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皇的告死天使 > 第5章 登陆
    “为了帝皇!”

    集会在整齐的宣誓声中结束,各个连队按照分配好的任务,抵达下层甲板,准备进入登陆舱。

    他们将在风暴号突破敌人立场盾的那一瞬间,脱离船体飞向那可怖的异形要塞,并迎接一场十死无生血战。

    “我们会把它们揍趴下的,对吗?”

    通讯频道里,阿克塞的声音还是那样的响亮,战前的紧张让他的嗓音略有颤抖。

    “没错,我们会把它们干掉。”

    索什扬用平缓的语气安抚队员们的情绪,他现在是队长,需要领导九名队员战斗。

    也许这对一名新兵来说过于困难且过于荣耀,但星界骑士团里从来没有人对此有过异议,因为他是这一整批新兵中最优秀的那个,甚至是整个战团数百年来最优秀的新兵。

    冷静,坚韧,富有领导魅力,而且个头还大。

    前者是他在多次行动中展现出的个人特质,后者则略显古怪一些,因为星际战士并不是肮脏的绿皮,靠个头大就能成为领导。

    但索什扬的体格的确异于常人,他的身形比普通的星际战士要高出一个头,以至于他的动力甲必须经过些许改造才能穿得上。

    某些人用“大块头”来称呼他,还有少数人则喜欢用更加调侃的称谓叫他——

    【小原体】

    但这是一个难以被接受的称谓,被战团长所严厉禁止。

    其实索什扬也非常讨厌别人这么叫他,因为这是一个同时被祝福和诅咒的词汇。

    帝皇制造的十八个基因原体,造就了十八支伟大的军团,也造就了辉煌的人类银河帝国。

    但也同样是基因原体,带领各自军团掀起了史无前例大叛乱,几乎毁灭了整个人类帝国,其中叛乱的原体更是占了半数。

    直至今日,那场叛乱的流毒依旧在帝国的血管内蔓延,尽管已经过去了一万年……

    警报器和汽笛响彻整个登陆区,因为使用过度而显得杂乱刺耳,船员们飞奔穿过被紧急照明灯染红的走道,破旧的靴子和烂布包裹的双脚溅起从天花板、墙壁或不明来源流下的血水,在星际战士手下充作奴仆的时光磨去了他们的恐惧,他们彼此推挤着跑向自己的战备岗位。

    切除了脑前额叶的干瘦机仆拖着身躯走進轮机和登陆舱,战团仆从踩着沉重步伐奔往武器炮台,沾满白粉的強化手臂随时准备拖动巨大沉重的炮弹。

    风暴号的引擎组已经被催动到超过极限,四周的舱壁随之震动,船身在金属呻吟中面向逼近的异形要塞。

    “准备登舱。”

    看到一队星际战士走来,凡人船员急急忙忙地为身披动力装甲的巨人让出一条路,巨人们手中紧握爆弹强或链锯剑,头盔上深沉的黑色目镜中射出一股决绝,被启动的战甲嗡嗡作响,在甲板累积的血水中激起涟漪。

    敌人的炮击已经造成了伤亡,但没有时间去收拾伤者,所有人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忙碌。

    索什扬所属的连队将在这个登陆区发射,他们要集中攻击世界引擎的核心区域,原则上战术开始的时候,他们就得集中。

    但那是一片完全陌生的战场,登陆的过程又充满了无数未知性,谁也不敢肯定自己会落到哪,所以大家都设定了一个最优先级的目标——干掉看到的所有异形。

    “索什扬,你们小队使用一号登陆舱,等我的命令再发射。”

    连长的声音突然插进了通讯频道里,索什扬还没来得急询问,对方就切断了通讯,然后各个战斗小队就开始进入各自所属的登陆舱。

    他感到很奇怪,因为一号登陆舱并非寻常的登陆舱,这是随着风暴号一起加入战团,且非常古老的安维鲁斯型登陆舱。

    这种登陆舱曾经在大远征时代被频繁使用,能够一次性空降十名战士或者一架无畏机甲,拥有非常坚固的装甲,而且能够在着陆后自动升空回收,到现在已经非常的罕见,在战团里通常只有精锐的老兵连会使用。

    但索什杨很快将这个疑惑藏在心里,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从外部看去,庞大的风暴号在色彩缤纷的虚空中滑行,不远处一艘护卫舰的扭曲碎片如雨滴般散开,使她的虚空盾闪烁不定。

