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浦东特巡警 > 第19章 用餐
    “喝点什么?”,何姝柳瞧了瞧身边的纪怀信,又瞅了瞅正在打游戏的汪玉。

    琢磨了片刻,问道:“我就来一杯法国红酒吧,你们呢?”

    “我要一杯鸡尾酒!”,汪玉想都不想就举起手,大声回答道。

    “好的,再来一杯鸡尾酒!”

    “那……怀信,你呢?”,何姝柳把目光,转向了纪怀信。

    这还是她第一次,和后者出来吃饭。

    所以她完全不知道,纪怀信在饮食上的喜好。

    “我……我明天还要上晚班,理论上来说,是不能饮酒的……”

    “唔……麻烦给我来一杯冰可乐吧!”,纪怀信憨憨地笑了笑,对着女服务员,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好的,我们这就去准备菜品!”

    “请稍作等待!”,女服务员在纸上,记录下三人点的饮料。

    便回过身,走向餐厅前台。

    开始与传菜员进行对接,吩咐后厨准备菜品。

    何姝柳与纪怀信,刚面对面坐下。

    坐在前者身旁的汪玉,就满脸不屑地撇了撇嘴,说道:“这么一个大男人,出来吃饭还喝冰可乐……”

    “真是煞风景……”

    “快乐的死肥宅!”

    汪玉说话的声音,像是刻意被她压低了几分。

    可还是保持在一个,能让人听到的范围之内。

    纪怀信闻言,不禁脸色微变。

    疑惑地望了一眼,正在打游戏的汪玉,没有说话。

    三番五次地被人莫名排挤,要不是纪怀信敢确定,自己和汪玉是初次见面。

    恐怕他真的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曾经欠过对方,一笔巨额资产没有还了。

    “汪玉,你瞎说什么呢!”,何姝柳总算是听不下去了,轻声呵斥道。

    汪玉不满地放下手机,小声嘟囔道:“本来就是嘛……”

    说着,她又抬起头,狠狠地剐了纪怀信一眼。

    由于两人座位靠得很近,汪玉的这一小动作,自然没能逃脱何姝柳的注意。

    为了缓解桌上尴尬的氛围,何姝柳主动开口,试图转移众人的注意力。

    问道:“怀信,你说你在来的时候,遇上了一起警情。”

    “趁着现在菜还没上来,放不方便给我们讲讲,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棘不棘手?”

    “你们又是怎么解决的?”

    “棘手……倒是不棘手……”,看着何姝柳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和满脸的好奇表情。

    纪怀信如实回答,道:“就是我们在快下班的时候,收到了指挥中心那边,派过来的指令。”

    “说是在洪通路上,发生了一起纠纷警情,派出所处理不了,让我们过去帮忙。”

    “我和另外一个同事,作为增援力量,过去协助。”

    “由于那时候,时间正值晚高峰,街道上的人和车都有很多。”

    “所以,哪怕是特警车,开起来的速度,也是比较慢的。”

    “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吧……”

    “我们那时候,还没把车开到洪通路上,就第二次收到了,指挥中心的指令……”

    “根据那个女接警员所说,洪通路上的警情,辖区派出所已经全部处理完毕,不需要特警增援了。”

    “于是,我和同事两个人,商量了一下……”

    “还是决定,从原路返回……”

    “这一来一回,就耽误了一刻多钟……”

    “指挥中心让你过去增援,又在半路上让你返回?”,汪玉听见纪怀信的解释,不屑地嗤笑一声。

    反问道:“纪怀信,你猜你给出的解释,会有人相信吗?”

    “信的人自然信,不信的人,和他说再多也是无用……”,纪怀信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汪玉,淡淡回答道。

    一米五出头的身高,一百三、四十斤的体重,外加上不讨喜的性格。

    纪怀信总算忍不住,内心的憎恶情绪。

    怎么看这个女生,怎么觉得厌烦。

    “汪玉,你就少说两句吧!”,此时,就连何姝柳也觉得,汪玉的言语有些过分了。

    帮着纪怀信,轻声叱道。

    “哦……”

    汪玉翻了翻白眼,拿起手机继续打起游戏。

    餐桌上的气氛,再次陷入冷场……

    好在没过多长时间,一位女服务员端着三盘银鳕鱼,给三人上了菜。

    “银鳕鱼来了,咱们开吃!”,何姝柳不好意思地笑笑,自己先尝了一口。

    然后微微点头,给纪怀信介绍,道:“怀信,来这里吃海鲜,最忌讳的就是花里胡哨。”

    “只有原汁原味,吃上去才会味道鲜美!”

    “这道银鳕鱼,差不多能算是,这家餐厅里的招牌菜了。”

    “好多朋友,都给我推荐过,这里的银鳕鱼。”

    “今天沾你的光,我总算是有幸尝到了!”

    “味道还不错,你也试试!”

    纪怀信学着何姝柳的样子,吃了一小口银鳕鱼。

    味道很奇怪,却又说不上来。

    总之,对于这道银鳕鱼,纪怀信吃得不太习惯。

    “怎么了,吃不惯吗?”

    “刚刚菜单上有备注,说这道菜的原材料是鳕鱼下颚。”

    “你要是吃不习惯的话,我让服务员帮你换!”,细心的何姝柳,发现了纪怀信神情的异样,好心出言道。

    “不用了!”

    “第一次吃这个,有点不习惯很正常!”

    “我适应一下!”,纪怀信摆摆手,拒绝了何姝柳的好意。

    “乡巴佬……”,汪玉斜眼瞅着纪怀信,不屑地撇了撇嘴。

    打开手机里的相机,对着自己桌前精美的菜品,就是一阵自拍。

    接连拍了十多张照片,才有点恋恋不舍地收起手机。

    偷偷瞟着何姝柳,用餐时候的姿势,有样学样地模仿起来。

    第一口吃下银鳕鱼的时候,汪玉的表情,明显露出一抹不自然。

    可她很快就掩饰下,自己纠结的神情,故意装出一副满足的姿态。

    还情不自禁地“啧啧”称赞:“嗯,味道不错……”

    纪怀信看到这一幕,顿时明白了:原来汪玉也是第一次,品用这种法餐。

    只是她不愿意在外人面前,把自己对于法餐的陌生,表现出来而已。

    纪怀信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感受到他那怪异的目光,汪玉知道自己终究是没能掩饰过去,主动打开了话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