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这个剑修有点稳 > 第三十八章 死局以死解(上)
    “就喜欢你这副不知死活的样子,”青戈魔将见陆青山率先发起攻势,并没当回事,只是捧腹大笑,心情大好,“正巧我也是用剑的,那我就姑且陪你玩玩吧,剑修!”

    胜券在握的青戈冷笑一声,手臂上的暗金色秘纹闪起暗沉的光泽,随之一柄幽黑的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魔兵,“黑血”。

    陆青山迅若雷霆,已经是破开雨幕,掠至青戈魔将的身前。

    青戈魔将老神在在,单手拖剑,黑血剑上有暗金色丝线流溢萦绕,看上去就极为不凡。

    青戈的剑路不像剑修技近乎于道那般惊艳,讲究就是一个直来直往,大开大合。

    面对陆青山恰到好处挥出之剑,他眼中闪过一道厉芒,黑血便是迎刃而上,准备与陆青山的龙雀来个硬碰硬。

    只是与他所想的不同的是,陆青山却是控剑运了个巧劲,以四两拨千斤的路数,如游鱼一般,与他的黑血一触即分,巧妙地绕过黑血,剑尖直刺向他的胸膛。

    铛!

    铿锵声瞬间盖过了风雨声。

    龙雀与青戈的肉身相触,却是激起了层层火花,不得寸进。

    陆青山面色微沉,眼见青戈已然反应过来,再次撩剑反击,他不得已,只能是快速与青戈错身而过,结束此次攻势。

    “你们人族剑修,就喜欢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青戈低头看了眼自己毫发无伤的胸膛,撇嘴一笑,“不过,这有什么用呢?”

    “剑,应该这样玩才对!”话音一落,青戈狞笑一声,腾空而起,缀着陆青山的身形而去。

    他再次出剑,原先萦绕在黑血之上的暗金色流丝,在这一瞬猛地一绷,粗有一指,丝丝缕缕,斜射向陆青山。

    雨水从天而降,落到那暗金色流丝之上,瞬间就是被割为两半。

    丝丝缕缕皆是杀人之意。

    速度之快,威势之凌厉,更是让陆青山不禁皱眉。

    他不敢掉以轻心,心念一动,两道流光从他的身体之中骤然而出,在天空中爆出一道雷火,将附近的雨水蒸发,破开一条真空路径,迎向那暗金色流丝。

    忘川,桃花。

    暗金色流丝则是不断刺破水珠,毫无凝滞之意地前进。

    于雨幕之中,丝对剑!

    忘川与桃花并不是与那些流丝硬碰硬。

    面对实力远胜于自己的敌人,这种行为除了浪费气力,而且很不聪明。

    所以陆青山是控制着两枚飞剑,使用巧劲,在流丝群中左右拨动。

    飞剑相比以手持剑的外剑手段而言,在操纵精准度上肯定远不及后者。

    所以想要控制飞剑做出四两拨千斤之举,比持剑要难上许多,也只有陆青山这种登峰造极的驭剑手段才能轻易做到于此。

    嗖嗖嗖!

    所有的金色流丝,都被陆青山通通拨向两边,然后从陆青山的身体两侧,岔开条条路径,如子弹一般呼啸而过,没入他身后的雨幕之中,迅速远去,消失不见。

    可这边,青戈却是得理不饶人,黑血在手,已然临身。

    他的剑术不高,或者说是根本没有剑术可言,但魔族的修行体系,却是赋予了青戈近乎没有任何缺陷的肉身——不但耐打,力大,而且速度极快。

    所以,青戈这一剑,快的眼花缭乱,好似一道黑线,将连绵的雨幕切过,对着陆青山脑袋而去。

    陆青山眼中,有奇异符号闪现而出,他体内那枚本源道种上,四道暗金色纹路在这时已经是熠熠生辉。

    因果神异:预知。

    青戈凶相毕露,剑走直线,胜就胜在一个蛮横且威力无穷。

    陆青山虽凭借预知神异,使得青戈的一举一动都尽在掌握之中,却是悚然发现,他竟然又到了知道却躲不过的境况之中——青戈的速度太快了!

