笑着,摩挲着他的后背,就像人类摸狗。

    她说道:“我怀孕了,和人类生下的孩子,如果没有爱情,那这个孩子是不会强大的。”

    书生眉毛动了动,望着她的目光,有了复杂的温度:“人和妖,也能有后代?”

    狐妖咬着他的耳朵,轻声说道:“如果你不爱我,那她出生的时候,没有力量,我就杀了她。”

    在书生颤抖的时候,她娇小的脸凑过去,说着高兴的话。

    “或者吃了她。”

    书生没法,只好长长叹息一声。

    他笨拙的抱住妖怪柔软的身体,脸色苍白,眼神却仍然清亮倔强。

    但他抱住了她,所以妖怪看不到。

    “我会……尝试着,爱你。”

    书生尝试动情,学习动情,于是便真的动了感情。

    他毕竟活的很短,很多事情还没有尝试过,很多感情也没有经历过,常年饱读诗书的少年郎,一旦陷进去了,那便很难再出来了。

    书生和妖怪之间,也曾有过一段时间虚情假意的美妙生活。

    也许是妖怪娇小身躯上哪一抹弧度越来越圆润,让她也有了几分人性的光辉,也许是斯德哥尔摩类似的症状出现在这个书生身上,总之,书生看向妖怪的眼神,越来越迷茫了。

    他已经分不清楚,他和妖怪之间,到底是真还是假了。

    那一日,突至大雨,妖怪临盆。

    那似乎永远都不会消散的大雾被雨水冲散,一道水幕如倾盆而出,像瀑布般泄落,噼里啪啦的砸在地上。

    屋里尽是些血腥气,书生从来没见识过这样的场面,那妖怪现出妖形,是一只九尾白狐,双目紧闭,不知死活。

    她现在似乎没有能力阻止自己离开。

    那我现在要逃吗?

    面对此情此景,书生意识到,这是自己绝无仅有的机会。

    他快速收拾着行李,趁着妖怪没法阻止自己,他得赶紧离开。

    可刚要出门口,他的脚步却像有自己的想法,犹犹豫豫的停下了。

    一旦自己离开,那妖怪万一出事了,那她肚子里的小孩呢?

    这无关责任,也不是父爱,因为他根本不确定,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

    只是天生的人性光辉,在此时闪烁,怜悯幼儿,是每个智慧物种与生具来的本性。

    书生叹息一声,丢开行李,走回屋里,给妖怪熬了点汤,灌了下去。

    如果不是现在这地方只有他一个,他是肯定不会管的。

    大雨随风,风送微寒,妖怪喝了汤,有了些许气力,指挥着书生剖开肚子,一个带着薄膜的妖胎咕噜噜滚了出来,那层如烟如纱的薄膜半透明状,但似乎还有些坚硬。

    书生半是好奇,半是担忧的看着它,那妖胎里面,没有任何动静。

    他伸出手指,轻轻的点了一下薄膜,那层膜如熟透了的果实一样,爆开在他眼前,发出一声短促的‘破’,露出里面的样子。

    那是一个人类的小女孩,面容微黑,四肢小小的,脸上有着一个小梨涡,很可爱。

    就像所有人类的婴儿一样可爱。

    那婴儿抱着自己,僵硬不动,在书生紧张的注视下,睁开了双眼。

    也是人类的眼睛。

    “啧,看来还是个失败品。”

    书生的全部心思,都沉浸在新生命的出生感动中,没有注意到那妖怪已经恢复人形,刚才的虚弱像是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什么?”书生没反应过来,但他下意识把婴儿挡在身后:“你这是什么意思?”

    妖怪还是那么美丽,她冷漠的看着书生,说道:“刚才给你机会,你为什么不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