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 第七百九十七章 以和为贵(求订阅)
    “说来本王一直很崇尚唐国的文化!”

    良久,松赞王脸色恢复了镇定。

    大唐展示凶威,这凶威中必然有猫腻之处。

    这或许是对方集中了精锐团体。

    但这种打击力确实足以证明实力。

    倘若吐蕃继续纠缠,必然会出现重大折损。

    双方都会有得不偿失的后果。

    吐蕃国和大唐国必然有一方需要低头。

    眼下是大唐国先声夺人,不仅波及到了后方,亦有在前线展示。

    松赞王看了看手中的文书,语气柔和了下来。

    大唐强势,他便只能弱势。

    如今后方失火,他也强势不起来,松赞王甚至不乏惶惶之感。

    再如何说,他也仅仅只有二十余岁,年龄与眼前的大唐使者没多少区别。

    这种年龄不能苛求心态稳重如山,面临山崩而面不改色。

    只是往昔的不断胜利,铸就了松赞王强大的自信心,他才能有着四处不断的军事行动。

    而如今,这种自信遭遇了重重的一击。

    松赞王开口时,语气中下意识多了一份柔和。

    “大唐儒家文化传承上千年,有着历代先人不懈而又持久的付出,文化确实有着独到之处!”

    松赞王的心态从轻松,到震惊,到沉重,又到柔和。

    对方的脸色虽少有变化,但心态却难于瞒过李鸿儒。

    伴随着松赞王看似低头的话语,李鸿儒毫不客气的点头了下来。

    “本王一直很向往儒家文化,若特使有能力,还望向唐皇招呼一声,也好方便本王前去拜访”松赞王抬头道。

    “您真敢去见我们陛下?”

    李鸿儒问了一声,这让松赞王一时有些哑口。

    如同唐皇不会前去逻些城,他同样也不会去长安城。

    冒然前往他国的首都,这对帝王们的风险确实很大。

    即便身怀本领,松赞王显然也不会去做这种尝试。

    “你就说自己有没有这种能耐吧?”松赞王转移话题道。

    “有”李鸿儒点头应答后又问道:“你真要去长安拜访我们陛下,若是您决定前去,我给您打招呼!”

    “今天天气看上去不错啊,哈哈哈,你们说是不是啊!”

    相较于李鸿儒应下时的肯定,松赞王神情不免有些飘忽。

    他没想到李鸿儒还真有打招呼的能耐。

    这货在大唐朝廷的地位看来还算不错。

    早知道当时就将对方逮了。

    松赞王一时难于回答李鸿儒的问题,只能强行转移话题。

    他朝着周围诸多武将喝了一声,顿时让诸武将连连点头。

    “赞普,今天万里无云啊!”

    “赞普,我们也觉得今天的天气很好!”

    “赞普,要不要杀几个大唐人祭天,让这老天下点雨!”

    “对啊,咱们牛马的草料不怎么足了,要下点雨才行!”

    ……

    一众武将的帮腔让松赞王脸色正常了许多。

    话题难于继续之时,有帮手打岔会舒坦很多。

    “你听听!”

    松赞王指着众武将,又居高临下的指指山下。

    “咱们可不是怕你们大唐人,而是我们牛马的草料不足了!”

    侯君集的文书上写得很客气,但也写得很直白。

    吐蕃国的选择不算多。

    交出此前侵占吐浑国的区域,撤退顾后就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松赞王也不欲灰头灰脸的走人。

    他说上一句武将们开口提及的理由,这才感觉没落了自己的面子。

    “你们大唐人也别得意,咱们这一次走了,下一次还能来”松赞王道:“待本王搞定了那批婆罗门的人,又将逻些城布置妥当了,咱们会有较量的机会。”

    “我们大唐不喜侵略,是战是和的决定权在你们手中,但若还有下次,也不会只是给予这点教训了!”

    松赞王强撑面子放狠话,李鸿儒亦是不卑不亢的反击。

    他的话让松赞王心中没谱。

    在面对未知底细的国度时,吐蕃王朝确实有太多不曾准备充分的地方。

    直到现在,松赞王就弄明白了一些事情。

    大唐王朝比吐蕃王朝强大,但大唐王朝并不想打这种无所谓的战争。

    一来是没有死仇,二来则是难于在战争中捞到什么特殊的好处。

    而最重要的一点,大唐很可能会极为介怀吐蕃与婆罗门联合。

    但吐蕃也从未想要依靠婆罗门。

    这是一把双刃剑,动辄伤人伤己,难于去掌控。

    “所以咱们以和为贵!”