    不得已之下,陆青山只能是勉强微微错身,五行剑甲瞬间齐出,化作五层剑幕护持己身,龙雀则是向上一挑,想再次四两拨千斤。

    两剑相触,陆青山直感到一股巨力传来,犹如一座巨山。

    四两可以拨千斤,但假若是万斤呢?

    答案是不行。

    陆青山体内灵力奔涌而出,连绵不断,五行剑甲更是潮起潮生,却是如玻璃遇到了铁锤,被层层击碎。

    青戈在其它方面,可能脑子是欠了些,但在战斗这方面,却是丝毫不弱。

    先前已经见过一次陆青山的巧劲,他这一次又岂会没有所应对?

    他的应对,就是再加三分力,直接让陆青山拨不动。

    很简单粗暴的方法,但效果也是非常明显的。

    黑血所化黑线,在这时从陆青山的头侧一劈而过----若不是他事先微微错身,这剑锋划过的便是他的脑袋了。

    在剑锋的刃劲之下,他系发的发带连带着一缕发丝飘下,迎风而动。

    黑线接着前进,最后是划过他的手腕,才戛然而止。

    陆青山的衣袖在黑线下瞬间破碎,有血液淌出。

    铛铛!

    这时,又有两声金属之音响起。

    是忘川与桃花!

    这两枚飞剑,在青戈发动攻击之时,趁势回首,直奔青戈脊背而去。

    但两枚足以让炼虚修士胆寒的恐怖飞剑,在青戈眼里却也不过如玩具一般,直接是用肉身硬抗。

    “爆!”陆青山在心中厉喝一声。

    下一刻,平地起惊雷,在飞剑之中蕴含许久的寂灭真意,抓住青戈的这个破绽,瞬间爆开。

    一道似要湮灭一切的玄妙之力在两剑之上生出,硬生生往青戈坚如金铁的肉身里碾去,剑尖一寸寸向前推移。

    原先还不以为意的青戈,不由讶异了一声。

    陆青山这一手段的确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人族的意境么.......”青戈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狞笑了一声。

    以他之实力,自然不至于手忙脚乱。

    他心中一动,在他脊背的皮肤之上,一道蜿蜒曲折的暗金色秘纹,在这时猛然闪耀。

    而后,陆青山就感觉似有一股力量凭空而生,在操纵着自己的忘川与桃花,将两枚飞剑逼得往后退去,最后是径直离开青戈的身体。

    陆青山神色一变,连忙神识一定,这才重新夺回了两枚飞剑的掌控权。

    这是......兵魔的“招兵”天赋神通!

    招兵,正如其名,凭借身上的秘纹,兵魔可以掌控万兵,这是与剑修的飞剑术有几分相像的天赋能力。

    不过剑修的飞剑术只能是操纵飞剑,兵魔的“招兵”却是无所不招。

    在战斗中,兵魔凭借“招兵”,经常是能招走修士的法器,然后吞入腹中。

    这也是剑修之所以在理论上会是克制兵魔的缘故之一。

    ——剑修与本命剑联系之紧密无间,往往是能让兵魔的“招兵”失去作用。

    通过“招兵”,破解了陆青山的攻势后,青戈对着陆青山得意一笑。

    他的黑血剑上,有几点猩红的血液正随着雨水,一起垂落而下。

    那是陆青山的血。

    在陆青山的手腕处,则是有一道伤口出现,鲜血流淌,跟着雨水,一起降落,不分彼此。

    而挨了陆青山两剑的青戈,看上去则是根本无碍。

    这让陆青山有些无奈。

    按理来说,魔族之躯再为厚实,但他可是以攻击而闻名的剑修,本不至于连破防都做不到,只是谁让青戈的境界远高于他呢?

