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末日拼图游戏 > 第五十八章:多才多艺的白雾
    三人走出了崔家大门,迎面便是两个街上晃荡的纸人。

    猩红的滤镜下,纸人看着更为诡异,好在有了交手经验后,宴自在和五九很快将其击杀。

    看着地上的纸屑残骸仿佛爬虫一样快速的跑进周遭阴暗角落,宴自在问道:

    “这些东西没办法真正杀死么?”

    “恶念是思想,是所有负面情绪的聚合,思想会死么?它只会迫于更强大的思想被压制,躲在人心里阴暗的角落,一旦机会合适,便会再度跑出来。”

    这番解释宴自在倒是很能接受,只是没有洞察者之眼和天平之眼,让宴自在有些不适应。

    他一般都是队伍里被提问的那个,配合他的气质,队伍里的女角色王素对他颇有好感。

    现在角色变了,宴自在完全看不懂这个世界,可白雾看起来,心如明镜。

    五九走在最前面。

    在红殷的帮助下,三人还是有武器的,虽然武器不具备寄灵属性,但都是三人趁手的武器。

    宴自在用的是戒尺,他虽然内心不愿意承认,尤其因为宴玖,对白雾还有一种敌意,但此刻确实很在意白雾,想要仔细观察这个人。

    “为什么要用斧头这种不好看的武器?”

    “因为我长得帅,不需要依靠武器装饰。”

    宴家的特点便是颜值高,宴自在更是宴家中的翘楚,不过宴自在还是得承认,白雾看着——尚可。

    街道上的头发到处蠕动着,偶尔能够看到头发和其他地方的头发融合,然后会有满是头发,不知名的怪物诞生。

    白雾挥舞斧头,看起来的确不怎么具备美感,和宴自在使用戒尺相比,白雾就像是猴子打架,宴自在的一举一动则极具风韵。

    当然,五九算是一个折中。在刀术上,五九有着一套自己的动作体系。斩杀怪物干净利落,且招式也帅气。

    很快这些怪物又被三人斩杀。

    “这些是什么怪物,里世界看起来还是这个村子,但感觉多了很多奇怪的东西。”

    街道上传来了女人的哭声。男人的咒骂声,还有角落里头发蠕动的沙沙声响。

    恶堕的里世界,极度扭曲,在白雾看来,这里是精神世界,但黑色区域里,这种精神世界里才能见到的扭曲,恐怕会变为现实。

    “我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恶念,恶念与恶念相融,就会引发新的恶念,人类的情绪很复杂,就好比悲伤和恐惧之间,就能调剂出许多不同的负面情绪。这些情绪在里世界中,都有可能变成某种怪物。”

    崔家和朱家的路上,白雾三人走得不怎么顺利。

    在路过一处宅子前,白雾遇到了一个脑袋只剩一半,浑身腐肉的壮汉,在不断的敲门。

    那是一间不知名的宅子。

    看着备注,白雾比了个嘘声的手势,三人小心翼翼,蹑手蹑脚的准备绕开。

    半个脑袋的壮汉愤怒的敲着门,他嘴里叫嚷着的话,基本就和白雾看到的备注差不多,能够解释清楚他为何愤怒。

    “给我开门!你个臭婆娘!我才死了二十年!你就跟别人搞上了!开门!开门!”

    砰!砰!砰!

    连着好几脚,白雾感觉地都在晃荡。

    这是一个七百年前就死了二十多年的猎户,被野兽啃去了脑袋,然后因为塔外的规则,这个死了二十年的亡魂以执念的形式回来了,结果发现老婆已经改嫁。

    他愤怒不已,我才死了二十年,你就敢改嫁?你个荡妇!

    本着这种极端到恶心的旧俗和扭曲的大男子主义,他开始愤怒的敲门,这一幕七百年来会不断重复。

    当然,他的下场并不好。

    白雾之所以绕开这个人,其一是因为普雷尔之眼给到这个人的备注里,提到这个壮汉约等于一只九级恶堕。

    眼下矮哥没有序列,宴自在实力也不清楚,白雾不敢冒失。

    最关键的是……门被打开后,一个肚子上长着两个脑袋,头发长有数丈的女体恶念出来了。

    它的危险等级比这个壮汉还高。

    【她的执念就是照顾自己的孩子,为了照顾好孩子,她改嫁过几次,做牛做马,任由村子里的男人作践。不过后来怨念侵袭,村子里所有人都变成了恶堕。

    恶堕之后,她对孩子的爱也变得畸形,将两个已然成年的孩子塞回了肚子里,这样她就可以永远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了。】

