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皇的告死天使 > 第1章 星界骑士
    标准泰拉历.912.M41

    虚空之中,众多舰船聚集在一起.装饰华丽、充满雉堞的舰船在寂静的黑暗之中缓缓的移动,似乎是要进行一次史诗级的集会。

    屹立在舰船上复杂上层建筑之中的大教堂,仿佛就是直接整个从地面上掘起并且直接刻进战舰的一样,宏伟的尖顶在群星刮出一道道明晰的轨迹。

    稍后,精心雕刻的矢形舰首开始转向了,阵势雄伟而又充满威势,它们都不约而同的转向了黑暗的方向。

    火炬燃烧着,与周围真空的环境格格不入,从蔓延数千米的炮铜色外壳上的烟囱中喷出的等离子火焰,汹涌的在空间中留下了淡橙色尾流。

    这样的信号只会在冲突爆发前使用,不计消耗的喷射火焰,放出炙人的热量,便是要传达给敌人的信号——

    “吾等带来了灭亡之光”

    领导着舰队的有着墨绿色武装舰首的巨舰,就像是从舰队的钢铁丛林的阴影中切割出来的一样,犹如沉默杀手刺出的匕首,即使缓慢,也能叫敌人无法逃脱,无法抗拒。

    只是这艘船的装饰方式就有些扫兴了。

    这艘船唯一的装饰就是那自然散发出军事化的特质,梨形的舰首上以一人高的字体蚀刻着大段的文字:战斗过的时间、抵达过的世界、消灭过的敌人。

    能具体列举出的装饰有两个——最上层舰桥上的黄金双头鹰和由巨大镍铁制造成的标志,两把交叉的长剑。

    更多的舰只跟了上来,逐渐组成了以她开头的矛型的战阵。

    为了表示星际战士们不可动摇的决心,建造者们自豪的在这艘战舰的外壳上凿刻了一个巨大的名字:风暴号

    风暴号的舰桥是一个庄严的地方,就像消失在浪潮之下的古代圣殿,精工雕刻的墙和柱子朝被古老飞船能量盾的微光照亮的拱顶延伸,岩石一样的墙壁和老旧的甲板因为过度阶段唱诗声调急降而共振,而蜂鸣小天使挥舞着自动香炉飞过头顶。

    红衣的机械教神甫正在大声咏唱,带着经验丰富的从容加入高哥特语单声圣歌,他们的祷词能够极大的安抚愈发暴躁的机魂。

    “……星界骑士们,作为阿斯塔特的我们走上的就是一条艰苦和奉献之路,作为你们的战团长,在过去保护帝皇陛下的疆土的时,我向你们要求了很多,也经常提出这些要求……

    但是,这句话从沒有像现在这样真切!

    世界引擎,已经在这个星区里犁出了一条毁灭之路,它必须被阻止!沒有武器能够伤到它,沒有传送能够穿透它,但是我们可以!我们可以把这头野兽的心脏撕碎,阻止它的暴行!”

    战团长阿穆拉德在做着最后的战前演讲,战团牧师马萨亚克站在他的身边,印有双剑交叉盾徽的条幅在众人的头顶轻轻摆动,人造的气流在钢梁构架中穿梭,连周围漂浮的伺服颅骨所发出的低鸣声也被外面巨大的噪音所掩盖。

    在帝国双头鹰那金色眸子的俯视下,772名身着银色装甲的战士在荣耀大厅里整齐列队,聆听着战团长的宣讲,如大理石雕塑一般纹丝不动。

    尽管他们的脚下的甲板,四周的墙壁,甚至每一处焊接口,每一个螺钉都在发出痛苦的呻吟。

    他们所屹立的,正是战斗驳船【风暴号】,这是一艘满载传奇的战舰。

    它在4000年前于铸造世界瑞泽的船坞之中开工,纵观全帝国总共也只建造了6艘同级舰,而今唯余三艘尚还扬帆于星海之中。

    虽然它们的设计图纸与构造秘密早已迷失在历史的尘埃之中,但每一艘瑞泽级都以它坚固无比的舰首构造而著称,它们被设计用于穿梭在太空矿场以及复杂的小行星带之间,因此瑞泽级能够承受其他舰船无法承受的冲击。

