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江湖之热点大侠 > 第二百七十八章 败露
    楚鹿人也没想到,自己开口之后,居然连无痕公子的独门内功、以及暗器手法,也被送来!

    并且这次来的人只是个普通护卫,不是上官海棠,楚鹿人想要原样退回也做不到——谁能证明你没看?

    顿时楚鹿人明白,这是神侯故意以此“挑唆”,甚至……只是给无痕公子一个出手试探的理由。

    从海棠拜入无痕门下就能看出,神侯与无痕公子的关系很近,不过无故指使无痕公子对楚鹿人出手,只怕说不过去。

    不仅给人小肚鸡肠的印象、有违自己的人设,并且还容易被怀疑动机。

    可现在楚鹿人拿了无痕公子的武功,将来被找上门,也只能怪他自己贪心……

    甚至楚鹿人怀疑,一开始没有将《幻剑》给他,正是为了埋伏这一手——如此一来,此事传到江湖上,也不是护龙山庄主动要交出无痕公子的武功,而是楚鹿人借着圣旨威逼!

    拿着这《无痕连心经》,楚鹿人微微感觉有些烫手,接着……轻笑一声道:“告诉神侯,我收到了!”

    楚鹿人也是发了狠,既然给我、那我就拿着,有什么因果接着便是,就当是“打无痕、爆秘笈”,还是提前爆的。

    《天罡童子功》、《幻剑》、《绝情斩》、《无痕连心经》、《吸功大法》……楚鹿人逐一看过。

    最后楚鹿人放下手里的《吸功大法》,暗自撇了撇嘴……

    果然是九假一真,真要照这上面的练,虽然练不出什么问题,可也练不成什么!

    这也在楚鹿人的预料之中,相比之下,另外几本楚鹿人在意的武功,都是能练成的——天罡童子功、绝情斩、幻剑,三者已经在楚鹿人意识中形成了“徽章”。

    而《无痕连心经》还是两门武功,上册是内功心法《无痕心经》,下册是暗器手法《无痕连心指》,两者各自形成徽章,前者是“气”、后者是“术”。

    倒是其他次一等的秘笈,也存在大量的“假货”,楚鹿人估计,这应该不是曹正淳或者神侯故意刁难,而是这些秘笈,本就是一部分“明争暗夺”、一部分是大内高手自行推演……

    前者是真的,后者对于楚鹿人来说,是“假的”!

    而段天涯还有归海一刀,都是老实人,没有教假功法的意思,而神侯为了自己的人设,也不好教坏两个义子。

    至于《无痕连心经》……自然用真的,才能引无痕公子出手对付楚鹿人。

    曹正淳更不用说,皇上让他教,他自然就教,他也根本就不信,真正的男人能练成童子功、还一辈子不散功!

    只是《葵花宝典》的事情,令楚鹿人有些疑惑——按说曹正淳不可能在这方面骗自己,如果他真有《葵花宝典》,也知道上面的修炼限制,皇上都开口,他没道理拒绝,而且肯定还会借机对楚鹿人大加嘲讽才对。

    可见宋廷的确已经没有《葵花宝典》的传承,不过这样一来就有一个问题……

    神侯和东方不败的合作,究竟是基于什么?

    按照任盈盈和向问天的推测,东方不败是向神侯索要了什么武功才对,楚鹿人原本以为是《葵花宝典》的全篇——毕竟日月神教的《葵花宝典》,在原作中,完整程度很可能还不如《辟邪剑法》。

    《辟邪剑法》是林远图当年,从岳肃和蔡子峰口中套话,进而自己推演,拼凑出来的。

    不过岳肃和蔡子峰的部分功法,本就是从林远图的师父、红叶禅师那里偷看的,故而本就不完全。

    考虑到林远图能明白“欲练此功,必先自宫”的道理,而岳、蔡两人之前却不知道,很可能林远图本身,也看过一部分原本!

    而日月神教的《葵花宝典》,是进攻华山的时候,从华山手里抢来的,也就是岳、蔡听了林远图的解说后,拼凑出的版本……

    所以别看日月神教的《葵花宝典》用的是本来名字,实际上还未必有《辟邪剑法》完整!

    原作中方证也推测,《辟邪剑法》很可能比《葵花宝典》更完整。

    可是有一点是确定的——两个版本都不完整!

    如果真的还有完整版,那应该就是在内宫中有收录,楚鹿人原本也是如此推测,不过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晚上楚鹿人出宫之前,云罗欲说还休的样子,令楚鹿人一阵皱眉,最后不得不提醒道:“我是不会夜宿你的寝宫的!”

    “啊呸!谁要留宿你?我、我是想问,你真的要练死太监的武功吗?”云罗忍不住恼道。

    之前小奴向她打小报告,说是楚鹿人要练童子功,云罗大惊——童子功是什么?我能练吗?

    行吧,小奴其实也不清楚,只是知道练过之后,就不能成婚。

    云罗大感不屑——关我屁事!

    不过之后稍微不安之下,还是姑且去找母后问了问——什么叫童子?

    太后闻言,想起了在东瀛人那的事情,觉得女儿也到了该好好了解一些什么的年轻,于是屏退左右,先问起了之前事情。

    其实之前私下里也问过,云罗和太后也提起过,楚鹿人用音功模拟些不要脸的声音的事情,太后当时在觉得楚鹿人果然人品贵重的同时,也制止了云罗、还叮嘱她今后不要和其他人提起。

    这时又问起来,云罗便讲得更具体了些,甚至……一时还将楚鹿人的叮嘱,也抛到脑后,和太后说笑的提起了“偷吃咸鱼”的典故!

    当时太后的神色之精彩,云罗现在都还清楚地记得……

    恩,如果不是楚鹿人救过自己,太后对他印象极好,并且也明白这是“必要的伪装”的话,现在就想灭了这个臭小子!

    同时太后也彻底决定,对云罗的“教育”,比如提上日程,所以现在……

    “我只是借鉴一下。”楚鹿人随口说道。

    不过云罗这时低下头,红着脸……憋了半天之后说道:“你练不成的,你偷吃过咸鱼!”

    “这和吃咸鱼有什么……不对!你是不是和别人说了?”楚鹿人忽然反应过来,云罗这是知识量见涨、偷偷补了课。

    “怎么?你还怕说的?”云罗不适应害羞的情绪,而且觉得这样也令气氛愈加尴尬,这她不喜欢,于是红着脸、强行趾高气昂起来。

    楚鹿人郁闷的一拍头——不过仔细想想,这事儿的确也瞒不了一辈子,否则将来云罗真的出嫁了,指责驸马吃咸鱼岂不成了笑话?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暴露……

    “咳咳,那是权宜之计……”

    “总之你练不成童子功!”云罗似乎更在意这个。

    “我说了只是试试,没想彻底改修童子功,而且从武学理论上来说,偷吃过咸鱼也能算半个童子,只要没有真正阴阳交汇过,就只是童子身有缺,修炼起来额外困难,但并非完全无法修炼。”楚鹿人从专业角度,给云罗讲解了一下。

    云罗没再多说什么,一推他道:“到宫门口了,赶紧出去,一会儿政事堂的人下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