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铁血战神 > 第228章 正好我也想杀你
    第228章 正好我也想杀你   

    “手腕那么粗的麻绳都能挣断?

    这……”   

    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白雪整个人都不好了,憋不住用难以置信的语气惊呼出声:“温馨仪,你该不会是太白金星转世吧?”

    

    不仅白雪,她带来的身怀暗劲的武道宗师们也都惊呆了,毕竟他们绑架温馨仪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温馨仪虽然精通咏春拳,但却远没有达到练出暗劲的地步.   

    按理说,温馨仪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挣断绑在她身上的麻绳才对。

    

    而事实是,温馨仪做到了!   

    他们当然不知道温馨仪能够做到这匪夷所思的一步完全是服食过“人参果”的原因。

    

    可话又说回来,即便人参果赋予了温馨仪异于常人的可怕明劲,如果不是受到无穷愤怒的刺激,温馨仪依旧不可能挖掘出自己的明劲潜能。

    

    想到温馨仪所受的委屈,郑重既汗颜又心疼,眼看着温馨仪就这么举刀刺向自己,以他的逆天武力值想要避开甚至反击都易于反掌,但他却选择了硬抗,目的就是想让温馨仪发泄过后能够好受一些。

    

    盛怒之下的温馨仪当然不会和败坏她名节的“白战”客气,手中的森寒军刀的瞬间没入郑重的胸膛。

    

    看到郑重胸前流淌出来的鲜血,温馨仪有一瞬间的失神,紧接着用难以置信的语气惊呼:   

    “你……你可以躲的啊,为什么不躲?”

    

    以温馨仪的眼界自然是无法想象白战的武力值高得有多离谱的,但她深知白战的武力值远在她之上,可偏偏她却能一刀刺中白战胸口的要害处,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仿佛没有看到自己的胸前插着一把锋利的军刀,又仿佛根本就不知道疼痛,戴着孙悟空面具的郑重淡淡一笑,本能一般用讨好的语气说:   

    “老婆,只要你开心,我哪怕是死也是值得的。”

    

    郑重这话是发自肺腑的,因为他全然没有考虑到这番话的后果。

    

    “你……”   

    果然,温馨仪更加愤怒了,一记咏春拳狠狠击中郑重的肩膀,并恨声说:   

    “白战,你今天到底发什么疯?

    我和你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你为什么非要说这些恶心人的话?”

    

    之前郑重和白雪的对话温馨仪听得分明,话音刚落于是又气势汹汹地说:   

    “还有,你把我老公怎么样了?

    赶紧放了他,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又挨了一拳之后,郑重突然促狭一笑,然后一把将温馨仪拉到自己的怀里,扭头就跑:   

    “想要知道你的老公怎么样了就跟我走!”

    

    “你放开我!”

    

    温馨仪本能一般挣扎,因为她从未觉得白战这么恶心,于是就死命挣扎,甚至已经打算好脱身之后就让郑重再不要和白战往来了。

    

    “不听话我就杀了你老公!”

    

    此时逃离眼前的是非之地要紧,郑重根本就顾不得考虑温馨仪的感受,头也不回地威胁了一句。

    

    “你……”   

    温馨仪顿时哑然,无奈之下只得任由郑重拉扯着出门。

    

    而随着两人出门的动作,一直在看戏的白雪突然意识到不对,忙鬼叫出声:   

    “糟糕,我们中计了!白战那个王八蛋根本就是来救温馨仪的!都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追?”

    

    听到白雪叫骂,周围那些也一直在看戏的打手们也终于醒悟过来,顿时如潮水一般扑向门外走廊。

    

    “怎么会逃得这么快?”

    

    四顾走廊不见郑重和温馨仪的踪影,打手们便想当然地往下楼的电梯、楼梯涌去,转眼间的功夫已经冲下来。

    

    发现楼下横七竖八躺着无数被郑重打晕在地的同伴之后,此起彼伏的咒骂声更是响彻整栋CC酒吧的老旧楼层。

    

    白雪一向工于心计,如今却傻乎乎被郑重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温馨仪救走了,她实在气得不行,索性又对始终紧随在她左右的黑衣老人说:   

    “烟斗叔,你也去吧,务必要活捉白战那个王八蛋,如果不亲手宰了他,难解本小姐心头之恨!”

    

    烟斗叔稍稍迟疑了一下,毕恭毕敬地说:   

    “雪小姐,您的安全高于一切,我还是守在您身边比较稳妥。”

    

    他是白大拿雇来保护白雪的资深保镖,国内武术界赫赫有名的武道宗师之一,平时深得白雪器重。

    

    “放心吧,我安全得很!”

    

    白雪一脸傲娇地说:“西凤市这块巴掌大的小地方还没人能伤得了我!”

    

    她依旧还在气头上,说话间索性怨毒地瞪向犹自被五花大绑的阿宁和曾艳菲,然后随手接过身后一名年轻保镖递来的锋利短匕。

    

    “你们俩一个是混黑的,一个是卖车的,好好干自己的本职工作不好吗?

    为什么非要和温馨仪那个贱人混?

    简直找死!”

    

    说着,白雪猛地一挥手中短匕,直接将曾艳菲腰间的裙带割断。

    

    曾艳菲穿的是一套纯白长裙,裙带一断,差点就要走光。

    

    “啊……”   

    她本能一般发出尖叫。

    

    将她半遮半掩的婀娜身姿看在眼里,爱好独特的白雪不禁眼前一亮,自说自话般赞叹:   

    “这姿色可比周明珠诱人多了!”

    

    说着,她略显贪婪的目光瞟向阿宁,见阿宁的姿色不仅丝毫不在曾艳菲之下,而且似乎还天生一股野猫一般的难驯气质,顿时又是眼前一亮,说:   

    “啧啧啧,温馨仪可真够暴殄天物的,这么绝色的佳人竟然只用来当保镖?”

    

    说话间,她甚至还忍不住伸手去捏阿宁的精致下巴,却被阿宁的森冷目光瞪得下意识缩手。

    

    只是这么一来,白雪就更加激动了,忙催促烟斗叔说:   

    “别愣着了,赶紧去追杀白战和温馨仪,要是能把郑重也揪出来杀掉,我们就可以回燕北了。”

    

    她从小是被烟斗叔看着长大的,烟斗叔当然猜到她此时这么猴急只是想支开旁人然后品尝阿宁和曾艳菲。

    

    稍稍迟疑了一下,向来谨慎的烟斗叔微微摇头说:   

    “雪小姐,西凤市不比燕北,还是让我跟着你吧,昨晚你就是不让我跟着才……”   

    话音未落,烟斗叔察觉到白雪投来的凌厉目光,顿时意识到犯了忌讳,吓得赶紧闭嘴。

    

    与此同时,让烟斗叔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本来都已经逃走的郑重此时竟然又回来,而且还堂而皇之地进来,似笑非笑地说:   

    “白雪,你不用再麻烦你的狗腿子去找我了,我就在这里!   

    “你不是要杀我吗?

    来吧,正好我也想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