    甚至一些科技教士认为,单论坚固程度,瑞泽级甚至不亚于荣光女王级。

    也正是因为这个特点,战团长阿穆拉德在与极限战士第七连连长文尼提留斯的争执中,抛出了自己的计划——这也是一个疯狂的计划。

    风暴号将直接撞向世界引擎,像一枚锐利的钉子扎破坚韧的兽皮那样,破开对方那似乎坚不可摧的拒止立场。

    随后,所有星界骑士将登上世界引擎,做最后的一搏。

    这是一个近乎自杀的计划,却并不是单纯的英雄主义情节在作祟,而是这个武器已经威胁到了所有人……

    一个标准泰拉月前,世界引擎在维达子星系的出现完全出乎帝国的意料。

    直到现在还无法确定世界引擎究竟是一座用异形科技推动起来的亡灵墓穴世界,还只是一艘建造于群星间的黑暗中的行星级战舰。

    在世界引擎的高斯抛射炮将维达子星系的两个农业世界化为焦土后,对于它起源的猜测都被抛开了,它的毁灭才是唯一需要考虑的。

    在泰拉罕见的高效的指令下,维达星系聚集了庞大的舰队和不下十五个星际战士战团,其中就包括了极限战士,星界骑士,入侵者和极光战团等历史悠久的星际战士战团。

    他们集中向正在行星间展开血腥收割的世界引擎发动了进攻,可即使是人类最强大的武器也攻不破世界引擎的能量护盾,即使发动了十多次突击,进行了二十多次用勇气与火力压倒敌人尝试,却只换来了无数被击沉击伤的战舰和上百万的伤亡。

    更糟的是跳帮攻击似乎也是不可能的,登陆舱和强袭艇都穿不透世界引擎的护盾,即使是传送光束也在投射到它表面时被扰乱了频率,在入侵者战团因为这个原因损失了整整两队终结者之后,任何类似的尝试都被禁止了。

    如此情况下,极限战士第七连连长文尼提留斯要求所有部队后撤,而这样的结果将会让巢都世界瓦文考斯特暴露在太空亡灵的镰刀之下——这个星球上居住着21亿生灵。

    星界骑士战团长阿穆拉德与对方进行了火药味十足的争辩,最终决定采取这个极端的方案,代价极有可能是一整个战团。

    所有星界骑士都知道这个计划意味着什么,没有人表现出什么异议,这就是他们的宿命,在他们接受改造的那一刻起,在他们穿上这身象征无上荣誉的动力甲那一刻起,牺牲就成了所有星际战士最终的归宿。

    他们是不朽意志的延伸,是帝皇的死亡天使,是行走的最终惩戒,是隔阂在人类与永恒黑暗银河之间最后的坚盾。

    烛炬帝志,洞灭魍魉。

    “……烛炬帝志,洞灭魍魉。”

    隶属于战团六连第四战斗小队的军士索什扬·阿列克谢反复默念着他记忆中最为深刻的一句祷词,通讯频道中其他战斗兄弟也在做着类似的事情。

    他算是一个新兵,刚刚脱离斥候连才三十年。

    三十年,对于一个凡人来说,可能已是二分之一的人生,但对于星际战士来说,只是不过是沙漏翻转的那一刹。

    强烈的震颤穿透了靴底的磁力锁,原本航行时异常平稳的战舰,现在却像是在汹涌海潮中挣扎的小舢板一样。

    索什扬不用亲眼看见,也能知道风暴号已经开始与敌人进行火力接触。

    他能觉察到那种特有撞击,比如镭射炮冲击甲板所发出的声响就和激光阵列有所不同,宏炮的轰鸣更是如一场火山喷发,每一次都伴随着痛苦的震动。

    稍后,又出现了如同研磨机一般的声音。

    这是是大量的火力击中不受护盾保护的装甲时发出的声响,此刻风暴号的姿态,就宛如在狩猎时贴近自己的猎物,并狠狠地的朝肋骨来上一刀。

    如果不是暴风号那坚固异常的舰首结构,很可能就已经在敌人密集的火力下解体了,但这其实这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隔着头盔,索什扬可以闻到周遭的一切都在散发着死亡的味道,包括那些冰冷的机械,其中还夹杂着燃烧的管线与融化的金属所特有的化学臭味。

    仆从们正在甲板下四处狂奔尖叫着,他们也许并没有那么崇高的思想,但正如那句话所说的那样——

    牺牲乃是帝国的基石。

    不论他们意愿如何,这都是注定要发生的,帝皇会在合适的时间与合适的地点使用他的货币。

    世界引擎,似乎就是个不错的地方。

    不过在这之前,在一切即将结束前,索什扬脑海中那沉寂多时的凡人思维再次活跃起来。

    就像大多数濒死者那样,总会有一个东西如幽灵一般试图让他们这些伟大的战士再次感受到死亡的真正痛苦。

    那个东西,叫做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