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魔法时代 > 4.陷入窘境的雅克
    坐在餐桌主位上的公爵夫人,充满了爱怜地望着自己的儿子,终是没有说什么阻拦的话。

    看起来她并不支持诺亚进行这次位面之旅,只不过有了路易斯的说情,只能勉强同意诺亚离开伊利纳斯城的决定,她并没有说那些阻拦的话,而是用温柔的手按在诺亚的手背上,对他说:“到了瓦丝琪那边,要多多听取兰特骑士的意见,切勿冒险。”

    诺亚信心满满地对公爵夫人点点头,拍着胸.脯说:“请您放心好了。”

    诺亚的这些兄弟姐妹们围在餐桌旁享用最后一道精美的甜点,公爵夫人只是随便吃了两颗樱桃,示意诺亚一定要招待好我们几个,便先行起身离开了餐厅。

    公爵夫人的身影从餐厅门口消失,靠近门边上的年轻贵族小心地跑过去,将餐厅的大门轻轻的掩上。

    这时候,餐厅里才开始变得喧闹起来。

    一位肤色白皙,眼神阴郁的年轻人抬头对站在一旁的管家说道:“伯德管家,请您给我们拿一些葡萄酒吧,这样值得庆祝的日子里,没有一点酒怎么行?”

    他有一头棕色的卷发,高高的鼻梁,嘴唇稍显得有些薄,不知道上面涂抹了什么,竟然呈现一种紫黑色。

    伯德管家躬身回答说:“遵从您的吩咐,尼克少爷。”

    这时候,在餐桌最末端传来熟悉的声音,正是之前与变声期少年交谈的少女的声音:“雅克,晚宴还没有结束,你要去哪儿?”

    那位变声期少年变得有些支支吾吾的,想了半天,才有些心虚地说:“额~我只是想去趟洗手间!”

    少女狡黠地笑了笑:“嘿嘿,我还以为你又要趁机溜掉了呢,听说最近你在城里的赌场输掉了不少钱,好些风险投资公司的人都在到处找你。”

    变声期少年声音立刻变得有些尖锐:“不可能,这根本就是没有的事,我只是把手里的钱都投进几个矿业上了,你知道到,现在各行各业的生意都不怎么景气,最近手头才有些周转不开。”

    “没有就好,我只是有点好奇,如果那些风险投资公司的人真把你逼急了,你会不会躲到瓦丝琪位面去?”少女轻笑了一声。

    那位叫雅克的少年立刻反驳说:“我可不傻,我才不会在这时候,跑到瓦丝琪位面去,我又没有一位第一顺位继承人的哥哥!”

    这段小小不言的争执只是持续了短暂几分钟。

    看起来,豪门贵族的家庭,并不像表面看起来这样和睦,似乎这些年轻的贵族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小圈子,他们会凑在一起低声交谈,一时之间,反倒没有人凑到诺亚这边来。

    那些年轻的贵族们更喜欢在餐桌上谈谁才是舞会上的焦点,谈今年最流行的服饰,谈最近歌剧院里的新曲目,谈艺术之都布宜诺斯里面的奢侈品,谈到哪儿才能躲过这么炎热的夏天。

    来到门萨公爵城堡里的第一顿晚餐,就在这些年轻人乱糟糟地议论声中结束了。

    走出餐厅,诺亚对站在餐厅门口的管家说道:“伯德管家。”

    “诺亚少爷,您有什么吩咐?”那位管家立刻走了过来。

    诺亚对他说:“我们准备明天通过传送门,奔赴瓦丝琪位面,明天上午安排我们通过传送门!”

    伯德管家略微沉吟了一下,然后才说道:“诺亚少爷,很不凑巧,瓦丝琪位面的传送门这几天一直在检修,明天可能会依然无法使用。”

    听到这个消息,我和诺亚面面相觑,真是太不凑巧了!

    诺亚接着问伯德管家:“那什么时候能恢复传送?”

    伯德管家面色平静地说:“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应该是在后天!”

    诺亚一脸无奈的拍了拍额头,微微叹了一口气才说:“哦,好吧,如果传送门恢复使用的话,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伯德管家说道:“遵从您的吩咐。”随后便对诺亚施礼,退了下去。

    虽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但是我们却没有急着休息。

    诺亚带着我们一行人登上城堡的围墙,站在围墙上可以望远处笼罩在黑暗中的那片海,诺亚双手撑着墙垛,坐在城墙上,迎着温热的海风说:“其实夜里的海边儿要比白天更有趣儿。”

    雪莉.纽曼提议说:“那要不然,我们去海边走走吧!”

