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老婆是妖狐兽 > 第五章 舒畅
    “阿南,那天我就是一时好奇,才犯下这种大错。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再那样了,我以我冰清玉洁的美好身体起誓!”

    苏南星:“……”

    类似的保证,你已经保证过十几次了啊!

    虽然压根不信舒畅会改邪归正,但总不能见死不救,任由她在门外难受着,苏南星叹了口气,还是让开了道路。

    舒畅大喜,一猫腰钻进屋,熟门熟路的向浴室冲去。进去前,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一个便当盒,说道:

    “差点忘了,今晚的菜是我的得意之作,想和你一起吃,于是就带来了。”

    “畅姐,你真是个大好人!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

    苏南星接过便当盒,高兴的叫道。

    舒畅微微一笑,会说话的大眼睛眯成了月牙儿,里面写满了开心二字,她正想说“咱们是发小间的心有灵犀”,话没出口,忽然两腿一夹、眉头一皱,倒抽一口凉气:

    “嘶——痒——!阿南你先吃着,我洗完再和你说!放心,菜里我没放山药!”

    说完她就跑进浴室,门随手一关,也不上锁,直接就开始宽衣解带,很快,哗啦啦的水声便响了起来。

    苏南星家里的浴室,是那种老式的毛玻璃门,从外面看不清里面,但多多少少还是能透出点剪影的。若是普通男子高中生,入浴美少女与自己只有一门之隔,只怕早就春心萌动、无心吃饭,光看门上透出的“秀色”就饱了。

    但苏南星不同,饱受舒畅摧残,这点小场面根本无法扰动他的心绪,直接无视,这会儿他实在是饿了,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便当盒,也不等舒畅,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

    “哦哦哦!好吃,太好吃了!”

    苏南星一边吃,一边由衷的赞美道:

    “畅姐,你做的红烧肉,味道真是太赞了!到底怎样才能做这么香?能不能教我一下?”

    “嘿,我就知道你会喜欢!”

    玻璃门很薄,苏南星的声音,舒畅听得很清楚,她边洗边回应道:

    “我这是古法烧肉,全程没加一滴水,所以肉香才……啊……才这么浓郁。

    你就别学了,这个做法……啊……很消耗时间,你还是抓紧时间学习,应对期末的……啊……期末的分班考试吧。

    再说,有我给你做……啊……就行了,你还有什么学的必要?”

    苏南星:“……”

    如果没有那几声娇喘,这该是一段多么美好的对话啊。

    听到舒畅开始唱歌,知道她进入了状态,苏南星不敢再和她说话,开始默默扒饭。大约十分钟左右,伴随着一声畅快的低叹,哗啦啦的水声终于停了下来。

    没多久,舒畅走了出来,她头上包着苏南星的毛巾,防止洗澡时头发被打湿,脸上的潮红已经褪去,身上仍穿着来时的衣服,双腿不再打颤。她向前走了两步,很没形象的瘫坐在苏南星对面的椅子上,舒服的吐了口气。

    注意到苏南星嫌弃的视线,舒畅眨了眨眼睛,扭了扭身子,试图婀娜一点:

    “好看吗?美人出浴图哦,这不得多下一碗饭?”

    苏南星笑道:“一碗哪够,我能全部吃光。”

    “那就吃光呀,我不是很饿,烧肉时尝了几口,已经半饱了。”

    “半饱哪撑得到早晨?再吃点吧。”

    “我现在处于贤者时间,有点累,不想动,你把肉捧给我吃吧。”

    “……这样用词,你故意的吧。”

    “嘻嘻。”

    “女孩子还是要矜持些。”

    “在你面前我怎么矜持,我什么你没看过嘛。”

    “……”

    懒洋洋的对话几句后,舒畅忽然坐正,很认真的问道:

    “阿南,你们学校明天的体育课上,要进行精神力强度测试对吗?”

