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综武世界修仙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徐福低头
    “你,是徐福?”

    听到身后的声音,徐福脚步微微一顿。

    啪嗒,啪嗒……这是周围人群步伐的声音。

    砰砰砰,这是心脏的跳动声。

    “哎呀,还挺沉。”

    不知过了多久,他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继续往前走着。除了步伐变得谨慎了不少,右手也紧紧地抓住了腰间长剑之外。

    “不错,居然已经快要凝聚出剑意了。”

    后面,那道令徐福警惕的声音,并没有停下来,反而还在继续着。

    有生以来,徐福头一次产生了恐慌。

    他不知道背后之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但是他却很清楚,来人到底有多么的危险。

    因为,剑道是他最大的秘密。

    从来没有展示过的秘密。

    他一直以为,剑道会成为自身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也是翻盘时刻唯一能指望的秘密。

    但现在,身后那道犹如恶魔般的声音,却直接叫破了他最大的秘密。

    他,如何能不恐慌?

    “只是可惜,也就只是快要凝聚剑意而已,若是没有外人帮助,或者没有好的武功秘籍,恐怕你这辈子都是无法真正凝聚出剑意的。”

    那道声音,依旧还在继续,而且已经距离他越来越近。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徐福已经能听到胸口那疯狂的心脏跳动声。

    可他却不想也不敢停下来。

    他的脚步,依旧坚定且如一地向前走着。

    “不如让我来做你的引路人怎么样?”

    一个闪身,声音的主人,也就是那道徐福有些熟悉的身影,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前。

    此刻,他已离了城池中心,正位于当前城池的一处无人角落。

    在这里,每天都会死人。

    很多死人,甚至在临死之前,都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

    徐福很怕。

    怕到颤抖。

    强提一口气,他嘴角哆嗦地对道人开口道:“这位道长认错人了吧?小人并不叫徐福,只是一个玩过几年剑的人。”

    引路人?

    徐福不信。

    当然,在他看来,就算真的是引路人,恐怕也是前往黄泉的道路。

    在东瀛的时候,他就已经经历过这些了。

    当初,便有权贵人物找过他,希望他能帮忙将其变成长生不老的存在。

    但。

    他徐福本身,也只是一个意外罢了,他怎么能做到?

    而后来发生的事情,也正是让他离开东瀛的原因了。

    为了得到长生不老的秘密,那些人对他下了手,甚至东瀛隐剑流许多的高手,都跑了出来。

    幸好,他虽然一直都算是高高在上,却也练了几年武,后来虽说接触不到太好的武功,但再怎么着也算有自保能力。

    所以他跑了出来。

    自那之后,徐福便开始了隐姓埋名的生活。

    哪怕他很清楚,一旦暴露自身可以长生不老的秘密后,几乎必然会得到当权者的重视,他也没有这么做。

    原因很简单。

    他生怕当初所发生的事情,再来一次。

    道士……

    自古以来,便都在追寻道的存在,同时也孜孜不倦的以长生不老为目标。

    徐福当然会警惕了。

    “不信吗?”

    林栋瞥了一眼徐福手中的剑,摇着头道:“以你如今能做到的程度,大概连贫道的衣角都伤不到。如此,可否证明贫道对你没有恶意?”

    “我想试试。”

    徐福终于开了口,双眼满含着沧桑的他,紧紧盯着林栋继续道:“如果我确实伤不到道长的衣角,自然随道长处置,可要是我做到了,道长可否放我一条生路?”

    他已经想通,眼前之人早就看穿了自己身份,再藏已经无用。

    既然如此,索性便不藏了。

    不过,他也没有直接承认身份,只是从侧面点了出来。

    “来。”

    林栋张开了怀抱,右手指了指自己的左胸口,淡淡地道:“此处便是心脏,一剑刺下去,一切便……”

    唰!

    他的话都还没说完,徐福已然出剑。

    徐福的剑很快。

    快到足以让普通人为之骇然。

    哪怕是江湖中的三流人物,在他面前,恐怕也是完全不够看的。

    仅刚刚那一剑,就是江湖中的二流高手不注意,都有可能会受伤。

    林栋当真吃惊不小,仔细盯着那把距离自己胸口有五公分的剑,他皱着眉头道:“此剑法,看起来有些眼熟……”

    当啷!

    徐福松开了手,任凭手中的武器掉落在了地上,露出满脸地讨好,对林栋道:“道长自该眼熟,因为此剑法本便是存在于我华夏的。只是,后来我带到某个地方的,那时的我,却并没有精研此道,最后被某地的小人反超,方才有了而今落魄的下场。”

    这是实话。

    战国时期的剑法,在某些人使出来的时候,绝对不会弱于当今世上的顶尖人物。

    他当时一人一剑,已经足以站在东瀛巅峰。

    正因如此,他渐渐地不再努力,也不再去好生学习,渐渐地就落在了下风,以至于东瀛岛上的后辈们渐渐超过了他。

    然后,他就被赶了出来。

    说赶其实也不是那么贴切,真要是说起来的话,大概可以用逃这个字眼来形容当时的情况。

    “原来如此。”

    林栋点了点头,手指轻轻一抬,便将落在地上的那把剑虚提了起来,正好落在了徐福手中:“拿好它,以后贫道来教你用剑。”

    “是。”

    徐福老老实实地接过剑,没有丝毫反驳余地的他,深深地低下了头,就如同东瀛岛上那些曾经对他表示失败的人一样。

    “走吧。”

    “好。”

    “你就没有什么问题要问贫道吗?”

    “有!”

    “说吧。”

    “我想知道,道长到底是谁,似您这般人物,在整个江湖上应该不是寂寂无名之辈才是。”

    “贫道?”

    “是。”

    “贫道通天,你应该听说过这个名字吧?”

    “听,听说过,只是没想到,道长竟然也堪破了那最后一关,达到了如今这般……”

    “我可没做到长生不老,只是驻颜有术罢了,未来说不定还得去死。”

    “……那怎么可能呢,以道长如今的境界,如今的实力,便是想要冲击长生,也并非不可能。”

    “别拍马屁了,贫道不吃这一套。”

    “……”

    两人的对话很简单,也很清晰。

    聊过几句之后,徐福的心中便再也没有了丝毫的反抗之心。

    他虽然长生不老,可相比起来的话,林栋却是一个足以灭杀他几万次的人。

    而且,几万次灭杀,很可能只是一瞬间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