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2437章 七彩珊瑚树
    张若尘掌心涌出一道猩红色的血煞之气,围绕赌台转了一圈,冲击在裂缝密布的战锤上,顿时,锤体发出“沙沙”之声。

    战锤化为尘沙,洒落一地。

    战锤最中心位置,却有一块不规则的黑色晶体,飞了出来,落到张若尘掌心。

    一道讶声响起:“战锤没有完全腐蚀掉。”

    “君王圣器都被腐蚀成了尘沙,为何它却完好无损?看来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

    ……

    一众修士,目光尽皆投射向黑色晶体。

    大概核桃大小,虽是晶体,却不透明,平平无奇,没有强大的气息波动外溢。

    可是,张若尘调动一缕血煞之气注入进去后,黑色晶体内部,瞬间涌出强横的黑暗力量。气浪席卷四方,将众人震得向后倒退。

    也不知是谁,惊呼道:“黑暗神晶!是修炼暗黑之道的神灵,淬炼出来的神力晶体。”

    “神晶的价值,一般是神石的十倍。黑暗是恒古之道,黑暗神晶的价格,应该更高一些。依我看,这块神晶,至少可以卖十五枚神石。”

    苍桀已满血复活,从地上爬起来,欣喜若狂,道:“什么?十五枚神石,就是一百五十亿枚圣石?哈哈!赢了!我赢了!”

    “我的,都是我的,你们别动啊……说的就是你,别动!赌台上的筹码,全都是我的。”

    苍桀双臂箕张,将赤红色的水晶卡片,纷纷拦到身前。

    一共七十七张。

    相当于七十七亿枚圣石。

    除开自己的三十亿枚本钱,加上支付给神女楼的三十亿枚,和赌台抽水的七千七百万枚,最后净赚十六亿多枚圣石。

    一把赢的圣石,堪比自己数百年积累的大半身家。

    爽!

    苍桀感觉圣魂都要出窍了一般,笑声不绝,以他现在拥有的财富,已经足够支撑修炼到大圣境界。

    想到前辈还在旁边,苍桀立即走了过去,恭恭敬敬的一拜,道:“多谢前辈指点。”

    “拿去,接着。”

    张若尘将黑暗神晶丢了过去。

    苍桀接住黑暗神晶,有些愣神,慌道:“不行,不行,这枚神晶,我不能收,是前辈你赢的。”

    黑暗神晶具有的财富价值,实在太大,堪比一位不朽境大圣的身家,苍桀不敢想象,自己可以拥有它。

    一只饕餮,能够克制住自己的贪婪之心,张若尘对他刮目相看,心中暗道,或许有些重要的事,可以交给他去做。

    “是你赢的,自然归你。”张若尘道。

    苍桀双手颤抖,心中想着,一枚黑暗神晶,就算对千问境大圣而言,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前辈真不愧是高人,佩服,实在是佩服。

    不过他转念一想,前辈随随便便一出手,便是赢了一枚黑暗神晶。

    凭前辈的眼力,在这赌城中转一圈,估计大把神石就已经入囊。

    比不起,比不起。

    “轰隆。”

    赌城的上方,传来爆炸性的喧哗声。

    有一位石族修士,噔噔的,从楼梯上跑了下来,整个赌城都在晃动。他情绪沸腾,道:“大家快去看啊,豪赌,楼上在豪赌。”

    “千尺君,什么豪赌,你怎么激动成这样?”

    名叫千尺君的石族修士,道:“是赌器城两大重器之一的七彩珊瑚树。”

    “轰!”

    赌城三楼的一众修士,也都炸开。

    圣境修士中,好赌之人,并不算多。

    但,只要是好赌的,大多都听过神女楼七彩珊瑚树的传闻。

    据说,押注的底价,都得一千枚神石。

    没有一万枚神石的身家,绝不敢轻易参合进去。

    千问境之下的大神,几乎连入局的资格都没有,除非像无疆那样自己有矿。

    “走,去看看。”

    “敢参与进赌局的,肯定都是大人物。”

    “我倒更想知道,七彩珊瑚树的真实价值。听说,赌到最理想的状态,它的价值,不可用神石估量。”

    ……

    一楼、二楼、三楼……赌城中的修士,尽数向城堡的顶层涌去,楼道已经被堵住。

    张若尘显得很平静,没有那么疯狂。

    苍桀很感兴趣,与别的修士一样兴奋,道:“前辈不打算去看看?”

