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全能大佬又上头条了 > 006:算计
    006:算计

    短信内容,大概就是:

    “顾峤你好,我是小九的妈妈。之前的事情,我很抱歉。是我忽略了你们的感受。洛歆的事情,也是我考虑不周。如果不小心伤害了你,我在这里给你道歉。还望你不要介意……”

    后面还有好多类似的话云云,时九渡就扫了一眼,然后就将手机放下了。

    他将小姑娘搂入怀里,轻声安慰。“作为父母,他们本就失职。”

    何况,不管是他,还是时老爷子,都已经提醒过他了。

    “这件事情,你不用管。”

    “好好睡一觉,乖……”

    顾峤也是今天才看到这些消息的,所以,刚刚时母的表现,她才没有拒绝。只不过是她对她以礼相待,她就回以此而已。

    “对了,你是怎么说动大哥他们的。”让大哥帮他求婚,这……

    时九渡抿了抿唇。“肖妤。”

    顾峤抬眸,有些吃惊的看着他。“大哥真的看上肖妤了。”

    “全时家人都知道了,那是他未来媳妇。只不过,人家肖妤还没有点头。”

    顾峤明白了,应该是大哥有求于时九渡,这才。

    没错,祁家虽然也强大,但是他的主力军在国外,不在C国。

    但时九渡在C国的地方,不用说都知道。

    肖家的事情,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有点复杂。

    但,如果有时九渡出手,一切就会变的很简单了。

    顾峤大抵也清楚,如果说是交易,时九渡估计在几个哥哥面前,出了很大一笔血了。

    否则,怎么可能让祁家哥哥都主动帮忙。

    不过一点,顾峤倒是想差了。

    祁家哥哥虽然要了好处,但是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顾峤。

    顾峤是祁家的小公主;如果祁家人都看好时九渡和顾峤,甚至成了助攻。

    那么,日后,还有谁敢欺负时九渡,欺负时九渡不就间接欺负了祁家的小公主吗?

    一个时九渡,时家人可能不怕;但是外加一个祁家呢?

    那就得慎重再慎重的思量清楚了。

    *

    祁家某个地方,时家三房为首的几人聚在一起。

    “三爷,事情发展成这样,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时三老爷子咬了咬牙,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祁家的小公主竟然是顾峤!!!

    而且,显然时九渡和时老爷子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

    “三爷,那岂不是之前我们在时家对付顾峤的事情,祁家也……”

    所以才故意亲自上门,给他们送请帖。

    众人一听,浑身纷纷冒出了冷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

    也就是说,祁家这两个人故意隐忍不发,然后就是等着今日。

    就算今天,没有对付他们;可今天顾峤的身份一确定,以后就是祁家上了族谱的人。

    万一日后翻起旧账……

    众人纷纷都有些胆战心惊。

    时三老爷子心里也很气愤,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祁家的小公主竟然是顾峤。

    时三老爷子甩了甩手。“问我,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反正,我又没有儿子。我又不要那个位置!”

    时三老爷子说完,就气冲冲的离开了浮生岛。

    时三老爷子一离开浮生岛,祁家就得到了消息。

    “呵,这才刚开始就受不了。”

    祁显珩转了转手里的杯子。“大哥,接下来,咱们怎么做。”

    时三老爷子虽然走了,但暗处不是还有么?

    祁天宸撇了他一眼。“做什么?”

    “就那些人呀,不是他们都……”

    祁天宸淡漠的说:“我们都做完了,还要时九渡何用。”

    祁天宸说完,就直接转身。“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时家的烂瘫子,让时九渡自己收拾。”

    他们棋局已经布下了,收网这种事情,应该时九渡来了。

    “大哥,你去做什么,什么重要的事情。”

    祁斯言看着追上去的祁显珩,摇了摇头。

    祁卓谦倒是赶紧伸手抓住了祁显珩。

    “大哥要去追嫂子,你敢去坏事,小心大哥扒了你的皮。”

    祁显珩:“……”

    而另一处,时三老爷子离开祁家的事情,时家二房的人也已经知晓,

    以时二爷为首的人,也聚在了一个安静的茶餐厅里喝茶。

    “二爷,三爷回了时家。不过,有些人还没有离开,应该有别的打算。”

    时二爷转了转手里的杯里,撇去些许的茶沫,轻抿了一口茶水。

    不得不说,祁家对这位小公主,真的很重视,就连待客的茶水,都是上好的。

    “祁家小公主的事情,虽然定了。但祁家谪系,不是还有四位少爷吗?”

    “而且,还有一位少主子。”时二爷的一句话,直接点醒了众人。

    可下一秒,众人又蹙起了眉头。

    “可刚刚宴会上,祁少主身边,一直带着一个女人。”

    而且那个女人一举一动皆是大家闺秀之风,长相端庄又大气,五官精致。一颦一笑之间,都是世家名媛之举。

    “我听祁家人好像喊她肖大小姐。”

    肖家,在京都,可是四大家族之一。

    时二爷冷哼了一声。“那又如何。两个人又没有结婚。”

    “一切皆有可能。”

    既然从祁家小公主没办法入手了,祁家少主,和那几位谪系少爷,不是还在吗?

    虽然祁斯言有一个孩子,还是祁二少夫人这个位置,可也是空着的。

    时二爷这话一说,时家的众人又有些蠢蠢欲动了。

    而此时,他们却并不知道,他们中,已经有人先一步行动了。

    ——

    祁家一处别院

    一位美人,站在一处院落里,微微抬着眸子,看着刻在石壁的文字。

    尊长前,声要低;

    低不闻,却非宜。

    进心趋,退必迟;

    问起对,视勿移。

    这些字显然经常被人打扫着,明明是在院子里,整面墙,却没有一点青苔,而隔壁的石壁上,已经爬了不少的苔藓。

    再往下便是:

    无心非,名为错;

    有心非,名为恶。

    过能改,归于无;

    倘掩饰,增一辜。

    这是弟子规,前一段的意思是说在长辈面前,应该要怎么做。

    而后一段的意思,则是在讲无意犯错,要及时改正,不可错上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