    尽管只有白雾知道背景,但看着女体恶念肚子上长出的两个孩童脑袋,不断地叫着妈妈……五九和宴自在都皱起了眉头。

    两股怨念打了起来,最终女体恶念在肚子里的一颗脑袋被猎户恶念打落后,发狂起来,将猎户吞噬掉了。

    “要净化它么……”

    女体恶念发现了白雾三人,但它没有搭理,而是想要把那颗被扭断的脑袋接回自己的肚子上。

    白雾原本准备带另外两人悄悄离开,结果……

    女体恶念的目光落在了较为矮小的队长身上,它嚷嚷着:“孩子……我的孩子……”

    你家孩子一米五九?

    长达几丈的头发忽然间围成一个环,将三人锁住。

    “它是不是因为你长得矮,觉得你更像个孩子?”宴自在精准踩雷。

    五九白了宴自在一眼,白雾在努力憋笑。

    五九问道:

    “怎么应对。”

    女体恶念很强大,三人不敢怠慢。白雾不假思索:

    “攻击它肚子上另外一颗头颅,但是不要真的攻击,只是佯攻便好,重点在于攻击它其他地方。它会不顾一切的防御那颗头颅,以至于无法防御别处。”

    宴自在的反应慢了一拍,他很快也反应过来了:

    虽然是恶念,但恶念依旧是一个保护孩子的母亲,孩子便是它的软肋,方才那个猎户一样半个脑袋的恶念,其实不会那么快死。如果不是他扭断了女体恶念肚子上的一颗脑袋的话……

    所以白雾一瞬间便针对脑袋做出了作战计划。

    宴自在对白雾的评价又有上升。

    战斗不算艰难,本来三人就三面夹击,女体恶念难以全部防御,尤其是还带着一个巨大的弱点。

    白雾的策略很快起到效果,这个女体恶念……为了不让肚子上的孩子被打,被五九一刀斩断了它自己的脑袋。

    恶念消散。周围的头发也全部散去。

    不过宴自在,五九还是在战斗中被头发碰到。二人的邪念入侵比例,五九到了百分之三,宴自在到了百分之五。

    白雾说道:

    “不能被碰到,不要贪进攻,宁可放弃进攻,也不要被打到。”

    五九二人是不知道邪念入侵比例这个参数的,白雾也不清楚这个参数累积过高会怎么样。

    路过了这个小插曲后,他们前往朱家的路依旧不太平。

    地上时不时会诞生新的怪物,偶尔出现的纸人也会发狂一样的攻击他们。

    怪物的种类也挺多,有纯粹由头发合成的人形长发怪,也有只有一只脚,如同棍棒一样的人棍。

    乃至地上的老鼠,都得是需要小心提防的怪物。

    甚至就连环境也是一样,白雾等人经历了一次鬼打墙。原本看到了朱家,结果下一步三人回到了崔家的宅子。

    那条路又得再走一次,好在白雾靠着普雷尔之眼,能够在第二次精准避开。

    一路上白雾起到了不小的作用,这让一直做着白雾同样工作的宴自在,心情很复杂。

    朱家终于到了。

    冯家,朱家,崔家,赵家,这几家都算是这座村子的特别之地。

    到达朱家的时候,白雾发现朱家的宅子直接笼罩在一层灰色水雾中。

    宅子里的一切都是扭曲的。

    【你会唱歌吗?你有音乐梦想吗?你有才艺吗?虽然赵家才是他们结婚的地方,但是恶念嘛,自然是要用生前的变态欲望来弥补执念,你也可以选择暴力镇压,但我推荐,你最好准备一点小才艺。】

    白雾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里是被怨气扭曲的连环境都变化了吗?”宴自在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他是宴家的守护者,某种意义来说,也是宴家的另一个永生者。