    硬碰硬,就实力而言,两人差得太远了。

    “若是能让我回到玉门关,将战功换成灵晶,晋升九花境,我又何至于此?”陆青山咬了咬牙。

    他此行本就是为了回玉门关兑换灵晶的,谁想中途遇到了截杀。

    一想到于此,陆青山的心中更加憋屈了。

    他娘的……

    战功还没用呢!

    人死了,钱还没用完,这得死的多冤枉?

    青戈的视线扫过陆青山手中的龙雀,露出一抹不加掩饰的贪婪之色,“剑果然不错,就是……人不太行。”

    在刚刚的那一次短兵相接之中,他已然是感受到了龙雀的不凡。

    “好鞍配好马,好剑就该配本殿下,”青戈并不急于乘胜追击,双手叠在黑血剑柄之上,虚空杵剑,嘴角勾了勾,讥讽道:“接着来杀我啊,你不杀我,我可就杀你了。”

    一旁观战的蒲曲魔帅,也是轻笑应道:“这剑再好,不也是殿下的囊中之物。”

    两人顿时放肆大笑。

    ......

    无人注意的角落里。

    一个身影隐隐约约,若隐若现,视线穿透重重雨幕,望着天际之上的三人。

    “这两个魔头要找的竟然是他?”正是一路尾缀而来的安海侯。

    安海侯有些摸不透情况。

    一个魔将,一个魔帅,如此慎重其事,竟然只是为了一个五境修士?

    “应当是因为他破坏了魔族攻打落雁关的行动,所以魔族怀恨于心吧......”安海侯暗自猜测道。

    他又看了一眼天空中的陆青山,眼中闪过一丝不忍。

    一个五境剑修的价值,还不值得他冒着生命危险出手。

    因为这极有可能让他把自己也搭上。

    让一个合体修士,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一个炼虚修士?

    从来没有这种说法的。

    “可是,这小家伙先前分明是救了自己的命啊......”安海侯心中又闪过这个念头。

    若没有陆青山先前那斩破血海的一剑,他在那时,便已经是与落雁关所有修士,一齐葬身于落雁关外了,又哪里能活到现在?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他对我有救命之恩,我现在难道要置他的生死而不顾吗?”本该理所当然离开的安海侯,却是迈不动脚步,不由扪心自问,陷入了犹豫之中。

    ..........

    …………

    陆青山强压下动用山海之力以及诸多爆发手段的心思,一言不发,持剑身形急掠,再度向前。

    风雨中,发带的陆青山披头散发,发丝随风狂舞。

    但在他俊秀相貌的衬托下,看不上去非但不狼狈,甚至还有几分出尘洒脱之意。

    陆青山一直在伺机而动。

    由于有蒲曲魔帅在一旁看着,简单地施展爆发手段即使能让他短暂地占据上风,也没有太多的意义。

    他必须要等待一个最合适的时机出手。

    在死局之下,他唯一的念头,就是要把青戈魔将拖下水。

    即使这很艰难,但他也想努力去尝试一下。

    所以,只要机会还未出现,他就准备继续忍耐。

    忘川与桃花跟着颤鸣出动,一齐涌出。

    另一面,陆青山急速飘向青戈。

    蒲曲魔帅见此,眉头一皱,忍不住出声道:“殿下,小心些。”

    虽然只是短暂地交锋过几招,但蒲曲魔帅已经看出,这陆青山当真与灵惑魔族所说的一般,实力远胜一般炼虚修士,不容小觑。

    要不是青戈殿下早已是初等魔将,怕不是也得忌惮此獠三分。

    青戈嗤笑一声,单手迅捷握住黑血,横竖一切,四道粗大犹甚先前数倍的暗金色丝线掠起。

    两道绞杀向陆青山,还有两道暗金色游丝,则是拦在陆青山的两枚飞剑之前。

    灰蒙蒙的天地,被这四条隐隐约约的丝线切割开。

    雨幕犹如水帘,直接被截断,在游丝过后,才再次复合。

    电光火石之间,飞剑各自被一条暗金色丝线缠绕,铛铛作响。

    陆青山也已经是撞上了那两道丝线。

    对于此,他却是冷眼一看,探臂一挥,虚空一撩,都无需触及那两道杀气阵阵的丝线,其竟然便是先一步散去。

    因果神异:归无!