    见苏南星点了点头,舒畅又说道:

    “我听爸爸说,精神力强度达标的学生,会获得一次免费的随机召唤机会,如果有精灵回应的话,就可以与之签订契约。

    你打算去试试吗?”

    听到舒畅这么说,苏南星心中一动,相关的记忆随之浮现了出来。

    在现代社会,人类获取精灵,主要有两种方式,一是去精灵商店买,二是靠随机召唤。

    前一种方式可以获得大部分常见的幼年期精灵,以及少部分成长期精灵,但非常费钱,最便宜的精灵,也要三十万元。

    后一种方式,就是将精神力输入到特殊的机器中,机器将你的精神波动向精灵们广播,如果有精灵心动,觉得和你契合,就会回应你的召唤,和你结为伙伴。

    这种方式优点是便宜,第一次召唤免费,如果失败,第二次十万,第三次二十万,以此类推;缺点就是获得的精灵比较随机,不但品种随机,精灵的等级也很随机,成熟期、成长期、幼年期乃至精灵蛋都有可能。

    由于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也只能让契约精灵进化一次,所以如果召来个精灵蛋,就意味着你的伙伴这辈子最多到幼年期,战斗力约等于废物……

    尽管随机召唤存在风险,但很多家庭,还是会让孩子使用这种方式,没办法,三十万,还只能买最低级、潜力最差的精灵,实在是太昂贵了。

    像苏南星这样的孤儿更不必说,国家提供的免费召唤,是他们获取精灵的唯一机会,不然按正常路子升学、毕业,即便参加工作好几年,也不一定能存下三十万来。再说存了钱也不可能全用来买精灵,还要买房、结婚……

    如果是未获得【神圣计划:知识】之前,苏南星肯定会去随机召唤,但现在不同了,拥有了这么强大的天赋,他有信心能在成年后,很快搞到一大笔钱,然后去挑选自己喜爱的精灵!

    想到这里,苏南星答道:

    “畅姐,我不会去随机召唤的。”

    “阿南,你千万别去,万一召个蛋就完蛋了,稍等一阵,我会去求爸爸,给咱俩……等等,你刚才说啥?!你不去召唤?!”

    以为苏南星铁定会去召唤,舒畅把早已想好的话噼里啪啦的说了出来,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她瞪大眼睛看向苏南星,脸上满是错愕,仿佛是在问:真的?

    苏南星轻轻点头。

    舒畅猛然开心起来,她兴奋的抱住苏南星,叫道: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阿南你不会因为这点钱,就拿自己的未来去赌的!

    你放心好了,从三个月前我就一直在烦我爸,想让他答应我,出钱给咱俩买精灵,还要买成最合适的!他现在态度已经松动了,我觉得用不了多久,这事儿就成了!”

    听到舒畅这么说,苏南星心中涌起一阵暖流,他怎么也没想到,舒畅会为他做到这种地步。想了想,他开口道:

    “畅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买精灵需要的钱太多了,我不能,也不该让你爸……”

    “怎么就不能让我爸出钱?”

    舒畅撇了撇嘴,没等苏南星说完,就直接打断道:

    “他有包小三小四小五的钱,有给我找小妈1小妈2小妈3的钱,就没有给他大女儿我投资的钱?你想开点,别觉得我亏了,日后还不一定有多少弟弟妹妹分家产,我现在不从他身上多刮点下来,才是真亏大了!”

    苏南星:“……”

    对于舒畅复杂的家庭,苏南星是有所耳闻的,知道她爸爸是个大烂人,男女关系非常混乱。不过,对方家里再乱是对方的事,不是他接受对方馈赠的理由,没有接舒畅的话茬,他再次拒绝道:

    “畅姐,我真的不能接受,钱我会自己想办法的,你放心就好。”

    “我放心个屁啊——!”

    舒畅将苏南星推开,怒道:

    “你一个高中生,上哪去弄几十万?就算你再优秀又如何?