    “你想不想去?”张若尘问道。

    苍桀道:“当然想去见一见世面。”

    “那就一起去看看。”

    张若尘的指尖涌出一道无形的空间之力,将他和苍桀包裹,瞬间,二人身体缩小,化为两粒光点,穿过拥堵的楼道,一直飞到城堡的顶层。

    穿过入门处的光膜,一股强大的神威,落到张若尘和苍桀的身上。

    若不是张若尘护住了苍桀,这只饕餮,怕是已被压得跪趴在地上。

    也难怪,那些想要围观的修士,全部都堵在楼道中。因为实力不够的修士,根本抵挡不住神威,进不了顶层的大门。

    神威是七彩珊瑚树散发出来的。

    城堡的顶层,空间并不大,长约八丈,宽约六丈。四个方位的墙壁,都是用特制的水晶炼制而成,举目可以看遍大半个玉山宫。

    赌厅中,除了张若尘和苍桀,一共只有二十五位修士,至少都是百枷境的大圣。

    主持这场赌局的,乃是赌器城的城主,夜逍,一位百枷境修为的中年男性大圣。不属于十族的任何一族,而是来自地狱界边缘地带的小族,夜叉族。

    十族之下,皆是小族。

    夜叉族族人众多,在成千上万的小族之中,算是实力最顶尖的之一。在极其久远的过去,他们曾位列十族之一。

     参赌的,一共有九位。

     张若尘扫视了一眼,其中有六位都想投机取巧,押的是一千枚神石。

    真正在豪赌的,实际上只有三位。

    坐在赌台北边的,是一位死族强者,面容老迈,眼眶深凹,身上死气深厚至极,即便刻意收敛,依旧没有围观者敢靠近他。

    他投下的赌注,已达十四万枚神石。

    看到这位老者,苍桀脸色一变,忍不住惊呼:“赌神。”

    “神灵?”

    张若尘面露疑惑之色,虽然那位死族强者修为强大,可是他能隐隐感知到修为层次,显然不可能达到了神境。

    伪神,都不可能。

    苍桀知道以自己的精神力,在这些大人物面前传音没用,于是,带着敬畏之心,低声道:“赌神恐怕是整个地狱界,唯一一位不是神灵,却能封神的存在。传说,他曾在神女十二坊的总楼大显神威,也曾在亡灵殿、乾坤一气堂开设的赌城中大杀四方,甚至赌赢过神灵,几乎从未输过。赌神拥有的财富,就算是神,也未必比得过。”

    对于所有赌徒而言,赌神是他们崇拜的对象,心中无比敬畏。

    “赌赢过神灵,看来是有真本事。”张若尘暗道。

    坐在赌台东边的,乃是一位浑身黑袍的修士,有气态的黑纱,将其身形和面容完全包裹,看不出性别,看不出种族。

    就连露在外面的双手,都刻有幻纹。

    手持轻轻一动,会出现十数道重影。

    张若尘发现那人身上的黑纱,虽是气态,却是一件真实存在的宝物,可以隔绝精神力探查,似乎还有别的一些妙用。

    气态的宝物,非常罕见。

    凭借真理之心,张若尘隐隐感知到,此人身体冰冷,不太像是血肉生灵,更像是石族、鬼族、尸族、骨族。

    坐在西边的,乃是阎折仙。

    她穿着可以改变身形和面貌的符衣,符纹密集,玄妙诡异,若不是张若尘认识她,知道她身上特殊的气息,否则看不透她的身份。

    在阎折仙的身后,站着两位修为深厚的大圣。

    “不愧是阎罗族的天才符师,只是来一趟神女楼,竟然派遣了两位百枷境大圣跟随。”张若尘道。

    只是跟随,不是保护。

    张若尘相信,以阎折仙在阎罗族受宠爱的程度,加上有身孕在身,身上肯定携带有类似战神腰带这样的护身宝物。

    “有身孕,就该好好待在族中养胎,到处乱跑干什么?来神女楼也就罢了,以前怎么没有看出,这位阎姑娘竟然喜欢赌?赌博不好啊!”张若尘的眉头,情不自禁皱了起来。

    苍桀用水桶粗细的手腕,轻轻撞了撞张若尘,低声道:“前辈,你感觉到这里的时间和空间,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吗?”

    做为时空掌控者,张若尘还需要他提醒?

    这座赌厅,看似只有八丈长,六丈宽。实际上,想要从墙边,一直走到赌台下方,至少也需要走两里路。

    是七彩珊瑚树将空间拉伸了!