    赢黎与海伦娜、贝姬连声附和,看得出她们对于翡翠海湾的夜景相当的向往,既然伯德管家说明天没有办法通过公爵府中的传送门,这样我们倒是有一天的闲暇时光。

    既然不急着去瓦丝琪,那么晚上去海边散散步,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诺亚立刻吩咐一旁的侍从准备魔法篷车,随后又问我和雪莉.纽曼,要不要把追随者一起喊来,既然是去海边,当然还是人多一点儿才显得热闹。

    城堡里的侍者将雪莉.纽曼的女剑士和卡兰措、卡特琳娜、黛博拉几个人带过来的时候,魔法篷车已经城堡的门口了。

    我们登上魔法篷车,乘着夜色一路飞驰到海边,这是距离伊利纳斯城南部五公里外的一处僻静之所,这里的海滩上铺满了白色的细沙。

    据诺亚介绍说:这一片白色的海滩属于门萨家族的私人海滩,平民们是被禁止到这边来的,即便是其他家的贵族们,想要到这片海滩上来,也需要向门萨家的管家说明,所以这里非常的安静,通常不会有人打扰。

    夜色中的大海显得无比的深邃,海浪声一波波的传来,最后化成白色的浪花,消失在细软的沙滩上。

    我拉着赢黎,赤着脚踩在温热的沙滩上,海水是温热的,赢黎也学着我脱下皮靴,撩起魔法长袍的裙摆,赤脚站在海水里,让浪花亲吻着她的脚,她兴奋地伸出脚,去踩那一波又一波的浪花,不知不觉,海水已经淹没了我们的膝盖。

    卡兰措和那位贝纳女剑士就坐在高处的沙滩上静静地看着我们,看上去她和鲁卡一样,并不喜欢大海。

    贝姬和海伦娜站在不远处的海水中嬉戏打闹,黛博拉被卡特琳娜拉着,她对这片海有种说不出的恐惧,同时也充满了好奇,想要和我们一样冲到海中,内心却又无比的纠结,显得有些惊恐地看着漆黑一片的海水。

    诺亚这时候,早就拉着雪莉.纽曼跑到更远的地方,只是他似乎还不知道,在黑夜里,我的视力也远超过普通人,我能看到更远的地方。

    此刻,我刚好看到诺亚接着夜色的遮掩,与雪莉.纽曼站在海中拥吻。

    身边的赢黎对此一无所知,她还有些奇怪地对我问:“诺亚和雪莉他们去哪了?”

    我向着诺亚和雪莉两人的相反方向指了指,嘿嘿一笑,拉着赢黎的手说:“他们大概那边!走,我们去找他们。”

    夜色将海边完全笼罩,也罩住了人们心中的羞怯。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纱帘照射在客房里的大床上,闻着淡淡咸味的海风,我被卡特琳娜从睡梦中唤醒。

    我睡眼惺忪地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有些疑惑地问她:“干嘛这么早叫醒我?”

    卡特琳娜抿着嘴,指了指卧室外面的客厅,轻声对我说:“赢黎公主在外面等你呢!”

    我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答应赢黎,今天上午陪她逛一逛伊利纳斯城。

    我艰难地从床上坐起来,对卡特琳娜问道:“诺亚呢?……算了,不管他了!”

    我飞快地跳下床,套上一件魔法长袍,卡特琳娜服侍我擦了擦脸,便跑出卧室,去见赢黎。

    赢黎、海伦娜和贝姬三个人正站在露台上,沐浴在照晨光中,一边低声私语,一边在打量这座城堡。

    海伦娜见到我从卧室里跑出来,便拉着我向城堡外面走。

    一边对我抱怨说:“昨晚是谁信誓旦旦地说,今天上午要带我们一起去领略伊利纳斯城的风光?”

    我反手握住她柔然的小手,指着外面的太阳,说道:“现在去也不算晚。看,外面的太阳才刚刚爬上来!”

    我们经过诺亚的房间,看到诺亚房间的门口守着一位侍从。

    海伦娜凑在我的耳边,对我小声的问道:“你准备怎么去叫醒你的那位朋友?”

    我擦了擦鼻子,反问她:“干嘛要叫醒他,等他醒的时候,让侍者告诉他我们去哪就行了。”

    当我们跨步走出城堡大门的时候,伯德管家恰好就站在门口,他面色平静地看着我们,向我们问道:“诸位尊贵的客人,如果想要在庄园里散步的话请随意,如果想要外出的话,我可以为各位准备好魔法篷车。”

    我对伯德管家十分客气地说:“多谢了,伯德管家。不过我们只是想随意地在伊利纳斯城里转转,乘坐魔法篷车出游的话岂不无趣?”

    伯德管家对我淡淡一笑说:“还是乘坐魔法篷车吧!相信我,伊利纳斯其实比想象中的要大很多,车夫会把你们带到你们想去的地方。”

    伯德管家很快地,就为我们叫来一辆魔法篷车,于是我们乘坐魔法篷车出了门萨公爵的城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