    古老的战斗驳船巧妙机动,侧翻闪避远方来袭的高斯炮齐射,大小如巢都建築的光柱呼啸而过却无损毫发。

    世界引擎的外形很难用人类的语言去形容,与其说说一艘飞船,不如说是一个活动的墓园,大量耸立的方尖碑是它的主体,附着许多几何形的宫殿和它们那被唾弃的异形神像,足有一个小行星那么巨大。

    高速穿行的风暴号朝世界引擎的下侧钻去,光矛和动能武器的火力填满两者之间的真空。

    随着距离的拉进,战斗驳船的虚空盾开始承受敌人的火力,万花筒般的光芒照耀四周扭曲的空间,一层层能量场开始过载,破损的武器和装甲残骸环绕着舰身,数以百计的船员从甲板破损处流入虚空,并在一瞬间变成僵硬的尸体。

    风暴号依旧在前进,依靠灵活的引擎,成功滑至世界引擎的右侧下方,她作出一個完美的翻转动作,朝世界引擎的驱动阵列释放出一簇簇闪耀的光矛。

    但和之前发生的一样,没有什么能够穿透那层厚实的立场,世界引擎依旧在前进,动力部分不断洩出淡淡的浅绿色尾迹。

    而风暴号仍在翻转。

    凭借惯性从世界引擎下方掠过的那一刹,引擎骤然加速,撞向异形要塞不设防的腹部,并紧锁住船身。

    巨大的光斑在虚空盾和立场猛烈碰撞的瞬间,像小新星爆发般闪耀向四方,倾泄而出的巨大动能甚至硬生生刹住了世界引擎的步伐,让它像风暴里的一艘小船般摇晃着,但任然坚不可摧。

    风暴号则开始解体,她的前半部分带着累累伤痕穿透的那之前几近无敌的护盾,并随之喷射出无数银灰色的破片,如同洒向田地的种子。

    “燃烧室开始工作。”

    登陆舱的机魂确认了指令并作出了回应,索什扬一直等到最后才接收到连长的命令,他几乎是最后一批从风暴号发射出去的登陆舱。

    在令人不安的震颤消失后,泪滴形的登陆舱开始在虚空中安静地滑行,火箭引擎发出的咆哮声穿过了空降仓的强化过的上部结构,穿过了人员舱,穿过了舱门,穿过了下降支架,一直来到索什扬的耳中。

    他不确定风暴号的命运会是怎样的,这艘承载了他们战团所有历史,最为荣耀的战斗驳船,曾是他们最珍贵的财产。

    “打开后部摄像机。”

    他的声音无比平静,他能听到自己呼吸在头盔中的平缓回声,同他那九个穿着动力装甲的同伴一样。

    又一次,机魂回应了他,控制支架前部安装的符文屏幕发出了一阵嘶嘶声,随后慢慢打开。

    索什扬审视着里面的一切,光学目镜上不断的反射出对速度和距离的确定数据或不确定的估计,

    舱外摄像机也一个接一个的启动,让他可以全方位观察如薄暮般的太空和敌人的情况,放眼望去,一大半的虚空都被世界引擎刺眼的尾迹占据了。

    在远方,风暴号正安静地解体着,装甲碎片自然的从她身上剥离,将内部结构暴露在冰冷的虚空中,敌人的火力不停在上面蚀出一个又一个大洞。

    他们大概再也没有机会收回这艘船了,其中搭载的宝贵装备和人员也将会损失一空。

    “前部摄像机”

    索什扬下达了新的指令,在登陆舱的正前方,正是世界引擎——它是如此巨大,荒凉,平整,颜色看上去像是某种矿物一样。

    嘭!

    突然,舱外传来一声巨响,然后就是强烈的抖动,很明显他们是被什么给击中了。

    屏幕中的画面开始变得模糊,索什扬依稀可以看到世界引擎荒芜的表面出现了许多爆炸的火光,显然先于他一步抵达的同胞们已经开始动手了,当然半空中还是照常飞舞着各种绿色的光束,如果他们运气不好被击中,那么也就等不到落地了。

    “准备应对高速接入和冲击。”

    索什扬通过头盔向其他人发布指令,他能听见固定框架和安全带正在因收紧而嘎吱作响,他也感觉到了空降仓的外部和飞船碎片接触时震动和摇晃。

    通过调整摄像机,他能看到登陆舱外面如雨伞骨架一样展开的过程,但支架的运行并不顺畅,之前最强烈的撞击破坏了某些系统的,而这也就意味着他们的降落不会那么平稳。

    “准备撞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