    陆青山斩的是虚空中,那看不见的无形因果线。

    暗金色丝线没有拦住陆青山的步伐,反而是使得他在这个过程中所积攒的气势又盛了几分。

    而后,他的速度骤然一提,龙雀上有剑气炸起。

    他的元神上,青蛇真灵轻轻一晃尾巴。

    天地之中,风雨飘动,一道无与伦比的青色剑气从龙雀剑上滚动而生,斩出。

    剑气一层叠一层,层层而上,不过瞬息便是化作一尾青蛇,生机盎然,狰狞且通玄,向前咬去。

    “这是?”好整以暇的青戈,似乎是认出了什么,看着青蛇瞳孔骤缩,竟然是呆立在原地片息后才晃过神来。

    紧接着,他的心一跳。

    就这么片息的晃神时间,青蛇已经快是要舔舐到他的面孔了。

    他能清晰感受到,这一尾青蛇剑气中蕴含的恐怖威势,不同于陆青山之前任何一击,已然是拥有超乎想象的凌厉气魄。

    甚至是.......可敌化神!

    滋滋滋!

    就在这关键时刻,一道曲折的光波突兀生出,扭曲了空间,拦在了青蛇之前。

    砰一声。

    游动的青蛇在这道光波之下,竟然毫无反抗能力,当空瓦解,消弭。

    陆青山转头看了眼一旁的狞笑蒲曲魔帅,最后落在他眉心的玛瑙眼睛上,叹了口气。

    那道轻易湮灭他青蛇剑气的曲折光线,便是由蒲曲魔帅发出的。

    “我不过炼虚,一个魔将出手还不够,竟然是值得魔帅亲自出手,当真是看得起我啊!”陆青山哈哈一笑,同时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心中有些遗憾。

    刚刚那样青戈突然晃神的良机可不多。

    若不是有蒲曲魔帅相拦,他此时已经是借着青蛇剑气的掩护,山海之力加镇天齐出,瞬间爆发,连环攻向青戈。

    只可惜,一切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你出手干嘛?不过是一道剑气,本殿下岂会拦不下?”听到陆青山的讥讽,青戈感到大丢颜面,有些恼羞成怒,忍不住出声责怪蒲曲魔帅。

    “是我护殿下心切......”蒲曲魔帅眼角抽搐了一下,终究是没有反嘴,忍住心中的暴戾,嘶哑着声音干干道。

    “你这家伙......”青戈在这时已经是转过头来,看着陆青山。

    他的神色之中满是忌惮与惊疑之情,喃喃自语道:“刚刚那招青蛇,怎么与.....那么像?”

    青戈作为獓刃魔尊的子嗣,所知道的东西比其它魔族多出许多。

    所以,蒲曲魔帅只是觉得陆青山这道青蛇剑气威力极为不凡,青戈却是看出了更多的东西。

    也是这些东西,让他惊疑不定起来。

    就在场面一度有些诡异的时刻,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巨响,蓦然间传出,毫无征兆,就连陆青山都有些反应不及。

    蒲曲魔帅面色刹那一变,猛地低头。

    只见在这巨响之后,是一道遁光,正呼啸着从大地直奔天空上来。

    雨幕之中,在这时则是泛出惊天大潮。

    大潮滚滚而起,直奔青戈而来。

    是安海侯的安海道域。

    蛰伏许久,安海侯还是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