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白月光娇宠日常[重生] > 番外6 宝宝
    虞茶上学的年纪要比同龄人大几个月,大二上学期寒假的时候就到二十岁了。

    陆以淮直接给她请了一星期的假,把她带回了宁城,在她晕晕乎乎的时候,就领了证。

    还没毕业,就成了已婚少女。

    虞茶的手上也多了个戒指。

    陆家不缺钱,婚戒是极为奢华的,可是带到学校里去就太显眼了,最后又买了一个低调点的,虽然价格也已经过了百万。

    “你真结婚了啊。”

    林翩知道这事的时候下巴差点惊掉,“这才大二哎姐妹,我都还没男朋友,你居然就结婚了。”

    虞茶抿唇笑了一下。

    还没说什么,苏夏从外面进来,听到最后几个字,问:“谁结婚了啊?想要份子钱?”

    “……”林翩大笑,“什么份子钱,是虞茶。”

    她拿起虞茶的手,上面缀了个漂亮的婚戒。

    苏夏一眼就认出来这戒指,她之前还看到过,没想到被陆以淮买走了,“虞茶你大学没毕业就结婚,你难道还想早生孩子?”

    她是个坚定的不婚党。

    虞茶说:“……这还早呢。”

    苏夏想了想,说:“不过你不结婚也没办法,陆以淮把你吃得死死的,也不会让别人追你的。”

    这么两年时间,她们周围人都看出来了陆以淮的占有欲,不是一般的强势。

    林翩问:“那你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啊?”

    虞茶这个倒是没听陆以淮说,但也猜的出来时间:“估计大学毕业后吧。”

    毕业后没多久,宁城一场盛世婚礼。

    虞茶的朋友不多,脱离了虞家,也没有长辈,但是陆家却找到了当初孤儿院的院长。

    她被院长交到陆以淮的手中。

    从此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当初大一结束后,陆以淮就磨着虞茶和他同居了,提前过上了“婚后生活”,所以真正结婚以后,反而虞并没有什么变化。

    -

    婚后不久,虞茶就怀了孕。

    两辈子加起来她这也是头一遭,上辈子她不愿意,陆以淮虽然想,但是最后还是应了她。

    陆家孙辈不多,陆以淮是最出色的一个,也是定下来的继承人,所以老一辈的和江月晴都特别紧张。

    以陆家的财势自然可以去查男女,但最后却没有掺合,反正两个都年轻,未来不急。

    虞茶非常无所谓。

    其实她比较喜欢女孩,但这个时代,女孩总是会比男孩受到的威胁多,虽然陆家会保护好。

    怀孕时的虞茶有些喜怒无常。

    晚上躺在床上时,她睡不着,纠结了会儿,小声问:“陆以淮,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自古以来不变的妻子问丈夫的话。

    陆以淮低沉的声音在她耳侧,“都不喜欢。”

    虞茶一懵,心情一下子就难过起来,就想和他吵架。

    下一秒钟听见陆以淮又说:“生了孩子你就会看着他们。”

    “……”

    虞茶终于听懂他的意思了。

    虽然是在吃醋,但这种想法是不行的。

    虞茶说:“你不能这么想。”

    她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自己甜蜜好,还是为肚子里的孩子伤心。

    陆以淮说:“不想。”

    嘴上说说而已,他们两个的孩子,他怎么会不喜欢,他欢喜都来不及。

    陆以淮一向行动力强,早在虞茶还不知道的时候就安排好了一切,从医院到医生,再到出生后的保姆,就连学校都已经想好了是什么。

    虞茶去他书房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陆以淮的计划,上面整整列了好几十页。

    陆以淮从背后拥住她,手放在她隆起的肚子上,轻声说:“有什么建议?”

    虞茶震惊道:“……都挺好的。”

    详细到她心里都被幸福充裕。

    -

    几个月后,虞茶平安生下宝宝。

    陆以淮之前就想了名字,这个孩子是重孙辈的第一个,所以他想的名字又被陆老爷子拿过去看了看,最后还是定下了,就叫陆礼。

    当然孩子都有小名。

    彼时虞茶正在吃,所以干脆就叫他小芒果,虽然听起来有点奇怪,但陆以淮也没否认。

    小芒果出生时和普通的孩子没什么两样,皱巴巴的,虞茶非常担忧:“他不会以后都这样吧?”

    虽然自己不是美颜盛世,但是陆以淮基因这么好,两人在一起不至于生个丑娃。

    陆以淮已经习惯了她各种各样的问题,非常娴熟地回答:“长开就好了。”

    虞茶日常担忧孩子。

    每日一问:“小芒果今天长开了吗?”

    日复一日,小芒果从出生到睁眼,再到咿咿呀呀,到处乱爬,眉眼初开,像极了陆以淮。

    小孩子的眼睛总是清亮乌黑,虞茶平时最喜欢和他对视,能心软得一塌糊涂。

    新晋奶奶江月晴对小芒果爱不释手,每天恨不得赖在他们的房子里,各种东西全都往这里送。

    小芒果是第一个出生的重孙,上到陆老爷子,下到陆以淮叔叔十几岁的儿子都非常宠爱他。

    林秋秋经常来陆家,“哎,你这也太快了,我妈天天拿你催我,你说我还没男朋友,怎么办?”

    虞茶拿玩具逗小芒果,看着小孩在床上爬,“想结就结,不想结就不结。”

    林秋秋说:“我想啊,可是就是找不到。”

    要么是不符合的,要么是歪瓜裂枣的。

    林秋秋突然冒出来个主意,“你老公的公司肯定有年轻有为的帅哥吧,有单身的吗?”

    虞茶想了想,“我给你留意一下。”

    她也不是随便说说,原本只是问问,没想到陆以淮给了他一沓子厚厚的简历。

    陆以淮带孩子很好玩。

    他自己早熟,又早早地进了公司,气势惊人,小芒果开始看见他就会委屈巴巴的掉眼泪,一直到陆以淮喂他喝奶吃东西,带他去花园里散步。

    每当他带孩子的时候,虞茶就觉得特别神奇。

    她经常会拍点照片发群里,然后收获姐妹的一群哈哈哈,和最后的“撒狗粮滚蛋”。

    小芒果大概继承了爸爸的天赋,除却爱哭以外,每一项都比平常孩子快,几辈的人宠着,他自然是知道哭有好处。

    后来被陆以淮带出去转了一圈,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回来的时候红着眼,再想哭的时候也憋着,还握拳给自己打气:“再哭我就、就不吃饭了!”

    虞茶本来心疼的,也被逗笑了。

    外面春光明媚,她这一世像是聚集了所有的好运气,从前的记忆也开始变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