    但八家的守护者,都是靠着各种资源,靠着漫长寿命堆砌起来的强大,这也是该隐认为他们潜力不足以和五九白雾相比的原因。

    此时此刻,白雾和五九就淡定不少。

    白雾走进去后,就立刻听到了朱家里头的动静。

    脸上满是杀气的女孩朱瑾,穿着红色的嫁衣,长发在风中飘舞着,她看起来相比其他恶念,形体要正常不少,至少看着像个人类,仅仅只看正面的话。

    血红色的眼影,还有舞动的凌乱长发,以及过于长而锋利的指甲,让朱瑾看着反倒有了一股英气。

    但背后就显得很渗人了,朱瑾的脑后……是赵宽的脸。

    他们现在算是真正的永生永世不分离。尽管在这个世界的角落里,还有着善念的朱瑾和赵宽,那才是他们真实的模样……但恶念,同样反映着他们内心一部分真实的欲望。

    他们想要得到村子里其他人的祝福,想要自己的家人参加自己的婚礼,想要让婚礼现场热热闹闹的。想要和心爱之人不再分开。

    为了满足这些欲望,朱瑾和赵宽的融合体,将朱家的家人和赵家的家人,这些同样扭曲为怪物的家伙,一个个杀死,将它们的头颅摆放在宾客的位置上。

    “奏乐呢!奏乐呢!为什么没有人给我们奏乐!”恶念朱瑾咆哮着。

    背后的恶念赵宽说道:

    “啊……我们是不是把他们杀死了之后,他们就没办法奏乐了……早知道不杀了,真是冷清的婚礼啊。”

    “好冷清啊……我们再出去多杀几个吧!”

    哪怕免疫了负面情绪的白雾,见着这样的朱瑾和赵宽,也有些不适应。

    在庞大怨气的扭曲下……那些曾经善良的人都已经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这个时候,朱瑾和赵宽也发现了白雾三人:

    “没有见过的人……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朱瑾赵宽显然忘记了,只有活人才能给他们演奏婚礼的配乐。

    五九拔刀,宴自在的戒尺也横在胸前,白雾没有动,在这对夫妻用诡异的姿态,携带着庞大的怨气靠近的时候,他尝试着提醒他们:

    “人都到齐了,也该奏乐了不是吗?我们是来奏乐的,杀了我们,你们的婚礼就显得很冷清了。”

    宾客已经到齐,死活不论。赵家朱家的这些人,两家人死的整整齐齐。

    在恶念的世界里,这就是所谓的宾客满堂了。

    听着白雾的话,朱瑾和赵宽果然停了下来,朱瑾转过身,让背部的赵宽对准了白雾:

    “我要和我心爱的妻子完成最后的拜堂,我们需要一首喜庆的曲子。”

    白雾看了看角落里的唢呐,就连路上遇到的女体恶念都是九级恶堕往上的水准,他不敢保证自己三人能否对付朱瑾和赵宽的恶念。

    所以很自觉的,白雾坐在了角落:

    “你们虽然办的是中式婚礼,但要不要来点西式音乐?你们喜欢听的音乐,是阴间的还是阳间的?如果活人娶死人是叫**,那么死人娶死人叫什么婚?”

    白雾一脸认真的询问着,精准获知任务目标,才能满足客户的需求。

    不过这些举动在宴自在看来……像个精神病,或者说怪胎。

    但是五九习以为常。

    也许只有怪胎才能够站在怪胎的立场上思考,这也是白雾总是能够和恶堕们相处甚欢的原因?

    浓烈的杀气果然降了不少……

    赵宽朱瑾有些迷茫……说到底,他们七百年前就死了。对婚礼习俗并不知道。

    当客户迷茫的时候,要主动为客户解忧,白雾继续一脸认真的说道:

    “在这个两家人齐齐暴毙,你们喜结连理的好日子里,不如我就来一曲好日子吧?好运来也行,流行歌曲我也会的。要不就好日子吧?”

    “那是什么……?但是听着好像还不错……”

    宴自在惊了,真就一个敢说,一个敢信?他骇然发现,朱瑾和赵宽脸上的戾气都消去了不少。

    白雾看着五九和宴自在说道:

    “你们两个楞着干嘛?过来准备奏乐啊。还有你两,赶紧去大堂准备夫妻三拜。”

    前一秒还怨气滔天的朱瑾和赵宽,有些懵懂的哦了一声,竟然老老实实的前往了大堂。

    随着白雾开始唱起:今天是个好日子啊……的魔性音乐,赵宽和朱瑾竟然露出了笑容。

    而五九和宴自在就很难受了。

    “我们……到底为什么要跟他做这么丢脸的事情……我怎么感觉最扭曲的不是恶念,是你的部下?”

    一向注重风度的宴自在,根本无法接受。

    五九倒是勉为其难,跟着白雾一起发疯,抽空回答道:

    “因为我们大概率打不过这只怪物。而且怪物知道一些情报。”

    白雾唱一句,五九和宴自在就跟着合一句,院子里摆满了死人头颅,大堂里一对夫妻正在成婚。气氛一度变得十分诡异。

    然后一个问题摆在了他们面前……

    赵宽长在了朱瑾的背上,它们呈背对背的形态,又如何拜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