    越是靠近它,空间被拉伸得越是厉害。

    时间流速也变得十分混乱,时快时慢,时间印记化为一条小小的溪流,流动在赌厅中。

    “难道是一件时空宝物?”

    张若尘心有疑惑,询问苍桀,道:“这株七彩珊瑚树,到底什么来历?”

    苍桀摇了摇头,道:“像我这种小角色,怎么可能知道这种级别的宝物的来历?只是听说,它是从海石星坞的一座古神墓中挖出。”

    “据说,亡灵殿殿主当初很想破开它的封印,看它是不是一件完好无损的奇宝,可是,知道那座古神墓主人的身份后,便是放弃了!”

    “古神墓的墓主人是谁?”张若尘问道。

    苍桀摇头,表示不知。

    阎折仙目光移了过去,冷声道:“叽叽喳喳的说什么,你们吵不吵?”

    苍桀被阎折仙目中的寒光,惊慑住,连忙躲到张若尘身后。

    没办法,他一个圣王,在这种顶尖大圣云集的场合中,还能开口说话,已经很了不起。

    张若尘双手抱在胸前,一副无惧之色,缓步走了过去。丝毫不在乎她的眼神,反而,走到她的身后,看了一眼赌台上的筹码,道:“真是富有,都押了十五万枚神石。”

    “阁下止步。”

    “我家姑娘,三丈之内,生人勿进。”

    两位阎罗族的百枷境大圣眼神凌厉,迎向张若尘,阻止他继续靠近。

    张若尘双臂左右抬起,隔空向他们虚按了一下。

    顿时,两位百枷境大圣保持刚才伸手的姿势,定在了原地,如同变成雕像。

    这一手,将赌厅中的众人镇住,没有人再敢小瞧他。

     阎折仙两条眉毛一蹙,道:“空间力量?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厉害的空间修士。你要不要参赌?”

    “你们这种豪赌,我可是赌不起,只是来看看。”张若尘笑道。

    阎折仙道:“那正好,既然你是空间修士,对七彩珊瑚树,应该有独特的判断。如果你能助我赢得这一局,本姑娘给你一万枚神石,做为答谢。”

    听到这话,有赌神称号的“七手老人”,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

    他的眼力何等高明,早就看出阎折仙的真实身份。这个丫头,修为不过百枷境大圆满,却不知天高地厚的,豪赌七彩珊瑚树。

    此刻,赌注已经押到十多万枚神石,她显然是毫无把握,病急乱投医,竟然求助一个自己都不敢上场的修士,还有比这更好笑的事吗?

    虽说,七彩珊瑚树是一件时空宝物,但是在无法使用精神力探查的情况下,空间修士也不可能判断得准。

    最终,还是要看个人眼力和本事。

    “一万枚神石!”

    张若尘心中又惊,又感叹。

    真是败家啊!

    “符道地师赚钱这么容易吗?还是说,家底厚,可以随便挥霍?”

    即便是无疆、婪婴那样的顶尖天骄,想要拿出一万枚神石,都是十分吃力的事。阎折仙却敢声称,直接赠送一万枚神石。

    张若尘何等富有,却也远远没她豪气。

    “如果赢了,真给我一万枚神石?”张若尘道。

    阎折仙道:“以本姑娘的身份,岂会赖账?但是,你最好拿出一点本事,如若让我觉得你毫无用处,别说一万枚神石,一枚神石你都休想拿到手。”

    “那我试试。”

    张若尘对七彩珊瑚树颇感兴趣,认真观察起来。

    不仅观察树体本身,也在观察赌厅中空间和时间的变化。

    片刻后,他肃然的道:“这不是一株天然的时空珊瑚树,被人祭炼过。”

    海石星坞出产各种时间类和空间类的天然宝物,也生长有时空珊瑚树,但是,非常罕见。七彩的,更是稀罕至极。

    如果是天然的七彩时空珊瑚树,而且是活着的,价格甚至可以超过至尊圣器。

    哪怕是死的七彩时空珊瑚树,价值也在十万枚神石以上。

    可是,被人祭炼过后,它的价值,反而变得不好判断。

    有可能,价格比活着的七彩时空珊瑚树更高。也有可能,价格比死去的七彩时空珊瑚树更低。

    更重要的是,如果时间太过久远,保存得不够妥善,七彩时空珊瑚树很可以已经被腐蚀,外表看起来瑰丽晶莹,可是一旦遇到空气,瞬间化为流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