    松赞王脸色难堪,一时难于下台时,只见不远处一个削瘦的身影如风一般钻了回来。

    对方身影晃动时带起了丝丝重影。

    这不仅仅是在迅速奔行,还有着某种闪避的作用,能耐极为独特。

    李鸿儒觉察出对方定然很适合跑腿干活。

    “以和为贵!”

    松赞王咀嚼了一下用词,又点了点头。

    “禄东赞此言甚是!”

    松赞王开口时,那身影已经在众人中停了下来,显出一个穿着金色铜钱大褂的削瘦中年男子。

    对方身形削瘦,又有着满脸的胡渣,脑袋只是简单的盘了盘发丝。

    李鸿儒瞅了瞅对方脑中央,在禄东赞的脑袋中央,已经秃了一圈。

    这种造型有个还算响亮的名号,叫‘聪明绝顶’,一如李鸿儒往昔调侃自己是‘绝顶高手’一样。

    只是他当时属于调侃,而这种外貌特征者有不少人确实极为聪慧。

    能无视礼仪,架着风浪直接显出在松赞王面前,对方显然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也必然具备聪慧。

    只是一句话,松赞王的脸色就缓了下来,有了台面下。

    “大唐人刚刚还损伤了我们上千的兄弟,莫非就这么算了?”

    “就是!”

    “以和为贵是什么意思?不打了?”

    ……

    相较于松赞王缓和的神色,诸多武将则是愤愤不平,神情中不乏激烈的色彩。

    “尚囊只怕还被蒙鼓里……”

    武将们议论纷纷时,松赞王和飞速赶来的禄东赞有着低声的秘议。

    前往死伤另说,松赞王确实很担心逻些城的状况。

    作为朝臣之首,又具备诸多术法和法宝,松赞王也没想明白尚囊是如何失手,而且他那三尊秘卫并非吃素的。

    “吐蕃一向对大唐敬畏有加,想从大唐学习文化,还望唐皇陛下允许我们朝见!”

    禄东赞和松赞王的交谈只是维持了十余秒。

    随即,禄东赞开始了叙说。

    这些话语从松赞王口中说出来会极为不妥,但从对方的臣子口中说出来又无伤大雅。

    虽说这些话语是代表着松赞王的意思,但换一个人说便会具备不一样的效果。

    一时间李鸿儒亦是拱手回应,言称大唐欢迎各国前往长安学习文化。

    能答应的他都答应,不能答应的一句也不乱说。

    听了李鸿儒的担保,便是禄东赞说话时也倍感头痛。

    但毫无疑问,吐蕃国必须退兵了。

    不管是从彼此交战的胜负来看,还是后方失火的情况来看,吐蕃国都没有了任何进发的理由。

    本想撒泼打滚要些东西,没想到大唐并不像往昔那些国度,直接将他们狠狠揍了一顿。

    明面和暗中齐齐出手,这是双管齐下,都给予了他们一个教训。

    “若特使能引荐,禄东赞愿意前往长安城代吾王谢罪!”

    待得与松赞王私语数句,禄东赞行礼开口,语气不乏低下,甚至援引了松赞王。

    李鸿儒稍有奇怪时,脑袋又回想明白了过来。

    若尚囊拖延的时间不足,只怕松赞王赶回逻些城会有些晚,那座寺庙很可能都修完了。

    这意味着婆罗门具备在吐蕃国境内拥有正式居住的权利。

    吐蕃对婆罗门存在抗拒的心态,只是想从对方身上学到文化,当对方当成过客,但并未想过将这些人留在吐蕃国。

    不论是大隋还是吐浑国都是前车之鉴,吐蕃不可能重蹈覆辙。

    但如今的状况有些乱。

    松赞王也不知道尚囊的脑袋如何就残废了,想着去修建寺庙。

    明明当初交代过要拖延,不说拖延一辈子,拖延个三五年便足够了,甚至于他借用兵伐之事躲避。

    但松赞王没想到一切压根不如他所愿。

    吐蕃国难于独立去对抗婆罗门。

    一旦婆罗门在吐蕃国扎根,这便会成为一个难于甩脱的顽疾。

    相应需求外援也成了必然。

    大唐强大,且又与婆罗门恩怨不浅,是最为上佳的选择对象。

    相较于丢脸皮赔罪,一些代价可以承受。