    别太高估自己,我听说很多大学生,因为贷了几千块钱,就被逼着卖笑卖身,甚至还有被逼死的!

    你老老实实听我的,接受这笔钱,然后踏踏实实学习,早晚有还我钱的那天,到时候我多收你一两倍的利息就是了,这可比几十万存进银行赚的多多了!”

    苏南星知道,舒畅嘴上说多收利息,恐怕最后连本金都不一定要,他心中感动,但仍拒绝道:

    “畅姐,我不……”

    “苏南星——!!”

    时隔两年,舒畅又一次叫了他的全名,苏南星一时间还真被镇住了,印象中,就连一年前被撞破好事,她都没这么激动过。

    见苏南星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舒畅深吸了口气,将上涌的情绪压下,伸出一根手指,点在苏南星的唇上,慢慢道:

    “我说,你听,只需要点头或者摇头,好不好?”

    苏南星眨了眨眼,弱弱的点点头。

    “你知道人生三大极乐是什么吗?”

    不知道舒畅为什么忽然提这个,苏南星摇了摇头。

    “繁衍、复仇和施恩。”

    紧盯着苏南星的眼睛,舒畅说道:

    “以我的家庭,三十万和你眼里的三千块差不多,能用这点钱,从你这里收获施恩的极乐,我感觉不亏。

    如果你觉得亏欠了我,那就努力让我收获更多的极乐,比如找各种借口不还我钱,各种躲着我,做个忘恩负义的人,让我在你身上收获复仇的极乐;

    再比如抱紧我,让我收获繁……繁……”

    说到这里,舒畅的脸红了红,板起的小脸也绷不住了,她后退两步,转过身背朝着苏南星,回过头,抛了个青涩的媚眼,微微翘起屁股,指了指睡裤上的卡通熊猫头,结结巴巴的问道:

    “嗯……你、你想喂我的熊猫吃竹子吗?”

    苏南星:“……”

    好感动,心里好感动,但看舒畅现在的样子,又好想笑怎么办?

    千万不能笑,要忍住啊!现在笑出来的话,一定会被打死的!

    不过,舒畅都说到这份上,尽管仍不打算接受这笔钱,但苏南星也不想再当面拒绝,迎着舒畅期待的目光,他轻轻点了点头。

    噗——!

    舒畅的脸刷一下红透,头上仿佛冒烟了一般,结结巴巴的说道:

    “你……你……你想现在就要喂竹子吗?那个、那个……抱歉阿南,我的熊猫,今天吃错了东西,有点上火……”

    “你想到哪里去了!”

    苏南星连忙大声解释道:

    “我点头的意思是,我不拒绝和你一起买精灵了啊!”

    “哦!是……是这个意思啊……”

    舒畅遗憾的哦了一声,拍了拍发烫的脸颊,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她仔细看了看苏南星的脸,忽然泄气道:

    “什么嘛,你分明没有接受,拒绝都写在你眼睛里了!”

    她的小脸一下垮了下来,赌气抢过苏南星面前的便当盒,稀里哗啦的把剩下的饭菜往嘴里送,一边吃一边碎碎念:

    “不给你吃了不给你吃了不给你吃了再给你带饭我就是小狗……”

    由于吃的太快,舒畅被噎得直翻白眼,但她还是吃了个干净,一个米粒都没给苏南星留。完事后,她把便当盒往包里一塞,站起身,哼了一声:

    “我生气了,要和你绝交半天,明天中午前不许和我说话,听到没有?”

    说完后,也不等苏南星回答,舒畅便提起包、打开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大概是为了显示自己不开心,她还很用力的关了一下门,发出砰的一声巨响,然后在门外又重重哼了一声,才渐渐远去了。

    绝交半天,你是哪来的小学生吗?

    愣愣的注视着大门,苏南星无奈的笑了笑,摸了摸七分饱的肚子,看了看时间,已经比较晚了,他也不打算再学习,收拾了一下书包,爬上床,很快便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